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歧路歸家 (復仇者四時間線)(更至完結)

 

東尼認定史蒂夫過分純真,無法注意到語言中的歧義。所以史蒂夫肯定沒想過那兩句彼此交換的「我願意」在一個迷戀者的耳中會聽出怎樣的意義。

 

不管事實是「我願意相信你」還是「我願意」。東尼都因為這句話而改變。他依然還是那個諷刺張口就來,不嗆人不舒服的東尼‧欠揍‧史塔克。可是東尼開始學會對人表達關心,真正的表達。而不是提議買下過量商品或者炸掉什麼東西來轉移人們對悲傷的注意力。

 

他也會露出尖刺之下的柔軟內心。帶著一種彆扭的拙趣,表現的一如翻出肚皮的刺蝟。無聲的表示著:「看看!我也很脆弱!然後摸摸我的肚皮吧!如果這能讓你好過一點。」

 

當史蒂夫不小心說出翻肚刺蝟的形容時,東尼沒有感覺受辱,原地跳起。他笑著解釋自己知道復仇者聯盟不能分崩離析,而目前復仇者聯盟只有他們兩個成員。他們不能吵架。

 

「也有可能,這次的東尼有著一個相對快樂的童年。所以我對嘲諷的接受力提高了!你接受你說我是什麼翻肚刺蝟。」東尼只是習慣性的說話不經大腦,但他提起童年卻讓史蒂夫瞬間頓住,手上的動作直接停下。

 

「一個早早消失的教父對童年歡樂沒什麼助益。但是一個長時間待在家的父親,肯定對我的精神狀態有幫助。嗯,相對性的長時間。」

 

第一次聽到這個答案,史蒂夫有些愣住。他從未提起這件事,所以東尼不該知道另一版本中霍華執意打撈美國隊長,甚至因此缺席東尼的成長。

 

「不用講,我自己可以猜到。」東尼做出解釋,「我老爸那種性格,怎麼可能扔你一個人在冰洋裡面載浮載沉?北冰洋又不是一個可以帶孩子遠足的地方。」

 

史蒂夫嘆了一口氣,「很多事情我想告訴你。可是我不知道說出哪些事情會干擾時間線。有鑒於我第一次朝你承認我是史蒂夫‧羅傑斯的時候,就已經說太多。我好像應該在剩下的事情上更加謹慎。」

 

東尼說:「現在是2011。用時間的相對位置來說,你告訴我2011之前發生的事情應該都可以。」

 

「你確定?」

 

「不,我不確定。我就算是個超級天才也不能凌駕於宇宙法則之上。況且我研究宇宙法則的時間實在不夠多。不過當你說出紫色外星人的時候,這個時間線也沒有發出『喀拉』一聲。不是嗎?」東尼在回答時揮舞著手中的扳手,又回頭搗弄那台不知是咖啡機還是盔甲的東西。也很有可能是自帶咖啡機的盔甲。

 

史蒂夫複述到目前為止整理出來的規則,「一、盡可能不要說出與本人相關的事件。二、非告知不可時盡可能模糊事件。三、參考時間的相對位置來決定可以說多少。」

 

數算著規則的史蒂夫說:「你得理解我總是希望小心一點。畢竟我已經把時間線搞砸了……」

 

東尼突然轉身面向史蒂夫,動作之快,辦公椅的輪子為此發出巨大的嘎啦聲。「說到搞砸時間線這件事,有一個問題終究要釐清。反正現在是2011,1970離我們已經很遙遠。或許最好別說,但該死的不釐清問題源頭,我們很難繼續。」

 

東尼深吸一口氣,壓下自己的暴躁。用上從未有過的嚴肅語氣,「隊長,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留在1970。照你的說法,你應該歸還寶石,然後回去。事情結束,我們也就沒有這一堆的麻煩。」

 

東尼很想問史蒂夫,「如果我們差一點點就在紙上簽字,差一點點就要廝守終身。為什麼你要回到過去?」但東尼不想問,也不敢問。所以他將問句精簡到極致。

 

「隊長,告訴我,你為什麼留在1970?」

 

*****

 

「你跟我說,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史蒂夫嘗試苦笑,嘴角卻僵硬的無法抬起。

 

「所以現在是我的錯了嗎?」

 

