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勝利陣列 Victory formation CH2

這篇小說可以獨立閱讀,也可當作站內有的另外一部小說<長傳達陣>的續篇。
如果獨立閱讀,只需要知道幾件事情:

1.克拉克在成為記者之前曾是美式足球明星。因為一場爆炸涉及氪石,被拍到重傷照片的他無法解釋自己傷癒歸來。只能轉職成為體育記者。
2.克拉克與布魯斯在長傳達陣中已成情侶,最後結婚。
3.這一系列設定中,超人的血液有獨特的效果。

復健系文手,緩慢更新。
上一個故事以大都會跟雷克斯為對抗主軸,這次輪到高譚跟小丑了。

本文會是快樂結局,暫時不知道會不會是追妻火葬場,總之希望會香。

======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勝利陣列 Victory formation CH1

=====CH2=====

 

現在獄中關押的小丑,確定不是槍殺主持人的脫口秀演員亞瑟,但似乎也不像蝙蝠俠抓起來的銀行搶匪。

 

當初毀滅日現身大都會,造成東岸電力系統半毀。阿卡漢的監禁系統因此大規模失靈,「小丑」又一次悠悠哉哉的晃出了監獄。等他被警方再度被抓回時,所有接觸過小丑的人都忍不住再度懷疑:這是同一個小丑嗎?

 

基因鑑定結果是同一人,但怎樣都不像是同一人。

 

回到獄中的小丑變得更詭譎,更駭人。絕對不是失意殺人的喜劇演員、也不是搶遍全美的惡匪,而是更恐怖更嚇人的第三版本。

 

這名小丑居然只是附耳說了幾句話,就讓兩名警衛開槍互殺,進而造就一次監獄暴動。暴動後小丑被醫務室收容診治。隔天交班的員工開門時就見到地板上一只孤零零的皮鞋,一抬頭,就撞見前晚的值班醫生懸於樑上,氣絕多時。

 

小丑還困在層層疊疊的束縛衣之中,絕不可能動手殺人。如果是教唆自殺?又是怎麼辦到的?

 

小丑不只在獄中造成恐慌,在監獄外也造成一波又一波的騷動。恐怖小丑現身後,許多的罪犯突然大喊無辜,宣稱所作所為皆是受到小丑脅迫。

 

化身搶匪的運鈔司機被捕後交給警方一張全家遭綁的照片,哭訴自己實在走投無路。也有科學家突然打砸實驗室,銷毀一切數據,然後出示以血紅墨水寫滿「哈!哈!哈!」的恐嚇信件,還有一連串「不動手就等死」的嚇人字句。

 

同一時間,更多的罪犯拿小丑當行兇藉口。明明是騙保殺人或酒駕撞車,還是大吼大叫:「我是被逼的!小丑逼我的!」更有人射殺爬上妻子床鋪的園丁,在警方破門逮捕之時高喊:「小丑逼我的!小逼我的!你想當個笑話?還是當個說笑話的人?(You want to be a joke,or be a joker?) 他逼我不能再當一個笑話了!他逼我的!」

 

小丑對這些指控概括承受。隔著阿卡漢厚實冷硬的鐵柵欄,對查案警探裂嘴而笑。「是我,當然是我,全都是我。我就是那個寄出恐嚇信的人,我就是那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我就是他們耳朵邊的嘶啞聲音,反覆說著:『殺!殺!殺!』」

 

小丑大方承認一切,同時歡迎人們把自己的罪惡賴在他的頭上。他從一個知名罪犯,逐步變為惡與恐懼的象徵。他為惡,也吞吃旁人的罪惡。他成為一隻盤據在黑夜中,無以名之也不可描述的鬼域邪獸。

 

馬拉松屠殺案後,人們對於小丑的恐懼達到全新高點。如果馬拉松案真是小丑所為。身在獄中就能殘害這麼多性命,還有什麼是小丑辦不到的?法律甚至難以制裁他!只因他身在獄中,有著完美至極的不在場證明,警方也找不到教唆影片是他錄製的任何證據。

 

「判小丑死刑吧!毀滅人民的恐懼!」面對沸騰不已的民意,執法機關只能苦苦捍衛法律的尊嚴。沒有證據,判他死刑等同踐踏司法。若以小丑以原先犯下的罪案論處?槍殺案與搶案早已審理完畢。一罪不能二罰乃是法學基本原則。

 

況且這個恐怖的第三小丑到底是哪個小丑?這問題根本無人敢去釐清。官方文件上的「小丑」甚至是年過八十的脫口秀演員亞瑟。認真追查,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何系統讓他胡混身份至今?

