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DC漫畫中近期出現了蝙蝠老爺的GG輪廓,一時轟動不已。雖然後來DC把老爺的GG塗黑了,市面上只有第一批漫畫有著老爺GG的輪廓(然後第一批漫畫的價格被炒高),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網友們以漫畫中的頭身比例與老爺漫畫中的官方身高,透過數學公式求出老爺GG的真實尺寸。

就因為這樣,我開了這麼一個跟老爺GG有關的腦洞。

再說一次,本篇作者有病,OOC可預期。

閱讀前請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不要報警。

 

======

 

高譚醫院急診部號稱全美最佳急診醫師培育點。

 

甚至,高壇醫院可自稱世上最佳的急診醫師培育點。戰場上或許有更多的子彈,更頻繁的爆炸,卻不會有相應的器械與資源,更不可能有機會讓你一口氣見識到急速凍傷、化學燒燙傷、植物毒液噴濺,甚至是企鵝喙戳肛。

 

這也是為什麼數年過去,克拉克‧肯特還在這屎坑戰陣不足以形容的急診室中奮鬥。一方面他進入了高譚的毒物醫學助學金計畫,在急診的次專科上進修。(全美最佳毒物醫學中心!)

 

另一方面,任何醫師能在高壇醫院的急診訓練中存活下來,甚至是字面意義上的存活下來,該經歷將是一張金色通行證。有了這個履歷,想去世界上哪一間醫院任職都沒問題!

 

所以,就算在高譚醫院工作的每一天都在刷新克拉克的奇葩人生紀錄,克拉克還是撐下去了!

 

接好一個斷骨、處理三個槍傷、架開一個對站街女兒怒吼「幹你娘!」的老鴇母親、替一個樂於狂歡卻不願使用專業道具的男子從直腸中取出電動打蛋器(電動的!)的時候,這一切都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譚長周末。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排不上他的奇葩紀錄前五十大。

 

就在克拉克悠閒登載病歷的同時,幾輛轉播車飆速殺入醫院範圍,記者一個個跳下車來,迅速架起燈光器械。光是這個架式,克拉克就隱約知道大事不妙,接下來要送醫的病人肯定身分不同。

 

此時電話響起,接起來,公關室的秘書用幾乎窒息的口吻小聲尖叫著:「有聽到嗎?馬上要送來的病人是布魯斯‧韋恩!那個!布魯斯‧韋恩!左右翼大樓,慈善門診上面都掛著他家姓氏的那個韋恩!」秘書還在滔滔不絕,克拉克已經果斷掛掉電話。他的助學金計畫上頭就掛著韋恩基金會的名字,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布魯斯‧韋恩是誰?

 

「克拉克,你知道嗎?超級貴客要來了!那個見面要叫爸爸的衣食父母來了!」同在值班中的露易絲‧蓮恩把電視機的聲音轉大,用遙控器指著螢幕上的突發新聞。「我就說了,月圓之夜沒好事。」

 

克拉克笑了笑,「那是迷信。」

 

「高譚是厄運之都,所有的禁忌都值得遵奉。」露易絲嘴上這樣說,同時飛快指揮警衛架開所有媒體,並且吩咐著護理人員:「我要充足的人力,但我不要湊熱鬧的傢伙!」

 

「收起手機!收起你們的手機跟所有病人的手機!我不要看到任何一張照片出現在推特或者任何一個新聞快報上!」

 

就在露易絲大聲呼喝的當下,救護車與警車一起飆速殺至急診入口。

 

「現在是什麼情況?」克拉克搶上前去,對著救護車人員詢問,沒想到卻是躺在輪床上的布魯斯接話「一場小小的慈善晚宴搶劫案,一盞掉下來的威尼斯水晶吊燈與一些飛濺的破片。不是什麼大事情,但是我卻有了值得大書特書的英雄救美事蹟。」語畢,布魯斯甚至撐起身子,朝後方的攝影機獻上一個飛吻。在媒體的騷動與奇怪的尖叫聲中,被克拉克毫不留情的壓回輪床上,快速送入診間,拉上窗簾。

 

「血壓、心跳、呼吸、血氧!」克拉克朝護理人員吩咐,又轉向警方詢問「他腳上都是些什麼東西?」克拉克指著布魯斯褲子上的黃綠黏液,並且手持剪刀飛快剪開布魯斯的衣褲,把髒污帶菌的衣物迅速剝下。

 

剪開衣物本該是護理人員的職責,克拉克卻搶先處理完畢。高壇市內能燒穿橡皮手套的毒物太多,克拉克卻很清楚自己的皮膚燒不穿,蹭不破。所以他總是先行動手,避免讓同事暴露於危險之中。

 

警察聳了聳肩,用不太確認的口吻回應,「似乎是什麼腐蝕液體,可是沒發揮效果。大概是調配失敗?」

 

「送去檢測,用最快的速度給我答案。」克拉克將黏液刮了下來,迅速交給一個護理師。「生命體徵呢?我要立刻看到數字,快!」

 

