[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ABO世界AU。(看看標題就知道了:A Brilliant Option)時間線從復仇者聯盟一後的一段時間開始往下接。雖然是基於MCU世界的想法,但是會混一點AA,還有其他原作設定。嚴格來說這是一個我想像中的世界,不會有內戰。這個世界裡冬兵並非殺死霍華德與瑪麗亞之人。隊長會更接近我理想中的類型,而不是電影裡面的設定。(同人就是拿來補全遺憾用的)

 

然後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想把這個主題寫好,很有可能邊寫邊改。請看文的各位原諒我。

 

CP大致如下:

盾鐵,冬霍(對,妳沒看錯,冬兵與霍華德。正確來說是二戰時代的巴奇與霍華德)隱冬寡。設定上史蒂夫七十年前暗戀著巴奇,但是解凍後,東尼出現之後,並沒有感情發展。看文一定有風險,CP投資有賺有賠,閱讀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我寫這麼清楚,就是拜託不喜歡這個發展就不要看了(跪)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3~CH6===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

 

史蒂夫打過納粹,墜過冰洋,更曾與外星侵略者在紐約街頭硬碰硬。所以每當遭遇惡劣的情況,他總會在心裡說:「沒問題。我遇過更糟的。」

 

現在?史蒂夫實在沒辦法這樣安慰自己。事實就是他從未近距離接觸熱潮期中的Omega。

 

以往不管遇上什麼情況,史蒂夫都可以扔出盾牌,揮擊拳頭。總有一個目標可以攻擊,可以對抗。史蒂夫從沒想過如果敵人變成了「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他認真考慮過一拳揍昏自己。可他昏倒了,誰來看顧東尼?如果選擇讓自己保持清醒,情況會不會更加危險?

 

如今東尼半裹在鏽蝕的盔甲中,喘息不止,大汗淋漓。好像他不是身處於冰天雪地的杉林中,而是曝曬在加勒比的海灘上。裸露在外的半邊肩膀與手臂早因熱度而充血粉紅,汗水與信息素也隨著他的熱氣一起蒸騰揮發。

 

發燙的手臂,偏偏就擱在史蒂夫的脖子上,貼著戰衣的高領邊緣與頸後短髮的交界處。史蒂夫能感覺東尼的高熱緊貼著他磅礡跳動的脈搏,每走一步,史蒂夫的脈搏就更亂一些。

 

在這樣的情境下,史蒂夫還得環住東尼的腰,給予支撐力,然後不去想著落手的地方比預期更加柔軟,啃吻時是否能嚐到美妙的口感?

 

尤其現在的東尼聞起來已經不止於平日的咖啡濃香,更多的是剛出爐的可頌奶油香氣,或者烤布蕾上方那一層經火噴烤的焦糖脆殼。聞起來全是甜的,美味的。史蒂夫覺得自己要餓瘋了!

 

讓一個餓瘋的人摟抱著食物前往避難。香氣在鼻尖勾啊晃的,卻是不能吃,不能咬。

 

對史蒂夫來說,踏出的每一步都煎熬的像是地獄行軍。

 

深入敵營的作戰本是大獲全勝。不僅銷毀了一個雪山基地內的所有氣體庫存,甚至還有時間下載實驗室內的相關數據。就在東尼炫耀自己高超的技術與嘲諷電腦防火牆如何不堪一擊的同時。一個莫名的裝置遭到觸發,對準東尼的臉噴去大量詭異氣體。

 

事情就此急轉直下。瞬間湧出的敵兵與驟發熱潮的東尼,讓一場偉大的勝利變成狼狽的逃亡。

 

落荒而逃的兩人目前正努力往林場小屋前進。地圖顯示,這是方圓幾十公里內唯一能夠遮風避雨,不讓東尼在雪地內迎來熱潮高燒的地方。

 

「等下到了小屋裡,你要先喝點水。脫水是熱潮期的嚴重的問題之一。我會幫你把手用布包起來,免得你因為高熱發癢抓傷自己。把窗縫用濕布堵上,接著把門鎖死,把鑰匙交給你。我那個年代還有社區互助會,我知道應對方式。」史蒂夫嘗試著用最安撫的口吻說話,聽在自己耳裡卻像是沒有半點把握的喃喃夢囈。

 