 

當事實會讓經手人員一起倒楣,就是整個系統一同掩蓋真相。小丑是誰?無人敢問、無人能答。該拿小丑怎麼辦?他胡亂認下的各種罪案,已讓他身負無數重案件,整個人成為了法律文件的終極泥沼。

 

研究專訪對象的過程,克拉克只覺得關於小丑的一切,全是對善良正義的訕笑。

 

第二位的搶案小丑為何要頂替脫口秀小丑的身分?真相可能永遠不會出現。但第三小丑這名恐怖份子根本是存心入獄,用阿卡漢的高牆與束縛衣當作最有效的不在場證明。讓小丑的存在成為他對全世界開的巨大玩笑。

 

超人本該無所畏懼,但他真能面對純粹的邪惡而不感到心驚?克拉克沒有把握,所以他需要件小丑一面。所以他站在這個燈光過份刺眼的水泥牢房之中。等著警衛將身披重重束縛的小丑送來。

 

=====

 

「我有點害怕。」哈琳突然說。「我做了很多準備,但又覺得自己好像根本沒準備好。我不能逃跑對吧?逃跑就再也沒有做這個研究的機會。明明是我主動爭取的機會,現在會變成主動爭取的嘲笑……」

 

哈琳越說越快,越說越害怕。克拉克這才注意到她猛咬自己的嘴唇,讓唇上的死皮正式變為一道細小傷口。血染的嘴唇在死白色的燈光下看來有些驚悚。

 

「別怕,我先來。讓妳有觀察他的機會。」克拉克溫柔的開口,同時往前一步將哈琳擋在身後。

 

燈光下,兩名警衛持槍戒護,另外兩名警衛一左一右扯著短鐵鍊,將身穿束縛衣,嘴塞口枷的小丑拖行而來。克拉克注意到,所有的警衛都戴著耳機。超級聽力讓他聽到兩人的耳機裡面播著搖滾樂,一人聽著福音聖歌,一人聽著關於克服恐懼的勵志演講。

 

等鐵鍊繫上鐵桌固定,口枷取下,警衛們全都第一時間衝出門外。克拉克在此時清楚感受到,這些警衛們是如此害怕小丑,躲避他猶如躲避山崩海嘯。

 

看過許多小丑的圖像,親眼所見還是讓克拉克忍不住皺眉。詭異的髒綠色頭髮,慘白如面具的膚色。外顯的血管色澤則全數變黑,這讓皮膚薄處浮現的血管,看上去就像是刺壞的詭異的刺青。更使小丑的眼圈不泛青也不顯紫,就是兩個黑漆漆的窟窿。

克拉克清楚知道小丑曾在躲避追捕的時候落入了工廠化學池,導致毀容。卻怎樣也想不到藥劑能將外表改變的如此徹底。

 

真的只是化學藥劑嗎?

 

「你不是露易絲.蓮恩。我指名的是她。」大名鼎鼎的小丑將下巴開闔數次,像是在放鬆關節又像是在嚼食東西。

 

「露易絲有別的事情。」

 

「還有比我更重要的報導?」

 

其實是蜜月、其實她根本不知道你指名要她專訪。不過這些資訊,克拉克都不打算讓小丑知道。因此克拉克只是沉著的說:「向你保證,我也是個不錯的記者。普立茲獎認證。」

 

小丑說:「我如果殺幾個星球日報的人,你們就會派蓮恩來報導我了嗎?」

 

「大概更難了。新聞業界喜歡塑造一個不受威脅的形象。」

 

「我想起來你是誰了,克拉克.肯特-韋恩。韋恩家的小婊子。」小丑頓了一頓,接著哈哈大笑。「喜歡我送你老公的禮物嗎?噢!我忘記了你們要離婚了!婚姻如此不值得信任對吧?」

 

「我好傷心,你們沒有邀請我去參加你們的婚禮。」小丑說的好像自己會被邀請一般。「我可以理解,沒有人喜歡充滿意外與變數的婚禮。小丑牌不該在婚禮上打出來。但我可以參加你們的葬禮!記得給我邀請函。葬禮就是葬禮,再怎樣意外都不會太意外。葬禮比婚姻可靠多了,我推薦葬禮。」

 

小丑又突然啼哭起來。「露易絲也沒有邀請我參加她的婚禮,我好傷心。這次我給她一個專訪機會,沒想到她也不來?蜜月有這麼重要嗎?」

 

