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3~CH15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ABO世界AU。(看看標題就知道了:A Brilliant Option)時間線從復仇者聯盟一後的一段時間開始往下接。雖然是基於MCU世界的想法,但是會混一點AA,還有其他原作設定。嚴格來說這是一個我想像中的世界,不會有內戰。這個世界裡冬兵並非殺死霍華德與瑪麗亞之人。隊長會更接近我理想中的類型,而不是電影裡面的設定。(同人就是拿來補全遺憾用的)

然後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想把這個主題寫好,很有可能邊寫邊改。請看文的各位原諒我。

CP大致如下:

盾鐵,冬霍(對,妳沒看錯,冬兵與霍華德。正確來說是二戰時代的巴奇與霍華德)隱冬寡。設定上史蒂夫七十年前暗戀著巴奇,但是解凍後,東尼出現之後,並沒有感情發展。看文一定有風險,CP投資有賺有賠,閱讀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我寫這麼清楚,就是拜託不喜歡這個發展就不要看了(跪)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3~CH6===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9~CH12===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3

由於發出美國隊長的通緝令,神盾局陷入內部不安與外部攻訐的窘境。今晚辦給留守人員的聖誕晚會,皮爾斯被迫搞得格外盛大,藉此提振士氣同時轉移注意力。

 

「晚安、晚安。聖誕快樂。你也是。」從晚會中脫身,步出三曲翼大廈的皮爾斯一路上還不忘跟所有員工打招呼。但溫暖的微笑只維持到踏入車內的那一秒。關上車門的瞬間,皮爾斯垮下嘴角,掛在臉上的和藹可親變為陰狠沉重。

 

寬敞的禮車後座早已坐了兩個人。朗姆洛、還有負責資產重置的研究人員。巴尼還是巴布?皮爾斯沒在意過。他只將目光放在瘀痕未褪,擦傷滿臉的朗姆洛身上,手也同時放到那一塊青一塊紫的顴骨上方。

 

「告訴我」皮爾斯說話同時手下力道加重。朗姆洛臉上的臉上的薄痂登時破裂,血珠一點一點冒出。「我們動用的資源不只亞特蘭大警力跟神盾局。我甚至派出了冬兵,冒險讓冬兵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動。而你告訴我沒有後援的羅傑斯跟黑寡婦卻把你們所有人掀翻了?」

 

「有一個黑人小夥子,已經查到他是一個秘密計畫的前飛行官。此外還有希爾跟一台直升機。直升機的駕駛員很可能是福瑞」朗姆洛回答的四平八穩,傷處加壓的疼痛似乎不影響他的發話,反而是研究員巴尼在自己的座位上縮了一縮。

 

「他們只有五個人。你們有超過五十個。而你搞砸了,你甚至沒能確認福瑞是不是死透了。」皮爾斯的手往眼眶移動,對著朗姆洛的眼珠用力摳下。劇烈的疼痛,讓朗姆洛的額角終於出現汗水。但他穩定端坐,坦然接受他的責罰。「我們已經掌握了一些線索,很快就可以抓到人。」

 

「不,別追了!」皮爾斯鬆手,拿出帕子揩淨手上血污。「將所有人力用來鎮守航母,確保病毒施放順利。」

 

「可是!」

 

「可是什麼?抓到羅傑斯不是重點,造成大規模感染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等大清洗順利發生,我們還可以趁著動亂鼓動戒嚴。這樣九頭蛇不僅能把Omega的惡血驅逐出我們演進的未來,更可以利用戒嚴一併奪權。這個計劃的重要性遠高於一個穿著國旗緊身衣的傻子。」

 

「另外,把冬兵一起帶上航母。」

 

朗姆洛沒有回答,只是推了身邊的巴尼一把。巴尼只得畏畏縮縮的開口,「報告一下……器械在亞特蘭大受損,部分遺失。所以這個、那個、總之資產無法完全重置。」

 

皮爾斯皺起眉頭,「你的意思是,洗腦機器不能用,所以冬兵沒辦法順利作戰?他的服從性出問題了?」

 

「目前還可以作戰。可是繼續使用會影響資產穩定性。之後要是……」

 

皮爾斯說:「我們不管之後,這便是我們的最終之戰。打贏這場戰爭,九頭蛇就只需統治,無須作戰。」

 

巴尼明顯還有話要說。嘴巴開闔幾次,還是怵於皮爾斯的權威而不敢出聲。倒是朗姆洛開口:「冬日戰士如果不穩,會成為特戰小組背上的炸彈。我不建議……」

 

