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3~CH4

 

克拉克明明記得布魯斯當晚的解釋,用的代名詞是『它』而非『他』。所以第二天當克拉克在醫院看到院長、副院長還有各處室主管形成的一坨東西,還有那一坨東西包圍著的布魯斯,克拉克瞬間有了不祥的預感與飛逃的衝動。

 

接下來就是科室集合,事項宣布。急診室主任甚至激動到必須先吸氣喘藥才能站上台階,對眾人宣佈醫院的重大變革。高譚知名,不,世界知名的大富豪布魯斯‧韋恩一覺醒來突然在支票後面簽下讓人質疑眼花的好幾個零,毫無預兆的買下這家醫院!

 

既然買下醫院,布魯斯就順便來逛逛醫院。

 

巡視過程中,布魯斯對自己曾短暫待過的急診室表示印象深刻,大談願景直說希望將資金重點挹注於急診,為高譚的人民帶來更多性命與健康的保障。因此他希望在急診室附近設一個小小的辦公室。既然新任老闆如此開口,急診主任當然立刻宣布急診室旁的休息間將改做布魯斯巡訪本院時的辦公室。所有醫護人員得到指示,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將休息間內的小說漫畫遊戲機,餅乾零食塔克餅全部清出去!

 

「為什麼布魯斯要來搶我們的休息間啊?明明還有這麼多房間可以用!」吉米·奧爾森從櫥櫃後拉扒出一袋失蹤許久的小熊軟糖同時大聲抱怨。露易絲對這突如其來的吩咐倒是顯得很平靜,淡淡的說:「現在整間醫院都是他的,說什麼搶?全部都是他的!」

 

不少護理人員也加入討論,「為什麼布魯斯想要挑這邊做辦公室?後面的大樓不是更加窗明几淨還不吵不鬧?位子緊鄰急診室,一天要聽多少次救護車的聲音啊!」

 

「或許有錢人相信什麼東方風水?什麼氣還是禪之類的東西。」

 

「血淋淋的會是好風水嗎?」

 

「我不知道,上網查一下?東方人的那一套我不懂。」

 

面對急診人員的熱切討論,克拉克安安靜靜的未發一語,只是老實賣著力氣,充當現場的搬運工。偶爾有人問起他的意見,克拉克雖是笑著搖頭,內心卻大致清楚布魯斯為何要求將急診休息間改為私人辦公室。休息間離急診室不過幾步之遙,只要布魯斯將魔法古石榴裝作盆栽搬來此處,採血滴灌說有多方便就有多方便!

 

不過……真的會有人因為這樣的理由買下整家醫院嗎?

 

半小時候,布魯斯先是在眾人面前欽點克拉克「這名看起來很眼熟、很親切」的急診醫師權充自己的醫院導覽人,接著把克拉克拉進淨空後的休息室。等房門一關,窗簾一放,立刻從某個角落掏出那株魔法古石榴,對著克拉克說:「快到正午了!把手伸出來!」

 

克拉克認份的捲起袖子,以熱視線劃開自己的皮膚,同時說:「你不會真因為採血方便而買下醫院吧?」

 

「啊?其實我原本也沒打算買下整家醫院。捐一筆資金足夠我在這邊搞個辦公室當掩護。買下醫院……比較類似反射動作吧!」布魯斯流暢回答,答案卻讓克拉克倒抽一口氣,明顯「嘶」了一聲。布魯斯還以為這是熱視線灼傷之痛,反射性的安撫了克拉克幾句,連帶將採血的動作都放柔幾分。渾然不知真正造成傷害的是自己頂級富豪的反射之舉,深深衝擊克拉克這個貸款窮人的世界觀。

 

「有必要做到這個程度嗎?」明明開出去的支票與克拉克無關,他還是忍不住為那筆錢感到肉痛。

 

布魯斯用手輕碰了一下古石榴的葉子,「按照魔法販子的說法,我們需要在第三次新月前把古石榴養到開花。目前時間已經不多,能做就要盡量做。」剩下的話不必多說克拉克也知道培育的進度已然落後。

 

就算兩人始終努力穩定的採血供血,克拉克的外星人體質還是讓解毒的難度驟增數倍。至少古文書內要求的是「日出、正午、午夜三時之間的同拍心跳之血。」偏偏克拉克所有近似人類的生理數值全是作弊結果。實際上他的心跳穩如節拍器,速度更慢的堪比鯨魚。同拍心跳?人類幾無可能將心跳降速至此,克拉克又是跑上千百公里也不會心跳增速的物種。目前兩人只能養著一株明顯營養不良的魔法植物,期盼著順利開花,寄望著解藥有效。

 

如今魔法古石榴長得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別的東西倒是蔓生滋長,逐漸壯大。

 

應該是毫無感情基礎的兩個人,如今身心靈的全部反應都像是熱戀中的愛侶。

 

只要克拉克還在視線範圍,布魯斯就會忍不住的目光相隨,完完全全移不開眼。甚至有幾次陽光斜照,克拉克的人在門板後或者櫥櫃旁,就剩一個拉長拉遠的影子在地板上游移。布魯斯發現自己會動動手指,偷偷撫上影子的邊緣,摸一摸克拉克在影子中一樣蓬鬆亂捲的頭髮。偶爾恍神,布魯斯甚至發現自己的手指不經意的流連在影子的指尖邊上。虛擬間,十指緊扣。

 

毫無道理的癡情暗戀,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中毒!

