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新晉毒品之王因為從未惹出大事而躲過蝙蝠俠的監控,此一事實讓布魯斯簡直無法接受。不過遲到總比不到好,補救總比不救好。布魯斯回到安全屋便開始聯絡線人、搜查黑色論壇、調閱碼頭與倉庫區的錄影。就在他大致描摹出「愛情靈藥」販售網的時候,手機上的定時提醒恰好「嗶嗶」響起。

 

離午夜還有一小時。

 

如果克拉克真的賭氣飛到不見蹤影,也是時候開始找人了!布魯斯無奈的爬梳起自己的鬢髮,拿起手機準備又一次的撥號。這次布魯斯很有技巧的不去撥打克拉克的私人手機,或者接通自己交付的高科技通訊器。

 

布魯斯按著鍵盤,查找起克拉克的醫院手機。撥號後不久,他聽見廚房內傳來輕快的音樂聲響。「該死,一個急診醫師把手機留在家!」布魯斯在心裡大罵,走到廚房的時候卻看見克拉克口咬吐司,手捧咖啡,歪著脖子的搶接電話。對著電話張口一聲「哈囉?」卻又差點把吐司給落在地上。

 

這讓一旁的布魯斯幾乎看呆了!明明是貨真價實的現世之神,行為舉止卻充滿人類才有的慌張莽撞。雖已戴回眼鏡,回歸克拉克‧肯特的身分,一搓非常「超人」的小捲毛卻還掛在額前晃蕩。布魯斯甚至察覺克拉克曾在未著戰袍的狀況下衝入火場,只因他身上沒有平時的消毒水味,卻張揚著明顯的燒焦氣息。仔細看,襯衫下襬還有火燎的痕跡。

 

這些人性化的細節,提醒著布魯斯:「超人經由人類撫育成長。有著人類的身分認同。」此一事實,總能降低布魯斯對外星人的恐懼不安。

 

克拉克看見了布魯斯,又察覺布魯斯的目光落點。只得揪著自己的燒黑的襯衫下擺,乾乾的說:「火災,在巴黎的火災。不是高譚。」克拉克刻意強調地點不在高譚,卻沒注意到巴黎一詞所提供的訊息。

 

布魯斯目光還沒離開克拉克,手上卻立刻撥打黛安娜的電話。四五聲響過,黛安娜一接起,布魯斯劈頭便問:「妳跟克拉克談了什麼?」

 

「這是秘密。」黛安娜維持了她一貫風格,溫和坦然卻又高深莫測。

 

布魯斯轉向克拉克再問:「你去找黛安娜做什麼?」

 

「布魯斯?不要欺負小孩子。」黛安娜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我盡了我的責任,剩下就是你得跟克拉克好好談談。你在招募隊友,你正嘗試組建一個聯盟,你不能光靠恫嚇進行溝通。」

 

「這招對巴里挺有效。」

 

「克拉克不是巴里,我也不負責替你的暴虐言行收拾後續。」黛安娜的口吻依然高貴柔緩,卻清楚傳達著不容更改的立場。布魯斯總在這種時候被提醒,戰士只是黛安娜的一部分,這位公主更是優秀的外交使節,高明的談判專家。

 

「我們只是兩個聯盟的最早創始人,不是聯盟的爸媽。我們之間的分工也不會是你負責惹毛所有人,而我跟在後面安撫所有人。」

 

「『所有人』的用詞似乎有些偏頗。」

 

「我們只有四個人,算上被你藏著的克拉克就是五個。扳起指頭算一下,真的是『所有人』。」黛安娜以溫和柔潤的語調,毫不留情的加以反擊。「跟克拉克好好談談吧!另外請記得,克拉克還只是個孩子。」

 

「誰說我是個孩子了?」克拉克大聲反駁,帶著年輕人獨有的,直白尖銳的不服輸。

 

布魯斯略顯無奈的掛了電話,轉向克拉克說:「別被黛安娜的模樣所騙。以她的歲數來說,我們所有人都是孩子。」接著話鋒一轉,氣勢萬千的朝克拉克逼近幾步。「你去找黛安娜做什麼?你又是怎麼找到黛安娜的?她給過你聯繫方式?」接連的問句,讓克拉克招架不及,只能破碎零散的回答:「她、她沒給過我聯絡方式。你也沒給過我任何人的聯繫方式,我只是會認心音。黛安娜的心音很特別,格外好認。」

 

度過前幾秒的慌張,克拉克突然硬氣起來,凶巴巴的回應,「我跟黛安娜討論什麼不關你的事!你離我遠一點!」

 

布魯斯看著張牙舞爪的克拉克,心道可惜。如果克拉克再長個幾歲,再多點歷練,這句話就會有十足的威嚇力。可是克拉克的成長過程都在抑制力量,學習溫柔待人。不動手的虛張聲勢?他一無所知。

 

在布魯斯眼中,克拉克像一隻生怕傷人所以連爪子都不願伸出的幼獅,只能以稚嫩的嗓音咆哮兩句。聽上去軟綿綿的,貓的成分遠多於獅,完完全全嚇不倒人。所以黛安娜說對了!現在的超人確實是個孩子,還是個亟需訓練的孩子。如果克拉克想行於正義之途,就不能凡事訴諸武力。可現在的超人若不真正動手,哪個惡棍會怕他分毫?招供一句?

