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熱潮爆發後第一次睡醒時,東尼他忙著修理通訊器,將歹徒綑綁上機,到神盾局交付從敵方基地取得的資料,跟福瑞解釋他十分莽撞卻極端有效的掃蕩行動。

 

太忙,事情太多。所以東尼腦中的某些處理程式就自動離線,不再運行。直到東尼第二次睡醒,在工作室內喝下半壺咖啡,他的腦袋才像是全面接上電源,想起了一些並不緊急,但十分重要的事情。

 

「東尼‧搞砸一切‧史塔克」重音放在搞字。

 

他搞上了美國隊長。美國夢打勾。

 

雖然東尼很想找人聊聊這件事,不過此事若被小辣椒知道,大概就不是什麼美國夢,是煉獄真人秀。羅迪呢?羅迪對老友關於褲檔的錯誤決策一直抱持相對寬容的態度。他總是會嘆口氣,然後幫東尼把酒杯的水位線控制在喝醉解悶與瘋狂酗酒之間。

 

不過這次羅迪很可能會對他大吼大叫。畢竟那人是史蒂夫,而東尼知道所有從軍之人對美國隊長總是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敬仰。只要史蒂夫在場,所有的軍官總是忍不住站的更挺,手指往褲縫貼的更齊。

 

哈皮呢?哈皮大概會搖搖頭,咕噥一些東尼並不想聽的話。

 

倒也不是朋友都不站在自己這邊。東尼知道正因好友們多年來的不離不棄,他們更是清楚東尼的禮車後座有特殊按摩椅改造,私人飛機上可以放出數支脫衣鋼管。

 

性放蕩的人不該睡一個處子。這是人生在世的基本原則。而東尼的作為無疑是毀滅美國最後一個招喚獨角獸的可能。東尼在腦中打斷自己,「嗯,獨角獸的比喻太過了。想想我們的矽谷格子衫大軍,史蒂夫不可能是全美最後一個處子。他甚至可能早就不是處男了!雖然他感覺上是。」

 

對,一切都是感覺問題,而東尼感覺自己用他的汙穢放蕩噴了美利堅的純潔一頭一臉。(雖然事實應該是反過來的,但東尼無法抑制自己的感受。)

 

老天!他甚至忘記了福瑞會怎麼想?東尼幾乎篤定如果福瑞知道了這件事,他絕對會做出些很超越凡人想像力的可怕事情。東尼隨即想到了昨天福瑞那陰沉到恐怖的神情。雖然平常福瑞的臉色就很可怕,不過昨天福瑞殺人般的神情,讓他臉上僅剩的那顆眼珠都像是要破體而出,長腳逃離福瑞恐怖的表情。

 

不過東尼知道,福瑞的神色難看九成九的是原因是那個釋放性種病毒的神祕組織。老天!他們甚至自稱九頭蛇。天知道是不是冒名頂替?拜託千萬要是冒名頂替。

 

總之,一切都是多心。福瑞不可能知道他跟史蒂夫上床。因為史蒂夫自始自終謹守諾言,從未朝東尼的頸側咬落。所以除了兩人的回憶之外,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或許有一些瘀青,但身為超級英雄,誰身上沒有瘀青?

 

東尼摸了摸自己的腰,忍不住心想:「還是好的那種瘀青。他隨時隨地都願意多來一點的那種瘀青。」可是東尼隨即阻止自己繼續往下想。史蒂夫是好心好意的隊友互助,在腦中重播畫面都像是褻瀆他的善心。他幫你,你還好意思意淫?

 

東尼旋即打開更多的視窗,打算用忙碌壓制自己奔放的大腦。他有盔甲要修,有疫苗製成要優化,有一個自稱九頭蛇的神秘組織要追查。(因為他自信可以做的比神盾更快更好)。最重要的,東尼得搞清楚這兩次他都吸進了什麼鬼東西。

 

目前肆虐在外的性種病毒都是使Alpha發狂,還沒有任何一種針對Omega。偏偏東尼第一次墜河時吸入的東西讓他在醫院躺了一陣,第二次吸進去的東西則讓抑制劑完全失效,熱潮瞬間爆發。如果這個神秘組織手上還有更多的氣體病毒,針對各種性種,製造各種症狀?他們的麻煩可就大了!

 

東尼抽了幾管血,交由賈維斯分析。檢驗結果還沒出來,賈維斯的聲音卻先提醒:「先生,隊長人在工作室外。」

 

「他?他來幹什麼?現在應該不是吃飯時間?」平常東尼都很歡迎史蒂夫的來臨,因為史蒂夫的雞媽媽性格讓他的到來等於食物出現。可是今天……東尼並沒有這麼想見到史蒂夫。

 

「不是吃飯時間。隊長確實帶了一個袋子下來,不過初步分析裡面並沒有食物。」賈維斯盡責的回覆。「開門?還是拒絕進入?」東尼想了一下,平常不見面,就只是不想而已。這時候拒絕見面,聯想的空間就太大了!「開門吧!」

 

踏入工作間的史蒂夫,雙手舉到胸前高度,動作像是投降又像是制止。「我把話說完,你再趕我出去。」

 

東尼皺起眉頭,等著史蒂夫要說的話。

 

