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歧路歸家 (復仇者四時間線)(更至完結)

情誼到底該怎麼衡量深淺?東尼不確定。因為他的朋友很少,樣本數不足。他的每場戀愛又都不在常規範圍內,無參考價值可言。不過東尼很確定在對方面前哭成狗,絕對是感情深厚的表現之一。

 

他跟史蒂夫在對方面前哭成狗之後,感情便飛躍式的往前一大步。東尼開始接受史蒂夫對他疑似補償心態使然的教父式關心。史蒂夫也終於放下關於搞砸時間線的自責,不再以內疚鞭打自己。

 

史蒂夫花了太多的時間活在傳奇中,習慣生活充滿接續不斷的任務、火花四濺的衝突。幾十年的祕密人生,隱姓埋名雖然給了他一些平靜,攪亂時間的陰影卻籠罩其上,沒能將世界的責任從他肩上卸下。

 

如今,世界的責任不再屬於他一個人。東尼說出口的那句:「一起承擔。」就像是魔咒一樣,將史蒂夫從束縛中解放。他似乎終於能心無負擔的好好生活。好好生活,同時拯救地球。

 

*****

 

按著時間表,史蒂夫與東尼踏上公路旅行,在搖擺爵士與重金屬搖滾的交錯背景樂中抵達新墨西哥。接著與一個揮舞錘子跟閃電的大個子並肩作戰,最後居然踏上太空之旅。

 

東尼覺得彩虹橋棒極了!如果能除去太空暈眩,吐在盔甲內一事,那就更加完美。過程中史蒂夫不顧性命的救下身為反派的馴鹿小子,甚至說服所謂的眾神之父,成功將洛基帶往地球。東尼猜測史蒂夫的行為有其深意,只是避免時間線干擾所以不能言明。但也可能只史蒂夫惹人厭惡的高尚在作祟。

 

說真的,非得讓所有人自慚形穢嗎?

 

當東尼回到地球,累得半死。盔甲被毀滅者的熱度燒出了醜惡的溶化,內部還有嘔吐的氣息。在如此惡劣的情境中, 東尼也得強打精神,陪著史蒂夫跟神盾局的考森探員來回談判,商量馴鹿洛基需要怎樣的監管。

 

當東尼終於踏出那副像是半融冰淇淋的戰甲時,史蒂夫真的給了他一支冰淇淋。嚐起來甜甜的,巧克力味。

 

而史蒂夫嚐起來像是硝煙與灰燼。

 

大約是作戰時吃進了一口灰吧?所以這個帶灰的吻本該糟糕透頂,卻是讓東尼忍不住嘆息的美好滋味。

 

親吻過後,東尼幾乎要被自己的衝動嚇死。他該怎麼解釋這件事?該跟史蒂夫說這是一個「耶!很高興我們活下來了!」的吻,還是辯稱這是「感謝你的冰淇淋,現在讓我們親吻廚師。」的吻。或許拿一下教父教子之類的說詞擋一下?東尼很確定當他還是個小豆丁的時候,他親過他的教父不止一次,還是嘴對嘴!

 

嗯,不過當時東尼還是個小豆丁,而且小豆丁的吻純潔乾淨,百分百不含舌頭。絕對不像他剛才的嘗試。

 

被吻過後,史蒂夫第一句話是:「東尼,我不確定。」

 

「沒事、沒關係、別理我!我肯定遇上了什麼太空熱病!」東尼用被掐住脖子般的尖啞嗓音,急急忙忙的丟出理由,慌慌張張的往外走。

 

「聽我說完。」史蒂夫扯住了東尼的手,將他拉回。「我不確定……」史蒂夫的話語聽來像是水晶玻璃的斷面,破碎、傷人、美麗。「因為你在這個世界有小辣椒、羅迪、哈皮。可我只有你。」

 

「我不確定,因為我只有你。」

 

「不確定。不是不可以。」東尼覺得自己聽懂了,又好像沒有聽懂。好一會,東尼才嘟著嘴說:「如果你只是擔心沒朋友,小辣椒跟羅迪都可以讓給你。他們最近對我好兇。」

 

「或者我們趕快解凍你的摯友巴奇,我想他一個可以抵好幾個。」東尼提議,同時偷偷的在史蒂夫的胸口蹭了一下。

 

「你父親跟咆哮突擊隊都有交情,我不確定巴奇解凍之後會對這件事情做何反應。笑出眼淚或者揍我一拳,都有可能。」

 

「噢……」東尼不確定該怎麼回應,只能發出一個單音打混過去。他原本想開玩笑喊幾聲史蒂夫叔叔、巴奇叔叔,然後說出類似「戀父情結超辣的!」的爛話。不過東尼知道,自己最好閉嘴。

 

「不確定」聽起來是有希望的,不要多嘴毀了自己的希望。

 

===

 

通販交由葫蘆夏天:

葫蘆夏天購物車
https://reurl.cc/lXxk9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哈哈哈看到這段忍不住笑出來XD
    隊長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的話有歧異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