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布魯斯刻意拉遠兩人的距離,一前一後的走向停車場。布魯斯想要裝成兩個毫無關係之人的努力在看到克拉克的交通工具時破功,他忍不住拿起手機,撥通了克拉克的號碼。「腳踏車?你就騎腳踏車上下班?」

 

大都會與高譚雖是僅有一橋之隔的雙子市,但布魯斯位於大都會的安全屋離高譚醫院有一個小時以上的車程。此等距離,克拉克居然還以腳踏車代步?不必多問,想也知道克拉克必須動用超能力才能準時上下班。

 

這下布魯斯開始質疑自己為何要買下醫院了?說好的避免飛進飛出呢?

 

克拉克聽出布魯斯嗓音中勉力按捺的憤怒,趕在布魯斯說出下一句之前解釋,「你說的低調是避免同一個時段從醫院飛進飛出。你也說要盡可能維持原本的生活軌跡才不會被人察覺。可是我身邊的同事朋友沒有人知道我搬到大都會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突然拋下一個鄰近醫院的住處,改住到車程一小時之外的城市!」

 

「我也不是高調飛進飛出,我早上都先移動到偏僻的公園,再從公園飛往高譚的偏僻地點降落。我保證從來就沒有人看見!話說回來高譚不是你的都市嗎?為什麼你醫療設備齊全的安全屋反而位於大都會?」

 

「所以是怪我的安全屋在大都會了嗎?」相隔甚遠,布魯斯還是挑起一邊眉毛,刻意的面露不屑。反正以克拉克的能力絕對能清晰看見自己表情中的所有不滿。

 

「你可以把我帶回你在高譚的基地,通勤問題就會簡單的多。你當初不願意把我安置在高譚,說來說去也只是不夠信任我。」

 

布魯斯反駁,「一見面就要談信任?你當真是活在童話裡面嗎?況且我在高譚的基地距離醫院更遠!你從那邊出入的麻煩只會更多!還有我是沒車嗎?你不會跟我要一台車開嗎?」

 

克拉克的聲音在手機中聽來有些彆扭,「我已經住你的、吃你的、還因為採購便利所以拿著一張卡。再跟你借車開就太奇怪了!」

 

「你是因為覺得太佔便宜所以不肯借車開嗎?老天!既然你已經吃我的、住我的、還拿著我的卡,你怎麼會以為我會去計較一台車?」布魯斯開始覺得這場對話的走向有點古怪。為何內容有那麼一點像情侶吵架呢?想到情侶吵架一詞,布魯斯只覺得不寒而慄,說出口的話瞬間偏了方向。「你該不會穿著超人裝扛著那台腳踏車飛過來又飛過去吧?」

 

電話那頭的克拉克先是沉默了一下,接著心虛說出:「有什麼關係?反正又沒有人看到。」

 

「放下那台腳踏車!過來,我開車帶你回家。」

 

「為什麼…」克拉克明顯還想掙扎,但布魯斯已經懶得解釋什麼是「使人敬畏的公關形象」或者「被人發現超人跟克拉克有同一台腳踏車」的可能性。布魯斯只是語氣嚴肅的重複一次,「放下那台腳踏車,過來。」

 

眼見克拉克在停車場的另一端,不甘不願的掛了電話,腳步拖沓的走向布魯斯的車。拉上安全帶同時還在嘴裡細聲抱怨著:「怎麼可能跟你借車?你的車子明明就更顯眼。每一台都寫著『我很貴』、『我超貴』、『我無敵貴』。」

 

「安全屋的車庫裡也有國民車,你可以開國民車上下班。」布魯斯倒是沒說那台做舊噴污的福特皮卡車只留著一個殼當幌子,實際上早換為實驗性的軍用引擎,內裝也全部改為防彈緩衝材料。真實造價?只怕打趴一車庫的名貴跑車。

 

「用飛的一下就到,我為什麼要開車。」克拉克不死心的繼續說著,像是在替自己的決定辯護。

 

