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站在自己的臥房門前,東尼將手上的酒一口乾掉。從酒精中找尋勇氣絕對是錯誤決定,但東尼需要一點開門的勇氣,就算是廉價的酒精之勇也好。

 

雖然喝了酒,開門的瞬間,東尼依然覺得自己正犯下大錯。

 

之前兩次的荒唐性愛都有迫不得已或擦槍走火的意外成分,皆非理智之舉或約定之行。現在的史蒂夫卻是坐在東尼的床沿,靜靜等候,在東尼開門的同時抬起頭來,綻開笑容。觸上那雙湛藍如晴空的眼睛,東尼差點像是被燙傷般的原地跳起。

 

東尼看得出史蒂夫已經努力的放鬆肢體,但表情還有些靦腆尷尬。他洗過澡,頭髮已然擦乾,但金色的髮梢還帶著水氣,顯得色澤略深,像是畫中人物覆上了一層憂鬱但立體的光影。熱水讓他的皮膚泛著一層微紅。本該是健康的色澤,此時看來卻意外的情 色。平凡不過的白背心與灰棉褲更襯得史蒂夫異常年輕,幾乎提及情色即是犯罪的年輕。

 

東尼忍不住胃痛。他確實跟史蒂夫上過床,但都不是在清醒的狀況下。(即便是工作室的那一次,東尼也認定擦槍走火算不上清醒狀態。)如今「洗過澡的史蒂夫」讓即將上床一事突然有了強烈實感,不再像是能夠輕巧帶過的事情。

 

「要求簽名的人太多,拖到了一點時間。」東尼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解釋,但他仍舊開口說明。言談間,他扯下自己的領帶,考慮著自己到底該不該往浴室走去。洗澡是種禮貌,但好像又會讓整件事變得更加正式,更顯儀式化。

 

思考半秒,東尼還是決定沖個澡。雖然他知道史蒂夫具有傳統的紳士氣度,絕不可能把床笫之事當作談資,向外宣揚「史塔克在床上發臭」。可是Alpha的嗅覺向來敏銳,不是嗎?何況還是經過血清強化的史蒂夫。

 

東尼一想到史蒂夫很可能覺得他發臭,立刻把浴室內的噴頭流速全都調到最大。節省水資源什麼的,明天再說吧!

 

沖完澡,站在鏡前的東尼發現自己正在思考著到底要不要穿衣出去?等下就要脫個精光,穿衣服根本多此一舉。可是圍著一條毛巾就出去感覺也有點奇怪。一個微弱的聲音在腦內提醒著東尼,其實最奇怪的是他開始在乎這一切奇怪不奇怪,得體不得體。

 

東尼最終是套了一件浴袍離開浴室。在他整理浴袍帶子的同時,史蒂夫居然撿起了中斷的話題,對他說:「我看到那些交換卡才知道,不少科學家很崇拜你。尤其那些Omega科學家,你是照亮他們航路的燈塔。」

 

「喔?是因為這邊會發光嗎?」東尼敲了敲自己的胸口,卻又馬上說:「算了這笑話太糟。那個,隊長,我們能不聊天嗎?談話聊天這個太具有……私人性質。為什麼不能就你脫光,我脫光。我們講究效率的隊友互助一下。激情四射、火花碰撞、不囉嗦、不廢話、說上就上。」東尼同時比了好幾個意味不明的手勢,他查覺了自己的驚惶,並且為此更加的慌張。到最後他簡直是左手抓右手,把自己莫名其妙的動作壓制下來。

 

「不能聊天?」史蒂夫皺起了眉頭,「那是你想要的『隊友互助』,不是我想要的。我以為今天提出這件事情的人是我?」

 

東尼覺得有點奇怪,史蒂夫什麼時候學會討價還價了?不過他說的話似乎有道理?「好吧!今天是你提出的隊友互助,應該照你的方式進行。而且按照某種宇宙公平法則或者人際往來規範,我該死的欠你兩次。等等,算一次半吧?工作間那次我覺得我最多只有一半的責任。」

 

史蒂夫笑了出來,「告訴我,一次半的半次要怎麼算?」

 

或許是因為史蒂夫笑了出來,房內的氣氛變得輕鬆不少,不再充滿性張力卻古怪詭異。東尼登時自在起來,他聳了聳肩,用疑問的口氣說:「我不知道?摸個兩下不要放進去?」說著,東尼自己都笑了出來。「或者四捨五入,算成兩次也是可以。我讓你佔一點便宜。不過,先說好不要親吻。至少不要在嘴上。」東尼用商量的口吻提起此事,同時在心裡祈禱史蒂夫不要談及<麻雀變鳳凰>電影中的任何橋段。如果他提了,東尼知道要去鎖誰的電影頻道。除了克林特,誰會讓美國隊長看這種電影?

