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早上說出「來我辦公室找我。」的時候,布魯斯盡力的不去想,「來我辦公室找我……然後吻我!」這不需說完,但不言自明的下半截話聽上去有多糟糕。

 

他的人生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糟糕?遇上克拉克之前布魯斯的人生是包裹著義警的外皮的硬派偵探小說。雖然充斥其間的故事是金錢與毒品,性愛與兇殺。但不管在公車還是地鐵,人們都可以大大方方掏出一本情節血腥的偵探小說翻閱。因為你絕對不會羞於承認自己正在閱讀偵探小說。

 

如今他的人生變成什麼了?現在他的人生就是失戀之人抱著冰淇淋桶與瓶裝瑪格莉特一起享用的情色言情小說。其中充滿毫無道理的一見鍾情、狂熱迷戀、大量的濕吻、隨時變做呻吟的喘息與不由自主的勃起……很多人愛看,卻都不敢承認自己喜歡的罪惡愉悅。

 

目前唯一讓布魯斯守住尊嚴的就是那兩次無恥下流的愛撫,但終究沒有變做情色小說中的性愛場景。雖然相去不遠,但布魯斯終究守住了自己殘存無幾的尊嚴。

 

不過到了午間時分,當克拉克踏入辦公室的當下,布魯斯覺得自己的尊嚴又被毒藤女狠揍幾拳,按在地板上死死磨擦。只因克拉克進了辦公室就十分乖覺的反手把門鎖死。靠著門板,摘下眼鏡同時閉上眼睛。模樣一如無辜的獵物自動伸出潔白的項頸,以獻祭的姿態奉給暗夜血族。克拉克的舉動做來如此無辜,好像他佔住受害者的立場,而布魯斯只是強取豪奪的加害者。

 

不過西裝對白袍、老闆對下屬、反鎖的辦公室場景……為何每個聽起來都像是不雅影片的搜索標籤?況且在這樣的場景下,布魯斯似乎真是強取豪奪的惡人。

 

布魯斯輕咳一下,把糟糕的聯想逐出腦袋,同時打開櫃子取出預備好的小型心電檢測儀。「不用那些東西了。」克拉克指著自己的耳朵,制止了布魯斯。「如果不要求測出正確數字,我只要聽到剩下一個同拍的聲音即可。」

 

忘記超能力存在的布魯斯略顯不悅的把儀器扔回櫃中,大步走向克拉克。先是打量著克拉克的動作,接著撇嘴說道:「你的姿勢能夠再調整一下嗎?身體再往前傾一些?我想我們應該是嘴有碰到嘴就好。」克拉克依言而行,手背在身後,前傾上身。布魯斯對著眼前的狀況,又腹誹了一句。「好極了!現在我們的動作就是手背身後,撅著屁股。只差一個心型符號就是情人節卡片上的親嘴娃娃!」

 

其實布魯斯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暴躁憤怒。面對克拉克,他的情緒似乎一直在失控的邊緣,且失控的程度幾乎讓布魯斯感到無助。他明明可以沉著冷靜的面對罪犯,卻無法心平氣和的面對另一個都市義警?到底怎麼了?如果真有平行宇宙,他多希望自己跟超人間的糾葛是打上一架,揍上幾拳來解決的事情,而非現在這樣黏呼甜膩,各種曖昧不明的詭異。

 

雙唇輕觸,憤怒暴躁立刻被溫和愉悅取代。好像整個人在大冬天浸泡在熱水裡,又彷彿在劇痛中服下一劑強力止痛。失去方向,遺忘時間,只有漂浮的感覺存在。

 

待克拉克中斷親吻,布魯斯的意識終於回歸地面。明明始終腳踏實地,布魯斯卻覺得有點腿軟,只得輕扶牆面來抵抗腦中的昏感。克拉克倒是動作平穩的為兩人採血,為古石榴滴灌,似乎絲毫不受親吻的影響。他甚至指著猛然竄高抽長的魔法古石榴,感嘆一句。「我覺得我們會從進度落後,變成進度超前。」口吻微妙,聽不出是歡欣還是惋惜。

