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歧路歸家 (復仇者四時間線)(更至完結)

 

雖然關於未來的劇本有些零散,東尼還是十份自豪他可以靠著聯想力,像是完成填空字謎一般的把所有相應的答案填入。所以早在參加摩洛哥大賽前,東尼已迅速的解毒完畢。既沒有用到黑寡婦攜帶的緩解劑,也沒有用上福瑞手中關於霍華的資料。

 

如今的復仇者聯盟起點,無關神盾局,而是由鋼鐵人與美國隊長在工作車間內展開規劃。

 

「你覺得在摩洛哥大賽公開身分如何?」或許是察覺史蒂夫對於「我是鋼鐵人」這句話的執著程度,東尼正在與他認真商討何時要喊出這句話。「我飛到賽道上,盔甲打開,喊一聲:『我是鋼鐵人!』感覺也很氣勢磅礡。美國隊長也可以趁機登場了!不要等人們去北極把你從冰洋裡挖出來,你已經可以……」話說到這邊,東尼突然想起了些什麼,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嗆住。「老天!現在還有一個你卡在冰塊裡?」

 

相較於東尼的激動,史蒂夫只是很平淡說:「我跟霍華研究過這個問題。照理來說,2012年的一個極小的時段內應該會有三個我。第一個是順著原始時間流,正在打紐約大戰的我。第二個是為了取得與歸還寶石,從未來抵達的我。第三個,是從1970年代逗留至今的我。」

 

「可是在冰層裡,霍華只找到冰凍的盾牌。原始時間流的我消失了。依照未來研究出的時空理論,這不應該發生。不過霍華說我停留的時間太久,時間可能會進行手段激進的自我修復。」史蒂夫嘆了一口氣,繼續說:「最終戰役裡,確實有一名未來之人殺死過去的自己。我後來時常在想,她動手殺了自己會不會不單是情況所逼,還有可能是時間流在進行自我修復?」

 

自己造成自己的消失,終究會帶來不適吧?東尼如此心想,卻不知該從何勸慰,只能閒扯一句。「嗯,至少美國隊長登場的時候會有盾牌。衣服呢?我們要到哪裡幫你搞一件古舊戰衣出來?」

 

「去你的收藏裡面挖。我記得你有很完整的美國隊長收藏。別說制服,就連便服都有。」史蒂夫記得讓『未來東尼』萬分尷尬的美國隊長收藏。原本那些收藏源於小時候的熱愛與長大後的家族傳承感。大量的收藏卻在美國隊長解凍成為有血有肉的真人後變得詭異。當一個隊友收著另一個隊友畫過的素描、用過的水壺、穿過的衣服。若不能用熱戀解釋,就只能以變態看待。

 

所以東尼將藏品全數捐出。史蒂夫還是在史密森尼學會告知他可以取回自己的所有物,但學會希望隊長能允許借展時意外得知細節。

 

史蒂夫原本是笑著說出「挖收藏」的這句話,卻在東尼的一臉茫然中頓時了悟。

 

受到干擾的時間線中,史蒂夫與霍華在七零年代重逢。霍華依然忙碌,但東尼從未碰上一個拚死尋找美國隊長的父親。因此東尼對美國隊長的感覺,大概就像小孩子喜歡英雄人物一般。喜歡過一陣,接著就鬆手扔開。眼前這個東尼,沒有執著,當然也不會有一屋子的美國隊長藏品。

 

東尼立刻就猜出個大概,直問:「上一版本的我,收藏了很多美國隊長的東西?」

 

史蒂夫笑了一下,「沒關係,我畫出稿子給你。衣服可以仿舊。我順便可以把你未來的盔甲設計畫出來。詳盡的科學原理我不懂,但你曾經把奈米盔甲交到我手上過。我知道大概的型製,告訴你或許對你目前的設計有幫助。」

 

此時開著當背景音樂的談話性節目正巧是關於東尼與鋼鐵人的主題。幾個來賓唇槍舌劍的大談盔甲是否應交予國家,或者盔甲屬於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保護範圍。

