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娜塔莎挑起眉毛,「為什麼不?」

 

布魯斯又一次拿下眼鏡,捏捏鼻樑,按按額角,似乎即將出口的話會讓他十分頭痛。「我沒有汙衊誰的意思。但如果我們把事情進一步往壞的方向推演。提莫西之死與神盾局內奸有關、仿製劑外流也與神盾局內奸有關。提莫西又為不明組織效命,出現在儲藏性種病毒的雪山基地。」

 

「那我們是不是該來討論這一切與神盾局的關係?或許單一事件與福瑞無關,但我應該這樣發問:霍華‧史塔克留下的仿製劑為什麼沒有銷毀?以致還有東西可以外流?」布魯斯說:「我可能對政府勢力過份不信任。不過大家還記得神盾局原本打算將宇宙魔方武器化嗎?福瑞聚集我們所有人,監控我們所有人,然後瞞著我們魔方武器化之事。」

 

「狂野一點的猜測?性種病毒真的跟政府機構無關嗎?」

 

「福瑞不會這樣傷害人民。」娜塔莎口吻依然慵懶,像是貓咪伸懶腰時的呼嚕聲。可她望向布魯斯的眼神變了,帶著讓人毛骨悚然的陰狠。「你只是在猜測,然後把猜測變成沒有根據的指控。」

 

「娜塔莎,妳相信自己在做對的事情,站在了正義的一方。可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鋪就。我不是指控福瑞施放病毒,但或許福瑞經手某些『他相信正確』的事情,然後選擇不告訴我們細節。按照宇宙魔方的經驗看來,這可能性不低。」

 

這下換克林特不樂意了。「你這樣是在質疑所有特工的努力與付出。」

 

「我不是質疑你們,我質疑的是神盾。你們或許不清楚,但講到政府陰謀與充滿善意的壓迫,我可是經驗豐富。」布魯斯立場絲毫不讓,臉色甚至綠了一綠,克林特幾乎是反射性的彈開長弓,搭上箭矢,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

 

「敵人在外面。」史蒂夫的聲音不大,卻因威嚴而格外震耳。一時間,所有人都是收束心神,歛起拳腳,整個會議室只剩下呼吸聲。在這份尷尬的靜謐中,史蒂夫皺眉緊盯螢幕上的資料,比注視戰略地圖更加專注。他心知目前線索碎散,但稍加拼排,就能看的出事態嚴峻。

 

天底下致力武器研發的瘋子太多,史蒂夫從寒冰內甦醒不到三年就見識了半打這樣的人物。因此性種病毒的殺傷力在史蒂夫看來並不真正可怕。可怕的是神盾局內有人洩密,還有艾方索、提莫西兩人背後的招募網路。史蒂夫皺起眉頭,嚴正開口:「不管我們對抗的不明組織是否為九頭蛇。目前可以確定有恐怖組織正潛伏於神盾局內,同時有計劃性的接觸性種仇視者。招兵買馬同時製造動亂。」

 

「性種病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正撕裂社會,煽惑對立。如今提刀持槍朝我們衝殺的人可能並非惡徒,只是一時神智失常的無辜之人。這讓對抗變得困難。」說到這邊,史蒂夫深吸一口氣。腦中想起的是前陣子大量的Alpha傷人事件,當時處處皆有使人心驚肉跳的新聞。其中鮮血流淌,走動時甚至可以踩出血之漣漪的新德里市集慘案更是造成全球衝擊。但史蒂夫印象最深的卻是一樁沒有人命的案件。

 

一名沒有施藥的Omega在紐約地鐵遭到群眾圍毆。當時避免失控的Alpha疫苗已然問世,人民卻選擇追打沒有使用抑制劑的Omeg,理直氣壯的要求Omega自我拘禁,全面施藥。最讓史蒂夫背脊發涼的是踢腿出拳之人,當中有好幾名Omega。

 

因為惡的剷除太過困難,所以社會期待受害者付出代價。弱者甚至爭著交出自己的權利與自由,就為了換得虛妄的安全感。想到這邊,噁心感湧上史蒂夫的喉頭,但他壓下自己的不適,繼續說:「接下來的路,我們會走的很辛苦。不僅是因為我們將切斷神盾局的後援,以避免更多的情資外洩。更因為我們將面對一個自我戕害、渴望濺血的家園。悍衛社會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困難不會使我們會停下。」

