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布魯斯嚇的掌心一片汗濕,克拉克倒是毫無所覺,一字一句往下說:「我曾經跟你說過,我最喜歡的超級英雄是蝙蝠俠。他虔心守護高譚,為這座幽暗城市的微光而戰。在正義聯盟集結,在超級英雄正式進入人民的視野之前,人們對暗夜蝙蝠的態度恐懼大於喜愛,敬畏多於崇拜。」

 

「多年前,警方曾全面追緝蝙蝠俠,只因為這座城市難解的罪案最後都會算到他的頭上。即便後來蝙蝠俠不只一次的拯救城市,大家還是記得他的救援行動炸爛了高譚少女的終極夢想。很詭異,媒體不去責怪罪犯,他們責怪蝙蝠俠。」克拉克指了指頭上的透明天花板,布魯斯才想起當年的新聞媒體是如何卯足全力的攻擊蝙蝠俠使高譚人民的浪漫地標化為廢墟。記者們還找來心理學者分析,指稱蝙蝠俠很可能生性孤僻,厭惡情愛,因此才會藉罪犯之手毀掉水晶穹頂。

 

同一時間布魯斯‧韋恩的大手筆捐助重建搶盡版面。當時媒體們捕風捉影,共同虛構出一個十分完整的婚禮新聞,宣稱高譚王子將在重建後的水晶穹頂進行婚禮。媒體報導詳盡到連花商名稱與禮服品牌都一一列出,連盧修斯都忍不住半信半疑的探詢過幾句。當時布魯斯還再三保證他幫忙水晶穹頂重建,只是為了留存關於父母的回憶。畢竟他父親是在水晶穹頂向母親求婚的……。

 

布魯斯胡思亂想的同時,克拉克的長篇大論還沒結束。「……我時常在想,到底是什麼力量讓蝙蝠俠支撐下去?讓他繼續勇敢的與黑暗鬥爭。正義聯盟當中,他應該是最勇敢的一個人。外星人勇敢嗎?與邪惡鬥爭的平凡人,才是真正的勇敢。」

 

「我想,或許蝙蝠俠有一個他愛的人,或者深愛他的人。愛,支撐他繼續為正義奮戰。所以我想,可能有一個人也需要這樣子的愛……」聽到這邊,布魯斯突然發現事情好像離他所想的分手有一點不一樣。克拉克應該是知道了布魯斯的英雄身分,但是希望成為支援布魯斯的人?

 

「所以我想,也許有一個人,有一個人可能也需要這樣子的愛……」克拉克似乎是有點緊張,吞了吞口水之後又把話重說一次。

 

「嗶!嗶!嗶!」尖銳的手機鈴聲在此時響起,打斷了克拉克的發言。布魯斯內心冒出了一百句髒話,這通電話卻不得不接,因為這是瞭望塔的設定鈴聲。布魯斯露出抱歉的神情,低聲對克拉克說:「非接不可,董事會緊急電話的鈴聲。」他拿起手機,往僻靜處走去,按下手機上的變聲設定,接起瞭望塔來電。「什麼事?快說,我自己有急事。」

 

「需要支援。」維克多的聲音傳出,手機螢幕上同時跳出一張簡易戰略配置圖與戰況即時轉播。布魯斯看了一下戰況,堪稱平順,連激烈的邊角都摸不上。其實任何一個聯盟成員都可以獨自擺平這群奇形怪狀的敵人。只是這些玩具模樣的敵人打法非常難纏,三不五時躲進民宅,闖入人群,埋伏好的炸彈更是接二連三的引爆。不是火焰噴發,卻是大量的詭異黏液與噴濺糖漿,成分與毒性一概未知。迫使聯盟成員以九成的心力來避免傷亡,用以作戰的實力根本不到一成。

 

