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嘿!隊長你醒啦?」東尼主動問好,神清氣爽的模樣完全無法讓人想到他前一天的頹靡。

 

「……早。」史蒂夫不太習慣自己是晚起的那一位,也沒料想到會在晨光乍現時就看見一個清醒的東尼。原本睡前在腦海中想好的台詞,備好的劇本,陡然卡住,變成了一片空白。

 

東尼似乎沒注意到史蒂夫有一肚子的話想講,率先開始他的滔滔不絕。同時手上動作不停,拿著一根鐵絲與一個迷你螺絲起子繼續他的盔甲修繕。

 

東尼說:「我利用歹徒的裝備修好了通訊器,已經通知神盾局來接我們。唯一活著的那名歹徒,我想也就交給娜塔莎處理?」

 

史蒂夫點頭同意。偵查訊問本就是娜塔莎的專業,交給她再合理不過。

 

東尼又說:「嗯……我剛剛確認了一下,那名歹徒到現在都沒醒。你到底用什麼東西打昏他的?看起來不是盾牌。」

 

史蒂夫想了一下,昨日唯一存活的是那名異常年輕的歹徒。印象中,那人只是被手肘敲了一下。

 

「手肘。」史蒂夫回答。

 

東尼嘻皮笑臉的說:「提醒我以後離你的手肘遠一點。」在幾聲乾笑舖墊之後,東尼說:「不過要感謝你的重手啊!我想昨晚的事情他肯定什麼聲音都沒聽到。」

 

這句話,讓史蒂夫的臉微微紅了一下,隱約猜到東尼接下來談話的方向。

 

東尼說:「仔細想想我們也挺糟糕的,一屋子死人耶!口味也太重了!」

 

這句話太出乎意料,害史蒂夫一個換氣不順,憑空乾咳起來。

 

東尼伸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背脊,收起嘻笑的口吻,語氣平和的開口:「先跟你談這個,不全是開你玩笑。我怕你依舊信奉舊時代的紳士信條,過分在意場地的事情。」在東尼看來,史蒂夫的性愛觀念如此保守,「美國處男隊長」這句調侃只怕不全是玩笑。用四零年代的Alpha標準來看,第一次交合的地點如果不是灑滿鮮花,燭光點點的柔軟大床,代表他們無力供給Omega一個舒適的環境,這對Alpha來說是不可饒恕的罪中之罪。所以東尼要趕在史蒂夫的愧疚心擊中他之前,率先處理這個問題。

 

「隊長,你知道昨天那件事跟治病的本質一致。戰地醫生要止血要救人也沒辦法好好選場地,對吧?」

 

史蒂夫不知該作何感想,只得「嗯」了一聲。雖然事件的本質相去不遠,但對於兩人上床被形容成「戰地搶救」,他心裡還是不太舒服。

 

「我想娜塔莎很快就會抵達,所以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很感謝隊長的幫助,不過為了很多事情著想,昨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就好,好嗎?」

 

「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渣,但這種『一次性的搶救行為』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會出現很多麻煩。例如福瑞很可能將我分屍,畢竟我玷汙了眾人全心保衛的美利堅。」

 

「可以不要用玷汙這個詞嗎?」史蒂夫覺得東尼的自貶十分刺耳。

 

「呃……不用玷汙一詞我還真想不到怎麼形容。那我說『帶壞』可以嗎?福瑞一直覺得我會對你產生不良影響。我確定他不止一次的警告過我,而我不想給他任何踢我屁股的機會。」東尼說到這邊,突然戲劇性的慘叫。「該死,我忘記小辣椒了!福瑞的踢擊算什麼!你見識過小辣椒的高跟鞋!她要是知道我跟你上了床,她會把她所有的高跟鞋鞋跟埋進我的屁股裡!」

 

史蒂夫心想,「性種調換了吧?明明東尼才是那個吃虧的……」不過史蒂夫立刻提醒自己:時代不同。現在早就不是Alpha與Omega上床一次就必須互許終生的年代。現在的世界有抑制劑,還是能對抗標記的抑制劑。上床就是Omega吃虧,Alpha佔便宜的觀念早已過時。

 

「總之為了我的屁股著想,也為了你的名聲著想,我想這件事情我們最好不對旁人提起。跟我有工作關係以外的關係真的不是什麼好事。老天!跟我有工作關係都不能算好事。或許為了團隊的順利合作,我們兩人之間也不要再提此事。一定會有些尷尬,但我提議我們把所有的尷尬都交給時間消化。」東尼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似乎在等候一個「一言為定」的雙手交握。

 

史蒂夫遲疑了。

 

他知道昨晚發生的一切都基於意外,也知道自己在此事中的定位與功用就是一管抑制劑外加一根按摩棒。不過史蒂夫還是抱有一些微小的期待。因為抱持希望是個好習慣。

 

如果他把手伸出去,握下去。希望好像會就此破滅,昨晚的一切似乎立刻定調,只是一次「搶救性」的「隊友互助」,再無其他。

 

史蒂夫也知道,如果不握手,改在此時此刻向東尼坦白自己的暗戀。東尼的反應難以預料。

 

東尼向來排斥親密感。他很可能願意「互助合作」,卻不能接受暗戀自己的隊友跟自己上床。東尼也有可能在聽完告白後眨眼一笑,自誇他的魅力本就無人能擋。接著把史蒂夫的暗戀當作「天氣真好」一般的問候語,輕飄飄的帶過……

 

史蒂夫在腦內瞬間推演了許多可能性,就是想不到一個坦白後東尼大方接受,兩人從此幸福相處,快樂交往的畫面。

 

思索間,史蒂夫的反應有些頓住,朝外的手心,看起來像拒絕,也像欲言又止。東尼卻猛然舉手,「啪!」的一聲,對準史蒂夫的手做出擊掌動作。接著開心的說:「你做的對,擊掌確實比較好!比較兄弟。握手太正式了!」

 

史蒂夫只能在心裡苦笑,他甚至來不及多爭辯兩句,整件事就還是被定調為『隊友互助』。

 

「昆式戰機來了!」東尼抓了一下史蒂夫的手臂,提醒出神的史蒂夫戰機降落,接著往外走去。

 

史蒂夫看著自己手臂上東尼剛剛抓過的地方,幾個小時前,東尼也曾抓著他的前臂。卻不是這樣的一碰即離,而是急切的撕抓,彷彿將溺之人緊握浮木的用力。

 

「我要死掉了,要死掉了。該死,這真的會死掉。」在最後一次高潮前,東尼曾一度意識不清的喃喃自語。聲音綿軟,忽高忽低,像在抗議又像在呻吟。

 

史蒂夫畢竟出身軍旅,平時就不喜歡觸霉頭的字眼,他卻清楚記得自己曾一度衝動的說:「好,要死我們一起死。」

 

史蒂夫記得自己深深埋入東尼的身體,將精液與胸膛內的最後一口氣一併交出。連同他的理智、他的愛情、他的靈魂,也一同離體而去。

 

法國人是怎麼形容高潮的?一次小小的死亡。

 

對史蒂夫來說,確實如同死亡。

 

不管再怎麼善於暗戀,史蒂夫都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擁有後,對失去無動於衷。東尼所有表現出的雲淡風輕,都讓史蒂夫覺得內心中有什麼東西正在逐漸死去。

 

史蒂夫忍不住問自己:「這次,還有辦法無聲無息的暗戀嗎?」逐漸死去的內心,是否會發出無法忽視的哀鳴?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