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歧路歸家 (復仇者四時間線)(更至完結)

 

回到工作間之後,史蒂夫開始向東尼描述一名自稱娜塔莎或者娜塔莉的紅髮綠眼美女。史蒂夫說的不算確定,因為他從未細問娜塔莎臥底時的狀態,甚至只知道大致的臥底時間。更進一步的說,史蒂夫甚至不知道自己把時間線搞到多砸。娜塔莎還是紅髮嗎?還是綠眼嗎?甚至……還有娜塔莎的存在嗎?

 

「如果真的是美女,我想我應該有印象。」東尼揮手叫出員工名單,開始請賈維斯運行最初步的篩選。「我們到底在找什麼?」

 

「一名神盾局探員。她手上應該有鈀中毒的症狀緩解劑。然後,我們需要從福瑞那邊把霍華的東西拿來,裡面有新元素的替代線索。應該是在某份史塔克博覽會的藍圖或者模型中……」史蒂夫話還沒說完,東尼忽然比了一個手勢打斷他的發言。

 

「你不是來自未來嗎?為什麼我覺得你交給我的劇本零零落落的?」東尼皺著眉頭,對史蒂夫一臉嫌棄。

 

史蒂夫答:「技術上來說,我現在還在北冰洋裡面隨著冰塊載浮載沉。關於這一大段的故事,都是解凍後娜塔莎跟我說的。」

 

東尼一拍雙手,「果然不是我跟你講的故事。不然我這個人話多,又喜歡全面揭露,怎麼會跟你講一個這麼簡潔的故事?」東尼偏著頭,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跟你關係應該不好吧?不然我應該會用我的視角講這段故事給你聽。畢竟我這段時間是生死交關,感慨萬千的時候啊!」

 

史蒂夫說:「我們有過分歧,吵過架。但最終我們還是看向同一個方向,為保護生命而奮戰。」東尼則假裝抖了一下,做出一個被噁心到的表情。「講這麼好聽,好像打過稿子一樣。但說來說去,其實我們就是關係不夠好啦!」東尼一邊說,一邊把初步篩選結果秀在浮空螢幕上,一頁頁的晃過去給史蒂夫挑選。

 

好一段時間內,房間裡只有資料視窗滑過的聲音。東尼突然開口:「你會去當我的教父,是因為跟我爸關係好,還是因為跟未來的我關係不好,而你內心有虧欠?」

 

虧欠嗎?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宇宙都虧欠東尼。不過史蒂夫不認為自己主動承擔教父是出於虧欠。

 

史蒂夫說:「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是因為你小時候很可愛?」

 

「所以長大就不可愛了嗎?」果然是東尼,講話不嗆人就不舒服。

 

「小時候很可愛,長大後非常非常帥。」史蒂夫回的很迅速,卻沒有注意到自己哄小孩一般的口吻,對著一名成人卻像足了調情。對此,東尼有些尷尬,癟癟嘴,決心還是不要查證史蒂夫有沒有幫自己換過尿布。有些事情,最好永遠都不要知道答案。東尼轉換話題,「這裡面到底有沒有那位神盾臥底啊?」

 

「在這!」史蒂夫點向螢幕中的一份資料。「就是她,娜塔莉‧羅許曼。實際上是娜塔莎‧羅曼諾夫。代號是黑寡婦,神盾最強的探員之一。」

 

史蒂夫覺得自己的評語有些古怪。最強的探員之一?不如說是最重要的探員,且沒有之一。在薩諾斯彈指之後,半數生靈滅絕的動盪時代,她一個人撐起成復仇者基地,靠著殘存的部隊維護地球,甚至守衛宇宙。

 

娜塔莎始終強悍,永遠無懼。最後更為靈魂寶石縱身躍下,在佛米爾的石地上摔成一灘暗紅血跡。

 