「你該死的特戰小組如果有任何一人可以接下羅傑斯的拳頭,或者不會被他一揮盾打趴一圈人,我也沒有必要讓冬兵出戰。」

 

「我們沒有失敗的餘地,齊禮安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皮爾斯伸手滑過自己的鬢邊,微小的舉動洩漏出他強自壓抑的不安。同樣是信奉Alpha至上,皮爾斯主導著滅殺Omega的傳統道路,但齊禮安想要塑造新種Alpha,肉體強韌甚至可自體再生的進化版本。

 

齊禮安的瘋狂理論這些年頗受追捧。若不是超智機構多年前與九頭蛇分家,成為勢力較小外圍支系,遠離九頭蛇權力中心。如今掌權的究竟是誰?實在難說。對此,皮爾斯重重嘆氣。「只要我們一個挫敗,齊禮安那些自稱進化新人類的兩腳炸彈便會接替我們的位置,成為九頭蛇的新方向。對於失敗者,九頭蛇從來就沒有仁慈。」

 

皮爾斯伸手一揮,終結對話。「總之準備好冬兵,守好航母上儲放的病毒。」

 

此時,車子在鐵路橋洞下停住。眼眶滲血的朗姆洛與一臉死灰的巴尼下車,走向橋柱旁一個潮濕生鏽的鐵門。兩人以指紋開門,進入日光燈閃爍的金屬通道。

 

「重置的基本設備還在,但是服從性確認的腦波儀……」巴尼顫抖的嗓音經過金屬牆面的反射,變成鬼哭一般的空洞回音。  「我們無法確認資產服從程度。要是資產不服從,我們該怎麼辦?」

 

朗姆洛持槍在手,將手槍滑套一拉,子彈響亮的上膛。「不服從怎麼辦?總有辦法的,看是冬兵斷幾根骨頭,還是我們掉幾顆腦袋的辦法。」

 

開門,冬兵正被鐵鍊與金屬環架牢牢固定在刑台上。電擊洗腦的環節正進行中。朗姆洛掃了一眼,便看出平時給冬兵啃咬的橡膠口枷遺失了,研究人員以一塊包布的金屬板取代。如今那塊髒汙的灰布上已是血跡斑斑,沾滿冬兵牙齦或頰肉的滲血。

 

「最後一輪了?」朗姆洛問了一句,但不是真心要得到答案。刑台上的人沒有嘶聲尖叫,沒有喃喃背誦。所以是最後一輪電擊。

 

這些年旁觀下來,朗姆洛不必看螢幕上的讀數也知道程序進行到什麼階段。如果記憶回閃嚴重,刑台上的那人就是巴恩斯。在電擊的造成的肌肉震顫中哆嗦著背誦名字、軍牌編號、生日、地址。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32557038。1917年3月10日,纽约布鲁克林。

 

再次電擊,尖叫就會取代他口中的文字。嘶嚎會隱沒布坎南,抹去布魯克林。

 

詹姆斯·巴恩斯,32557038。1917310,紐約。

 

詹姆斯32557038。1917310。

 

32557038。1917310。

 

3。3。3。

 

朗姆洛總覺得重置之初的巴恩斯有種獨特的脆弱之美。頭髮濕軟,嘴唇帶血微紅,小鹿般的大眼中會漲滿淚水,將淡藍雙眼映成迷離空茫的琉璃藍。

 

「3」清空的腦袋只剩一個毫無意義的數字,而巴恩斯會喃喃的重複著,哭的像是迷路的孩子。拚死緊抓最後的記憶,誤以為那是回家的鑰匙。

 

看著那樣的畫面,朗姆洛總覺得自己的施虐慾在瞬間得到最大滿足。

 

不過接下來的畫面朗姆洛就沒有興趣了!適合殘虐者的瑰麗美感就停在這邊,接下來,只有體液與血沫的醜惡。

 

朗姆洛一直看不上特務電影,不是因為劇情太扯淡。要知道現實遠比小說更荒誕。他瞧不起,因為劇情的刑求只是為了彰顯主角的偉大不屈。會有鞭痕或者烙印,但是沒有淚泣,沒有口水。更沒有屎尿齊流的場面。

 

太醜太髒,不夠英雄。

 

笑話!刑求裡面沒有英雄。比刑求更殘忍的洗腦重置更是足以擊潰任何生靈。

 

