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抵達現場的克拉克隱身於濃厚的雲層中,使用透視力掃射全場。意外發現銀行內的歹徒早東倒西歪的癱了一地。人質無事,只是依舊處在矇眼塞嘴的狀態,不明狀況因此窩在角落發抖。外面的警方與媒體則對銀行內的狀況一無所知。警方還在想方設法將銀行重重包圍,媒體則無聊又莫名的對觀眾直播歹徒要求的披薩點單,一五一十的重複歹徒要求多少的總匯香腸與起司肉丸。

 

銀行內,還在走動的只剩下兩個人影。嚴格來說,蝙蝠俠正在走動,另一個身影則是懸空晃動。

 

克拉克本想現身相助,但在最後的一秒改換念頭。他瞧準位置,用最快的速度飛向頂樓未曾關緊的安全門,幾個起落就竄到蝙蝠俠附近的位置,便隱身於暗處默默觀察。克拉克想知道蝙蝠俠為何不允許超人在高譚現身,更想知道為何歹徒倒地蝙蝠俠卻未通知警方進入銀行收尾。

 

就在此時,克拉克看到被鉤爪與長皮鞭倒吊在天花板上的套裝女子。老氣的膠框眼鏡與十分保守的灰格西裝,配上高挑的眉型與嚴肅的豆沙色口紅。一身裝束根本可為字典中「難纏會計」或者「古怪秘書」的當作形象配圖。唯一不搭的是女子吊襪帶上寒光閃動的金屬開鎖工具,還有她慘遭吊起卻無絲毫驚懼的悠哉神情。

 

「瑟琳娜,你什麼時候回的高譚?」

 

「親愛的老蝙蝠,我回來的你卻不知道?我們的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差了?」

 

蝙蝠俠沒有回應感情好壞這句話,只是啞著嗓音問:「這是黑道銀行,妳沒有蠢到會搶劫五大家族的事業。妳遇上了一幫外行蠢人?決定黑吃黑並把黑鍋丟給那群外行人?」

 

被稱作瑟琳娜的女子笑了,眼波流轉間全是媚態。那身古板的打扮此時已經不再具有偽裝力,反而將她襯的豔光四射。「我堅持認定這不是搶劫,這是充滿希望的舉動。財富均平,從無惡不作的黑道回流到飢寒交迫的貧民窟。」

 

蝙蝠俠粗糙的電子音哼了一聲,「回流的過程經過貓女的口袋,順便留下一點東西。」

 

「女孩也是要生活的啊!」瑟琳娜一派優閒自在的搖動著身體,彷彿她不是被倒吊而起,而是舒緩悠閒的做著空中瑜珈。「話說回來,老蝙蝠你近來可好?」

 

蝙蝠俠依舊不答,一心專注於問案。「最近有太多業餘搶案。大批小混混看上自己根本啃不下的硬骨頭,最後一個個身首異處。對於這些,妳知道多少?」

 

「對於這些,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少?」瑟琳娜調高語調,大驚小怪的神情卻不像作偽,更像是真心誠意的詫異。「親愛的老蝙蝠,什麼事情讓你分心至此?我以為你總是深情的目光連一秒都不曾離開你的寶貝高譚?」

 

「說話!」蝙蝠俠一聲咆哮。「不然我就把妳一直吊著,吊到警方進來,吊到五大家族都清楚知道搶銀行的不只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還有隻路過的貓。」

 

「你認為這一切都是業餘搶案?怎麼不想想是你永遠飽足的錢袋未曾飢餓?」瑟琳娜故作神秘的說:「餓昏頭的小野狗也願意挑戰獅子。」瑟琳娜說的當然不會是真正的飢餓,所以蝙蝠俠也立刻反應過來。「毒品價格。」只有這種飢餓才會讓大批街頭混混不顧生死,只想快速取得大筆金錢。

 

「太久沒有注意高譚黑市一飛衝天的行情?最近你的眼睛都放在華爾街的交易價格上了?老蝙蝠,這不像你。」瑟琳娜又一次的擺盪搖晃,把自己晃近了蝙蝠俠的身邊。雙手猛然脫困前伸,眼看就要往蝙蝠俠的臉上抓去。

