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5~CH7

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DC漫畫中近期出現了蝙蝠老爺的GG輪廓,一時轟動不已。雖然後來DC把老爺的GG塗黑了,市面上只有第一批漫畫有著老爺GG的輪廓(然後第一批漫畫的價格被炒高),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網友們以漫畫中的頭身比例與老爺漫畫中的官方身高,透過數學公式求出老爺GG的真實尺寸。

就因為這樣,我開了這麼一個跟老爺GG有關的腦洞。

再說一次,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

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黑暗中的輪廓CH3~CH4=====

 

黑暗中的輪廓CH5

 

 

對克拉克來說,整件事情的轉折充滿著意外之喜。他原本以為布魯斯頑固如石,說服他或許要花上比預想中多十倍百倍的力氣。沒想到布魯斯接受的迅速輕易。讓克拉克有種費了巨力,卻舉起一顆輕飄浮石的空落感。

 

克拉克不知道,這一切對布魯斯來說也稱得上意外。合情合理,但依然是個意外。不過接受提議的感覺如此美妙,讓布魯斯幾乎要嘲笑之前竭力抵抗的自己。彷彿他站在一個即將崩毀的水壩之前,深怕淹溺所以竭盡心力的避免潰堤。卻在力盡鬆手之後發現自己被溫暖的深藍包圍,而他乾涸已久的鰓,終能自在呼吸。

 

他忘記了自己有鰓,他忘記了自己還能悠游於愛。

 

確立「暫時戀愛」的關係之後,最初的幾天被活成了濾鏡過重的模糊畫面,因為兩人忙著把對方壓上各個平面(或者稱不上平面的平面上),忘情親吻,恣意舔舐。

 

記憶模糊,對布魯斯來說是恆常缺氧造成的暈眩。只因他親吻的對象不需呼吸,又在他的唇上貪戀而不肯離去。記憶模糊,對克拉克來說是加速心跳制生的迷亂。他比鯨魚還要遲緩的心跳何曾有過這樣的高頻動靜?在一次次的親吻中,克拉克逐漸有了人類的心跳頻率,胸膛間的每次震顫都讓他感覺到自己與人類越來越相近。

 

幾天過去,古石榴都竄生了一掌之高,布魯斯才在早餐時分像是腦袋微醒,開始談起重要的問題–他們的戀愛條款。

 

其實布魯斯在同意「暫時戀愛」的第一秒就想過劃清界線,明定規矩。畢竟「暫時戀愛」充滿著契約精神。說到簽約,鮮少有人比億萬富豪更具經驗,更加精明。不過當晚兩人交換的只有親吻,幾天後,克拉克依然維持這樣的節奏與舉止:貪婪索吻,此外一無所求。

 

克拉克不要錢。直到現在,他還會在小筆記本上一行行的寫下自己的欠款,(老天!那甚至不是個記帳軟體!)克拉克似乎也不要性。他熾熱的雙手幾次在布魯斯的髮間游走,在背上搔刮,卻從未移動到腰部以下。應該是不打算更進一步,從這場「暫時戀愛」中榨取一點肉體上的好處。

 

布魯斯慣於提防旁人的需索,因為韋恩的姓氏等同拜金者的應許天堂,傳說中流淌奶與蜜的沃土。所以布魯斯身邊時刻環繞蒼蠅,緊盯著他的錢袋或褲襠,渴望從中獲利一二。但等到自己想給卻給不出去的時候……感覺還真像是吞了隻蒼蠅。他總不能硬塞吧?塞錢給人至少還像是個愚蠢錢袋,把那根塞進別人手裡?只會像個下流變態。

 

對於克拉克的一無所求,布魯斯甚至感到輕微受辱。彷彿你前半生的自我定位,都只是你的自視過高。你想給,人家還不見得想要。不能明白討論受辱的感覺,布魯斯也只能從兩人「暫時戀愛」的邊角開始進行談判。反正關於這場戀愛,他們多得是事情可談。

 

「阿福不能知道我們的『暫時戀愛』。」布魯斯抿了一口咖啡,從他心目中最需要解決的問題開始談起。

 