嘴上如此吩咐,克拉克卻早早開啟自己的透視力將布魯斯全身上下掃過幾次。他的透視力精細程度遠勝醫療儀器,甚至能捕捉到血管中每個細小血球的運作狀態。克拉克迅速判定布魯斯並無大礙,身上只有一些噴濺破片導致的出血外傷。看似嚴重,實際上根本沒傷到幾根血管。反倒是布魯斯身上縱橫交錯的舊傷瘢痕與多到驚人的骨裂癒合讓克拉克忍不住皺眉,不過都是舊傷,不影響身體機能的正常運作。

 

目前看來,布魯斯‧韋恩一切正常。

 

不過說正常也不對,雖然布魯斯顯露出多言碎語,震顫躁動的慌亂模樣。一般人面對創傷事件應有的激動反應、飆速心跳、過量腎上腺素……布魯斯全面缺乏,就連額角的汗珠也沒有多出幾滴。就算人嚇傻了、嚇愣了,心跳總不可能嚇慢吧?

 

克拉克將警察請出診間,同時架上更多醫療儀器準備進行進一步的診療。就在此時,他的眼光落在布魯斯光裸的軀體上,正確來說,落在布魯斯光溜溜的下半身,落在那濃密毛髮間軟軟的,四十五度角朝右斜下擺放的那根東西。

 

精確目測十公分,算上斜率應該是十二公分。裸露在外的頂部是過分漂亮,看上去幾乎可愛的粉紅色。莖身目前蜷縮著,克拉克卻知道上面滿布著粗壯糾結血筋,膨脹起來顯得格外駭人,有著十足威嚇力。

 

克拉克從沒在新聞媒體以外的地方見過布魯斯,但他清楚知道那根東西挺起來的模樣。

 

因為克拉克認出了那根東西。不到三個月前,自己曾經在漆黑的房間內手捧那根陰莖,對著頭戴面具,身著戰甲卻光裸下體的蝙蝠俠張口說出:「恭喜你,終於軟掉了!」這件尷尬且不足為外人道的醫療事件在克拉克的奇葩排行榜上高掛第一。如今,這個紀錄被布魯斯‧韋恩一腳踹成了第二名。

 

「克拉克‧肯特在高譚醫院急診室內,以認鳥不認人的方式,發現傳奇富豪布魯斯‧韋恩就是暗夜義警蝙蝠俠本人。」

 

感受到奇葩排行刷新的同時,克拉克心裡暗罵一句。

 

他藉由那根陰莖認出布魯斯的隱藏身分,布魯斯有認出他嗎?當時蝙蝠俠失血甚多,身上還打了不少針局部麻醉,暈糊的腦袋應該不會認出眼前的克拉克就是當時路過暗巷,善心大發的醫師吧?

 

克拉克心想,如果認出來,自己就慘了!

 

雖然當時救了蝙蝠俠一命,克拉克卻不認為這會是什麼恩人相見,贈金報恩的場合。有秘密身份的人,自然會希望秘密身份始終是個秘密。布魯斯身懷驚天秘密,卻被一個不知根底的小醫師得知……誰知道為了封口,布魯斯會做出什麼事?況且當時自己為了治傷扯爛蝙蝠俠的戰甲,還對著他中毒的那根東西進行了這樣那樣的護理,實行許多有必要但很羞辱的醫療行為。

 

蝙蝠俠會不會記恨呢?

 

更可怕的是布魯斯‧韋恩這個衣食父母,這個助學金提供者會不會記恨呢?

 

很窮很苦惱的克拉克,忍不住對著布魯斯胯下那根東西,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未完待續

TBC

 

 

*這篇文章的撰寫有得到專業醫師的指點,但是該醫師並非在美國體系下完成學業與執業。所以醫療制度上可能有錯,歡迎指正。

 

*我替克拉克選了Medical Toxicology Fellowship 是因為劇情需要。實際上急診醫師確實也是Medical Toxicology Fellowship的人選,這點沒有事實上的錯誤。

 

但是我要提醒一下各位,我諮詢的醫生是泌尿外科醫師。(是的,業務範圍就是管那根的醫師)著重的故事也會是那根的故事。

 

*會盡可能忠於醫療狀況,除非作者覺得不開一點外掛劇情跑不起來或者太拖沓。其實醫療狀況也不會寫太多,只是我的腦洞是從醫療事件中的尷尬引發的……

 

我說過了,我諮詢的醫師是泌尿外科醫師。

 

*由於中英文翻譯的問題,我不太確定會不會讓文義變的很奇怪。 這裡面提到的助學金計畫其實是fellowship program。因為fellowship是翻成助學金沒錯,但是跟Scholarship的性質不同。

美國急診醫師在完成住院醫師( residency program)之後要進入fellowship program

訓練。想知道詳情的人可以查一下Fellowship (medicine)的相關介紹。不同醫院,不同郡縣,都提供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助學金計畫(fellowship program)

 

這些計畫除了包含薪水,假期等等有些還會明列零用錢與買醫學書籍設備的基金等等。

 

*從後面拿出電動打蛋器乃身邊醫師轉述的真人真事(悲)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