布魯斯又瞄了一眼配置圖,迅速下達指令,「戰略圖沒有排入超人?改叫他支援。他能比我更快到場。透視掃描全場,確認殘餘爆裂物的存在。冷凍呼吸控場,把現場所有可能的爆裂物凍住。讓巴里不要再移動民眾,直接移動那些歹徒。民眾多,歹徒少。移走人民不如移走威脅。把那些玩具兵全部帶到海灣上,丟進水裡給亞瑟還有媚拉收拾。」

 

完善的規劃,被維克多一句話打壞,「黛安娜說這邊有魔法力量浮動,所以我們先叫你,不是叫超人。」聽到魔法力量一詞,布魯斯罵了一個髒字,接著回應維克多自己馬上就到。聯盟作戰至今,少數的共識是不能讓巴里餓肚子、電磁炸彈不能靠近維克多,然後絕對、絕對、絕對不能讓超人遇上魔法。

 

布魯斯快速走回位子,傾身朝克拉克的嘴唇落下一吻,「董事會,急事。我一定得親自前往處理。」

 

克拉克露出擔心的神情,「很嚴重?」之前不管發生什麼韋恩集團的大事,布魯斯也不曾從約會中抽身。

 

「不嚴重,只是煩人。」布魯斯輕輕抱了克拉克一下,在他的耳邊說話。「有什麼話,我們回到公寓說?」噴在耳邊的氣息,讓克拉克因為發癢而笑了一下。「也好,太正式的餐廳讓我有點緊張。回到我們的房間說似乎比較好。」

 

克拉克一句「我們的房間」,讓布魯斯突然放鬆了下來。他警告自己的失控的腦子應該好好使用邏輯推理。看看克拉克的神情,像是要來談分手的樣子嗎?

 

「我愛你。早點回來。」克拉克給布魯斯一個吻。不是唇舌交纏的深吻,只比儀式性的出門吻多了那麼一秒兩秒。可是他動用虎牙,在布魯斯的唇上輕輕咬了一下,讓這個吻變的既親密又戲謔,甚至還多了一點佔有慾。

 

「謹遵吩咐,我的主人。」布魯斯略帶情色意味的回話,讓克拉克臉上的笑容又擴大幾分。出門時,布魯斯突然有點後悔,剛剛是否該在擁抱時偷偷搜身?或許克拉克的口袋裡會有一個絲絨盒子或者一枚戒指?如果真是這樣,自己的動作似乎太慢了一些?布魯斯想不通,明明克拉克談感情的時候猶豫不決,滾上床的時候也拖拖拉拉。怎麼單獨在求婚上如此神速?

 

帶著約會中斷的不滿與求婚進度落後疑慮,布魯斯一頭扎入了這場戰鬥。這群莫名變為武器的玩具殺傷力不高,但蝙蝠俠卻因心情不佳而出手略重。在戰場上來回奔跑的巴里數度大呼小叫:「大蝙蝠!你怎麼了?心情不好?要不要吃巧克力棒?」

 

布魯斯推開了巴里戳到他嘴邊的巧克力棒,對著通訊頻道中的維克多大喊:「維克多!這些變大的玩具,除了會自動複製、爆出黏液、亂打亂砸還會幹些什麼?找到魔法根源了嗎?」布魯斯一邊抱怨,一邊把把蝙蝠鏢嵌進四處爆炸的玩具兵當中,力道之大,直接把玩具兵的身體打了一個對穿。

 

維克多還沒來得及回話,黛安娜搶先說:「我還在找魔法根源!但是蝙蝠俠?你的狀況還好嗎?」黛安娜的說法,明顯是注意到了蝙蝠俠明顯兇惡的動作。

 

「我有點忙!」布魯斯一臉嫌惡的拿勾索發射器對準七八個肯尼娃娃的腦袋,按下發射鈕,把肯尼的腦袋當作烤肉直接串成一串,然後扔上電線桿。「我原本今天不值班,而且我剛剛有點忙!」

 

