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9~CH12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ABO世界AU。(看看標題就知道了:A Brilliant Option)時間線從復仇者聯盟一後的一段時間開始往下接。雖然是基於MCU世界的想法,但是會混一點AA,還有其他原作設定。嚴格來說這是一個我想像中的世界,不會有內戰。這個世界裡冬兵並非殺死霍華德與瑪麗亞之人。隊長會更接近我理想中的類型,而不是電影裡面的設定。(同人就是拿來補全遺憾用的)

然後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想把這個主題寫好,很有可能邊寫邊改。請看文的各位原諒我。

CP大致如下:

盾鐵,冬霍(對,妳沒看錯,冬兵與霍華德。正確來說是二戰時代的巴奇與霍華德)隱冬寡。設定上史蒂夫七十年前暗戀著巴奇,但是解凍後,東尼出現之後,並沒有感情發展。看文一定有風險,CP投資有賺有賠,閱讀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我寫這麼清楚,就是拜託不喜歡這個發展就不要看了(跪)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3~CH6===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7~CH8===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9

 

前往華盛頓特區的旅途中,史蒂夫全神貫注的注視昆式戰機的儀表板,目前一個引擎停擺,電子校正系統也全面離線。因此他緊握操縱桿,視線不敢稍離。副駕上的娜塔莎卻是好整以暇的啃著蘋果,權當她來不及吃的早餐。

 

「隊長,到特區之後想住哪邊?營房還是你那間政府配給的小公寓?」

 

「娜塔莎!我在專心開飛機!」

 

「回答我,這是訓練的一部分。」娜塔莎伸手,又關掉了某樣儀器。史蒂夫幾乎想對娜塔莎大吼,因為他還真不知道娜塔莎關掉的是什麼東西!他更想對自己大吼,為什麼要答應娜塔莎進行極端飛行訓練?

 

娜塔莎並不放棄,繼續問:「營房?小公寓?理由?」

 

「小公寓。太久沒回去,我需要去收信!」

 

「你公寓對門的那個Omega女孩挺可愛的。她叫什麼?雪莉嗎?」

 

「她是Beta,她叫雪倫。」

 

「隊長你知道得很清楚啊!你們聊過天?喝過咖啡?」

 

史蒂夫的眉心已經皺出了深深的溝壑。雖然昆式戰機很好駕御,但史蒂夫對於開飛機這件事多少存有陰影。現在娜塔莎更是一個系統接著一個系統的關,還不時丟出問題,讓他格外心煩意亂。「娜塔莎!我在開飛機!」

 

「對,我知道。機鼻拉起來一點。」娜塔莎的口吻依然慵懶,「極端飛行就是要你學會一心多用。再問一次,你跟雪倫聊過天?喝過咖啡?」

 

「我讓她用過我公寓裡的洗衣機,烘衣服的時候一起喝過咖啡。」

 

「她是你拒絕介紹,拒絕約會的理由嗎?」

 

「不是。」

 

娜塔莎換了話題,「報到前要先去神盾局外的咖啡館嗎?那邊早午餐有非常優秀的古巴三明治。還是你要吃龍蝦捲?我覺得那家的龍蝦捲比路克龍蝦的好吃,甚至超越紅鈎區老店。選一個,古巴三明治?還是龍蝦捲?」

 

「古巴三明治。」不回答娜塔莎也不會停下,所以史蒂夫也放棄抗拒。

 

「咖啡?紅茶?特調果汁?」

 

「咖啡。」

 

「薯條還是洋蔥圈?」

 

「薯條。」

 

「什麼時候公開戀情?馬上還是再等等?」

 

「我不認為他把這個當戀愛。」

 

「噢!所以你真的有對象了。」娜塔莎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笑容,一抬手就把自動巡航系統打開,戰機立刻從搖搖晃晃變成了平穩前進。這下史蒂夫懂了,娜塔莎提議極端飛行訓練不過是為了套話。

 