 

布魯斯本想接話,趁機談談解毒進度的問題,卻聽到手機上傳來的警訊聲。掏出手機一看,銀行搶案,標準的高譚星期五。

 

布魯斯說:「搶案,我得過去一趟。」

 

克拉克急忙說:「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留下。」

 

「現在急診內根本沒有事!我跟你去可以更快……」克拉克話還沒說完,就被布魯斯狠狠打斷。「離我的城市遠一點!」

 

「你身上的白袍或許繡著高譚醫院的字樣,但紅披風不屬於這裡!不要逼我叫你滾回大都會!滾出高譚!」

 

面對突如其來的惡劣咆哮,克拉克頓時懵住。上一次的街頭槍戰,克拉克留在醫院確實比抵達現場更有意義。但此次狀況不同,為何布魯斯如此抗拒超人介入高譚罪案?想到這邊,克拉克內心的火氣頓時衝了上來。他快要被布魯斯的彆扭糾結搞瘋了!

 

買下醫院的「反射行為」,克拉克始終十分承情。克拉克知道布魯斯不願承認,但這個舉動確實保證克拉克能在解毒同時保有原本的工作與生活。布魯斯也願意為克拉克的便利包辦其食衣住行,還不忘塞一張信用卡,體貼的說:「隨意刷」。

 

可是一回頭,一轉眼。布魯斯對他就是各種排斥。張口咆哮,出言諷刺都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克拉克又想起布魯斯口中的組建聯盟。「守護城市,捍衛地球」的口號確實動聽,但直到現在克拉克都未曾與聯盟成員正式會面。他以超人的狀態跟巴里競跑過幾次,以克拉克的身份與黛安娜萬分尷尬的見過一次,其後只在安全屋內瞥見一次背影。傳說中的亞瑟更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要說克拉克是聯盟成員?不如說他像布魯斯藏著掖著的抽血白老鼠。

 

克拉克本以為所有的問題都出在兩人間尷尬萬分的「強制戀愛」。只要搞定這件事,他與布魯斯就能平和相處。所以克拉克建議布魯斯繼續花花公子生涯,並保證自己的存在絕對不會影響布魯斯的感情生活。

 

克拉克得到了什麼?得到布魯斯惡狠狠的回應:「你只是想把我當成一個問題推給旁人。」還有一個開頭暴虐,後來卻異常甜蜜的吻。這到底算什麼?他們兩人的關係又到底是什麼?種種忽遠忽近,時冷時熱的狀況讓克拉克覺得萬分心累。有時候克拉克真希望自己跟布魯斯的相遇正常且自然。現在想想就算是「小醫生遇上大總裁的一夜情」還是「超人跟蝙蝠俠打上一架」的初遇關係,聽來都比現況簡潔明瞭一百倍。

 

就在克拉克胡思亂想的同時,布魯斯早已調出銀行平面圖,切入警用頻道。克拉克原本還想多說些什麼,但醫院的工作機迅速響起。他在接起的電話的同時眼見布魯斯匆忙離去,關門前還不忘扔下一句,「聽好!不准過去!離我的城市遠一點!」

 

克拉克還想爭辯,還想再談一次信任問題。奈何手邊還有電話要接,還有病人要顧。最後克拉克只能憋著滿肚子的火氣,飛速解決送到手上的病人。接著就在露易絲大喊:「你不吃午餐嗎?」的質疑聲中,迅速閃進一個無人使用的儲藏間,換上戰服,開窗飛往搶案發生的地點。

未完待續

TBC

*後來稍微想了一下,雖然這篇會朝異色童話的搞笑路線去走,還是會談一下老爺的信任問題。

*我覺得美漫裡面單人刊跟多人刊一起出現的時候都會有一個能力平衡的問題浮現。明明很多狀況只要其他城市的守衛者過來插手一下,就能快速解決的案件,為什麼已經組建聯盟的人卻還往往各行其事?漫畫當然會給很多理由,但我這邊想要稍微處理一下這個問題,談談老爺跟超人之間的合作與不合作。

*後面章節我會引用一點點美劇”高譚”的設定。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