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我明天晚上沒有約。」

 

「一定要聖誕節假期嗎?延後一點不行?」東尼知道史蒂夫很可能只是隨口一約,但東尼對日期有些抗拒。花花公子守則:如果不想要跟人感情上有太多牽連糾葛,跨年、情人節、聖誕節,這類節日最好避免共度。

 

史蒂夫還沒回應,一小群明顯喝高的科學家衝入了兩人之間,場面一陣混亂。東尼暱稱為眼鏡猴小子的薩米特被人推到了最前頭,兩頰暈紅的朝著東尼幾度張嘴,倒是沒發出半點聲音。旁人則是口哨尖叫全都來了,還有人不斷喊著:「說!說!說!」

 

突如其來的場面幾乎把史蒂夫嚇住,現在是怎麼回事?薩米特要跟東尼告白嗎?「薩米特,你……」史蒂夫制止的話都說了一半,才發覺自己根本沒有阻攔的立場。

 

「史塔克先生!拜託!幫我的交換卡簽名!」薩米特用全身的力道將這句話吼出,語尾甚至成了拖長的哭腔。哭喊同時,薩米特遞出馬克筆與一疊卡片,「我知道討簽名應該在鋼鐵人的公開活動場合,可是我是想跟史塔克先生討簽名。我知道我們一同工作,在工作場合打擾夥伴非常的沒有禮貌,甚至沒有職業道德。我就像是一個拍片現場的小場記去跟大明星要簽名一樣,嗚嗚……。我知道你不喜歡在工作場合……」

 

東尼此時巴不得有人打斷他與史蒂夫的對話,因此一把奪過馬克筆,大喊:「簽就簽!不要哭!聖誕節大贈送!」甚至還補上一句「全部都簽嗎?」

 

整群科學家都沒想到東尼毫不推辭的答應簽名,甚至願意一張張簽過去。每個人都像是震驚過度,原地停格。「我的卡片在置物櫃!我馬上去拿!史塔克先生,拜託等我!」這個聲音像是點醒了大家,幾個人立刻往派對外衝。有人則是慘嚎:「我的卡片放在家!」、「簽我的電腦可以嗎?手機可以嗎?」、「史塔克先生!可以簽我的胸口嗎?」

 

史蒂夫在旁邊看傻了眼。東尼則是拋去一個笑,「怎麼?隊長?你以為就你一人有交換卡?」

 

史蒂夫不知道怎麼接話,默默退到人群外圍,朝第一個討完簽名的薩米特借看卡片。「我都不知道有這種東西。」史蒂夫了解東尼的名氣,也知道市面上有著各種鋼鐵人的周邊商品,卻不知東尼本人有著棒球交換卡一類的東西。幾乎就像一般的棒球交換卡,只不過東尼的卡片翻過來是數學公式、元素週期表、說過的名言等等。

 

「這算是很寶貴的收藏品。」薩米特用夢幻般的語氣說:「這原本是史塔克獎學金隨實習證書一起發的玩笑性贈品。大家拿到的東西都不太一樣。後來就變成了交換卡,願意賣的人很少,所以網路上的拍賣價很嚇人。」

 

「這張卡片我花了好多張卡才換到。」薩米特淚眼矇矓的摸著其中一張卡片,語氣中又是珍惜又是炫耀。

 

「這句話的意思是?」史蒂夫看見卡片正面是東尼的照片,底下則以花式書寫體印上「你也可以成為一個史塔克。」史蒂夫沒能領會這句話的意涵,忍不住向薩米特詢問。

 

「意思是『身為Omega又怎樣?你也可以成為一個史塔克!』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勇氣。那個時候,我好害怕我分化成Omega。」薩米特講著講著便開始啜泣。史蒂夫不禁有些尷尬。他看的出薩米特目前的傾訴慾是出於酒精,而非理智。第二天早上薩米特會後悔的。

 

「大家都想要當Alpha吧?發情期的難受程度差異這麼大,也不用擔心忘了吃藥,更不用怕出了差錯被標記……那時候,我就一直想著分化成Omega我該怎麼辦?因為家人給我打了檢測劑,結果我成為Omega的可能性很高。」

 

聽到檢測劑,史蒂夫皺起眉頭。「我以為那不合法?」

 

「不合法啊!可是總是有人在打。窮人家打來路不明的劣質檢測劑,有錢人家飛出國,到檢測劑合法的國家施打正規的。或者請人走私帶回來。只不過有錢人家打檢測劑,是想提早替孩子做生涯規劃。窮人家打檢測劑,多半是決定要不要出養這個小孩,或者早早轉手賣掉。」

 

薩米特擦著眼淚,扯著史蒂夫的袖子說:「隊長,你別看我這樣。我以前也是家族中被寄予厚望的孩子。我聰明,唸書的時候就不停跳級。體格好,各種運動都是當隊長的材料。家裡為了讓我受教育,從鄉下搬進新德里。老師說我太優秀了!要盡早爭取讓我到美國唸書。所以我爸給我打檢測劑,希望確認我的Alpha身份,然後早早向家族爭取栽培我。畢竟,出國要很多錢。」

 

「結果,慘了。」

 

「我爸看到結果的時候手都在抖。一直覺得是檢測結果錯了,我打了好多次檢測劑,結果都是一樣的。」

 

「等到我分化完成,我爸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跟我說話,接著他辭退了我的家教老師,也賣掉我所有體育用品。反正,分化後我就不可能得獎牌,畢竟體育賽事是Alpha的天下。甚至我親弟弟這樣跟我說:『Omega體力過人的地方,大約只有挨操的能力。』」

 

「我後來聽到家人打算幫我安排婚事。我就想起我弟弟說的那句話。他年紀這麼小,這句話肯定是聽別人說的!聽誰說的呢?呵呵。」

 