 

史蒂夫搖了搖頭,「你得讓我親你,不然就得找個地方讓我……」史蒂夫話沒有說完,但東尼已經聽懂。史蒂夫害怕本能驅使他啃咬東尼的性腺。不在熱潮期的咬落不會造成標記,但終究會帶來一些信息素的紊亂。

 

東尼權衡利弊,只得不太甘願的答應。「好吧,親就親。」相較於信息素的不穩,給人親上幾口好像比較合算?此時東尼看著史蒂夫那口光潔發亮的白牙,突然有揍上一拳的衝動。「不摟摟抱抱,不過夜。砲友基本原則。」東尼補充。

 

「如你所願。」史蒂夫回應的十分乾脆。

 

「你現在是在對我引用<公主新娘>嗎?誰讓你看這部片的!」

 

史蒂夫問:「什麼<公主新娘>?」

 

東尼回的飛快,「沒,沒什麼。沒有什麼公主,也沒有什麼新娘。」東尼才不想在史蒂夫面前提到這部片!雖然<公主新娘>一片確實是一整代人的回憶,也是網路笑梗的來源,但該片匯集所有浪漫與愚蠢,比<麻雀變鳳凰>還能摧毀東尼精心準備的新世紀片單!

 

「好啦!別浪費時間!這就來吧!」東尼拉住史蒂夫的背心領口,往床上一倒。又扯又摸,急匆匆的開始他的互助計畫。

 

「東尼,停下!」

 

「幹嘛?我弄痛你了?老冰棍你不像這樣就會……」

 

「不能慢慢來嗎?」

 

「呃……我是個未來之人,我們活在飆速的世界,所以我喜歡凡事快一點?」藉口爛到可悲的程度,所以東尼一出口就開始後悔。實際上不想慢慢來,只因為緩慢性愛的感覺太過親密。東尼可以坦然接受性,但他無力抵抗親密。

 

「這是我要求的『隊友互助』好像應該照我想要的方式來?」史蒂夫的手還撐在東尼耳畔,讓身體保持距離,沒有真正蓋在東尼的身上。不過這種貼近的距離,說一句話都能讓吐席噴上臉頰,擾動睫毛的感覺讓東尼覺得難以承受。

 

或許這不是親密真正的模樣,對東尼來說卻已經是無限接近。所以他的大腦功率大幅下滑,只能把史蒂夫的話放到腦海中處理幾秒。想了想,還真想不到反駁的方式。畢竟這次的「隊友互助」還有那麼一點還債意味,不是嗎?

 

「不摟摟抱抱,不過夜。」東尼再強調了一次,就閉上眼睛,做出一副「隨便你」的態度。但就在史蒂夫把身體壓上,給出一個極端深沉的擁抱的同時。東尼忍不住在心裡想著,他明天肯定要請賈維斯掃描一下史蒂夫的體徵。因為史蒂夫似乎真的……壞掉了?

 

倒不是說他不享受,只是「玷汙」美國隊長已讓東尼頗有罪惡感。進一步搞壞美國隊長大腦的可能性讓東尼覺得自己會下地獄,而且是專享一整層空間的那種等級。不過這個地獄似乎好暖,好熱,好舒服……

未完待續

TBC

*這裡面提到兩部電影:<麻雀變鳳凰>是指電影:Pretty Woman(香港翻譯是風月俏佳人)

經典浪漫愛情片,劇情中有提到上床但不親吻一事。

 

另外一部提到的電影是<公主新娘>Princess Bride

 

這部電影華文圈知道的人相對比較少,但這部電影在歐美的浪漫愛情片當中有神祕的崇高地位。有興趣的人可以查一下公主新娘在美國流行文化中代表的意義。很多人會拿電影對白來當日常生活的梗,而劇情中男主角對女主角最常說的一句話是:As you wish (如你所願)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