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克拉克腦中想到的第一件事是:「這好像是我第二次被強吻了?」接下來?他就無法出現任何完整性的思考,腦中全是煙花炸開後的零散碎片。

 

克拉克還記得自己跟布魯斯莫名其妙的爆發的第一個吻。唇齒相撞,磕碰慌忙,全是熱切到幾乎焚骨燃燒的痛楚激情。這次的親吻卻完全不同,雖然依舊是強吻,但在最初的一兩秒過去後,兩人間更多的反而是鼻尖碰鼻尖,臉頰蹭臉頰,在彼此的皮膚上不停流連吸嗅,一如親暱廝磨的幼獸。

 

他們滾倒在床上,在啃咬彼此的肩膀時輕笑,在自己留下的齒痕上舔舐。親吻反而只是點綴其間,像是在蛋糕頂端撒上的晶亮糖屑。

 

等克拉克反應過來,他已把布魯斯壓在身下,並且扯裂了那件明顯昂貴的睡袍。毫無章法的親吻,也早在布魯斯的胸膛上留下大量又紅又紫的大量吻痕。布魯斯居然沒有生氣,也沒有喝叱。只是粗重的喘息,偶爾因為搔癢而有失身分的輕笑兩下。

 

他們的親吻近乎本能,又如同角力。布魯斯幾次使勁想要站回上位,都被克拉克壓了回去,甚至佔有慾十足的把布魯斯的雙手扣住,死死按在床板上。布魯斯還想掙扎,最後是被一雙膝蓋緊扣腰間。時有時無的掙扎反成為胯間的震顫磨蹭,讓兩人間熱度一下子燒灼上來。

 

「我們得停下來。」在一次瘋狂的長吻之後,布魯斯肺部的灼熱感讓他的神智瞬間清明過來。這不是他,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會笑會玩鬧的人。所以他奮力一掙,厲聲說:「停下!這不是我們自己的意志,這是那些花粉在動作。」

 

克拉克為此頓住了一秒兩秒,接著明確的拒絕。「不!」手上力氣不歇,仍舊把布魯斯壓在身下,困在連綿不絕的親吻中。這下布魯斯慌了!比拚蠻力?他絕非這個外星人的對手。尋求智取?當你被人死死壓制還不著片縷的,同時肚臍以下膝蓋以上的小兄弟還企圖替你思考,分分秒秒想要取代你的大腦的時候……該如何智取?

 

「克拉克!停下!我說了『不』!」布魯斯知道自己雖然一臉狠戾,實際上已經在訴諸克拉克的良心。他飛快運轉的大腦一邊憎恨自己的無助,一邊嘲諷起自己的窘境。約會強暴與蝙蝠俠?誰想得到這兩個詞能連在一起?

 

就在布魯斯的大腦即將想通自己居然以「約會」稱呼他與克拉克的情狀,就要徹底發現自己的淪陷之前。克拉克突然發聲,中斷了布魯斯的腦內思路。「現在,去拿心電圖監測器過來。」

 

「什麼?」

 

「算了,我去拿吧!」克拉克話聲未落,人已經跑了一個來回。只有揚起的勁風可以證明他的快進快出。「我剛剛不願意停止吻你,不是因為我不尊重你。那個……那個……」克拉克在一陣短暫的結巴後,飛快的說:「我可以聽見極微小的聲音,當然也包含人類的心跳。就在剛剛,我們親吻的時候,我只聽到了一個心跳聲。」說話的同時,克拉克快手快腳的將貼片沾黏在兩人身上,啟動儀器。

 

布魯斯就眼睜睜看著兩人的心跳在螢幕上同時顯現,兩個心跳,卻只有一個和諧單音在鳴動,完美同拍的嗶嗶作響。

 

困擾布魯斯許久的心跳問題,終於攻克。布魯斯卻是看了一眼螢幕後,從齒間迸出一句咒罵,接著往後倒下,雙眼用力瞪著天花板。心裡想著:「真愛之吻是吧?完了!真的是童話故事了!」

 

原以為解決一大問題,克拉克萬萬沒想到布魯斯的反應如此洩氣,忍不住開口問:「布魯斯?怎麼了?你還好嗎?」

 

「好像無可避免了……這是最簡單的方式,當然該用這個方式解決。」布魯斯在嘆息中回應,卻依舊直視著天花板,完全沒有朝克拉克瞟上一眼。

 

「你感覺很糟嗎?」克拉克苦笑著說,幾乎像是在嘲諷自己的吻技。

 

「不,感覺很好。」布魯斯無奈的回應,誠實的完全不像他自己。

 

「所以?」克拉克有點不懂期間的邏輯

 

「因為感覺很好……這不像我。不像我這件事讓我感覺很糟。」布魯斯重重嘆息,閉上眼睛。他又誠實了一次,為什麼呢?難道也是中毒的副作用之一?片刻的安寧與思索後布魯斯終於轉頭,再次對上克拉克的目光,「我們要有共識。我們都是成年人,都不想變成花粉的傀儡。因此我們都明白這一切的所作所為都只是為了解毒。再沒有其他關係。」

 

「我知道,我們住在一起是為方便採血,不是同居。你打算拿信用卡給我也是便利因素,不是包養。接下來的日子我們會親吻,只是為了同拍的心跳,沒有其他。」克拉克答的很快,快的像是受傷後的防衛反應。

 

「你還是很在意信用卡的事情對不對?」布魯斯刻意略去親吻,只就信用卡一事回應。

 

「我以後有錢就會還你。」

 

「你不用這麼在意……不是什麼事情都跟錢有關。」

 

「你會這樣說是因為你有錢。試著過沒錢的日子吧!你就會知道了!」

 

聽著克拉克這句話,布魯斯莫名的笑了出來。面對克拉克詢問的眼神與挑起的眉頭,布魯斯只能回應:「以前有人說過類似的話。」

 

布魯斯口吻中淡淡的懷戀,讓克拉克立刻猜測,「喜歡的人?」布魯斯只是緩緩擺了擺手,表示自己無意閒聊。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是旁人學也學不來的淡漠高貴。

 

「你該上班了。」布魯斯瀟灑的起身離床,把方才的一團混亂隨破碎的睡袍一同扔下。「我會替你處理好班表的問題,未來一兩個月,大約是古石榴培育所需的時間,你在急診就只值白班。」克拉克馬上聽懂,以布魯斯的身分,白天出現在醫院晃蕩雖不符合頹廢富豪的形象,但也說不上不合理。畢竟布魯斯從來就不按牌理出牌。不過買下一家醫院然後天天滯留到午夜時分?即便對布魯斯來說也太詭異。

 

「不用你出手。我可以把我的班表跟人換到整個月都是白班。你不插手我的班表,我想更能維持我們的……秘密?」

 

布魯斯沒有對「祕密」這略帶尷尬的形容多做反應,只朝克拉克點頭表示同意。「中午來我辦公室找我。」

 

未完待續

TBC

*敬請收看,高譚異色童話(哇哈哈哈哈哈)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