布魯斯將方向盤輕巧打了一個彎,思考著要怎麼把「飛進飛出易曝光」、「超人扛著一台腳踏車飛來飛去太蠢,有害公眾形象」、「總有一天會有人發現超人跟克拉克有同一款很復古也很過時的腳踏車」等諸多言論以不尖銳的方式灌輸到克拉克的腦子裡。畢竟不帶諷刺的委婉從來就不是布魯斯的強項,更不在蝙蝠俠的技能列表上。

 

好一會,布魯斯才彙整好說詞,語調平和的說:「扛著那輛腳踏車不明智。我知道軍方有派偵查機追蹤你,他們總有拍到你的一天。」

 

「那架飛機被我折了。」

 

「你還將破碎的偵查機倒插在一位將軍的車隊前方。」布魯斯順口將克拉克隱去的部分事實補充回去。「不,不必多作解釋了!說來韋恩軍工業還要感謝你呢!因為現有戰機追不上你,國防部開出來的研發預算硬生生比從前多一個零。」

 

提到戰機追蹤之事,克拉克就不得不承認布魯斯的觀點正確。克拉克有些洩氣,甚至略顯無辜的說:「所以我不能飛來上班了?再怎麼隱蔽都不行?老天,我要怎麼去擠早上的通勤火車?我會把別人的肋骨給擠斷的!」

 

布魯斯有些摸不著頭腦,怎麼突然扯上通勤火車了?只得開口說:「我剛剛不是提過了?我可以借車給你!高速公路轉上雙城橋,一個小時左右……」就在此時,布魯斯的眼角餘光瞥見了克拉克逐漸發紅發燙的臉頰,他突然想通,忍不住低呼一聲:「老天!你不會開車!你會飛你根本不需要學開車!」

 

被戳破的克拉克在座位上不安且微小的扭動著,努力替自己解釋,「我也不是不會開車。農用車輛跟鄉村道路我都可以!只是大都會跟高譚都是人車爭道,車子旁邊還動不動會鑽出腳踏車的那種大都市,我實在很怕我撞到人,也很怕我撞到車!你能想像一台公車撞到我開的車,結果反而撞翻的模樣嗎?公車會被『我』撞翻!不是被我的車撞翻。」

 

布魯斯想到一台公車車頭留下人型凹痕的畫面,只覺得頭痛不已。他實在沒想到通勤也成了一大麻煩。克拉克應該避免飛行,但他不論搭通勤火車或開車都可能成為活生生的公共危險。布魯斯本想再度提議克拉克請長假,但是又立刻想起今天急診室內的忙亂,還有克拉克在慌亂中單憑一雙手搶救生命的模樣。

 

誰能將戰士拉離戰場?何況那不是殺戮,那是與死神對抗的救死扶傷之戰。

 

「這段時間,我送你上下班吧!」話才出口,布魯斯就有點後悔,趕忙補上一句,「或者我會幫你叫個優步。」

 

「叫優步?可是我沒錢。」克拉克又一次想到堪薩斯農場的貸款。

 

布魯斯長嘆一口氣,「我不想再重複一次。記得嗎?我的超能力就是我超有錢。在解毒任務完成前,任何可以花錢解決的問題就請花錢解決,不要增添額外的麻煩。總之,你安安心心的花我的錢就好。」

 

「你拿去超市的那張卡片應該是記帳卡,好像不能叫車?我明天就給你一張信用卡,刷就對了!」布魯斯努力忽視話中滿滿的歧意,也盡可能把話說的雲淡風輕。卻發現自己怎樣委婉,都還是免不了滿滿的「包養味」。

 

不過布魯斯也真的放棄措辭了!反正克拉克吃他的、住他的、拿著他的記帳卡,馬上還會多一張信用卡。離貨真價實的包養也不過就一次上床的距離。話說回來,他以前當糖爹的時候跟那些女孩也不見得……

 

不!別想任何跟包養有關的東西了!他現在該想的事情只有解毒、解毒、跟解毒。

未完待續

TBC

 

*超人把偵察機折斷的劇情發生在電影<鋼鐵之軀>當中。雖然我在這篇AU當中沒有使用黑零事件,但我覺得這個戰機設定挺有趣的,留下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