「你們現在是什麼狀況?曖昧?還是?」

 

「我單戀。」史蒂夫不願詳談也不想撒謊,所以給了這樣的答案。

 

「對方會很在意美國隊長的身份嗎?」

 

史蒂夫不願再順著娜塔莎的節奏,反問:「妳怎麼發現我有喜歡的人?我想知道我哪邊露出破綻。」

 

「這個啊……你有一段時間情緒不太穩定,明顯患得患失。聖誕派對當天,你早早從現場消失,隔天心情卻是好的過份。開會當時才六點,你沒有晨練卻已經洗過澡。我就猜測你跟你那位應該是……合好了。」娜塔莎沒有擠眉弄眼,但講到「合好」之時卻用上了一絲揶揄的口吻,讓史蒂夫忍不住臉頰發燙。但聽到這邊,史蒂夫已經確認娜塔莎並不知道自己的暗戀對象是誰。他鬆了一口氣,卻又覺得有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遺憾。

 

娜塔莎說:「我以為你們……不過你又說是單戀?」

 

「或許……我想要的東西跟他想要的不一樣。我想要的東西很傳統,他想要什麼?我不知道。」史蒂夫把夢想收在腦中的角落,珍貴卻不敢觸及。他想要床上的鮮花,想著初夜後送出的玫瑰。他想給出項圈跟戒指,牙印和標記。想要婚姻,甚至孩子。可是東尼想要什麼?他真的不知道。

 

「隊長,你快樂嗎?」

 

「嗯?」史蒂夫原以為娜塔莎會進行更多的細談或者意有所指的比喻,乃至批判。沒想到娜塔莎只是一句輕飄飄的「你快樂嗎?」害史蒂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快樂就好。我們的工作朝不保夕,所以更需要快樂。不對,我不該用快樂形容。感情即使酸澀甚至痛苦,只要能讓你有個期盼就好。期盼著回家,而不是覺得死在任務中好像也沒關係。讓你期盼明天的太陽,而不是因為罪惡感在夜晚拿出槍,對準自己的腦袋,舉起又放下。」娜塔莎停了一瞬,突然嘴角一勾,笑的像是隻不懷好意的貓。「所以,你跟雪倫那位金髮芭比沒機會了?可惜,我本來能見証一對芭比情侶的誕生。」

 

「我喜歡棕髮的,一直都是。」史蒂夫嘴角帶笑的糾正。他很確定,剛才那一瞬間,娜塔莎露出了傷痕累累卻依然美麗的一顆真心。只是娜塔莎立刻以笑語掩去苦痛,顯然不願再提。史蒂夫也善意的把話題帶開。「其實我對頭髮沒有偏好,但喜歡上的人好像都是棕髮。」

 

「既然沒有偏好,光頭考慮嗎?」

 

史蒂夫故意嚴肅的說:「如果妳說的是福瑞,那我們的話題就到此結束了。」

 

娜塔莎笑說:「不覺得美國隊長跟神盾局長的組合挺……愛國的嗎?」

 

「我說了,話題到此結束。」史蒂夫刻意在語氣中帶上怒意,卻自己沒能撐住,在最後一個字時笑出聲音。戰機上,兩人笑聲一片。卻不知他們話題中的福瑞如今正臥倒在特區的馬路上,胸腹間一片血紅。在詛咒聲中,以高溫槍燒穿汽車鋼板,燒穿柏油,燒出一條生路。

未完待續

TBC

*紐約有多龍蝦捲名店(明明就不產龍蝦)路克龍蝦跟紅鈎區龍蝦都是名店。

*我覺得寡姊性格特別很迷人的地方,在於她想得很開,卻又非常非常想不開。希望這邊有稍微表達出這麼一點點……

*這篇的設定我想大家都看的出來是架空ABO接在復一電影後,然後是隊二。但是我要說一下我可能會用一點鋼三(只是可能),如果用了,鋼三會放在隊二後面。雖然鋼三比較早上映。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