「東尼,你應該知道社區互助會吧?未結合的Omega在熱潮時會進入反鎖的房間,由守衛隊看護。我在說什麼?這是Omega的歷史,所以你一定知道。」史蒂夫吞了一口口水,想繼續往下說,卻覺得吞進胃裡都是信息素的氣味,都是液態的慾望與火焰。「我要說的是:我待過互助會守衛隊,所以你不用擔心。」

 

「哇!當年社區內沒有Beta嗎?怎麼會讓一個Alpha站守衛隊?」東尼嘗試維持平日的嘻笑怒罵,短短一段諷刺,卻說得軟綿綿的,活像貓咪打呼嚕。

 

「或許是我的操守值得信任。」史蒂夫提及守衛隊過往是想讓東尼放心,但史蒂夫沒有說明當年他還是個未分化的毛頭小子,根本不受信息素影響。又一次的,史蒂夫不願說謊,卻發現「部分的事實」更具撫慰人心的力量。

 

「你一直都直得信任。」東尼像是真的受到安慰,回以一個疲軟但放鬆的笑。

 

終於,兩人踏入地圖上的林場小屋。東尼立刻癱軟在地,倒在一塊不知道是深灰色地毯還是髒成深灰色的地毯上。史蒂夫迅速檢視環境,發現一間符合要求的房間。雖然床鋪看起來不怎樣,但有著堅實的硬門與沉重的鎖頭。

 

史蒂夫敲了敲房間的對外窗,又開關幾次房門。東尼在一旁喘著氣說:「這樣的荒山野嶺,你還擔心因為氣味外洩導致被撩瘋的Alpha來破門……」

 

「我們雖然跑很快也很遠,但追兵帶了狗。」史蒂夫沒說,但東尼也知道現在的狀況有多不妙。他的氣味濃郁,而追兵又是清一色的Alpha。

 

「如果通訊器或者飛行推進器沒壞該有多好。」東尼只感嘆了一句,再講下去也沒有意義。如果通訊器沒壞,他們就能尋求支援。如果推進器沒壞,東尼早就可以飛到安全的地方,喝一杯咖啡,配一管強效抑制劑。

 

還可以有更多個「如果」。如果兩人隨身攜帶的抑制劑有更強的效力,他們就能輕鬆自在的撤退,絕非現在的落荒而逃。或者當初東尼不要追歹徒追到落水,因此接觸一堆不明生化物質,現在也不會陷入突如其來的熱潮爆發與常規抑制劑無效的窘境。

 

可是人生在世,哪來的未卜先知?

 

東尼還在胡思亂想的同時,史蒂夫已經快手快腳的將窗縫全數堵好,又把幾樣傢俱拖到房間內,要從內部做堵門的準備。最後,他將鑰匙與鎖頭交到東尼手上,又遞給他一大杯水。

 

「你的熱潮高峰時間大概……?」尷尬的問題,史蒂夫卻不得不問。

 

「大約四到六小時。不一定。」東尼坦然回答。

 

「我們抓寬鬆一點,六小時加恢復體力的喘息時間。最多撐一晚,你又能行動自如了!」史蒂夫在腦海中比對著時間距離、步行速度、地形地圖,開始思考進一步的撤退路線。

 

東尼則是摸著自己爛了一半的盔甲,朝史蒂夫問:「你覺得這一晚的時間,追兵會找到我們嗎?」話一出口,東尼都聽出自己語氣正微微顫抖。

 

熱潮來臨,代表他可以被標記。

 

標記,生理性的牢牢綁定。就算你對這個人毫無愛意,大腦神經與性腺體依舊會迫使你專一,號令你服從。世上無數悲劇正由此而生,東尼稍微一想都覺得自己要吐了!多次面臨生死危機,東尼還是第一次遇上可能被敵人標記的恐懼。

 

東尼開口,「如果追兵們找到我……」

 

「我就把他們揍到趴下。」史蒂夫以不容質疑的態度迅速接話。接著伸手輕輕一堆,把東尼推進房內,自己則站到了門檻外。「把門鎖好,堵上。我們明天見。」

 

關上門前,東尼看著史蒂夫的背影。他以雙手握著盾牌的上緣,將盾牌立於身前,做出了一個類似拄劍而立的姿勢。脊樑挺直,頸子卻微微低下,全神戒備的同時彷彿也正默默祈禱。

 

從身後的角度看過去,簡直像是神殿中的守護者塑像。幾乎聖潔的畫面,東尼燒熱的腦子卻只能想到:「天殺的!美國隊長正在捍衛我的貞操!」

未完待續

TBC

*寫個ABO終於快要到了ABO該有的情節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