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3~CH15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5===

 

站在中控室外的廊橋上,史蒂夫與東尼正彼此對吼。

 

史蒂夫大喊:「進去!」

 

剛剛伸手打掉一顆冬兵發來的榴彈,手甲上還有破損劃痕的東尼指著廊橋另一端,對史蒂夫大叫:「你需要幫忙!你一個人跟他打……」東尼擔憂的不是史蒂夫戰力不足,他擔心的是史蒂夫打不還手。

 

「進去駭掉系統,關掉洞見計畫,中和所有病毒!這是隊長的命令!」

 

「記得那是冬兵!不是巴恩斯!你給我好好打!」東尼罵過一聲,轉頭進入中控室。關門,投身系統入侵。

 

「巴奇,停下來。」史蒂夫移動站姿,讓自己徹底擋在中控室的門前。

 

「你們停止,你們離開中控室。」回應史蒂夫的是冰冷的,機械一般的語調。

 

「巴奇,有很多人會死。你不會想要它發生。」史蒂夫出口的稱呼一直是「巴奇」,而非冬兵。「我不想跟你對戰,請不要逼我。」

 

冬兵沒有回應,只是原地站立,在喃喃自語間搖晃著他的腦袋。力度之大,廊橋另一端的史蒂夫都可以聽到頸椎嘎啦作響的聲音。

 

「重啟,失敗。」

 

「重啟,失敗。」

 

「重啟。重啟。重啟。」

 

「巴奇?你在說什麼重啟?我不知道九頭蛇對你做了什麼,但是你放下武器,我們會找到辦法的。」

 

混亂的囈語驟然停下,冬兵闔眼,再度睜開。長長的睫毛覆蓋著透藍色眸子。史蒂夫望去,如此熟悉,但那雙眼裡似乎不存在巴奇。「你是我的任務。」

 

冬兵拔槍,對準頭、胸、腹、膝各開兩槍。史蒂夫蜷身盾牌之後,待攻勢一緩,連人帶盾側身一滾,迅速搶近。

 

史蒂夫知道飛盾擲擊對冬兵無效,在冬兵刺殺福瑞的當夜就知道了!所以遠距作戰對自己不利,他只能靠貼身攻勢。肘對肘,肩撞肩的硬碰硬。

 

冬兵還來不及將槍管下移,史蒂夫已經滾到了他的腳邊。盾牌上推,撞飛槍枝,直襲下頷,撞出了恐怖的碎骨聲響。冬兵後退一步,朝地上淬出一口血與一顆牙。

 

「你的名字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出生在布魯克林。大家都叫你巴奇。」

 

「閉嘴!」冬兵從腿帶上抽出匕首,朝前戳刺。史蒂夫舉盾一擋,刀刃改刺為削,平貼著盾牌弧面滑下,重重落在史蒂夫肩上。戰服纖維將刀刃擋了一擋,但金屬臂上的機關啟動,力道驟增,刀子連著戰服衣料一起捅入了史蒂夫的肩膀。

 

史蒂夫在慘叫間伸腿一踢,踹中冬兵的膝蓋。借力退開。卻依然擋在中控室的門前。「巴奇,我是你的朋友。我是史蒂夫‧羅傑斯。」

 

「你是我的任務。」冬兵提拳揍來,史蒂夫側身閃過,抓住冬兵的手腕同時舉腳踢往對方脇下。冬兵吃痛跪倒,史蒂夫立刻把身體壓上,將臂彎勾住冬兵的脖子,狠狠後勒。下手雖重,卻都是壓制手法而非殺傷手段。

 

「以前我們會去對方家過夜,把床墊拖到地板上睡。以前布魯克林的街道球賽,你才是隊長,我都是裁判。巴奇?你記得嗎?我是史蒂夫。」

 

冬兵未答,卻是腦袋往後,用力猛撞史蒂夫的鼻樑。趁史蒂夫手上略鬆,脫身離開。

 

「巴奇!你記得我的。」雖是激戰狀態,史蒂夫卻毫不放棄的持續呼喊。「巴奇!我們是一輩子的兄弟。」

 

「你是我的任務。」

 

「巴奇!記得嗎?我會陪你直到最後!」

 

「閉嘴!」冬兵的表情終於起了一絲波瀾,他雙手外伸,兩枚微型手雷同時擲出。史蒂夫企圖揮盾去擋,冬兵卻先行舉槍射擊,讓手雷提前爆開。衝擊波把史蒂夫炸的離地數尺。背脊直接砸上航母的玻璃穹頂,把玻璃砸出細密的裂紋又重重摔落。

 

趁此空隙,冬兵抬手,兩根勾索射向中控室大門,利爪深入門板。冬兵用力一扯,準備將門板拽離門框。中控室的大門卻從內部搶先爆開,把冬兵連同套索與門框一起往外炸飛。

 

