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心意已決的布魯斯,把昏暈的瑟琳娜拖回人質之中,草草替她蒙眼堵嘴便轟開大門,釋放煙霧,消失於一陣混亂之中。在布魯斯看來與瑟琳娜的遭遇戰雖遇上超人打攪,但也不是全無所獲。至少瑟琳娜提供了近日高譚動亂的重要線索–毒品價格。

 

「阿福?」布魯斯開啟通訊器,呼叫他永遠在線並忠心耿耿的管家。「幫我調查一下高譚近日的毒品黑市價格,是否出現嚴重波動。」布魯斯心想,瑟琳娜說的沒錯,蝙蝠俠確實太久沒有觀注過毒品市場。原因無他,因為在目前的高譚市中,毒品從來就不是最迫切的問題。

 

雖然毒品氾濫是每個大城市躲不開逃不掉的問題,但是高譚近年在高譚市府與韋恩集團的合作之下,城市經濟蓬勃發展。陰鬱之城幾乎重生為希望之都,在美夢成真的年代,人們自然不需從針筒內汲取虛假的麻醉之夢。

 

陽光無法照進的陰暗之處,關於毒品的小奸小惡雖接連不斷,卻始終被五大黑道家族控制得宜。他們不許大批貨物進出,不提供新潮烈性的古怪商品。兜揣鈔票的年輕小鬼以往是待宰的肥羊,如今則會被一腳踢出販售點。沒別的原因,雛兒不懂節制,往往一吃就出事。

 

高譚近年的毒物文化可說是「絕不鬧事的低調」。素來囂張的毒販如今各個彎腰低頭,幾乎趴在地上討生活。布魯斯知其原因絕非幡然悔悟,而是毒販口中的「美好年代」早已一去不復返。

 

以前的掃毒危機,毒販向來用花花綠綠的鈔票硬扛過去,跟警官或政客稱兄道弟,嘴上說的全是共榮共存,奉獻另一種力量給城市經濟。可是蝙蝠俠無法收買。(天知道毒販做過多少嘗試)而任何毒販收買的警官或政客又會在最快時間被勾索高吊在法院門口,隨附收賄證據與一個蝙蝠標記。

 

早年遇上地盤之爭,背靠家族的毒販們也能講究誠信、彼此尊重。所有人都是為財而來,絕非以賭命為樂。不到最後關頭絕不動刀動槍,盡可能在談判桌上解決糾紛。沒想到高譚的新晉犯罪者卻是一群貨真價實的瘋子。他們或許有自己偉大又荒唐的犯罪願景,因此需要錢,需要地盤。但瘋子們毫無底線也沒有章法,往往不願和談,只想掃射。他們瘋的如此徹底,甚至能在在談判桌上手握炸彈,失誤炸掉自己的手掌還可以笑嘻嘻的掏出備用炸彈。傳統黑道以真實的血淚教訓理解高譚的新晉罪犯絕非為財而來。賭命才是他們的樂趣!

 

所以五大家族為免腹背受敵,早早改換方針,以「絕不鬧事的低調」為最高指導原則。潛伏於城市的陰暗面,默默汲取黑暗中的殘餘養分。只因每個城市都無法擺脫她的黑暗面,而蝙蝠俠一直忙於對抗瘋子,鮮有機會騰出手教訓這幫「自律的犯罪者」。

 

話說回來,蝙蝠俠是不是太輕忽了五大家族?長期以來他忙著與印地安山的變異者糾纏,將一個又一個的瘋狂罪犯扔進阿卡漢。數次阻止貓頭鷹法庭對高譚的干預,甚至一度與神秘又古老的刺客聯盟交手。極端的毀滅事件是否佔據蝙蝠俠的視線,使他對平庸的邪惡失去警戒?