 

這些情況,布魯斯猜測克拉克其實知道,只是避免提起。就像布魯斯清楚知道克拉克近日的小動作,但也不曾喝叱,不曾阻止,很有默契的為彼此保留顏面。

 

目前克拉克正著迷於觸碰所有布魯斯曾經觸碰的東西,鋼筆、門把、刀叉……。布魯斯幾次從監控中看見克拉克碰觸那些東西的神情,總是羞怯而純情。幾度伸出手,輕碰後縮回,彷彿轉印的體溫就足以燙傷他的皮膚。偶爾克拉克又會迷戀的不忍放手,便不聲不響的拾起布魯斯曾用過的東西,隨身攜帶個幾分鐘或幾小時,最後趕在自己變作小偷前物歸原處。仔細想想,真是讓人毛骨悚然的浪漫。(布魯斯偏向毛骨悚然的成分多一點,因為他不該想起浪漫。)

 

兩人很有默契的一同裝傻,讓滿溢充盈,幾乎無處安放的感情成了房間裡的大象。共同忽視,無人提及,彷彿誰先說破就是誰的錯。在這樣的情境下,就連解毒失敗的援備計畫他們也未曾詳談。所有獨處的時間,若非一板一眼的談公事,就是吵架。因為友好的談話會出現太多的相視一笑,太讓人動心。安靜不語的沉默又會讓視線彼此糾纏,氣氛變得曖昧不明。

 

「如果你午餐還沒吃,我帶了阿福準備的三明治還有點心。」話才說完,布魯斯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何用如此討好的方式來打破沉默。一定是因為兩人間的沉默總是莫名的曖昧,所以布魯斯寧願貢獻出自己的午餐來躲開曖昧。

 

「不了,我需要低調行事。就像你強調過的一樣。急診小醫師跟醫院董事一起用餐對低調沒有幫助。我的值班到……」克拉克話說到一半,突然衝了出去。幾秒鐘後,急診室的電話接二連三響起,接著就是此起彼落的吼叫聲。

 

「街頭槍戰,馬上會有兩台救護車過來!不!是四台!」

 

「誰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有槍傷民眾自行到院?」

 

「病患意識不清、大量出血、槍傷。上半身多處撕裂!南西!先給我六到八個單位的血!然後叫血庫預備起來!」

 

「心跳停止!」

 

布魯斯拉開百葉窗簾,眼見那個名叫露易絲的紅髮醫師已經跳上一張入院的輪床,用盡全身的力道對著患者進行心肺復甦。一旁的克拉克開始連續指揮:「吉米!準備快速插管,依託咪酯、琥珀膽鹼全部打上來!」

 

「現在插管?」

 

「不要質疑,就是現在!我摸到的狀況不對勁,頸部不明腫脹,可能有內出血壓迫氣管。迪亞哥你去推超音波儀過來,順便掃一下他的腹部!」

 

布魯斯旁觀窗外的一團混亂,先是打開手機內的監控系統,連上高譚市內的警方監控,又戴上通訊機接通巴里。「閃電俠?高譚市內有街頭槍戰。警方報告槍戰仍在進行中,我把座標發給你,你跟黛安娜一起。不,不要插嘴。對,我趕不上。是,我讓你進入高譚,所以閉嘴乖乖聽我說。」布魯斯一邊吩咐,一邊開啟遠端遙控程式,指揮一架蝙蝠戰機前往支援。

 

「黛安娜?妳說狀況比想像中混亂?不,我不覺得超人有辦法到場。」布魯斯又看了一眼窗外,只見克拉克正在急診室內來回奔走,呼喝指揮。短短一兩分鐘的時間,他的背部已經濺上了不少血液。跑動之下,一件不會飄動的普通衣物,看上去也有了紅色披風的錯覺。對此,布魯斯堅定的說:「超人不會過去,他正在他自己的戰場上。」

 

未完待續

TBC

*我想大家都看的出來買下醫院的梗來自傳統漫畫中買下星球日報的作為,或者電影正義聯盟中買下銀行的反射。

*可供諮詢的醫師並非急診或創傷專門,如果急診室內的處置有錯,還請不吝告知。

*尷尬又不好意思說破的雙向暗戀啊~就決定是這個風味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职业选择,总觉得大超选择成为医生是有原因的,会写出来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