「我知道我們說過那天晚上的事情不再提起,我也沒打算提。」史蒂夫看著東尼越皺越緊的眉頭,特別在後半句話加重了語氣。「袋子裡面是一些……藥品。我沒有任何意思,我只是在注意隊友的身體。就像你說的,隊友互助。」

 

史蒂夫提到隊友互助,東尼瞬間就放鬆下來,朝史蒂夫放在桌上的袋子探頭探腦,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買這麼多是要給誰用啊!我是大象都用不了這麼多吧?」東尼把整袋的藥品倒了出來,一支支的撿起來看。從主打有機純天然的蘆薈萃取到小分子微粒的冰敷凝膠,還有一些更是強調細小擦傷的修護治療。

 

總之,滿滿一袋的熱潮後生殖腔的鎮定產品。東尼腦海中馬上浮現隊長站在藥局架子前,不知道該買哪牌又不敢開口問人,想來想去乾脆全部買下的畫面。「拜託告訴我你有喬裝打扮去買藥,不然你馬上就要上新聞了!『快報!美國隊長激情縱慾,購買大量生殖腔冰敷膠。』」東尼大笑,甚至想著到底要不要叫賈維斯找一下附近藥局的監視畫面。

 

史蒂夫垂下眼,淡淡的說:「我的喬裝技巧是娜塔莎教的,我也沒這麼好認。不像某人有標誌性的鬍子與高調的作風。」

 

「所以某人都用網路購物。下次你可以試試。」東尼在藥堆中翻找一陣,出於對自家產品的信任,選了一支史塔克藥業出品的冰敷膠。接著轉頭問史蒂夫:「我怎麼只看到直型棉棒?沒有曲型棉棒或者……」話說到這邊,東尼自覺愚蠢而收聲。

 

曲型棉棒跟注射器都是Omega打算自行上藥才會用到的東西。今天一個Alpha走進店裡買冰敷膠,店員哪會主動推銷曲型棉棒?至於四零年代,脫離Alpha保護的Omega只怕根本不存在。史蒂夫怎會知道這類東西?

 

史蒂夫也不笨,從東尼的停頓中迅速想通。「我去幫你買。」

 

「不用了!不用了!我想某個櫃子裡面我還有,只是要找一下。」東尼制止立刻就要向外走去的史蒂夫,甚至伸手拉他一下。史蒂夫看著被拉住的手腕,瞬間有點怔住。東尼異常尷尬的鬆開手,完全想不到自己怎會主動伸手拉人。這從來就不是他的性格啊!為此,東尼停了一陣才開口說:「那個……我就想跟你說。謝謝你買藥過來。我覺得這樣不錯,不去刻意避開對方。代表我們的隊友互助,不尷尬也不矯情。」

 

「嗯,隊友互助,不尷尬也不矯情。」史蒂夫不知怎麼回應,只能點點頭,重複東尼的宣言,接著拿起空掉的袋子往外走。離開工作室前,史蒂夫回頭看向東尼,眼見他對著一個金屬曲面的反射(甚至不是鏡子!)開始比畫到底要怎麼上藥。史蒂夫覺得自己的神經突然斷開,說出了他自己都沒想到的話。

 

「你該不會想讓笨笨或者奶油手幫你上藥吧?我不認為你的機器人適合。」

 

「才不會咧!」東尼嘴上否認,臉上卻是被人抓個現行的尷尬。「馬克系列的精細操作上……」

 

史蒂夫搖頭,「我不認為讓斥力砲靠近胯下稱得上恰當。不是不信任你的盔甲,只是基礎安全守則。」

 

「難不成我要找人幫我上藥?如果要請小辣椒做這種事,我支付她的薪水只怕還得多一個零才夠她看心理醫生!」

 

「我想我還是去找棉棒好了!」

 

「我可以幫你上藥。」

 

兩人同時發話,下一秒便是死寂般的尷尬。史蒂夫話一出口,便是無比的後悔。東尼目前只是欠缺適宜的工具又不是非要旁人幫忙不可。自己怎麼會主動提議這種事情呢?話已出口,無法收回。但還有其他方式可以搶救一下。所以史蒂夫聳聳肩,微微一笑。「隊友互助,不尷尬也不矯情。」

 

東尼也報以一笑,很乾脆的說:「那就麻煩你了。」東尼很果斷的轉身,趴好。態度一派輕鬆甚至略顯輕佻,實際上他內心正崩潰爆炸,滿滿的尖叫咆哮。想著:「幫忙上藥?隊友互助需要幫忙在這種地方上藥嗎?不過上一次隊友互助的尺度可比這個大太多了!如果上次可以,為什麼這次不行?史蒂夫已經主動開口要幫忙,這時候拒絕會不會太小家子氣?還是顯得我太心虛?」

 

所以東尼決定,逞強當然要逞到底。人家如此坦蕩,自己只能表現的更坦蕩。所以他在工作檯上伏的更低,並且非常乾脆的脫了褲子。

 

褲子而已,又不是沒脫過的東西。

 

===

NC17外連,未滿十八歲請勿點閱

===

未完待續

TBC

 

*雖然是有點惡意的一章,但是我覺得以東尼那種敵不退我不退的性格,真的很有可能把事情弄到這樣的發展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