 

現在蝙蝠俠也有了自己的聯盟,是否能動用聯盟之力趁勢將高譚的邪惡連根拔起?好給予良善更多喘息餘地,更大滋長空間?胡思亂想間,布魯斯憤恨的啐了一聲。瑟琳娜在他眼前出現不過片刻,說了不過幾句,馬上讓他陷入自我懷疑。

 

「阿福?」布魯斯再度呼叫。「提醒一件事,多加小心,瑟琳娜回到高譚了。」這份提醒,布魯斯倒像是講給自己聽。

 

「凱爾小姐啊……」阿福的口吻帶著微妙的喟嘆,「是該烤幾爐餅乾放在窗邊,還是立刻把莊園內的珠寶收藏更動位置並加強防護呢?」

 

「一起做吧!」布魯斯做出決定。亦敵亦友的兩手準備,正符合他與瑟琳娜的關係。

 

「毒品價格調查、莊園珠寶防護、貓糧製作……工作量不小啊!請恕我這個老人家可能會動作稍慢一些。」阿福嘴上這樣說,但不過多時一份完善且毫無拼字錯誤的調查資料就出現在布魯斯的信箱中。內容精簡,但處處皆是關鍵資訊。更嚇人的是調查速度之快,讓布魯斯幾乎懷疑阿福是否早就準備好該份報告,只等著在關鍵時刻遞上。

 

報告用近日高譚吸毒過量送醫的人數與患者使用的藥品進行回推統計,順帶附上送醫者的訪談還有部分黑色論壇上面的交易暗語。從內容看來,高譚出現了某種新型毒品。不少癮君子宣稱這款「愛情靈藥」創造的欣快感遠勝嗎啡或古柯鹼,一旦試過就再也無法使用其他成癮物。尤其「愛情靈藥」的價格極其低廉,甚至是他種毒品的零頭價。因此勢不可擋,迅速成為地下世界的毒品之王。不過愛情靈藥之前未曾引發的任何大型社會案件,至多就是幾場不痛不癢的鬥毆,就算在警局筆記中也只有寥寥幾筆,就這麼躲過蝙蝠俠的雷達。

 

從黑色論壇上的交易討論還有瑟琳娜的消息看來,低調不惹事的愛情靈藥應是供貨突然斷絕,殘餘庫存的價格呈火箭式飆漲,這才致生高譚內大大小小的業餘搶案。

 

布魯斯在手機上瀏覽著調查資料,思索著蝙蝠俠該如何處理此一新型毒品與其引發的大小案件。一時間沒注意車子的返家設定居然不是駛向莊園,而是按近日的習慣開往大都會的安全屋。待布魯斯發現時,車子離安全屋不過幾個街區的距離。他將車子暫時停在街邊,思考著到底該去安全屋,還是回一趟蝙蝠洞。此時開車回莊園明顯是多此一舉,因為安全屋內有資料庫,也能與蝙蝠洞進行連線。可是「吵架」過後立刻「回家」,總讓布魯斯有種認輸的不悅感。

 

明明是克拉克不聽指揮,不僅以超人身份擅闖高譚蝙蝠的地盤還氣沖沖的跺腳起飛,飛到不見人影。方才布魯斯撥號數次也直接轉入語音,顯然是克拉克不想溝通。

 

既然如此,為什麼自己非得先「回家」,當一個等門的人?

 

賭氣沒有半點好處。布魯斯理智上知道,情感上卻難以接受。如此的不冷靜?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原因:自從遇上克拉克,布魯斯就莫名吃癟,處處倒楣。

 

首先是中毒導致小兄弟差點充血壞死。接著是解毒時牽扯上一個愚蠢的魔法植物,不僅要以血澆灌種子還被迫跟另一個中毒的傢伙一日三次的親吻。宇宙的意志似乎覺得布魯斯還不夠狼狽,非得讓匿蹤多年的瑟琳娜於此時回歸高譚。

 

如今,全世界都像是跟布魯斯對著幹。就算他不是個賭徒,也該在此時迷信幾分。

 

「克拉克‧肯特,布魯斯‧韋恩的命中剋星。」布魯斯在心中自嘲一句便重新發動車輛,穩定駛往安全屋。畢竟查案為重,解毒優先。相較之下,所有的情緒皆多餘且不必要。

未完待續

TBC

*印地安山的設定我查過一些美漫普及,應該是美劇高譚中才開始出現的設定,漫畫裡應該沒有。

*我想好好建構老爺在這個AU設定中的背景故事,最後決定讓貓女登場。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