 

「你威嚇旁人的能力有待加強。」布魯斯以實事求是的口吻說:「有必要我們可以特訓一下。」

 

「你不是才叫我滾出高譚市嗎?」

 

「有些能力在高譚以外的地方也用得著。」

 

「還是不讓我幫忙處理這個城市的罪案?就因為這裡不是新手村?」

 

「新手村」的用詞,讓布魯斯瞬間猜到黛安娜跟克拉克聊天的內容。「並非新手村?我以為黛安娜會說的更難聽一點,例如用『沒有圍牆的瘋人院』來形容高譚。」

 

「她只說高譚的罪犯以瘋子居多。武力在這邊沒有太多的意義,真正的戰場在這裡跟這裡。」克拉克伸手比了腦門,又轉向心口。「她支持你不讓旁人插手高譚的做法,她說:『這些罪犯不需要打贏你,只需要搞瘋你。他們甚至不在意輸贏,瘋狂就是最重要的樂趣。』她說我不適合加入高譚的混戰,因為我永遠不會理解瘋子的邏輯。」

 

其實黛安娜說的更多,克拉克卻隱而不提。當時克拉克質問黛安娜,「難道布魯斯就能理解瘋子的邏輯?」黛安娜笑著回答:「一個億萬富翁放著好好的日子不享受,天天在最陰暗的角落為正義而戰。然後看看我們這些隊友,再看看布魯斯的敵手。布魯斯甚至沒有超能力。你說他『正常』嗎?」

 

來自凡人的瘋狂卻是克拉克敬佩布魯斯的主因。這也讓他怒氣立散,轉頭就飛回安全屋。

 

「只是我依然不懂,為什麼你不讓我來幫忙。甚至你不願意讓任何人來幫忙。」克拉克企圖替自己的說法增加一點氣勢,雙手比了比,最終只比出一個模糊的手勢。「或許我沒有能力全程跟『高譚名產』周旋,但是我能做一個不錯的苦力或者護盾?」

 

「非到最後關頭,我不希望任何隊友涉足高譚。」布魯斯嘆了一口氣,心想著既然要好好談談,那便開誠布公的談。因此罕見的耐著性子解釋:「就算我一人單打獨鬥會提高任務難度,還是要盡可能的維持獨立作業的現況,盡一切可能不以多人合作的聯盟形象出現。」

 

「當罪犯還相信各地義警皆是獨立個體,都分別守衛自身的城市。罪犯就不會想著團結,想著建立另一個聯盟來對抗。他們將繼續把自身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愚蠢的為了幾塊地盤或幾袋鈔票彼此殺傷。聯盟的合作越低調,對這個世界越好……超人鮮亮的紅披風與高飛於空的風格,離低調太遠。在陰暗的高譚,超人就像個賭城風格,掛滿霓虹燈的飛靶。」布魯斯原本認真誠懇的解釋,最後卻忍不住自己的刻薄,硬是補上一段諷刺。好像他非得這麼尖酸,才好拉開兩人的距離,平衡自己因為誠懇解釋而釋出的善意。

 

克拉克說:「你這樣……負擔太多不必要的風險。」

 

「你這樣說,因為我是聯盟中唯一不具超能力的人類嗎?」布魯斯回以冷笑,「蝙蝠俠在高譚已經多少年月?我過去撐得住,未來也當然撐得住。」

 

「我們可不可以就……暫停一下。平心靜氣的談談?」克拉克突然做出了一個暫停的手勢,態度懇切甚至近乎哀求。「我覺得我們真正要談的問題是我們的關係,不是我正式加入聯盟後的分工。」

 

「我們沒必要總是針鋒相對,你也大可不必一直假裝你為人惡劣,假裝你很討厭我。」克拉克指向自己的嘴唇,語帶嘆息的說:「你真正厭惡的是這個。控制狂當然厭惡自己不能控制的一切。」

 

「我或許沒有你的城府與心機,更沒有蝙蝠俠洞悉一切的能力。但我不笨,我也有很多超能力輔助我的觀察。我知道你常常偷看我,我知道你會跟我的影子牽手。」看見布魯斯的皺眉,克拉克只好重申自己能力的極限。「不,我背後沒有長眼睛,我的眼球也不能轉一百八十度。」

 