史蒂夫撐著劇痛的身軀奔往中控室的方向,急急向內一望,眼見東尼還維持著左手高舉的樣態,斥力砲的聚能光熱甚至還未暗下。

 

「史蒂夫!你在發什麼瘋?這時候搞什麼兄弟相認!」

 

「我覺得他記得我!」

 

史蒂夫的信心並非毫無來由。方才在廊橋上,冬兵一直喃喃自語著「重啟」。況且冬兵應該是冷冽如鋼鐵的人形兵器,他不該有情緒,更別說高喊「閉嘴!」的激動時刻。

 

史蒂夫相信,巴奇的神識還在,只是正與冬兵拔河。

 

「你可以打昏他,綁好他之後再來確認!」東尼將手放回鍵盤上,回到十指如飛的操作狀態。

 

史蒂夫點頭稱是,立刻一個翻身躍出廊橋外,跑向冬兵被震飛的落點處。奔行中甚至已經翻出了捆縛束帶,準備把人捆起來。

 

跑到了定點,眼前的畫面卻讓史蒂夫幾乎眼前一黑。

 

艦體破了一個大洞,冬兵正攀著洞口邊緣的一塊鋼板,勉力不讓自己摔下。

 

看上去是某一塊鋼板承受不住斥力砲與冬兵飛撞而來的重量,直接朝外破開。冬兵靠著反應速度與抓握力量,沒有直接從三千呎高空摔下。卻也單靠金屬手指緊鎖艦體破片上,其餘三肢無處可攀,無力可借。整個人像迎風的旗幟,隨著陣陣疾風危險擺動。

 

史蒂夫的夢魘在此與現實重合,畫面交疊。

 

「把手給我!」史蒂夫伸出手去,嘶吼的聲音不自主的帶些顫抖。巴奇的墜落是史蒂夫身處冰洋,骨血凝凍也無法在腦內停下的無盡噩夢。

 

一雙未曾緊握的手,在墜入萬仞冰谷前曾向空撕抓。如果不是絕望的嚎叫,那看上去,幾乎像是奮力的揮手道別。

 

觸不到的指尖擦過,摯友與你的人生就此成錯。

 

宇宙的怪奇使時間的長河繞行一圈。早已死別的摯友如今重回眼前。難道,只為了再一次的道別?

 

「把手給我!」這一次,我會抓住你的手。

 

史蒂夫冒險朝破口滑去,一手攀住破口邊上的欄杆,一手往外摸索。命運仁慈,他如此堅信。這一次,他會抓住巴奇。

 

伸出手,破開時空,穿越七十年的風雪與傷痛。

 

「你得放手。放手,跳過來,我會抓住你。我一定會。」

 

「太危險了。」

 

史蒂夫聽到這句話,馬上就要向冬兵保證自己不是要騙他鬆手,害他墜落。可是史蒂夫馬上聽到了下一句。

 

「太危險了,史蒂夫。冬兵不值得你這樣做。而我?我早就墜落了。」隨著話語,金屬手指已不再緊扣艦艇破片,反是一個指節一個指節的鬆開。「史蒂夫,沒關係的。你有信守承諾,七十年前,你已經陪我到最後。」

 

四目相對,透藍色的眼睛裏面沒有霜雪寒冰,只有布魯克林的藍天晴光。

 

史蒂夫驚覺,冬兵還在掙扎求生,但是巴奇想為了史蒂夫的安全鬆手。所以史蒂夫整個人毫無保留的撲了出去,決絕悲壯,如一杯往外潑灑的弔祭之酒。

 

拚死一搏,史蒂夫硬生生勾住巴奇早已放棄的指尖。兩百磅的肌肉重量壓上艦臂破片,斷裂處再度發出恐怖的金屬撕裂聲。

 

「山姆!助我一臂之力!」

 

獵鷹的機械長翼此時便等同希望。山姆果真破空飛來,抓住巴奇在空中危險晃盪的肉掌,將兩人一起提上半空。

 

「一隻手不夠!一隻手不夠!」山姆驚叫連連,「你們兩個比看上去重太多!」

 

「放我回艦上!」史蒂夫開心的放聲高喊。巴奇卻沒有表示,也沒有情緒。冬兵想活,但巴奇不介意死去。兩相衝突的結果就是生死一瞬,他卻無悲無喜,表情空白的像是事不關己。

 

在山姆歪歪斜斜降落的同時,史蒂夫忽然說了一句:「我很抱歉。」卻明顯不是對著山姆拉傷的手臂肌肉。

 

下一秒,史蒂夫抬盾敲暈巴奇。史蒂夫對山姆說:「這樣你帶他離開會安全一點。帶他離開、遠離神盾,還有……」山姆扛起昏暈的巴奇,「還有保護好你兄弟。我知道的,我會抓牢。」

 

山姆的回答讓史蒂夫驟然笑開,像是凝結已久的冰層豁然破開,光照了進來。

 

是的,這次抓牢了。

 

未完待續

TBC

CWT第一天B26攤位上會有這本喔!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