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黑暗中的輪廓CH4

 

隔日清晨,敲門聲響起的當下布魯斯便直覺回應:「沒鎖,進來。」話才出口,布魯斯立刻後悔。自己的聲音如此明晰,完全沒有將醒未醒的模糊情態,不正標明他胡思亂想乃致一夜未眠?等下要刻意解釋自己夜巡到方才,因此十分清醒?

 

不行,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克拉克早該知道布魯斯通常巡至夜色將離時就會回到房間。從前他是倒頭睡死,現在會為抽取日出之血勉力支撐,但也都睡眼惺忪,一臉迷糊。哪會回應的這麼精神?可是突然多作解釋,是否顯得更加心虛?

 

布魯斯還在胡思亂想,推門而入的克拉克倒像是神經大條,一點都沒有察覺布魯斯今日的異狀。克拉克和顏悅色的捧著一個托盤,開口問:「要日出了,先吃早餐?還是先抽血?」

 

「先……先抽血吧!」布魯斯愣愣的反應著,雙眼瞪著那盤早餐,完全搞不懂為何克拉克要主動求和。昨晚踰矩踩線的人可不是他啊!

 

不想發問,所以布魯斯只能看著克拉克以熟練的動作替手肘綁上皮筋,以酒精消毒,過程中一臉平和,甚略顯歉意。布魯斯幾乎懷疑發生了什麼事?難道克拉克昨夜是砸了一棟韋恩的大樓還是拆裂兩顆韋恩的衛星出氣?(布魯斯還是很在意之前那顆撞爛的衛星。什麼叫做新手上路,第一次太空飛行的小小意外?有這麼昂貴的新手上路嗎?)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太激動。我剛剛去了實驗室,原本想幫忙清理一下。不過我看你都弄好了……」克拉克的聲音軟軟的,幾乎帶點大狗哀求的嗚咽調子。

 

「總不能留著這攤混亂等阿福來收,他會問太多東西。」布魯斯回答的老實又無奈。

 

「昨天真的很抱歉,我其實很少失控。」

 

「我不覺得你有『失控』。以你的能力,失控的話阿福大概要用吸塵器才能替我收屍。搞不好還能做各家廠牌的吸力評比。」

 

布魯斯的黑色幽默沒能逗笑克拉克,反而讓他更加的心虛氣弱,低聲說:「昨天我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很少失控,我大概九歲的時候能力逐漸覺醒,那個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不能失控了……。」

 

「連跺個腳討玩具都不行?」布魯斯有些好奇。

 

克拉克無奈聳肩,「除非你想要一個半塌的穀倉。好吧,不是半塌,大概只有四分之一塌。」

 

「不會覺得很壓抑嗎?還是習慣了就好?」

 

「壓抑嗎?我沒想過。」克拉克笑著回應,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釋然。「我現在還是很想要那個灰幽靈的人偶。雖然我小時候很懂事,我知道修穀倉要花很多錢,所以主動放棄了玩具。」

 

太過耀眼炫目的笑容,彷彿能夠自體發光一般。布魯斯忍不住側過頭去,不想直面克拉克的陽光。他知道再多看幾眼,一些不太體面的事情很可能又要發生了!為此,布魯斯只能很努力的沒話找話,甚至專說一些煞風景的東西。「鮮少失控的你,昨天到底是想起了什麼?」布魯斯舉起手,做了一個休戰與停止的手勢,「我不是要二度挑起你的不快,我只是想避免再度踩線。」

 

「激動的心跳二十,開心的時候三十。痛苦悲傷不知道會到多少……是吧?」克拉克先將方才採集的血液,反手倒入盆栽內。接著又用熱視線劃開自己的皮膚,讓鮮血順著指尖滴入植物的根部。

 

「或許我的悲傷會有效果,但我不是很想這樣做。」克拉克看著那盆病懨懨的魔法古石榴,低聲說:「我們是不是該來討論一下魔法石榴培育失敗時的後備計畫?話說回來,我們的中毒對生活的影響其實不大?」

 

「除了第一次我們明顯失控之外,你跟我……」克拉克比了一個手勢,像是在估算自己跟布魯斯之間的距離「現在都保持著一個很好的距離。生活也照樣過下去。或許中毒對你的感情生活會有點影響?但我自己是沒有什麼感情生活啦!所以這樣對你比較不公平。」

 

