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驅車回安全屋的路上,兩人一路無話。車輛在地下室停妥之後,克拉克才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問:「快要午夜了,你要驗證的『猜測』是跟採血有關的猜測嗎?目前的時間夠你架設儀器驗證嗎?」

 

布魯斯聳了聳肩,用肢體語言表達「來不及也沒辦法」的態度。這才開口說:「我在想怎麼把你的心跳速度拉上來。」

 

布魯斯下了車,迅速的開啟大量儀器。安全屋內的電子器械,有九成以上克拉克完全叫不出名字,今天布魯斯卻拿了一個平凡無奇的心電檢測貼片靠近。「我在急診室旁觀搶救的同時,注意到一個現象。你十分激動。」

 

克拉克反問:「那時候分秒必爭,怎麼可能不激動?」

 

「所以我就在想:我們無法以跑步運動之類的生理手段拉高你的心跳,有沒有可能轉用心理因素?」

 

 

布魯斯將貼片黏上克拉克的胸膛,開始調節監測儀器。同時眼睜睜的看著克拉克又在擺弄自己曾碰觸的每個地方。電線、開關、貼片邊緣,無一遺漏。最後挑了布魯斯早上用過的馬克杯輕輕握住,指尖還在杯緣滑動撫觸。

 

這讓布魯斯又一次的懷疑外星人是否有能力可以看見指紋或者感知曾有的體溫?他早上喝水的時候克拉克並不在場,為什麼能從三四個杯子中一把挑中自己曾用過的杯子?

 

尤其克拉克尖逗留的位置,似乎正來回描繪一個不存在的唇印。布魯斯甚至想了一下,早上他是從這個位置喝水的嗎?為此,布魯斯幾乎可以感覺到唇上傳來的幻覺與不適。他有點想開口阻止,又怕捅破兩人從不提及暗戀的默契。最後只能腹誹一句然後咳嗽兩下,嚴肅的說:「我希望測試看看你的情緒對你的心跳影響到什麼程度。現在,去設想一個急切激動,一如今天急診室內的狀況。或者去想一個你會很憤怒的情況。」

 

克拉克依言而行,螢幕上顯示的心跳速度立刻快了一倍不止。克拉克指著螢幕上的數字,滿臉放光。布魯斯卻只是輕輕哼了一下,「恭喜,你現在從鯨魚成為心跳快一倍的急速鯨魚。一分鐘二十下,有進步但依然不及格。」

 

布魯斯打開領口,取過另一份監測貼片黏上自己胸膛。同時吩咐克拉克,「試想一個你特別雀躍的情境。中獎、考試錄取、被喜歡的女孩親吻之類的畫面。」

 

「現在是要施展護法咒嗎?」克拉克笑著回應,卻發現自己的幽默完全不被理解。難道布魯斯根本沒看過《哈利‧波特》?克拉克有些好奇,卻又礙於實驗中布魯斯擺出的嚴肅表情,問也不敢問。只得閉上眼睛,在腦中回想自己小時候的事情。

 

一切從大雨開始。

 

克拉克獨自一人待在大雨的玉米田中。驚人的雨勢將身邊的農田全數籠裹在厚重的水氣中,層層雨幕形成一片未知的白茫茫,寧靜又隔絕一切。本來平凡的堪薩斯小鎮,此時看起來也像恐怖小說的開頭章節。好像一回身,就會有什麼怪物從寧靜的水霧中衝出。

 

身後的葉梗發出一陣窸窣聲響動,從水霧中快速衝出的不是什麼怪物,只是穿著雨衣,卻早已沒了遮雨效果的喬納森。喬納森一身濕漉的站在玉米田中,腿腳上全是濺起的泥點,有點無力的詢問:「孩子,為什麼要跑?又為什麼不回家?」

 

「因為我不能打人,所以我只好逃跑。」

 

「面對惡霸,你不是只有打人或者逃跑的選項。」喬納森試圖走近,試圖擁抱,卻被克拉克揮手擋開。「他們說我不是你的兒子,我只是像垃圾一樣被丟在田裡的孩子。」

 

「生我的父母不要我了,總有一天你們也會不要我。」

 