「我能問一下詳細的理由嗎?不是出於反對,只是好奇阿福不能知道的理由。」克拉克在餐桌另一頭微微舉手,表現如同發問中的好學生。「畢竟這只是『暫時的』。而我相信你有過很多暫時的感情?」

 

「你的性別終究會讓你比較突出……如果你不告知是暫時的,我們手邊將時時刻刻出現領養資訊。如果你告訴阿福一切只是暫時的,你將被一個老人家強抑興奮卻又無限感傷的眼光包圍。所以,阿福不能知道。」布魯斯從咖啡杯的邊緣瞟了克拉克一眼,盡可能的讓自己眼神冷淡且諷刺。不過似乎沒什麼嚇阻效果,他只得到一個燦爛的笑容作為回應。

 

「好,阿福不能知道。至於我媽……堪薩斯這麼遠,我想她不會知道的。」

 

「她知道了也會表達過量的關心嗎?」阿福的干預多少跟布魯斯的年紀與情史有關。因此布魯斯很難想像以克拉克的年紀,他的母親會擔心過多。

 

「我從小到大,母親都在擔心同一件事。她擔心我無法融入人類,又或者不被人類接納。戀愛本來就是關乎坦誠、融入、接納。所以我無法制止她的擔憂。」

 

「你沒讓她知道你跟上司談過戀愛?」布魯斯發覺自己十分在意克拉克與上司的昔日戀情。但他告訴自己,這無關醋意,他需要知道克拉克如何處理逝去的辦公室戀情。

 

「沒有,我一直都瞞著她。除了高中女友就是小鎮內的鄰居,我實在瞞不過。剩下的我能瞞則瞞。」

 

「我原本以為你會更加乖巧,是個童子軍類型的男孩。」

 

克拉克吐了吐舌頭,「我想膠框眼鏡跟格紋襯衫起了很好的偽裝作用。」

 

布魯斯問:「你還有什麼親近的人有可能會察覺暫時戀愛的事嗎?」

 

克拉克搖頭。布魯斯因此說:「那現在只剩下已經知道太多的黛安娜了……」他在杯內攪動著小茶匙,思考著該從何處加強保安系統,避免黛安娜在不恰當的時間闖入。亞馬遜公主看似古典守舊卻十分善於繞過科技監控。布魯斯甚至幾度懷疑黛安娜根本是拿蝙蝠洞或者其他的安全屋來替自己練手。

 

「你講得好像要殺人滅口,毀屍滅跡一樣。」克拉克笑了出來。

 

「我只想確保這會是我們秘密。所以一切最好像個絲毫無痕的完美犯罪。」

 

「終究會成為一場完美犯罪的……。」克拉克突然古怪的苦笑一下,「這場戀愛只是順勢而為的醫療處理。所以我們不會合影,也不會留下任何信物。等我們兩個都閉口不提,這段時間就成為無人見證也無從證明的秘密。時間再久一些,我們就會開始懷疑自己的記憶是否正確,等記憶被腦海中其他資訊毀屍滅跡,連我們自己都不再確信。一切就會成為一場完美犯罪。」

 

「我們已經達成了保密的共識,接下來為了確保我們兩個人都在這份關係裡面感到自在,我們應該商談一些細節。」布魯斯刻意切換話題,逃開克拉克方才描述的沉重場面。明知克拉克所說句句為真,但在戀愛的開端大談愛情的凋零?聽來還是莫名刺耳。

 

「我想對於親吻這件事,我們都沒有意見?其他的肢體接觸呢?例如牽手?」布魯斯知道自己正擺出一副渾不在意模樣,閒聊天氣般談論他們的戀愛條款,實際上掌心卻全是微小細密的汗珠,幾乎讓瓷杯在手上打滑。「我知道牽手不會為解毒一事帶來任何的正面幫助……」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牽手很好。」克拉克打斷了布魯斯的發言,手同時往前伸了幾吋,覆蓋布魯斯另一隻放在餐桌上的手。布魯斯只是輕輕「嗯」了一聲,表現的不置可否。但心裡想的全是「克拉克是不是發現了?」發現自己方才置於桌上的手又一次的輕觸克拉克的影子邊緣。來回撫摸,像是嬰孩摩娑著自己的安撫毯。如果被發現,那就太丟臉了!還假裝談判什麼呢?底牌早被掀光了!