克拉克坐在布魯斯的床邊,開始啃起吐司,略顯口齒不清叨唸起後備計畫,又開始建議布魯斯維持原本的生活步調。照他的說法是建議布魯斯回歸生活常軌,該玩該鬧該上床的一個也別落下。如果要帶回公寓只需提前知會,克拉克保證自己會閃遠躲好,甚至會把公寓內另外一個男人存在的痕跡清理乾淨。絕對不會影響布魯斯的感情生活云云。

 

「當然你也可以測試一下,在中毒的情況下到底對旁人還會不會,那個……」克拉克比了一個起立向上的手勢,很委婉又很不委婉的點出問題。「如果是對男人會,對女人不會。我們甚至可以得出結論是這個花粉很可能只是把你掰彎而非……」

 

布魯斯插嘴,「不,你搞錯了。我本來就沒有很直。」

 

得到意料外的答案,克拉克「啊!」的一聲,卡住幾秒才接著往下說:「你也可以觀察一下對旁人是力不從心,還是藥物可以發揮一定的功用。如果藥物可以發揮一定功效,解毒失敗的後果就更小了!我們也能爭取更多的時間進行解毒。今天又不是說解毒失敗小兄弟就會發紫發青,馬上壞死。」

 

話聽到這邊,布魯斯覺得自己的臉頰有點不受控的發紅。他很自然的想起兩人初次見面的「意外狀況」,想起克拉克高溫的雙手還有驟然釋放的當下以虹弧線條劃過黑暗的一抹白濁。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這些布魯斯居然有點氣憤。明知自己有些惱羞成怒,還是開口說:「你現在是什麼意思?要我秉持著實驗精神去吃藥然後找人試試看?」

 

「這樣講好像有點太過頭。我的意思是反正你本來就有不少對象,沒必要為了中毒的事情禁慾或者干擾原本的生活。我會全力配合讓你回歸原本的生活。吃藥就是一個搭便車的驗證而已。」克拉克畢竟是當醫師的人,自然聯想到男性對於用藥的排斥。以為布魯斯語氣中散射的怒意來自用藥一事,因此換上分外溫和的語氣對布魯斯說:「吃藥不代表你不行,就當作助興使用順便收集一下實驗資料?」

 

布魯斯毫不掩飾的表達輕蔑,「既然要實驗,為什麼你自己不上要我上?」

 

「我沒有對象啊!」克拉克還是一貫的,以無辜大狗的表情作為回應。明明是示弱的姿態,布魯斯卻覺得越看火氣越大,忍不住衝口而出:「我可以幫你找對象。你要什麼模樣什麼條件?瞳髮色澤,三圍身高,開得出來我都幫你找!」

 

「那個……謝謝你的好意?但是很抱歉,我沒有感情大概做不下去。」克拉克苦笑著,同時眼神撇開,不去正對布魯斯怒氣沖沖的模樣。布魯斯平常對著克拉克都是冷靜自持,不然就是一臉的無奈脫力。極少數的時間,才會這樣的展露出真性情。

 

就算是憤怒,克拉克也覺得很美好。他旁觀著布魯斯的憤怒像是觀看著緩緩流淌的熔岩。蘊含毀滅的強大力量,卻又能無聲無息地蔓延於寧靜中。在克拉克看來,很真而且很美。讓人無法不為之動心,一如你無法不贊服自然的美麗。

 

「你說你沒有感情做不下去?但你覺得我沒有感情可我就做的下去?」布魯斯拉高了聲調質問,「你真覺得我跟小報上面寫的一樣?你把我當什麼了?沒有感情只會發情嗎?」

 

「我只是覺得……我只是覺得……」克拉克突然結巴,一時間覺得話都說不利索。因為他心裡就是有這麼一點微妙的偏見,甚至不能說偏見,只能說刻板印象。克拉克認定布魯斯身為高譚王子,名字根本可以放入字典的釋義欄解釋何為多金俊帥的風流人物,怎麼可能走「有愛才能做」的癡情男路線?

 

「你只是覺得我沒有心。你只是想把我當成一個問題推給旁人。」

 

「啊?」克拉克一時反應不過來,布魯斯在說什麼?什麼叫做「推給旁人」?

 

下一秒,布魯斯揪起克拉克的衣領惡狠狠的親了上去。

未完待續

TBC

*其實這是大超第二次被強吻了耶XDDD

*雖然在這個設定當中黑零事件沒有發生,佐德將軍沒有入侵。但<鋼鐵之軀>裡面克拉克曾經弄壞過韋恩家的衛星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