「聽我把話說完。你跟我說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在第一次拿取寶石的1970,你就勸我去找佩姬。你要我去跳一支舞。你說不是所有人都有第二次機會。你說我們之間有二次機會,所以我跟佩姬更應該有第二次機會。『去跳那支該死的約定之舞!了結你的心願,然後好好過日子!』」

 

東尼心想:對!這絕對是他會說出來的話。東尼的個性絕對會說出:「麻煩去跟舊情人好好了斷。因為東尼‧史塔克不想跟前任搞對抗。更何況是因為回憶與愧疚而益發完美的前任。」

 

東尼再一想,搞不好還真是我的錯?突然覺得胸口有點堵。

 

史蒂夫說:「拿取寶石的當下我沒有跳舞的心思。直到歸還寶石的時候,我心想:『只是一支舞』所以我去找佩姬,懇請她換上那件紅裙。」

 

「然後?」東尼知道,接下來的故事才是轉折所在。

 

「我離開佩姬的屋子,準備啟動時空定位裝置。當時有一個小女孩追著一顆皮球,穿越了馬路……」史蒂夫話還沒說完,東尼就主動往下接。「美國隊長出手救人,撲過去華麗的滾三圈,剛好壓爛了時空定位器。」

 

「不,壓爛了皮姆粒子試管。」史蒂夫糾正。「我去找你父親,希望能透過他取得更多皮姆粒子。但是經過上次的失竊,皮姆博士對他的科技嚴加守護,我們很難找到機會下手。這時你父親提議我們等一段時間,等博士放鬆警戒。然後趁這個機會……」

 

「趁這個機會?」東尼揚起語尾。

 

「我想想,這是發生在這個版本的1970,這是可以說的故事。」史蒂夫小聲的一句自言自語,臉上露出脆弱的,非常不像美國隊長的神情。「趁這段時間,我們去救巴奇。」

 

「巴奇?」東尼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只會覆讀結尾的笨蛋了!誰又是巴奇啊?

 

「咆哮突擊隊的狙擊手,我從小到大的夥伴。他應該死在四零年代的軍事行動中,但是……」史蒂夫遲疑了一下,正在盤算時間先後,未來與非未來的問題。東尼卻搶先打斷,「不用你說,我猜得出來。出於某些原因你知道他七零年代時沒死,而且陷入危機。你們等皮姆博士鬆懈,同時去救巴奇。不過這些都是短期滯留的原因,幾個月或者幾年。我問的是你為什麼留下了?」

 

史蒂夫說:「這次砸碎的不是皮姆粒子。」

 

「噢!該死!」東尼罵出聲音。

 

皮姆粒子還有辦法偷,但是七零年代要從哪邊去生出一個時空定位器?東尼想起了他父親在錄影帶中那句:「我受限於我這個時代的科技力。」或許父親也為此感到內疚?畢竟是他說服史蒂夫多留一段時間,短期滯留卻變成無法離去的定居。

 

這樣想想,終究還是史塔克的錯。

 

東尼嘆了一口氣,決定轉換話題。「巴奇呢?為什麼我成長歷程中沒看到這位巴奇?如果他是咆哮突擊隊的隊員,他跟我爸應該有交情?」

 

「巴奇……現在還在冷凍中。九頭蛇改造了他,所以出現了很多副作用。我們三個人商量過,因為暫時無法解決巴奇的精神問題,冷凍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等等?你說有一個四零年代的士兵現在像是冷凍鹹魚一樣的放在我家的冰庫裡?」

 

「史塔克相關企業中應該有一個小小的獨立公司,處理工業氣體跟冷凝劑……。」史蒂夫不知為何說的有點心虛。

 

「我爸的遺囑裡面可沒有一句:『冷凍庫裡面有個四零年代老兵,處理一下。』現在誰在管理巴奇?你們就沒想過不小心解凍的可能嗎?」東尼簡直嚇傻了!長期人體冷凍必定要處理大量精細數據,現在是誰在處理那些數據?

