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勝利陣列 Victory formation

這篇小說可以獨立閱讀,也可當作站內有的另外一部小說<長傳達陣>的續篇。
如果獨立閱讀,只需要知道幾件事情:

1.克拉克在成為記者之前曾是美式足球明星。因為一場爆炸涉及氪石,被拍到重傷照片的他無法解釋自己傷癒歸來。只能轉職成為體育記者。
2.克拉克與布魯斯在長傳達陣中已成情侶,最後結婚。
3.這一系列設定中,超人的血液有獨特的效果。

復健系文手,緩慢更新。
上一個故事以大都會跟雷克斯為對抗主軸,這次輪到高譚跟小丑了。

本文會是快樂結局,暫時不知道會不會是追妻火葬場,總之希望會香。

======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這是張好照片。」誇讚出口後,克拉克‧肯特旋即後悔。一樁關乎自身的醜聞,公關公司火速預警,全面動員。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誇獎偷拍技術?

 

但確實是張好照片。鏡頭前半掩半蓋的手指預告了偷拍的性質,照片主位則是一雙光潔纖細的長腿。一邊絲襪褪到最底,要掉不掉的半掛在腳尖上,半落在男人坦裸的腹肌上。一邊的裸足則蜷起趾頭,讓精巧修飾的紅甲輕壓著男人的乳尖,讓它受激而微立。照片情色到近乎低俗,卻巧妙的沒有踏過任何張貼禁忌。男人挺立的乳頭不需要馬賽克,此時看來卻比勃起的下體更有故事性。

 

「韋恩先生的眼睛還閉著,我們可以說他遭人設計。」一位公關助理微弱的發聲。與其說提出戰略,更像是不痛不癢的安慰。克拉克因此朝房內掃視一眼,發現了不少憐憫的眼神。他們看著克拉克,像是看著一頭將死的雄鹿,又像是看著一個破碎的童話。

 

「不,我覺得克拉克剛剛那句話就很好。『這是張好照片』單純陳述事實,不再給予更多資訊。公關操盤手卡珊卓 伍德反駁一旁的助理,大聲的說:「現在克拉克只要決定說這句話的態度。輕蔑的?無奈的?冷漠的?」

 

「不是『不予置評』嗎?」克拉克已經習慣了這句應答。他跟布魯斯從朋友發展到不是朋友,從兩情相悅到進入婚姻。「不予置評」簡直是一切的評語。

 

「『不予置評』聽來太心虛,聽來就是婚姻破裂但還在看諮商,或者決心分開但律師還沒談妥。『這是張好照片』會給你更多操作空間。」

 

「你語帶輕蔑,之後我們可以追打這是女模的炒作。畢竟照片是她拍的,也是她賣掉的。重點更可以放在她販售照片這點。你表現無奈,然後聳聳肩,苦笑一下。大家自然就當作是高譚王子的又一次花邊。老毛病犯了,也就是老毛病犯了。人們早就習慣他一次又一次的荒唐行為。老實說他結婚後乖了這麼久,還比較出人意料。」

 

卡珊卓捏起那張放大了數倍的照片,瞇起眼睛仔細審視。「我們甚至可以放出風聲說他喝太多了,根本無力發生些什麼。」

 

「這樣豈不把他變成一個笑話。把我們之間變成一個更大的……」克拉克長吁一口氣,最後幾個字就這樣飄散於嘆息間。

 

「你想當個笑話?還是當個說笑話的人?」(You want to be a joke,or be a joker?)卡珊卓順口一說,場面卻突然凝滯。屋內不少人臉色扭曲。坐在角落的一個助理甚至爆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緊接著嚎啕大哭,被人迅速安撫帶離。

 

克拉克皺起眉頭,罕見的流露指責之色。「在高譚引用小丑的發言?小丑引發的馬拉松屠殺案距今不到半年,不恰當吧?」

 

卡珊卓臉色發青,將手一揮,指示會議中止,眾人草草散去。在最後一個下屬離去關門的同時,卡珊卓吐出一口長氣。「剛剛如果有人錄影,我就得替自己的公關生涯做公關了。不過更有可能是提前退休,再也找不到下一份工作。」

 

「不至於吧?雖不恰當,但只是一句話的無心之失。妳沒有親歷馬拉松屠殺案,說話可能……」克拉克話沒說完,被卡珊卓出聲打斷。「一個疑似歧視就可以毀掉職涯的年代,我剛剛的發言可以讓我被網爆一生。」

