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真的是HE本,不要怕,不要怕。保證不是虐本。

再讓我虐個幾下就好。

保證是最後幾把刀子……

 

在瑪莎來訪前,布魯斯做了很多準備。其中一件事是替瑪莎清理克拉克的辦公隔間。

 

清理隔間的過程,布魯斯感受到微妙屈辱感。只因在法律上,布魯斯根本不是克拉克的「某個誰」,根本沒有整理遺物的權力。星球日報的法務只能一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億萬富翁,手指哆嗦的按下電話撥號,不斷祈禱克拉克的母親快點接電話。

 

就算得到瑪莎認證與法務的許可,走入辦公室後,布魯斯還必須承受克拉克同事隱晦且躲藏的質疑眼神。每個撇過來的眼光,都在無聲訴說,「布魯斯‧韋恩?他跟克拉克有這麼熟嗎?」「我以為只是緋聞?」「他來湊什麼熱鬧?」

 

直到並不熟稔的露易絲上前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以克拉克最好朋友的身分替布魯斯背書,那些戒備甚至厭棄的眼光才轉為同情與哀戚。

 

原本布魯斯認定,他跟克拉克彼此相愛就夠。既然他們連靈魂伴侶一事都不去在意,又有什麼事情需要證明?卻是直到此刻,布魯斯才發覺,只有愛情是不夠的。愛情需要紙質的證書,也需要旁人的見證。但是現在知道了,又怎樣呢?來不及了。

 

第二件布魯斯替瑪莎處理的事情則是收拾克拉克的公寓。瑪莎並不知道整棟公寓已經改換到布魯斯的名下,還在電話中叨唸著要找房東結清房租,不要拖延到轉租的時間,給人添麻煩。布魯斯在掛了電話之後,以恐慌的眼神環視整間公寓,驚覺所有的東西他都沒有資格留下。他不是克拉克的「某個誰」,他要怎麼留下這一切?

 

布魯斯幾乎想在同一棟樓裡,佈置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公寓交給瑪莎,就為了原封不動的封存兩人的回憶。只是布魯斯知道這樣做對瑪莎不公平,最後他只是帶走臥室內的捆縛秘密以保持克拉克在母親面前的形象。剩下一切,他交給瑪莎決定。

 

沒想到瑪莎並沒有想到帶走太多東西,只是想來看看兒子在大都會的生活,然後從衣櫃裡面拿走一件衣服作為葬禮之用。「搜救隊說沒有找到任何東西,可是埋一個空棺好像也很奇怪?我得到的建議是用他的衣服替代……所以我想來這邊找一套西裝。」瑪莎一邊在衣櫃裡翻找,一邊把胡亂塞摺的衣服順手理好。瑪莎完全以一個母親的本能行事,卻完全沒有想到這些衣服不會有人再穿。

 

「那兩套衣服應該很好找啊……」瑪莎低聲的說著。「他一向沒有那種衣服,卻一次做了兩套。他跟我要了他爸爸的舊衣服。我當時還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只跟他笑說沒有一件尺寸合身!克拉克才跟我解釋他想把喬納森的衣服拆下一部份,縫進新的西裝裡面。說也算是一種傳承的意味,不能只有女孩子才能繼承媽媽的婚紗吧?我還笑他說跟有品味的人相處久了,也會找裁縫還會講傳承了!啊!找到了!」瑪莎從衣櫃的深處拉出一套刻意訂做的西裝,一回頭,對上布魯斯失神的目光,才驚覺自己的多言。

 

瑪莎怔了了一怔,又覺得事到如今,不如把話全部說開。她走上前去,輕輕握了一下布魯斯的臂膀,「克拉克跟我說,他準備要求婚了,就希望你會答應。」

 

布魯斯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在水晶穹頂的時候他自己確實有朝這個方向猜測過,不過心底的不安感讓他更擔心克拉克想說的不是結婚而是分手。

 

「我不是故意讓你現在知道這個的……」瑪莎低聲的道歉。布魯斯卻在此時伸手回握,牢牢握住瑪莎的手。「瑪莎……那以後,我也叫你『媽』 。你願意嗎?」

 

瑪莎瞬間淚崩,緊緊抱住了布魯斯,「願意的,當然願意。我的好孩子。」在瑪莎的擁抱中,布魯斯突然覺得一陣感激。未曾謀面的兩個陌生人,在此刻是真心誠意地給予彼此愛,給予對方溫暖。就算所愛之人已逝,愛還在,對吧?他們都會好起來的,是嗎?

 

 

未完待續

TBC

*打算一次更三頁,插刀一次插好插滿。然後明天就可以轉回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