 

「如果你有勞神看過我的履歷。就會知道史蒂芬‧卡特雖然是應徵保鑣,但我有一行履歷顯示我在史塔克冷凍……」

 

東尼不加掩飾的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他知道霍華肯定對自己的設計信心滿點,完全不擔心把整個冷凍槽或冷凍艙交給一個科技力低下的二戰老兵。

 

沒辦法,自信過剩一直是史塔克的家族遺傳病。

 

「好,冷凍二戰基改鹹魚。這絕對是我要處理的問題。但我爸完全沒有處理嗎?冷凍問題可比時空定位好解決多了!」東尼忍不住叫出浮空螢幕,開始檢查霍華是否有留下研究資料。

 

「霍華跟我都覺得要保持低調。因為1963甘迺迪……」

 

「理解,收到。總之我家冰箱裡凍著美國史上最大陰謀論的答案。」東尼想翻白眼又表現的像是他的眼球累了,無力繼續翻滾。「所以你留了下來,直到911的時候發現炸爛的東西不對,直到看到福瑞時發現他不該有兩顆完好的眼睛。」

 

「其實佩姬生病的時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對了……。」史蒂夫以為自己不會哽咽,但是他的尾音卻有些顫抖。「佩姬跟我說沒關係。她說她的人生因我的回歸了無遺憾,完美燦爛。」

 

不必史蒂夫明講,東尼也猜到了答案。佩姬在上一個版本中,應該有著相對久遠綿長的一生。

 

在一陣沉默後,東尼低聲說:「佩姬阿姨沒說錯,人生的美好與否不是用長度決定。」

 

癌症病房中,多的是插滿管線,在蒼白床單上蜷縮忍痛的消瘦病患。現在東尼憶起,他所記得的佩姬阿姨依然是烈焰紅唇,眼神堅毅的美人。美的凜然不可侵,病魔也不能打擾的動人光燦。

 

東尼想起了這件事,突然開口說:「一開始,佩姬阿姨還願意讓我去探病。後來阿姨叫我別去看了。」

 

「為什麼佩姬要你別去看她?」史蒂夫發覺自己居然不知道這一段。

 

「她說修不好的東西會讓我挫敗,她不喜歡看到我的挫敗。」

 

「當時我已經執掌史塔克工業,一年投幾億在癌症研究上,進展卻慢的像是蝸牛拉車!我要把金額翻幾倍,佩姬阿姨卻阻止我。她說:『你要學會有東西終究修不好。』光這句話我就聽懂了!就算我真在短時間內攻克癌症,下一步呢?對抗死亡嗎?」

 

「該死的,為什麼世界上總是有修不好的東西。爸、媽、賈維斯、佩姬阿姨……」講到佩姬,東尼也有些語塞。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佩姬是他殘存的唯一親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機械。缺損可以補上,零件可以重鑄。機械的世界裡只有技巧不足的工程師,沒有修不好的東西。」

 

此時史蒂夫突然感受到佩姬的智慧與冰冷的通透。佩姬說過:「非到必要關頭,別去找東尼。東尼是個忍不住要修補世界的孩子。」

 

那誰來修補東尼?

 

史蒂夫突然伸手攬過東尼,將他緊緊抱在懷裡。

 

「別抱我!我沒有要哭!」東尼用著缺乏說服力的鼻音抗議。

 

「是我想哭。你陪我哭一陣。好嗎?」

 

東尼不再說話,只是降低了掙扎的力道,用非常彆扭的方式與史蒂夫維持互擁的姿勢。東尼確實在哭,卻是倔強的不出聲,以淚默默浸濕史蒂夫的胸口。

 

在一段綿長的靜默之後,東尼忽然開口:「你沒有搞砸時間線,至少沒有搞砸太多東西。」東尼抬頭,明亮的焦糖色大眼看著史蒂夫,誠摯說出:「阿姨跟我說過她很快樂,她覺得她有一個完美的人生。」

 

史蒂夫哭了。

 

結果反而是東尼開始安慰史蒂夫。「史蒂夫,我知道你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可是你說過我們會一起拯救地球。所以,我們會一起承擔。」

 

東尼對著史蒂夫,認真的再說一次:「聽到了嗎?一起。」

 

===

 

通販交由葫蘆夏天:

葫蘆夏天購物車
https://reurl.cc/lXxk9

上海集運購物車(最近一批5月底截止,預計7月中下旬上海寄出)

https://hwulu.why3s.cc/shop/index.php?route=product/product&manufacturer_id=296&product_id=5232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哈哈哈看到這段忍不住笑出來XD
    隊長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的話有歧異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