此話讓克拉克為之一愣。小丑知道高譚王子的離婚傳聞並不奇怪。報導篇幅如此之大,或許有人閒談之際被小丑聽見。

 

小丑知道露易絲結婚也不奇怪。畢竟世人曾萬分期待露易絲與超人共譜戀曲,就算最終嫁的不是超人,還是有些狗血新聞可寫。什麼「多角畸戀」、「離開妳是為了保護妳」、「你屬於天空不屬於我」的悲戀情節都讓八卦小報寫過一輪又一輪。但小丑怎麼會知道露易絲正在蜜月?這消息沒有被報導啊!

 

「如果我願意告訴露易絲「我是誰」,你覺得她會拋下蜜月過來嗎?」小丑陰森森的笑了。

 

「你可以告訴我你是誰,我會給出詳實又細緻的報導。」克拉克說。

 

「你又是誰呢?」小丑伸長了脖子,勉力往克拉克的方向靠近。「人人都說你像超人,當一個替身很辛苦吧?人人看著你,都希望你不是你。」

 

「嚴格來說,超人像我。」克拉克盡可能讓語氣平緩,不帶一絲糾正的傲氣。「或許你沒有注意過相關新聞。超人曾對大眾解釋,我恰好是他遇到的第一個人類生命體,所以他的外貌複製了我的樣貌。由於該星球種族的天生設定,他無法再改模樣了。正因如此,他把初次面對世人的專訪給了我,當作道歉。」

 

「那個專訪同時給了你,還有露易絲。」小丑怪腔怪調的說。「你一直努力淡化露易絲的存在感喔~太努力了!這麼維護你的紅髮小美女,布魯斯寶貝不會吃醋嗎? 」

 

「還是超人會吃醋呢?或者露易絲那毫無存在感的老公會吃醋呢?你說女強人是不是總是這樣?找一個可控制的對象嫁了,才方便她們出去胡搞亂睡呢?」

 

「告訴你的傾訴好夥伴,貼心無比的好小丑。什麼秘密都可以跟我說喔!因為我說出去的話沒有人會相信。告訴我吧!你跟超人有沒有瞞著露易絲的老公,爬過露易絲的床?或者你們兩人一起爬上她的床,就用這張阿波羅一般的俏臉,把她夾在中間。一前一後塞滿她兩個洞……」

 

不能動怒。克拉克在心底警告自己。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小丑正嘗試著讓他動怒。不能中招,不能正面回應。克拉克只能盡力平淡的說:「露易絲不喜歡我這張臉。她一直可惜超人遇到的第一個人類不是亞蘭.德倫。」

 

小丑不屑的嘖了一聲。「那也得是七零年代的亞蘭.德倫了!現在的他就是個不斷中風的死胖子。哈哈哈!超人如果是死胖子好像也不錯,更值得期待了!」

 

克拉克心想:小丑知道老牌影星中風的新聞。代表他吸收資訊的層面很廣,不單只是追蹤一兩個相關人士的消息。阿卡漢內應該是有人讓他接觸報紙,甚至是可以上網的手機。這人會不會也協助小丑犯下馬拉松案?找到這個人,或許就能找到小丑涉案的直接證據。

 

「你長得像超人,至少韋恩家的花花公子很開心吧?武力就是權勢。絕對的武力是絕對的權勢。」

 

「讓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跪在你跟前吸你,難道不是最棒的春夢成真嗎?布魯斯幹不到超人,或者不敢幹超人,他可以幹你這個替身婊子。」

 

對於小丑的挑釁,克拉克完全置之不理。「這場專訪,願意從馬拉松案談起嗎?」

 

小丑說:「不願意。」

 

「願意談談『你是誰』嗎?」

 

小丑又說:「不願意。」

 

克拉克嘗試進攻。「所以你願意讓人們用精神錯亂的脫口秀演員定義你,或者當你是個失手被捕的銀行搶匪?」

 

「不願意。」第三次的回答,讓小丑突然笑開了。「不願意、不願意、還是不願意。可是有人在乎過我的不願意嗎?我不願意掃廁所,沉著臉的保鑣會說:『你先是清潔工,再來才是個破爛演員』。我不願意吃那個藥,白袍子會跟我說:『你的醫療保險只能給付沒用的東西』。藥價高漲,我不願意付更多的藥費。我拿槍抵著藥劑師的腦門,警察跟我說那是搶劫。搶一個人犯法,製藥公司搶所有人病人卻合法。」