 

無比迅捷的小動作,卻逃不過超人的眼睛,快不過超人的速度。瑟琳娜的手還沒抓上蝙蝠俠的臉,她就被突然提起,硬生生拔高三尺。無力垂下的雙手,勉強在揮舞中搆到紅披風的邊角。「超人?你什麼時候來管高譚的閒事了?你難道不知道高譚還有一個佔有慾重的蝙蝠……」瑟琳娜話說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大聲高叫:「老天!你們彼此認識?」

 

下一秒,蝙蝠俠揮手射出一個麻醉鏢,迅速將瑟琳娜麻暈過去。揚首朝超人咆哮:「我不是說了:『離我的城市遠一點!』」

 

「可是她就要抓到你的臉了!」

 

面對這樣的回應,布魯斯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他其實清楚看見瑟琳娜的小動作,卻是故意的不躲不閃。他知道瑟琳娜根本無意使他受傷,欺身上前,不過就是不合時宜的討要一吻。瑟琳娜想在這一吻之間,動點手腳讓自己脫困,因為她太喜歡證明自己的魅力。這是瑟琳娜改不掉的弱點,而蝙蝠俠一直善用旁人的弱點。

 

話說回來,哪個女孩不喜歡在昔日情人面前抖點魅力,耍點心機?

 

只是眼下布魯斯無法解釋,也不想跟克拉克解釋這一堆亂糟糟的東西。他只是壓著聲音,朝穿上戰袍的人間之神大吼:「我說了要你離我的城市遠一點!你毀了我的計畫!」

 

「提出合作的人是你,遇事就要人滾出高譚的也是你。你怎麼會這麼不講理?」

 

「連最基本的指令都無法遵守,還需要跟你講理嗎?」

 

聽到這句嘲諷,克拉克不只皺起眉頭,手上的拳頭更是握緊又鬆開。他明顯想跟布魯斯再對罵幾句,卻又像是聽到了遠方的呼喚。一揚頭,一回身,紅披風頓時消失於視線。吵架了,走人了。布魯斯這才又一次的想起,自己還沒在克拉克身上安放任何追蹤裝置。採血時該如何找人?難道真要像個落難之人對空大喊:「超人!超人!」然後期望超級聽力聽到這聲呼喊?

 

解毒之前,一日三次的見面終究躲不開。現在更多了一道黏呼呼的親吻手續。但布魯斯實在無奈,為何兩人動不動就出現尷尬場面,實在無法好好相處?

 

布魯斯的思考其實也曾觸及自身的缺失。他理智上知道自己對外星人的不信任,加上對克拉克的時好時壞的態度,都是兩人交惡的原因。情感上他卻規避自己的失誤,甚至倔強的想著「為什麼我要對外星人賦予信任?」、「憑什麼我要對一個素昧平生,只因中毒而綁在一起的陌生人友善?」布魯斯甚至覺得自己對克拉克太友善了!一切都是中毒所害,他才會對著一個外星人供吃供住,包辦接送。

 

為克拉克買下醫院的舉止甚至不在布魯斯考量的「友善範圍」之內,布魯斯更在意的是自己花出去的時間與姿態。除採血之外,他大可以對克拉克不聞不問,卻莫名花了這麼多時間與克拉克相處。他明明可以無視克拉克的情緒,卻還是數度屈從於阿福的期待,做出道歉與討好的舉動。

 

布魯斯就是驚覺自己對克拉克太好,所以才想以惡劣的態度平衡這一切。布魯斯甚至認為他與克拉克的感情像是不該存在卻莫名燒旺的燭焰。身為一個負責的理智之人,就該掐熄這無名之火。滅火動作或許粗暴殘忍,布魯斯還是相信自己的決定。就算他會因此燒傷,也沒關係。

 

不管是蝙蝠俠還是布魯斯,都已歷經蒼桑。所以感情這種事情,最好保持一個互不往來的友好距離。因為老去的靈魂早已失卻年輕時的恢復力,經不起更多的折損與失望。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