「我想說的是:我知道你『喜歡』我。而這件事情讓你感覺糟透了!這不真實,而你不受控制。」說這段話的時候,克拉克嘴角噙著笑意,不帶一絲諷刺的澄澈透明。坦然直白的態度,反讓布魯斯覺得有些心慌,不知道克拉克下一句想說些什麼,自己又該如何招架。

 

「我喜歡你。我想以你的觀察力,早就知道我像藏堅果的松鼠到處偷拿你的私人物品,最後又急急忙忙的放回去。我知道這不正常,因為這些『喜歡』都只是中毒的徵狀。但我無法自抑,也不打算繼續抵抗。」克拉克攤開雙手又聳聳肩膀,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我想跟你商量,我們換一個方式相處。」

 

克拉克用他藍若蒼穹,一望無邊的雙眼正對著布魯斯,低聲的說:「換一個方式相處。不要繼續忽冷忽熱,又吵架又接吻,一邊喜歡一邊抗拒。我想我們輕鬆一點,乾脆『彼此喜歡』?」

 

「當然,我不是說建立長期關係。只是能不能在解毒前維持相對輕鬆的狀態?不用跟情緒拉扯,也不需要在不小心釋出善意後大吵一架作為平衡。」

 

「布魯斯‧韋恩一直都很風流,是吧?我想他一定有過幾段只發生在假期中的夏日戀情。俗語說:『發生在拉斯維加斯的事,留在拉斯維加斯。』我們或許可以類推一下,讓『發生在中毒期間的事,留在中毒期間。』」

 

布魯斯終於跟上了克拉克的思維,「你的意思是解毒後一刀兩斷,不再提起?」提議十分誘人,但布魯斯優先想到之後的相處問題。「解毒後你依然會待在我們的聯盟之中……我要怎麼確定你能應付好辦公室戀情?」

 

「我跟醫院的前輩談過戀愛,分手後我們還是朋友,工作上的合作也沒出過任何問題。至於八卦報導中魅力無人可擋的『布魯西寶貝』……我想我是外星人,免疫力不同,我應該可以好好存活下來。」

 

面對克拉克的回應,布魯斯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他以前跟誰談戀愛?」接著腦內自動調出關於急診室的記憶,思索著克拉克可能的戀愛對象。停頓幾秒後才想起自己該有所回應。「所以你覺得你可以應付『昔日戀情的尷尬』?」

 

克拉克坦然一笑,大大方方的回答:「我們又不是真正擦出火花,解毒後或許沒了感情,也就沒了尷尬?況且順勢而為,我覺得也是合理的做法。就像是面對一個想嘔吐的病人,醫生不會叫他們憋著不准吐!嗯……我知道我這個比喻有點噁心。但我的意思是……」

 

布魯斯比了一個手勢,制止克拉克往下說。他不需要更多推銷了!克拉克的生病類已成功說服布魯斯。對!一切的迷戀不過就是疾病的「症狀」,跟嘔吐或咳嗽類似,解毒後又有什麼必要尷尬?

 

雖然布魯斯內心隱約有個聲音提醒他抗拒,因為所有美好的事物,必定有隨之而來的代價。可是其餘的全副身心都鼓吹著他接受這個提議,不要繼續抗拒。因此布魯斯最終於決定笑著回應:「我懂了,總之約定好,按照這個守則:發生在拉斯維加斯的事,留在拉斯維加斯。……」

 

「……發生在中毒期間的事,留在中毒期間。」克拉克迅速接話。

 

「嗶、嗶」鈴聲再度響起,提醒午夜的來臨。布魯斯看了一眼手機,半認真又半調笑的說:「好了!你可以吻我了!」

 

此時的布魯斯斜倚靠牆,沒有怒氣,也沒有像是隨時要暴起傷人的緊繃肢體。含醉迷離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神情,反而讓克拉克有些心怵。現在的布魯斯有一些八卦小報中的風流模樣,卻沒有報導照片中顢頇倦怠的神情。長期的武術歷練讓他身板依然戒備,甚至暗藏危險。動作卻突然變得自在且慵懶,彷彿一隻前伸手爪,打著呵欠的大型貓科動物。

 

黑豹之類的吧?神秘,優雅,甚至性感張狂。

 

「吻你?這次是解毒必須的親吻方式?還是暫時戀愛的親吻方式?」克拉克不安的舔舔嘴唇,乾巴巴的詢問。

 

克拉克不解風情的程度讓布魯斯嘴角微揚,雙手前伸搭上克拉克的肩,緩慢的游移到他的脖子上,感受逐漸加速的血流在皮下的顫動。

 

「為什麼不試試?試試,你就知道是哪一種了?」

 

當晚,他們交換了不只一次的親吻。

 

未完待續

TBC

*我還是想處理一下各位英雄分別在各自城市單打獨鬥的設定,所以嘗試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