淚水、唾液、鮮血、還有各種體液。研究人員學乖了,會為了自己高貴的嗅覺渴著冬兵,餓著冬兵。所以沒有屎尿,但刑台上的氣味卻依然像是膿血與腐肉。

 

朗姆洛想過,比毒液更猛烈的藥物早已浸透巴恩斯的細胞,或許他從皮膚到骨髓都已經發酸。加上迸裂的舊痂,燒焦的神經,崩毀的意志與無邊的痛楚,全部混和起來,大概就是這種臭味。把一個生靈逼到極致之後,絕望的氣味。

 

倒數第二次電擊,刑台上的生物就不是巴恩斯了。

 

巴恩斯已死,而冬兵尚未甦生。刑台上只有一塊肉一般的東西在放聲尖叫。沒有了記憶,甚至沒有了數字「3」。只有無止境的尖叫,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尖叫這一種聲音。他們換過各種口枷,甚至差點悶死巴恩斯,最後還是攔不住這種聲音有如女妖的長爪,捅穿隔音材料,將噩夢刺進他們的腦袋。

 

最後一次電擊是獨特的。

 

沒有尖叫哭泣,沒有慘嚎反抗,甚至連通電過程都沒有一絲的肌肉震顫。刑台上的生物安靜、平和、冷冽如霜。

 

那是冬兵,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殺人武器。

 

所有環繞在此的研究人員都會因為最後一次的通電而興奮。沒有太陽穴上的螺絲釘,缺少臉上巨大的縫補痕跡。但這是他們的怪獸、他們的造物。這一刻,他們實現所有瘋狂科學家的夢想,而自覺無比接近上帝。

 

「你看!專屬於我們的科學怪人。」某位研究人員以深情的口吻詠嘆著,讓朗姆洛忍不住皺眉。這些研究人員以科學怪人稱呼冬兵,是沒看過小說結局,還是根本不怕壞了運氣?

 

朗姆洛在心裡感慨一聲,「都是會下地獄的瀆神之人,也別在乎什麼運氣不運氣了!」

 

「冬兵體況完美,只是服從度未知。目前撤下金屬束縛,他確實沒有朝我們動手。」一旁的巴尼戳著手上的平板電腦,朝朗姆洛報告。「無法確認服從程度。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問題!」

 

「沒了插電儀器,你們這些人就什麼都不會做了?」朗姆洛臭罵一聲。先將上膛的手槍放在觸手可及之處,另行翻出一把左輪手槍,在彈倉中只填入一顆子彈便轉動彈倉。

 

朗姆洛一手持一槍,對著冬兵喝令:「過來!跪下!」

 

接收命令,冬兵起身,毫無拖沓的走近,俐落的跪下。屈辱的姿勢,他做來卻帶著一種無機質的精準與優雅。

 

「張嘴,槍管對準。」朗姆洛還牢牢握著那把左輪手槍,卻要冬兵將自己對上槍管。冬兵沒有半分遲疑,依言而行。

 

朗姆洛修正指令。「不對,我要你含住槍管。全部含住。」

 

冬兵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角度,將膝蓋分的更開,同時將嘴張大,直到讓人清楚看見口腔內的肉紅色澤與濕潤黏膜。然後壓下修長的脖子,同時放鬆肌肉,將槍管一含到底,直抵喉頭。朗姆洛甚至能透過手上傳來的震動感到輕微的嘔吐反應,他因此將槍管往內更用力的頂了一頂,直到淚水從那雙漂亮的透藍色眼中流出。

 

朗姆洛告訴自己這只是測試,他不應該享受這個。可是冬兵深含著槍管,彷彿叼著一根陰莖,未曾施力的嘴唇間開始有唾液淌出,順著槍管冷灰色的金屬面緩緩流下。好像在替那根硬物潤滑。冬兵臉上還有著巴恩斯的淚痕,現在卻是服從的肢體與無所謂的神情。彷彿在告訴所有人歡迎幹他,像是幹一個沒有感覺的雞巴套子。

 

朗姆洛深吸一口氣,企圖讓自己半勃的下體冷靜。他知道眼前的一切有多誘人,可是眼前這人是冬兵,容不得他在測試中分心。

 

「含好槍管,扣下扳機。」朗姆洛命令。

 

在旁人的驚呼聲中,冬兵坦然扣下扳機。眼睛連眨都沒眨。全然機械式的順從,彷彿這不是賭命的俄羅斯輪盤,壓下的也不是扳機,只是打字機上的某個按鍵。

 

空槍擊發,順利存活。

「再一次。」

 

