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同一時間,華盛頓特區內的神盾局總部,三曲翼大廈的頂樓辦公室內,尼克‧福瑞環視著世界安理會部長亞歷山大‧皮爾斯的辦公室裝潢。

 

「聖誕樹與麋鹿?」

 

「待在辦公室的時間太長,需要做出一點家的氣氛。佳節時分,至少裝飾一下。」皮爾斯拿了兩個酒杯過來,裡面也是應景的蛋酒。福瑞接過杯子,但沒有喝下,只是開口問:「今年沒打算跟家裡一起過?」

 

「沒。性種病毒的事情本就搞得安理會不得安寧,如今破獲一個基地又據稱跟九頭蛇有關,安理會簡直要炸了!雖然審過那名年輕人證實只是冒名組織,不過這謠言的殺傷力太大,我現在還在收拾善後。」皮爾斯苦笑著抿了一口蛋酒,「而且我上次誇下海口讓鋼鐵人去參加我姪女的生日會,沒能成功,史塔克不買帳。我可不想在餐桌上被揪著問這件事。只能說史塔克不愧是史塔克,就算我跟他沒有直屬關係,他也有辦法讓我頭痛。」

 

「壞消息,疼痛即將加劇。」福瑞把一個隨身碟丟到桌上,淡淡的說:「史塔克拿來的資料。或者說:這是他願意轉交給我們的部份東西。」

 

皮爾斯問:「什麼東西?」

 

「史塔克跟羅傑斯破獲的雪山基地內的資料。」福瑞的口吻瞬間轉為狠戾,「你認為史塔克要花多久時間才會從神盾局的資料中比對出來,這個雪山基地跟安理會有關?皮爾斯,告訴我,安理會到底在搞什麼花樣?」

 

皮爾斯放下手中的酒杯,比了一個手勢示意福瑞冷靜。「首先,你不能無憑無據的指控安理會。那個雪山基地是安理會廢棄將近三十年的基地。你不能要求安理會為廢墟現任房客負責。」

 

「不能負責?那安理會能不能為信息素仿造劑的外流負責?雪山基地三十年前是仿造劑的研發基地。如今變成了反派儲藏性種病毒的地方?你覺得史塔克要花多少時間把事情連起來?你要怎麼說服我或者說服史塔克目前的動亂與安理會無關?」福瑞嘆了一口氣,「皮爾斯,我需要一個解釋。不然鋼鐵人,甚至整個復仇者聯盟很快就會與我們反目成仇。復仇者聯盟本該是悍衛世界的盾牌,不是對準政府的槍口。」

 

皮爾斯同聲嘆息,打開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一樣東西放在掌心遞出。福瑞伸手接過。那樣東西不是精光四射的武器或者內容神秘的硬碟,只是一枚平凡不過,路邊文具店都有販售的迴紋針。福瑞立刻理解過來,「你在說迴紋針行動?」

 

皮爾斯點頭,「是,二戰末期,美國引進千名納粹科學家的迴紋針行動。迴紋針行動原本就頗具爭議,也發生過納粹科學家幾年後就叛逃的事件。」

 

「你跟我談二戰末期的計畫做什麼?」

 

「藉由迴紋針行動引進的科學家,其中有幾位在納粹德國時就專門進行一些不道德的實驗,到美國後也自然而然的接手政府的一些黑色計畫。霍華‧史塔克轉移研究目標,不在研究信息素的戰略作用而是醫療用途時,政府自然找人來接手相關研究。當時,就有人提出了性種病毒。」

 

「媽的!」福瑞先詛咒一句,這才說:「你現在是在告訴我,目前讓全世界Alpha發狂,讓所有Omega聞之色變的病毒其實是美國政府的傑作?」

 

「這樣的說法並不精確。性種病毒的概念只是被提出而已,尚未研究就因驚世駭俗而遭駁回擱置。當時我們才丟了兩顆原子彈震撼了世界,世人經不起更多的驚嚇。可是信息素仿製劑的用途很懬,不管是要激勵兵士,還是用於間諜偽裝。所以美國政府保留了仿製劑的研發,在某個時機作為籌碼跟安理會進行了交易。安理會也將仿製劑進一步的優化,再優化。就像是一把槍,我們忍不住把槍管越改越大。」

 

福瑞冷冷接話:「直到天殺的擦槍走火,清槍時一槍開在自己他媽的大腿上。」

 

皮爾斯挑起了眉毛,似乎因福瑞的髒話感到冒犯。「雖然發生的事情很複雜,但差不多是這樣。簡而言之,這是從迴紋針計劃時就犯下的錯誤,而安理會幾年前控管不當,更是上演了迴紋針時代一百零一齣的叛逃外洩老戲碼。信息素戰略計劃的資料外洩,負責人失蹤。如今看來,失蹤的科學家野心奇大,不是打算搞搞黑市流通,在紅燈區發發財就算了。」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安理會從來沒有想要告訴過神盾局?」福瑞用他僅剩的那隻眼睛,狠瞪皮爾斯。

 

「外洩失蹤之事發生在紐約大戰結束後不久。當時的神盾局十分忙碌,因此安理會傾向自己處理自己的爛攤。」

 

福瑞哼了一聲,聽懂了皮爾斯的言外之意。紐約大戰時安理會決議用核彈夷平紐約,神盾局則在福瑞的帶領之下公然抗命。事實證明安理會的決策錯誤,爾後也受到多國政府的嚴正批評。從那個時候起,安理就明顯擔憂神盾局的聲勢凌於其上。如今安理會不想被神盾抓住把柄,也是意料中事。

 

福瑞又問:「安理會不打算告訴神盾局,你也不打算告訴我?」

 

皮爾斯說:「安理會與神盾的關係微妙。安理會由多國構成,而神盾局屬於美國。同一時間,我這個安理會秘書長又剛好是美國籍。這是政治表態問題。」完美無缺的回應,卻沒有得到福瑞的諒解。福瑞惡狠狠的回應:「你曾經婉拒了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你說和平不是一項成就,而是一種責任。如今你將多少人的性命放在籌碼台上?如果大家早一點知道性種病毒源於安理會的信息素研究,疫苗的發展會更快速全面,我們甚至可能早就抓到罪魁禍首。」

 

皮爾斯說:「如果大家都知道病毒源於安理會的失誤,那個應該保護他們、保護地球的安理會。人民的恐慌與會讓事情更糟。」

 

福瑞又哼了一聲,「每句話聽上去都很有道理,但我怎麼聞到一股屎味?」

 

「政治就是屎。」皮爾斯嘆了一口氣,「我的老朋友,我目前正身陷屎坑。相信我,我也想從這個屎坑中脫身。可是你們太過強大,以致引發所有政府的不信任。所以神盾局需要我,復仇者聯盟需要我。因為安理會內,你們只有我這個朋友。」

 

福瑞說:「這些政客害怕我們的強大,但他們永遠搞不懂。如果我們弱小,我們該怎麼保衛地球?」

 

「官僚從不期待英雄,他們期待的是看門的惡犬,狗鍊握在自己手上的那種。」皮爾斯重新將桌上的酒杯斟滿,一飲而盡。

 

「超級英雄的監管法案又被提及了?」福瑞問。

 

「這個月第二次,但我都壓下了。」

 

「第二次啊……」福瑞喃喃的說著,「這樣聽來,我可能需要喝個兩杯。」

 

 

未完待續

TBC

*迴紋針計劃真實存在於二戰末期。

*我覺得電影系列中很少提及安理會跟神盾局之間的關係,而神盾局頗有一管管到全世界的味道。這肯定會出現政治角力問題,感覺很適合放在劇情裡。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