喬納森再次上前,又一次的被克拉克推開。喬納森雖是個農村壯漢,但也無法招架克拉克的巨力。他只能退開幾步,朝克拉克低聲喊話:「你為什麼會相信這些話?相信這些『有一天也會不要你』的謊話?」

 

「因為我很古怪。」

 

「不,孩子,那是特別。你很特別。」

 

「你只是在安慰我而已。」年幼的克拉克試著倔強,努力忍住不哭。但是他最後還是嚎啕起來,哭的連大雨都無法掩飾他的眼淚。「你總有一天會不要我! 你會丟掉我!我們會分開!」

 

「總有一天,我們會分開,但不是因為我跟瑪莎不要你了,那是因為別的原因。」喬納森又一次的靠近,小心翼翼,先用安撫幼獸力度將克拉克攬住,這才進一步將克拉克抱緊。「我們談過死亡這件事情對不對?在碧翠絲奶奶的喪禮上?」

 

「總有一天,死亡會將我們分開。但是我永遠不會不要你,更不會停止愛你。因為你是我的兒子,我的克拉克。」

 

克拉克始終記得在大雨中的擁抱。他們抱得很緊,雨點擊打著泥地,將草葉的芬芳與泥土的腥氣一起蒸騰上來。他窩在父親的肩窩上,聞著雨後的氣味混入父親身上帶薄荷味的鬚後水。每一口呼吸,都浸潤著水氣與他自己不再哀傷的眼淚。

 

當時克拉克太小,不知道什麼叫喜極而泣。可是他知道喬納森要他複述的字句,讓他不停落淚卻也是他最美也最寧靜的回憶。

 

「我是克拉克‧肯特。喬納森‧肯特與瑪莎‧肯特的兒子。我深深的被愛著。」

 

克拉克在心電圖的「嗶嗶」聲中緩慢睜開眼睛,看著螢幕上的數字罕見的拉升至三十。一旁的布魯斯倒是沒有露出任何欣喜的模樣,只是冷著一張臉說:「三十這數字……」布魯斯雙手抱胸,指頭在思考間輕點著自己的肘部。

 

相較於一般人,頂尖運動員的心律奇低,極少數的運動員確實可以測出三字頭的速度。如今克拉克的心跳,布魯斯硬要配合已非不可行,但對布魯斯來說這種逼近人類世界紀錄的數字需要長時間的冥想或動用藥物達成,並非首選。

 

「激動憤怒是二十,開心雀躍拉到三十。我們來試試哀傷痛苦。克拉克,你試著回憶生命中最痛苦不堪的場面。」布魯斯才說完,克拉克伸手扯了自己胸前的監測貼片,熱視線同時劃過手腕,鮮血泉湧而出,噴濺一地。

 

「午夜了,要多少血你自己拿。反正桌上,地上全都是。」克拉克猛然起身,頭也不回的離去。他甚至沒有費心按壓傷口,放任鮮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明確描繪他離去的蹤跡。

 

布魯斯看著瞬間糟污如兇案現場的實驗室,清楚知道這是自己的錯。他甚至覺得克拉克十分手下留情,要是有人對著布魯斯說:「請回憶生命中最痛苦不堪的瞬間,好好回想高譚暗巷裡面的雙屍命案。」「想著你母親的珠鍊在拉扯中應聲斷裂,珍珠一顆顆落地,輕巧滾過你父母屍身湧出的血跡。」布魯斯會怎麼反應?

 

布魯斯知道自己大概會抓過手邊的任何一樣東西,不管是紙鎮還是蝙蝠鏢,直接撞上發話者的喉管。以不造成命案但絕對聲帶受損的力度表達自己的嚴正抗議。相較之下,克拉克的脾氣實在好的驚人。熱視線只弄出一地血汙,順帶洞穿桌上幾樣東西,但沒有煞車不及在布魯斯身上燒出兩個洞。

 

明知是自己的錯,布魯斯一時之間卻拉不下臉道歉。他只是蹲下身,老老實實的從地板上汲取部分血液準備進行滴灌作業。同時想著,「該死的,日出的時候還得見面……」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