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DC漫畫中近期出現了蝙蝠老爺的GG輪廓,一時轟動不已。雖然後來DC把老爺的GG塗黑了,市面上只有第一批漫畫有著老爺GG的輪廓(然後第一批漫畫的價格被炒高),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網友們以漫畫中的頭身比例與老爺漫畫中的官方身高,透過數學公式求出老爺GG的真實尺寸。

就因為這樣,我開了這麼一個跟老爺GG有關的腦洞。

再說一次,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

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黑暗中的輪廓CH3

 

克拉克身為麻煩的事實在接下來的日子中一次又一次的被驗證。甚至數度把培育魔法古石榴的惱人繁瑣給比了下去!

 

天知道布魯斯甚至為古石榴招惹了他最討厭的魔法販子,而克拉克居然比那個愛財無恥,坑人下賤的金髮菸槍更能挑戰布魯斯的神經!

 

說好齊心協力解毒,克拉克卻堅持繼續工作,無視古石榴需要一日三次以兩人的鮮血滴灌。日出之血,午夜之血都還好說,正午之血該怎麼辦?大中午的布魯斯要怎麼闖進急診室,叫克拉克捲起袖子獻血?更別克拉克有著刀槍不入的鋼鐵之軀,採血過程不可能一針扎下去了事。兩人可是試了好多次,才從熱視線切開的皮膚中取血成功。

 

布魯斯覺得克拉克不必要的頑固。只要請長假就可以搞定採血的麻煩,克拉克非得堅持工作,讓每次的定時採血都變成了艱鉅任務。布魯斯說的很明白,請不必擔心不工作會缺錢,因為布魯斯有錢。也請不必擔心長假後的就業問題。再說一次,布魯斯有錢!

 

克拉克偏偏談的是責任心,使命感。直說不能就這樣拋下急診室內的同僚與病患不管!

 

「你以為你有這麼不可取代嗎?我明天就雇十個急診醫師來頂了你的位置!」回應布魯斯這句話的是一扇甩上的房門,還有隨之碎裂的牆體。

 

「少爺,為了您的方便阻止同居人上班並不是紳士所為。同居關係也不該凡事用錢處理。不得不說,您以往都還做的比較得體。」阿福將克拉克位子上的的晚餐一盤盤放回托盤上,明顯是要將晚餐拿離餐廳,外送到克拉克手上。

 

「我們只是字面意義上的同居人,又不是包養關係中的糖爹與小白臉!你怎麼拿克拉克跟那些人比……」布魯斯反駁到一半,自己卻突然啞了火。因為他聽懂阿福的諷刺了!

 

往日為維護花花公子的形象,為了出席活動時能有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活動花瓶,也為了掩護他的深夜活動,布魯斯不只一次的成為了糖爹。他包養事業心旺盛的年輕的模特或舞者,同居不同床卻要求那些人對外宣稱布魯斯夜夜荒唐。

 

那些被包養的女孩多半會用同情的眼光瞄向布魯斯的褲檔,然後拍胸保證會好好演戲。

 

布魯斯不介意被誤會,反正他跟那些女孩各取所需。他提供金錢與充分的自由,絕不阻礙女孩們的事業發展,女孩們則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給予布魯斯最好的掩護。與克拉克的情況兩相比較,布魯斯似乎還更尊重被包養的女孩。

 

「我們又不是真正的包養關係……」布魯斯撇著嘴,似乎在為自己失措的舉動找理由。

 

「就算是朋友吵架,也不該拿錢壓人,更不該指稱對方『容易被取代』。不得不說,六歲時的少爺做的也比現在好。」語畢,阿福將裝滿食物的托盤往布魯斯手裡一送,明顯是要布魯斯端著這一盤晚餐去求和。布魯斯心中百般的不願意,但他太清楚違抗阿福的下場,只得不甘不願的走向那扇摔壞的門,走向克拉克的房間。

 

「還沒到午夜,又不用採血,你來幹什麼?」克拉克看著布魯斯,同時雙手抱胸,不自主的擺出防禦姿勢。

 

布魯斯舉一舉托盤,「晚餐。」

 

「我不會餓死的,跟你說過我曬曬太陽就可以了。」

 

布魯斯把托盤內的東西一樣樣往房內的小桌上放,一邊說:「食物也不是只為了吃飽而已。食物可以用來表達關心,傳達善意,求和之類的……」

 

「阿福逼你來的?」

 

布魯斯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克拉克為此突然笑了,「老天!我終於懂了你為什麼有個管家可以為你分憂解勞,你卻一直向他遮掩我的存在。有他在,你就不能對我太過份,太為所欲為是吧?」

 

「不想讓阿福過來,最主要還是尷尬。畢竟我們中毒的狀況……實在有點尷尬。」直到現在,布魯斯還是只願意讓阿福知道兩人中毒,事涉魔法所以需要克拉克偕同處理。中毒徵狀則全部略過不提,同時態度強硬的不讓阿福過來照料兩人起居。一陣拉鋸後,阿福把底線劃在一周一次的假日晚餐。至於用各式各樣打包好的美食佳餚塞滿冰箱,順帶把整間公寓打掃得一塵不染,都被阿福歸類在做晚餐時的順手為之。

 

克拉克也知道狀況尷尬,不須布魯斯提點就自行閉嘴。阿福來了幾次他都還沒說溜嘴。只是克拉克認知的尷尬與布魯斯感到的尷尬,完全不在同一個量級上!

 

布魯斯心知阿福完全是憑藉著自身偵蒐能力找到這處安全屋。猜測是自己突然為「查案」定居大都會,信用卡又出現一連串平價超市內的蔬菜水果、鍋碗瓢盆。幾件事相加讓阿福就此想岔,以為布魯斯一改平日的高調浮誇,偷偷在大都會築了一個小型愛巢,瞞著長輩談戀愛。

 

阿福多半抱持著認識「少夫人」,甚至接「少夫人」回高壇的心情抵達此地。只是沒想到初次見面,就是撞見自家主人跟一個半裸的肌肉男正在吵剃毛問題。

 

「你休想拿我的頭髮做實驗!我還要出門見人!」

 

「頭髮不行,那胸毛總可以吧?」

 

「剃光了很難看!」

 

「你又沒有伴,脫了衣服要給誰看?留著胸毛要幹什麼?保暖嗎?」

 

「你知道給狗剃毛會導致狗憂鬱吧?」

 

「你又不是狗。當然我們在基因序列上無法肯定……」

 

「反正我不動用熱視線你也拿我沒辦法!我不願意就是不願意!」

 

「信不信我多的是辦法讓你的生活很難過!」

 

當時在門邊觀看吵架全程的阿福突然出聲,先是教訓自家主人,接著自我介紹,然後對著克拉克旁敲側擊的詢問他與布魯斯的關係,最後難掩失落的接受克拉克並非布魯斯戀人的事實。

 

布魯斯知道,對阿福來說女的也好,男的也罷。只要布魯斯願意在心底放一個人,一切都是好的!克拉克不是戀人雖然可惜,但至少是個來往密切的人!或許加把勁,施點力,朋友突然變情人也不是不可能!因此阿福暗地搞了不少小動作,企圖撮和兩人。以紳士風度為由壓著布魯斯道歉,甚至逼著布魯斯討好克拉克只是其中小小一部份而已。

 

布魯斯為此感到有苦難言,孤立無援。不過保持實驗體的精神愉快,確實是他這個實驗主持人應有的基本操守。所以在克拉克終於開始用餐,接受求和(?)的同時,布魯斯開始與克拉克討論正午之血的採集,還有古石榴培育過程的優化。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