 

克拉克問:「你搶銀行也是同樣的邏輯嗎?」

 

「我乖乖工作,努力實現美國夢。終於買下一間遠離貧民窟但還搆不上好區的老房子。茱麗葉的學校還可以,只是上學的路有點遠。我喜歡開車載她上學,只是芭芭拉總朝我吼叫浪費油錢。」

 

「突然間華爾街的人跟我金融海嘯,說我的投資沒了,我的車子沒了。茱麗葉現在開始每天要走好長的一段路去搭公車轉地鐵。接下來,銀行說我的房子也要沒了,出於一大堆我聽不懂的理由。明明我每個月都有付錢啊!都有付錢啊!」

 

「政府說紓困,卻是把錢拿給搶劫我們的華爾街搶匪。那些人害我們破產卻依舊住在頂樓豪宅,喝香檳吃魚子醬。我衝入銀行,我開槍,我拿走錢,你們說我是搶匪。他們在禮車後座,衝入銀行時揮舞著鋼筆,拿走更多的錢,你們說他是銀行家。」

 

「這是你最初想表達的訴求?對抗階級壓迫,追求某種正義?」克拉克拿出紙筆記錄。「馬拉松賽事上你下毒讓人互殺,這樣能對抗什麼階級?追求的又是什麼正義?這不符合你的邏輯。」

 

小丑哈哈大笑。「你在跟一個瘋子要求邏輯嗎?小記者!」

 

「所以你是在追求更高的名氣?」

 

「噢!講得我好像要自拍上傳等人按一顆小愛心呢!」小丑轉頭擺了一個姿勢,彷彿享受著不存在的鎂光燈。「我在追求的是自由,絕對的自由。沒有資本主義的鐐銬,沒有階級壓迫的痛楚。」

 

「整個世界就是鐵板鑄造的牢籠,所有人一同構築,也將在其中一同窒息。只是所有人太安逸,又太害怕。他們需要一個人對著這座鐵牢敲第一錘,開第一槍。」

 

克拉克嚴肅的說:「歷史上許多革命者說過類似的話,後續的發展可都不是一派祥和的世界大同。」

 

「那是革命者企圖成為新統治者,成為坐在牢籠頂端的那個人。那樣他們才會犯錯。我不要統治任何東西,我要的只是自由而已。」

 

「讓中毒的人為求保命而殺人,能帶來什麼樣子的自由?」克拉克反駁。

 

「小記者,你告訴我,你過馬路的時候會看紅綠燈嗎?假設你今天來到了一條荒漠中的路上,比66號公路更荒涼的地方。眼前居然出現一個交通號誌而紅燈亮起。你會停下來嗎?會吧!你看來如此乖巧,如此充滿童子軍精神。」小丑笑著說。「明知四下無人,你還是停下來了。因為你不自由了,你被束縛了。你被一個沒有能力束縛你的東西束縛了。」

 

克拉克故作輕鬆的回應。「很多人會闖紅燈。」

 

小丑搖頭。「就算闖了紅燈,這些人還是會思考一下:『是不是有監控照相機?』、『我會不會被罰款』這樣算是自由嗎?他們從思想就開始不自由。所以我嘗試把最大的自由交給人民。生殺予奪就是一個人類能擁有的最大的自由。他們殺過,他們就會開始思考自由,理解自由。」

 

克拉克說:「聽起來你有一本《論工業社會及其未來》要發表?這是你要求專訪的目的嗎?」

 

小丑緩慢的笑了,然後更緩慢的搖頭。「你們真是喜歡替人貼標籤,我如此獨一無二,你卻說我像那個寫無聊宣言的炸彈客。小記者,我對你真是太失望了。反正,我想高談闊論的對象不是你。聊過之後,我也確定我不喜歡你。退下吧!我不會再跟你多說什麼了!」

 

「下一個要跟我說話的人是誰?站在你身後的那個人嗎?」

 

被點名到的哈琳略顯顫抖的從陰影中走出。「小丑……小丑先生您好,我是奎澤。哈琳.奎澤」

 

=====TBC 未完待續=====

*附註:被紅燈制約這一橋段,化用自影集。緝凶:大學航空炸彈客當中的一幕。

《論工業社會及其未來》泰德.卡辛斯基Theodore Kaczynski所寫。真有其人,是惡名昭彰的天才連環炸彈客。當時要求報章雜誌公開其著作。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