「可是只能找你啦!超人跟黛安娜說他今天要求婚!況且現在是魔法事件,找超人真的沒什麼用!」巴里十分盡責,來回奔跑把源源不絕的詭異玩具丟入海中,還不忘幫蝙蝠俠更新一下聯盟內的最新資訊。高效的處理方式,反而引來亞瑟的怒吼:「又是丟海裡!為什麼老是把垃圾扔海裡!」然後一叉把在海灣上大聲咆哮的充氣恐龍戳到漏氣。

 

布魯斯淡漠回應亞瑟的憤怒:「你可以通知海中生物躲避,而我們無法控制人類。況且海中的爆炸問題比較小,就算目前那些玩具只會噴炸出黏液,你也可以控制海流處理。」如此合情合理的回應,讓亞瑟只能咒罵著一些關於人類的水底髒話,繼續處理那些源源不絕的詭異玩具。布魯斯則呼叫了黛安娜,「超人是今天求婚?怎麼沒有人通知我!這是重大安全隱患!」

 

「求婚失敗就會通知你了!況且,你能對超人有點信心嗎?」黛安娜的聲音伴隨著從刀劍相擊之聲傳出,「你明明聽過最多超人的戀愛故事!你知道超人跟她的伴侶關係很好!」

 

「總會可能發生意外,然後搞砸求婚!」布魯斯先是頂了回去,還來不及多說兩句就聽到巴里的慘叫:「不!不要是艾莎!艾莎才不是反派!」布魯斯一回頭,眼見巴里被一堆噴射寒冰的白髮女子包圍,情況危急的左躲右閃。巴里突然踩上冰屑,一個腳滑不穩,半秒的遲滯,左足立刻慘遭冰箭洞穿。

 

蝙蝠俠搶上前去,披風一揮,把緊追而來的冰箭全數打落,同時掏出一把火焰槍把一群艾莎直接點燃。逼出巴里的陣陣尖叫:「不!不要烤焦艾莎!肯尼沒有關係!我沒有喜歡過肯尼!」布魯斯忽略巴里的傷心,開了通訊頻道問:「這些玩具似乎具備故事中的能力。其他人身邊有一樣的狀況嗎?另外,巴里受傷了,我們需要另一個急速者補上戰略位置。」

 

維克提問:「呼叫超人嗎?但這是魔法事件。」黛安娜則說:「別讓超人碰到那些玩具就好?」蝙蝠俠沉吟一瞬,做出決定。「我們需要急速者,超人只負責撤離民眾。總之別讓超人觸碰那些詭異的玩具。」

 

呼叫後,超人立刻出現。超人率先詢問戰況如何,所有人卻都反問求婚的狀況。不是聯盟成員無心作戰,而是因為這場戰鬥並不危險,目前也沒有出現嚴重傷亡,只有大量的建築與孩童們的幼小心靈遭到破壞。畢竟咆哮亂啃的米老鼠與揮舞紅蘿蔔打人的兔八哥,說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至於被蝙蝠俠砍頭的肯尼,被神力女超人斷腿的芭比,那又是另外一個等級的惡夢了。就連最愛玩具的巴里也嘟囔著今年耶誕節他不想收到玩具了。

 

「求婚不太順利……」超人就算有著生物力場防護,大家還是可以看出他黑著一張臉。巴里立刻用敬佩的眼光投向蝙蝠俠,做出口型,無聲大喊:「意外搞砸求婚!蝙蝠俠永遠是對的!」

 

黛安娜安慰超人,「現在外面亂成這樣,求婚不可能順利的……」話還沒說完,她高喊一聲,「魔法波動!」突然持劍往某個遠方衝去。同一時間維克多大喊:「高譚!那些怪物轉移到了高譚!阿卡漢醫院!韋恩塔!星光餐廳!」一瞬間,所有人卡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兵分三路。只聽見蝙蝠俠冷靜下令:「阿卡漢可以全面封鎖!韋恩塔有防恐系統!先去餐廳!超人!快!」

 

未完待續

TBC

*我覺得熱愛玩具的巴里萌萌的啊~在水面上戳破充氣恐龍的亞瑟萌萌的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