 

「但我們是復仇者,我們不畏艱難。」

 

語畢,會議室一陣肅穆靜默。

 

好一會,東尼開口打破這份靜謐:「老天!你真的是藝術生嗎?我總覺得你應該是擬稿專家,演說專業。多少政治人物的文膽都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啊!政治人物更是比不上你半根頭髮!隊長你要不要考慮參選?史塔克工業率先贊助你啊!」東尼高舉雙手,在史蒂夫背後做出搖旗吶喊的動作。克林特瞬間加入,兩個人在史蒂夫身後跳來跳去。幾句笑語,加上刻意誇大的肢體動作,會議室內的氣氛驟然鬆下。史蒂夫抿著嘴,忍住笑意同時打開東尼胡亂揮舞的手,盡力用嚴肅的語氣分派任務。

 

索爾行蹤不明,暫且不論。考量到浩克的不穩定,因此布魯斯留守大廈,居中聯絡協調。身份尚未曝光的克林特將繼續臥底。史蒂夫與娜塔莎則前往華盛頓的神盾總部,刻意滯留,希望能找到內奸留下的蛛絲馬跡。

 

聽到這邊,布魯斯善意打斷。「神盾局內奸肯定會盡可能的避人耳目,尤其是避開復仇者。你們出入的地方如果與平常不同或者開始問一些敏感問題……難道不會打草驚蛇?」

 

娜塔莎反應很快。「我們可以讓隊長去拍廣告。神盾局與安理會都巴不得隊長多拍幾支疫苗宣傳廣告。拍疫苗廣告,提到相關的話題也很正常,也可以用取景當作理由,出入其他地方。」

 

娜塔莎答的輕鬆,史蒂夫的神色卻先是暗了一暗,這才開口,「公關部門之前提出的廣告邀請,是希望我跟東尼一起拍攝疫苗廣告……」史蒂夫又停了一瞬,「以東尼一貫的立場來說,我不覺得他適合拍這些廣告。」

 

克林特咧嘴一笑,十分起勁的說:「他可以先答應,後反悔。到現場又說又笑又罵又鬧,對廣告劇本發表各種意見,剛好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你知道的,就是到現場當一個東尼‧史塔克。還可以是那個東尼‧搞砸一切‧史塔克。」

 

對於克林特這段聽不出褒貶的話,東尼以笑帶過。轉頭一秒答應了史蒂夫口中的廣告邀約,甚至笑說他會把自己打理得很帥,絕對壓過史蒂夫的風采。不過東尼表示自己要晚兩天才去華盛頓,他想研究一下提莫西的屍體。

 

「或許屍體上還有什麼線索,而且我有一個猜測。」

 

「什麼猜測?」克林特一向好奇。

 

「都說了是猜測,等猜準了再告訴大家,我還有我的天才頭銜要呵護。」東尼朝史蒂夫的方向看去,「隊長?還有吩咐嗎?沒有吩咐就特區見啊!」說著,也不等一個正式的散會宣告,便瀟灑的往外走去。依然不改把集會當派對的習慣,認定史塔克離開時分便是派對的終結。

 

東尼的離席彷彿一個信號,大夥紛紛起身,準備各忙各的。史蒂夫則一如往昔的留下,做一些無人在意的收尾工作。隔了一會,布魯斯突然走進了會議室,開口就是一句:「隊長,我很抱歉。剛才會議上我有點……發綠。」

 

史蒂夫笑著搖頭,「你沒事就好。有些心理話,說出來也比較健康。」

 

布魯斯話鋒一轉,「那隊長你的心理話,要不要也說出來?這樣也比較健康?」史蒂夫有些招架不及。他本以為自己就算出錯,看出破綻的人也會是娜塔莎或克林特這類間諜特工,而非科學家布魯斯。

 

「我記得你常提醒大家你是博士,不是醫師。更不是心理醫師。」史蒂夫有點無奈的說。

 

布魯斯說:「雖然是為了團隊著想,但我覺得你沒有必要勉強自己。」

 

勉強?史蒂夫有點怔住,他跟東尼的關係在旁人眼裡看來是勉強?