 

「重點是,我看過馬拉松屠殺案的影像。我怎麼會說出小丑的名言?這種惡魔般的發言。」卡珊卓摩娑著自己的手臂,似乎在微微發抖。

 

馬拉松屠殺,一語雙關。不單指馬拉松賽場上的毒殺事件,更是後續賽場上長達數小時的的血路大屠殺。

 

平時人們都有基礎警覺性,不會隨便接過陌生人給的飲食。馬拉松賽事中的選手經過補水站,卻都是抓起水杯就喝,誰會想到志願者裡出現惡徒,大規模下毒?當參賽者一個個腹痛難耐,倒地哀嚎時,一個伴隨刺耳尖笑影片開始瘋狂流傳。一位站在陰影中的白臉小丑,模糊的面目以血紅色的裂嘴,吐出地獄般的言詞。「中毒了?怕死嗎?殺掉兩位參賽者。錄影上傳。我就會發解藥給照做的人。」

 

「你可以跟陪審團說是被逼的,被我逼的。或者被率先殺來的人所逼。」

 

「自衛而已,誰能怪你?」

 

「你可以當個道德標竿,就此倒地死去。但你不殺,有人會殺。為什麼不是你活下來?」

 

「你想當個笑話?還是當個說笑話的人?與其當個受害者,為什麼不拿刀成為加害人?」

 

就這樣,市民們提刀互砍,前來阻止的警察被奪槍爆頭。高譚全市被毀,比身死更可怕的心殘。

 

「高譚沒有神、沒有英雄。這裡是地獄,地獄裡只有惡魔。」卡珊卓失神般的唸出當時網路上最廣為流傳的事件評語。接著,她顫抖一下。「我打我自己的嘴巴,說這些幹什麼?想到就覺得可怕。高譚是個會影響人的地方。」

 

「小丑的影響,不是高譚。」克拉克搖頭。

 

「人們提起大都會,想到的會是超人。現在人們想起高譚,想起的會是誰?」卡珊卓突然真打了自己一巴掌。與其說是掌嘴,更像是為了讓自己腦袋清醒。「好了!我們換話題!」卡珊卓大聲的說。「提到超人,我們就該談談你跟韋恩先生可能的……感情糾紛是否會跟那位大個子扯上關係。」

 

「跟超人有什麼關係?」克拉克皺起眉頭。卡珊卓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何出此言?

 

「克拉克,離婚或法庭鬧劇我能處理。富豪榜前十現在還有幾個沒離婚?離婚根本不是個大新聞。瑪肯西、梅琳達,離開她們的富豪伴侶之後都有很好的發展。你原本就喜歡慈善,你可以加入他們。」

 

「但如果超人一拳把韋恩先生揍進外太空,這就是我不能處理的大事件。」卡珊卓嚴肅開口:「我知道你不喜歡大家提起,但世人皆知你跟超人關係匪淺。最好的朋友、專用記者等等等。我需要你努力讓離婚案不會扯上超人。」

 

克拉克說: 「妳為什麼這麼篤定會是離婚?」

 

「噢!親愛的!你可以去做諮商,做瑜珈,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但你總是得往離婚的方向去做打算。畢竟,看看富豪榜單,看看統計數據。婚姻如此平等且殘忍,你們憑什麼以為自己是特別的?」

 

「我以為我們是特別的。」克拉克的聲音,聽來幾乎破碎。

 

「同志情侶所以特別?還是風流富豪曾深入戰地尋找他的失蹤記者男友,如此童話所以特別?」卡珊卓盡可能不讓自己聽來尖酸。「所有的童話故事沒有往下寫,因為往下寫就不是童話。不需要壞巫婆,現實就可以摧毀童話。」

 

「因為我們……」克拉克沒有把話往下說,默默的比了個手勢後告辭。卡珊卓不知真相,所以他不能說因為我穿越光年而來,因為這份相遇橫渡銀河而在。就算卡珊卓知道了,又能怎樣?故事的起點獨一無二,就能保證愛情的永恆不滅?

 

萬事皆有句點,恆星終臨凋亡。

 

克拉克看著那張偷拍照,覺得自己正是一顆死去的恆星。重力作用,逐漸塌縮。最後留下的是連光都逃不出去的黑洞。

 

=====
TBC
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