空槍擊發,再度存活。

 

某個科研人員對著朗姆洛憤怒的喊叫。「停下!停下!你到底在幹什麼?就算他經過強化也擋不住子彈進腦!」

 

「我在幹什麼?看不出來嗎?用俄羅斯輪盤賭測一下服從程度。」朗姆洛將左輪手槍從冬兵口中抽出,調轉槍柄,將手槍交予冬兵。「下一個測試是……我想想,我記得你們這些白袍子提過『同情心過強』的問題。」

 

其實不必研究人員告知,朗姆洛很清楚冬兵不畏傷也不怕死,有時卻像是接錯電線,跑錯程式,展露出不該有的仁慈。

 

某次冬兵任務完結後滯留不歸,居然是為了一隻貓。

 

欺上瞞下是九頭蛇內部為自保而生的作風。因此除了特戰小組中的寥寥數人,沒有更多人知道朗姆洛曾帶著一支小隊瘋狂搜人,最後發現失蹤的冬兵正照顧著一隻野貓。

 

冬兵不知怎麼弄來一個罐頭,用鐵臂撕扯開來以便餵食。原生的血肉之手,則撫著貓咪背上的傷口,無暇壓著自己肩頭的彈孔。大批人員抵達,野貓也沒慌沒跑。大概是沒吃飽,一直舔著金屬手指,擷取殘留的魚味。

 

朗姆洛知道那是鮪魚罐頭。因為當他一槍轟爆野貓的腦袋,冬兵掐上他脖子的冰冷手指,全是鮪魚的味道。

 

接下來的任務太重要,負擔不起任何「貓的意外」。所以朗姆洛朝冬兵冷冷開口:「這裡是叉骨,你的第三管理者。我命你朝巴尼開槍。」

 

槍聲響起,但巴尼存活。他只是跌坐在地,同時尿了自己一褲子。

 

「叉骨!」某個研究員想破口大罵,卻立刻被同僚摀住了嘴。

 

無視旁人的激動,朗姆洛認真估量起眼前情勢。巴尼是對冬兵最好的一個研究員。要激起冬兵的善良,房間內只有巴尼可能做到。此次開槍,冬兵的速度遠遜平時。他的遲疑是因為洗腦剛結束,還是仁心發作?

 

無論如何,冬兵開槍了。或許就如原本預估:作戰無礙,但後續未知。

 

「看,我不用你們那些高科技玩具也可以測出服從程度。」朗姆洛語帶輕蔑的說。「快點把他準備好,半小時後出發。」

 

眼見所有人都沉浸在方才的開槍驚恐中,個個杵在原地。朗姆洛還重新命令,甚至以大喊大叫的方式倒數計時。巴尼在同事的攙扶下走近冬兵,準備設定金屬臂時,他注意到冬兵的嘴唇正抖動著。巴尼湊近,聽到一陣氣音嘶嘶。

 

「重量……沒有……」

 

「重量不對?什麼地方沒有設定好?」巴尼詢問著,同時檢視著暴露在外的零件。「資產進行自我評估,回報數據。」命令下達,冬兵卻沒有進一步的回應,只是重複著同一句話:「重量……沒有……」

 

「沒有什麼?說啊!」驚嚇過後的巴尼早失了耐心,粗聲粗氣的喝罵。

 

「重量不對,沒有子彈。」冬兵猛然抬眼,碧藍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巴尼。詭異的光芒,自眼底一閃而過。「貴重資產,避免毀損,沒有子彈。」語畢,冬兵站起,大步走向軍備處,進行著檢查已畢時的下一步程序。

 

巴尼愣在原地,被恐怖的可能性嚇得渾身僵直。冬兵扣下板機前已經注意到手槍重量不對,裡面沒有子彈。朗姆洛的俄羅斯輪盤根本不存在賭命成分,只是純粹的測試。

 

所以冬兵……?還是巴恩斯?

 

如果巴尼的膀胱裡還有東西,他絕對會將自己尿溼第二次。

 

未完待續

TBC

這本要開預定囉!Google表單在此:

https://forms.gle/5zEE7F7DQcvxZiiV9
雖然是感染場才要出的本本,但這本目前肯定會破二十萬字。厚本我需要做一下預定調查。

http://www.hwulu.com/shop/index.phproute=product/manufacturer/info&manufacturer_id=296
另外上面的第二個連結是葫蘆夏天幫我開預約通販啦!確定只能通販的人,可以在葫蘆夏天的購物車直接預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