 

「我知道你一點都不想拍廣告。那就不要拍,我們總有辦法用別的管道進入神盾的各個角落。」

 

布魯斯的話,讓史蒂夫幾乎為自己的過份驚恐失笑。而他緊張、傻愣又突然放鬆的表情,在布魯斯眼中更是情緒不穩的表現,所以布魯斯繼續說:「復仇者內人人都是戰士,而這個社會專注於戰士的身體狀態,忽略了心理健康。隊長,相信我,你的血清或許強化了你的肉體,但你的精神狀態……」

 

「上次拍疫苗宣導廣告,他們叫我『九頭蛇隊長』」話衝口而出,史蒂夫才發現自己其實比想像中更加在意。「我為對抗九頭蛇而失去整段人生。醒來,親友非死即衰。現在,人們看著我,看見一個壓迫的象徵,一個怪物,一個他們口中的『九頭蛇隊長』。」

 

布魯斯說:「往好處想。他們看著你,也只是看見一個象徵性的怪物。我是一個物理性質上的怪物,綠色的、嚎叫著、憤怒砸碎路上的一切。」

 

「布魯斯,我不是……」

 

「沒事,隊長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建議你別勉強自己。然後,雖然我願意陪你談論很多話題,但我想怪物這個議題就算了!」布魯斯臉上露出一個溫和又疲倦的笑,「我知道你最近跟東尼不錯,找他聊聊吧!別看他一副萬事不經心的樣子,性種議題他想得比一般人多,或許能給你一點不錯的建議。我還有研究資料要處理,先告辭。」

 

布魯斯剛走不久,會議室又被打開,東尼的頭探了進來,左看右看的神情,顯得有點警戒。

 

史蒂夫有點驚訝,「東尼?布魯斯要你過來的?」

 

「布魯斯?什麼?」

 

「沒什麼。你過來這邊找我?」

 

「拿個東西給你。」東尼挺了挺胸膛,露出了那種「準備好崇拜我」的表情。朝史蒂夫的手中放下一小盒五彩繽紛,水果硬糖似的東西。

 

「呃……謝謝你的糖果」史蒂夫的道謝有些遲疑,因為他沒搞懂這盒硬糖的意義。

 

「老天!這不是糖果!這是『蜘蛛』。我研究中的戰場型醫療支援機器人。」

 

史蒂夫拿起盒子認真端詳,在他的印象中「蜘蛛」是冰冷的金屬光澤,搭配八根尖銳的機械細爪,看上去有如科幻片中的反派機器人。「換造型了?」史蒂夫還記得東尼與布魯斯爭論過蜘蛛的造型。

 

「噴個顏色而已。因為圓形加伸縮長爪還是目前最實用的設計。」東尼小聲嘟囔著,同時要求史蒂夫把戰術腰帶取下,東尼挑了一個空格把「蜘蛛」全數倒入,接著開啟浮空螢幕,進行一些簡單的調整。「蜘蛛可以自動偵測你跟娜塔莎的體徵狀態。或者,你喊一下『蜘蛛啟動』也就可以照顧現場傷患。當然還有醫療之外的功能,不過還在校正中。」

 

東尼拍了拍腰帶,交回給史蒂夫。「最好別派上用場,不過如果用上了,就幫我帶個數據回來吧!」

 

「謝謝。」史蒂夫道謝過後,會議室內出現了綿長的沉默。交代已畢,兩人無話可說。東尼卻沒有立刻掉頭離去,史蒂夫也沒有對此開口。兩人安安靜靜的站著,目光小心翼翼的不去對上。異樣的尷尬飄散在空中,史蒂夫卻感覺很好。

 

未曾標記,也不是熱潮期的性愛,但交合後一度同步的信息素還是會彼此連動。只是靜靜站著,史蒂夫都能感覺到虛空中恍若有絲,在兩人間牽引著情緒與呼吸,心尖有微微的刺,卻不是疼痛,更像是某種輕撫,提醒自己還真實的存在著。

 

幾次呼吸後,史蒂夫發覺自己突然舉起手,像是要朝東尼的臉頰摸去,東尼也自然而然的朝前站近一步。兩人靠近,剩下不過十幾公分的距離。此時,東尼臉上的表情一變,乾笑一聲。「我工作室的焊槍還沒關。」轉頭,一溜煙的跑離。

 

史蒂夫往後退了幾步,眼神卻始終盯著東尼離去的方向。當膝彎碰上椅緣時,他將自己用力摔進座位中。長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