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3~CH15

中控室內,卻是另一副光景。

 

東尼反覆的按下確認鍵,施力一次比一次重,態度一次比一次挫敗。螢幕上跳出的字樣卻都是大紅色的「錯誤」。洞見計畫已然停下,但為什麼提高儲藏倉的溫度卻完全沒有傷到病毒?艙內的壓力顯示更是不斷下滑,顯見儲藏倉已經破了洞!

 

「大伙?事情不妙!布魯斯?你在嗎?」

 

布魯斯十分緊張的說:「綠色警報嗎?要出動大個子?」

 

東尼說:「這艘航母上的病毒加熱無法消滅,而且倉庫破洞,病毒應該是散播出去了!」

 

「上帝啊!」

 

「如果叫上帝有用,記得叫大聲一點。最好叫到那傢伙來幫忙!不然他用七天做好的東西,可能要被我們砸掉一半!」東尼又一次的按鍵,還是看到慘不忍睹的錯誤回報。該死的!他甚至沒辦法分神看一眼史蒂夫的狀態。

 

「我去大樓頂啟動氣化儀,現在就把疫苗擴散出去。」蕾貝卡的聲音進入頻道,用不容質疑的態度說:「不!這時候不要跟我提實驗次數不足的問題!與其求神,我們不如主宰自己的命運!成為自己的神明。」

 

「我一起去。」布魯斯嘆息。事態如此,他也只能妥協。

 

素來在實驗上最為謹慎的布魯斯也放棄了堅持,東尼自然不會反對。現在他不僅要與滿螢幕跳出的錯誤代碼奮戰,更要分神演算外洩病毒可能影響的範圍。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史蒂夫?」

 

「我在。」史蒂夫的聲音不只在通訊中出現,人也站到了中控室內。

 

「叫山姆帶你走。」東尼剛剛查過航母上的飛機,一艘不剩。不是因對戰毀損,就是被逃亡的特工駛離。一時間,只能叫山姆來帶人。

 

「山姆不在艦上。」史蒂夫皺眉,感到一絲不祥。「為什麼要山姆帶我走?你不行嗎?你不走嗎?」

 

「該死!」東尼粗暴的按鍵,同時望向史蒂夫。他滿臉歉意,語氣甚至帶了點虛弱。「史蒂夫,我很抱歉。這艘艦上的病毒跟最初的不同。加熱沒有用,炸了只怕還會加速傳播。所以我得做點不一樣的。」

 

「記得在中央公園的戰鬥日嗎?我追人追到橋下,那些病毒入水之後就消失了。」

 

「你要迫降在水裡。」史蒂夫理解過來,「你要帶著整架航母衝入水中。」

史蒂夫聲音嘶啞,喉頭焦灼,卻又覺得冰冷的海水正從口鼻滲入,說出口的話已經帶有淹溺的咕嚕聲響。

 

他想起了破損的機翼是怎麼擠壓他的身軀,讓他一身巨力卻也翻動不得。逃無可逃,只能任由海水一吋一吋的淹上,一點一點的凝結。

 

觸覺最早離體。冰冷過後,什麼感覺都沒有剩下。堪比狙擊鏡的望遠視力,當時只能望向一片深不見底的恐懼,冰藍色的視界更從邊緣開始發黑。最後,史蒂夫聽見霜花在耳畔成形,連同他的心跳一起固化結冰。

 

死亡應是安眠,他卻得到冰封夢魘。

 

「必須迫降在水裡。」史蒂夫又說了一次,像是在梳理自己的思緒。「我無法代勞,因為這艘戰艦大概只有你能憑一己之力駕馭。」

 

衝入水中的迫降等同墜機。這個事實讓史蒂夫渾身冰冷。想到東尼落水凍住的模樣,史蒂夫更覺得無法呼吸。走上英雄之路,史蒂夫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但他知道死亡很短,孤寂很長。

 

所以他伸出手,觸碰東尼像是觸碰希望。

 

東尼依然忙於操控,努力駕駛這艘龐然巨獸。但東尼也側了側頭,讓史蒂夫的手滑到了他的脖子上。他輕輕「嗯」了一聲,表現的像是享受撫觸的一隻貓。

 

溫度從指尖慢慢回捲,像是光與熱從東尼的身上透出,順著撫觸滲進血液,最後迴流至心。突然間,史蒂夫就什麼也不怕了。他心想,上一次,自己身邊只有一張照片聊可安慰。這一次,他可以陪摯愛行完此生。

 

「東尼,就算可以走,我也不走了。我不想你一個人墜機。我跟你一起,這是我的選擇。」

 

這句話,讓東尼突然轉頭。瞪著史蒂夫,然後眼睛越睜越大。「老天啊!我怎麼忘記了!對不起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對,我們是要迫降到水裡,確實會撞得很慘烈。但這裡不是北冰洋,現在也不是40年代!我有辦法脫困!」

 

現在換史蒂夫有點懵住。「可是你剛剛還要山姆帶我先走?」

 

「迫降還是很危險。天知道九頭蛇飆速蓋好的航母是不是粗製濫造?況且我還想要高速入水,潛深一點,減少毒氣外洩的可能。一頭栽下去,天知道……」東尼說到一半,看見史蒂夫的表情,聲音就突然滅了。

 

「迫降還是很危險。」史蒂夫咬牙切齒的重複一次。「所以你想叫山姆帶我走,而不是多一個人多一份助力。」

 

「你不會這個時候還要跟我講團隊合作吧?」

 

史蒂夫捧住東尼的臉,牢牢固定。態度並不溫柔,力度更是失控的會在頰上留下瘀痕。但他須要讓兩人四目相對,讓東尼的目光沒有任何閃躲空間。

 

「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一起面對。一起。」

未完待續

TBC

CWT第一天B26攤位上會有這本喔!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