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歧路歸家 (復仇者四時間線)(更至完結)

 

東尼禁止史蒂夫說出更多曾經存在的未來,卻在跑廢了幾千個精細模型之後,得到一個微妙的結論。

 

「我們這個時空小隊、時空警察、時空搶犯……不管你想怎麼稱呼。」在餐桌上,東尼吃的不知該算早餐還是宵夜的一盤肉丸義大利麵,嘴角帶著醬汁,開始解釋。

 

「時空攔劫。」史蒂夫很直覺的反應。

 

東尼抹去嘴邊的醬汁,「好,那就時空攔劫。我們這個時空攔劫小隊的成員有你跟我。你已經是一個亂數,一個不穩定因子。你的存在、加入、作為、不作為都對我們既有的時間線現況要貼合那個宇宙不半毀的結局來說……沒有幫助。而我,據說是守衛地球的重要一員。我知道的越多,代表我對時間線的干擾越大。最矛盾的地方就是我們兩個是目前唯二能夠修整時間線避免宇宙半毀之人。」東尼突然指著桌上這盤麵,「假設我們的宇宙現況是這盤麵。我知道我該用什麼河流之類的東西比喻,但我眼前就這盤麵了。」

 

「宇宙是一家餐館,你吃過這家餐館端出的肉丸義大利麵。所以你知道這盤麵的味道,就像你知道所有發生過的事情。至於其他什麼平行宇宙,都是義大利麵,只是青醬,白醬,有加蝦子,沒有加蝦子。」

 

「出於某種原因,你又跑回來吃同一盤義大利麵。這裡我們就別管比喻跟時空的謬誤了,總之,你知道這盤麵的味道不對,因為你以前吃過這樣的一盤麵。而你相信鹽罐,也就是我。對這盤麵的最終味道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你發現少了鹽的味道,這盤麵要完蛋了!所以你想要在麵裡加鹽。」東尼倒轉鹽罐,在麵上撒了一圈。「可是添加的時間似乎已經過去了。這是一盤精準的麵,每樣食材都應該在正確的時間加入。你想要重復那盤麵完美的滋味,我告訴你,你錯了。」

 

東尼舉起叉子,對準了史蒂夫的臉,「你以為這個時空攔劫小隊的目的是重現一盤一模一樣的麵。不,一盤麵的使命就是好吃而已。就像我們最終的目是確保宇宙不要半毀於薩諾斯之手。只要麵好吃,過程大概一致就好,不要太在意。越多的微控管更可能擾亂局面。」東尼一邊說,一邊拿叉子翻攪一圈,把麵條一根根的挑出來擺弄。「微控管,就像你要把每根麵擺放在記憶中應有的位置。並不會做出當初那盤完美的麵,很可能只會把麵搞成一盤噁心到不能吃的坨狀物。」

 

「噢!該死!」東尼突然醒悟自己在比喻過程中又是加鹽,又是亂攪,真把食物搞成了不能吃的鬼東西。東西不能吃了,可是他的肚子還在咕嚕亂叫咧!

 

「沒事,我幫你弄別的食物來吃。」

 

史蒂夫話才說完,東尼可憐兮兮的眼神突然發亮,興奮的問:「起司漢堡嗎?還是甜甜圈?不過一模一樣的也行,剛剛那盤麵就很好吃。」

 

「也只有你會覺得我做的東西好吃。」史蒂夫開了冰箱翻撿。「從前大家還會開玩笑,說除非想讓情況更可悲,不然別吃我做的晚餐。」

 

「不是『從前』,是『未來』。你搞錯時態了。」東尼糾正了一句,然後把手伸向咖啡機。「大家都不喜歡你的料理?我味覺沒有問題啊!你做菜我覺得挺好吃的?」

 

史蒂夫想開口解釋他的料理備受批評的原因。為了讓熱量跟上超級士兵的新陳代謝,又要講求方便快速。史蒂夫總是會做出超大份量的單一料理。三四打雞蛋做的炒蛋,幾十根一起煎的早餐香腸等等。當份量大到堪比餵豬的程度,看上去就很敗人胃口。除了索爾之外,沒人欣賞史蒂夫在廚房的實用主義。

 

可是史蒂夫覺得自己似乎不該開口解釋。照東尼的說法,給出的訊息的越少,對宇宙的擾動越小。

 

東尼倒是自己想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啊!我懂了!應該是你回到七零年代後時常練習,做菜技術進步了!」

 

對於料理技巧遭到貶低,史蒂夫略有不甘。「不,你在『從前的未來』也都說我做的菜不錯。誇過幾次好吃。」話都說完,史蒂夫才發現這又是關於未來的訊息。他急忙住嘴,但早已來不及。因為「未來」總是錯過飯點的東尼,吃到的都是清空大半的小份量剩食。或者看不慣他吃剩菜的史蒂夫另行開伙的小鍋料理。

 

「沒關係的。」東尼朝史蒂夫一笑,「剛剛不是才說了不要『微控管』,不要把麵條一根根的擺好?」

 

「好。」史蒂夫回以一笑,略為釋然。緊繃的肩頸也瞬間鬆散開來。

 

東尼說:「目前看來保衛地球最基本的是要組成復仇者聯盟,對吧?那我們先把所有成員一個個篩出來,確保大家的加入。」

 

「篩選所有人之前,你得先解毒。」史蒂夫很認真的說,「因為你是最重要的。」

未完待續

TBC

 

*很多同人作品都習慣設定一個常常下廚的隊長。不過在復仇者四的電影裡面,隊長跟娜塔莎的對話裡,隊長似乎很吐槽自己的廚藝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哈哈哈看到這段忍不住笑出來XD
    隊長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的話有歧異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