史蒂夫感覺到湧現的悲慟頓成水霧,很快模糊了視線。他假裝看著另一塊螢幕,收斂心神,背對著東尼發問:「你有要去參加摩納哥大賽嗎?」

 

「有。怎麼了?」

 

「如果要繼續維持偽裝,你得想想要怎麼處理你的雙重身分。摩納哥的賽道上,伊凡‧萬科會來找你的麻煩。伊凡‧萬科,叛逃科學家之子。你們父親有過一段共同研發的過去。他覺得自己這輩子的不幸都是史塔克家族的錯,而他手上有類似方舟反應爐的設計。就算不知道你是鋼鐵人,他也很可能依舊把你的車鞭成一堆廢鐵。」

 

「鞭子?」在所有的重點之中,東尼挑了一個最不重要的細節發問。

 

「巨大的電流鞭。」史蒂夫稍微比劃了一下。

 

「好糟的品味。」東尼撇嘴,語帶不屑的評論。「所以目前我們的問題有哪些?找神盾局拿緩解劑、重新發現我爸的元素發明、在摩納哥保住小命同時不要讓鋼鐵人的身分曝光?」

 

「總之,盡可能修補時間線的狀態。已經無法回到最初,但至少確保地球的保護者能出現,復仇者聯盟能夠誕生。時間已經過去了,但總得找個時間讓你說出那句:『我是鋼鐵人。』隔了這麼長時間才說,不知道會不會有影響。」

 

聽著史蒂夫的敘述,東尼天才級的大腦已有大致推論。他把一支電子筆丟向史蒂夫,在嘆息中說道:「把所有你知道的故事寫出來。我們得知道現在狀況到底糟到什麼程度,又需要修補多少東西。」

 

「可是……」史蒂夫的遲疑立刻被東尼打斷。「你嘆氣這麼多,話裡話外全都是不確定。代表有很多事情的走向已經跟從前不同,絕對不只雙子星大樓、福瑞的眼珠還有我的那句『我是鋼鐵人』。你把你穿越前的歷史寫一份下來,我們來跟現今的社會對照有哪些不同。我丟進系統跑運算,推測哪些地方是分歧點,又會分歧出怎樣的結局。就算是蝴蝶效應,我們也要找到蝴蝶拍翅膀的那個起點。總之,搞清楚哪些歷史的分歧點很可能帶我們走向死局。」

 

「一九七零到我解凍之前的歷史,我都只是聽過,未曾真正經歷。這樣沒問題嗎?」

 

東尼聳聳肩,「解決問題總得從頭開始吧?解凍前的事件你或許之能寫個大概,但解凍之後的事情寫詳細一點。越多的細節系統就可以跑出越好的模型」

 

史蒂夫握著筆,突然覺得難受。要詳細寫下未來所發生的事情,代表他要提起英雄內戰,提起他戳進東尼胸口的盾牌。也意味著他要寫下薩諾斯戰爭後窩坐在輪椅中的東尼。描述他是如何在憤怒中顫抖,喊著:「沒有信任!騙子!」講述東尼如何將奈米盔甲核心從胸口拆下,硬塞到史蒂夫手中,彷彿塞入一顆破碎的心臟。死去,卻依然淌血不停機械之心。

 

甚至,他得提起哪句「我是鋼鐵人」與拯救宇宙的一次響指。提起東尼的眼底星辰是如何逐漸坍塌落沉,隨著生命力的流失,漸次暗淡,終成無光的黑洞。

 

「等等!你還是別寫別說的好。」東尼突然出聲制止史蒂夫。「我收回前言。薛丁格的貓。量子力學第一零一堂課:觀測與未觀測會影響量子場域。更不要說我因為知與不知會進行的規避閃躲。」

 

東尼叫出了浮空螢幕,指令連發,迅速跑起了幾個模型。

 

「東尼……那個……」

 

「噓!我在想著要怎麼修補時間。或者照你的說法『拯救世界』。」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哈哈哈看到這段忍不住笑出來XD
    隊長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的話有歧異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