 

「親吻、牽手都可以。那其他的碰觸呢?有沒有什麼地方是紅線區,或者我們遵照兒童教學繪本的指示,泳褲覆蓋的地方都算紅線區?」為掩飾自己的心虛,布魯斯嘗試把話說的幽默一些。

 

「我們可以順其自然嗎?」克拉克提議,「我知道我們不是真正的戀愛,但參照真正的戀愛應該是順其自然或者循序漸進?我覺得這樣一條一項的講清楚實在太古怪,好像小說裡面的情節,經驗豐富的總裁對上一無所知的平民。感覺下一秒你就要問我對於繩子跟鞭子的看法了!」

 

布魯斯挑起眉毛,用全臉的表情彰顯他完全不理解克拉克口中所述。這讓克拉克瞬間面紅耳赤,略顯結巴的說:「沒,沒什麼!我在講一本無聊的小說裡面的劇情,或者你看過電影?不,你不應該看過電影。你沒道理看過那些東西。」

 

看著克拉克滿臉通紅的慌忙解釋,布魯斯嘴角微揚,「我知道你在說哪一本小說。一套談愉虐性愛跟契約戀愛的小說,也曾翻拍成電影。很多八卦小報把我跟書中主角相提並論,或者說我就是主角的原型。網路謠言甚至拿細節一條條比對,堅稱整部小說都在影射我。不過我比較好奇……你怎麼會看過那種東西?急診室醫師的生活有這麼悠閒,讓你可以涉獵廣泛?或者言情小說就是你平日的休閒?」

 

克拉克把臉埋進了手掌間,「你不會想知道有多少人模仿書中內容送醫的。」

 

笑了幾聲之後,布魯斯同意了克拉克順其自然的提議。態度雍容,甚至表現的胸有定見。實際上布魯斯深知中毒後自身表現持續失控,根本無法按照往日經驗推測自己的反應。除了順其自然,他還真沒什麼其他的辦法。布魯斯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打算在結束早餐的同時結束整個話題,卻沒想到在站起同時被克拉克以手掌輕壓一下,「聊天呢?我們可以聊天嗎?」

 

「我以為我們一直在聊天?」布魯斯反問。

 

「我是說深度交談,不要像之前那樣爭吵,言不由衷,保留的比說出的更多。」

 

「這是你在『戀愛條款』中想要求的事情?」布魯斯有點怔住,他談的感情不少,這種要求卻還是第一次聽到。

 

「我剛剛說過,戀愛關乎坦誠。我能對人坦承的事情太少,所以就算是暫時性的戀愛,能跟人好好聊聊也很不錯。不然實際上我能坦承的對象……大概只有我媽?」克拉克臉上滿是洩氣的苦笑,「成年後,任何人都無法跟父母完全坦承,對吧?不管是不是地球人。」

 

按照布魯斯往日的習慣,他會說自己小時候就父母雙亡,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利用強烈的尷尬來中止話題。今天他卻沒有這樣做,只是細微點頭,輕聲說:「深度交談,如果這是你想要的。」

 

克拉克問:「你今天會忙些什麼?」

 

布魯斯閉上眼簾,好遮住自己上翻的白眼。心裡暗道:「這就是所謂的深度交談嗎?」不過幾秒前承諾的事情,總不能幾秒之後就毀約。除了認下,還能怎麼辦?布魯斯只能耐著性子開始談論本日計畫。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坟里挖出来的”…Jason Todd?回到正题。哇啊啊这部好甜。超喜欢大大笔下的酥皮和老爷啊!朋友推荐的Hail Marry pass。然后又看到了这部。湛蓝莹亮到眼睛和过分闪亮到笑容,警惕又守护的态度…….呜呜呜黑暗骑士和光明之子,世界最佳拍档什么的真是太美味了。呜呜呜希望彼岸的读者(且迟到)如我能有机会收到个人志qvq

  2. 感覺開始漸入佳境了!希望中毒效果解除之後也能真正愛上對方呢_(:з」∠)_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