 

新聞剪輯中東尼的發言再度跳出:「鋼鐵人是我的保鑣。可是鋼鐵盔甲是我的創作,我大腦的延伸。盔甲與我合而為一。交出鋼鐵人就是交出我自己,這算是勞役或者賣淫。端看你在哪一州。」新聞中的俏皮話,突然將東尼腦中的零碎想法拼湊起來。對東尼來說,他即盔甲。他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會因任何理由交出盔甲。可是史蒂夫卻得到上一個版本的未來東尼交出盔甲。

 

上一個版本的未來東尼,有著一屋子的美國隊長藏品。

 

史蒂夫曾對著東尼強調:「因為你是最重要的。」

 

「未來的史蒂夫」做菜難吃,旁人會開玩笑說「吃下去會使情況更可悲」。但東尼卻誇他做菜好吃?

 

拼湊出來的真相,電流一般的貫穿東尼的心臟。已經更新的方舟反應爐似乎因此短路,停跳半秒。東尼舔舔嘴唇,有點虛弱的問:「只是好奇一問,『未來東尼』有對你的長相或者身材說出什麼不禮貌的評語嗎?」

 

史蒂夫不理解這個問句的用意,但還是回答:「你說神盾發的制服完全沒有讓我的屁股變得更翹。」

 

該死!該死!東尼在心中大罵不止。心想這個版本的自己挑選史蒂夫作保鑣,正是因為史蒂夫金髮藍眼,寬肩窄腰,還有著字面意義上的大胸翹臀。絕對有潛力成為一場昂貴的性騷擾訴訟。

 

「為什麼我們沒有在地球上一起對抗薩諾斯?而是分頭各自進行?」問出問題的時候,東尼覺得自己的聲音都在發抖。

 

「我們……吵了非常嚴重的一架,不再跟彼此對話。薩諾斯就是在這個時間點入侵。」史蒂夫不確定自己可以把事情講的多清楚,因為東尼曾朝他丟去一堆觀察與不觀察,貓與骰子的量子力學用語。

 

東尼問:「吵架的原因呢?」

 

「嗯……可以講的多詳細?你說過的,這會影響量子力學?」

 

東尼想了一下,這才回應:「雖然我們決定只講究結果,不對過程進行微控管。記得嗎?那盤義大利麵?但避免干擾,你還是講模糊一點,我勉強聽的懂就好。」

 

史蒂夫停了一陣,在心中組織好言語,緩慢的開口。「我們吵架,因為一份牽涉到很多人的契約。我們之中一個人想要法律的約束,另外一個人不相信這些東西。因為發生過很多事情,他已經不相信體制。」

 

「雖然我們吵架背後的原因牽涉眾多,不過真正的引爆點是因為另一個男人。」

 

「另一個男人。」東尼語帶驚恐的重複了一次,然後結結巴巴的總結:「我們因為一些契約還有法律約束的問題吵翻,其中的引爆點是另一名男人。」

 

史蒂夫點點頭,「嗯,甚至打起來。」

 

東尼覺得眼前有發黑。在找尋元素解毒時,東尼便十分自豪即使關於未來的線索不多,劇本零散,他還是可以靠著聯想力順利填空。現在,東尼手邊的線索已經夠多了!

 

東尼心想:結論就是他們談過戀愛,他們鬧翻。

 

那份契約應該是代指婚姻。多半是一個人想要結婚,活在法律束縛與體制保護之中,另一個人不相信體制只想要自由。謝啦!用一根汗毛想就知道談戀愛還想要自由的是哪個渾球。引爆點還是另一個男人!東尼心想大概是自己一邊談著戀愛,一邊想要自由還一邊跟人搞上了……

 

一般情侶戀愛談崩鬧翻,搞砸的極限就是出一條或兩條人命。誰知道守衛世界的超級英雄戀愛談崩鬧翻,搞砸的極限是宇宙一半的性命?

 

喔!該死!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哈哈哈看到這段忍不住笑出來XD
    隊長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的話有歧異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