「我向學校老師求救。還好我真的很優秀。老師幫我申請了史塔克獎學金,霹靂啪啦就把我送出國了。」

 

「每次我覺得很辛苦,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我就放史塔克先生的演講來看。聽他指著鏡頭說那句:『你也可以成為一個史塔克!』只可惜我沒有進麻省理工,不過我現在進了神盾。好像離史塔克先生近一點了!我都一直追著史塔克先生的腳步走……。」薩米特說著說著,往前栽倒。史蒂夫扶住了他,馬上聽到如雷的鼾聲響起。史蒂夫苦笑一下,把薩米特扛到醉倒者的沙發邊,勉強擠出一個位置把人安置。接著走回到東尼的簽名會現場,在東尼身後站定。

 

「你等在這邊做什麼呢?我只是在簽名,沒有逃避的意思。」東尼話一出口,自己都想咬住自己舌頭。多嘴幹什麼呢?多嘴才顯得心虛啊!

 

史蒂夫略一抬頭,用下巴指向已經堆滿人的沙發。「我只是準備把人扛到醉倒者的沙發去。」

 

「薪水太低,所以又來派對上打工?隊長,你真的不考慮公開要求神盾替你加薪?美國隊長公然喊窮,神盾肯定經受不起。」東尼簽名也不忘挖苦史蒂夫幾句。也不是真的有心諷刺,只是想用大量的言詞沖淡剛才關於逃避的心虛發言。

 

史蒂夫笑笑的沒有回應,卻依然原地立定。東尼卻因為史蒂夫的留下而渾身不對勁,覺得像有什麼東西在背上爬或者在腦子裡鑽。東尼想把史蒂夫遠遠趕開,但又知道這麼做只是更加露怯。自己作風忽變,耐著性子幫人簽名已經夠心虛。把人趕開不就等於用霓虹燈拼字,在腦門上圈出一個巨大的對話框:「什麼隊友互助?我想賴帳。」

 

說賴帳也不對。東尼其實沒打算走「我利用你,你不能利用我」的無恥路線。但他就是覺得史蒂夫主動開口相約……太不舒服了!感覺這個隊長不是冰壞了腦子就是拿錯了人生的劇本。想到這邊,東尼覺得自己應該請賈維斯替隊長做個全身掃描。或許隊長腦子真壞了?

 

胡思亂想間,東尼斜眼往後瞟去。史蒂夫還沒移動,就站在那邊,跟幾個要完簽名的科學家閒聊著。東尼不禁懷疑史蒂夫到底是自發執行派對秩序維護的任務?還是在等自己的答案?東尼知道自己的戰逃反應不同於一般人。他躲避關懷,一如躲避飛彈。如果遇上人生的困境與危厄,或者真正的砲彈,東尼的做法是迎上前去,正面開戰。

 

東尼在腦子裡想了一想,決定把主動相約的美國隊長歸於人生中的困境與苦厄。他需要直面問題,迎難而上。東尼告訴自己事情早解決早好,所以手上的簽名動作不停,開口但並不回頭的說:「明天晚上我怕有事,乾脆今天吧!今天可以嗎?」

 

「好,我去等你。」史蒂夫回話同時就往外走去,速度快的東尼來不及反應。

 

東尼幾乎確認史蒂夫腦子壞掉,暗地請賈維斯開始掃描的同時,史蒂夫喘著氣,將掌心往褲子上擦了一擦,把滿手的汗抹去。

 

不管有沒有血清的幫助,不論面對的是後巷惡霸或者外星入侵,史蒂夫一向無所畏懼。可惜用於戰陣的勇氣一直沒能移轉到感情上。即便史蒂夫早已不是多病羸弱的壽小子,直面感情,對上粼光漾動的眼睛,看著狡黠不羈的唇線,他依然覺得難以呼吸。緊張讓史蒂夫的脊樑變得很短很短,胸膛縮得很小很小。所以他被壓縮的心肺只能拼死鼓動,把勇氣、不怕死、求生意志這一類的東西擠入他的血管,壓入他的四肢百骸。

 

幾天前,史蒂夫主動去找心理醫師吉姆,提起自己總是避開的話題禁區。在不明指人物的狀況下,模模糊糊的描述出一個不是情侶,卻意外上床的尷尬情境。(嗯,兩次的意外。)史蒂夫問吉姆:「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吉姆的笑容很溫和,帶著一種全然明瞭卻不去拆穿的友善。他先跟史蒂夫說:「你知道我是心理醫生而不是戀愛顧問吧?」然後告訴史蒂夫逃避內心需求確實是個心理問題,所以他們會一起解決。吉姆說:「史蒂夫,你一直不相信自己能在感情上取得成功,所以你採用一個很安全的方式來避免失敗。」然後,吉姆提出了一個問題。「使用避免失敗的方式……你真的快樂嗎?」

 

「如果我們討論一個很小的,可以在下次會談之前做的小事。有助你朝向你希望的結果邁進,你覺得你可以做出什麼小事?」

 

史蒂夫原訂計畫的是送出一幅畫,請東尼掛起來這樣的「小事」。沒想到卻好像幹成了大事?增加上床的次數,應該算是大事吧?可是史蒂夫清楚知道對東尼而言,性很輕易,愛很困難。上床的次數增加,會不會反而是朝更壞的方向前進?

 

「別去想了!」史蒂夫這樣告訴自己。反正再怎麼想都不會有結果,就乾脆付諸實行。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隊長好暖(哭
    好喜歡那句「為了東尼,他可以勇敢一次。」看著就不知不覺會浮出隊長堅定的神情啊QQ
    好想看兩個人互相寵的劇情(哭

      1. 我愛太太,也愛太太的馬佛宇宙。
        感謝賜糧。
        期待復四後續的本本上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