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你曾說過的話CH8=====

 

真的是HE本,不要怕,不要怕。保證不是虐本。

再讓我虐個幾下就好。

超人的喪禮幾乎成為一場莊嚴的鬧劇。

 

活著的超人會說話,會表態,可以搖頭,可以否認。所以活著的超人無法為意識形態服務,無法成為政客手中的隨意晃蕩擺弄的傀儡。死掉的超人就不一樣了,死掉的超人摘除不掉貼在他身上的標籤,無法抗拒強加於他的意識形態。因此各國政府應對「超人之死」的態度就顯得十分卑劣。各方強權除了關注超人死後的地球安危,再來就是爭執超人棺木上的那幅國旗應該屬於哪個國家。

 

「你們是想把每個國家的旗子都蓋上去嗎?沒有存在感的時候就蹭著超人弄出一點存在感?」鮮少在對外會議中開口的亞瑟,一開口就火藥味濃厚。「接下來要吵什麼?哪一個國家的旗子蓋在最上面?」

 

「美國國旗。」靜默如陰影石像的蝙蝠俠突然開口,把纖瘦的日本代表嚇得在座位上彈了一下,臀部跟皮椅磨蹭出極不體面的聲音,聽起來簡直像是放屁,現場卻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美國國旗,因為超人跟我說過,他降落在美國,也在美國長大,他喜歡這個國家。」蝙蝠俠的話讓美國代表的瞬間臉亮了起來,耀眼的像是剛點燈的聖誕樹。美國代表正準備開口,就被蝙蝠俠指著鼻子,厲聲說道:「不,我不准你大肆宣揚超人在美國長大這一點。我不會讓任何人消費他的成長歷程。」

 

美國代表先是一愣,接著很油滑的笑了,「這件事情需要您批准嗎?您又不是超人的親屬,您不過就是正義聯盟的顧問。如果我方想要宣揚這件事情,您打算怎麼辦?對我動用私刑?把我吊掛在高壇市的滴水獸下面晃蕩?」

 

蝙蝠俠還沒來得及說話,亞瑟先抓住了美國代表的肩膀,用一種好心告知的態度,懇切告訴對方,目前有一些新型的食人魚特別喜歡游泳池,甚至喜歡水龍頭。一開水就會嘩啦啦的流出來!美國代表一臉驚恐的說出這是恐嚇,猛然站起,大吼大叫說正義聯盟要脫離控管了!

 

行事大氣,素來最能以外交禮儀應對各國的亞馬遜公主,同樣站了起來。把流光金燦的真言套索放在談判桌上。嚴肅說道:「聯盟沒有要做亂的意思。在喪禮的安排上,我們只想尊重超人可能的意願。你們呢?你們想從超人的喪禮上面收割什麼殘餘利益?」面對真言套索,全場死寂。對於政客來說,從自己口中說出真相,遠比自己家的水龍頭噴出食人魚可怕。

 

眼見全場靜默,蝙蝠俠似乎想開口說點什麼,黛安娜卻伸手按住蝙蝠俠的肩膀,以安撫巨獸的力道穩穩壓著他,同時看向亞瑟,輕輕搖了搖頭。短短一秒,三人交換數個眼神與心聲。黛安娜知道,現在男孩們都有嚴重的情緒,所以她用平穩的語調替這場討論總結。「覆蓋美國國旗,可以有軍禮並行。塑像立在大都會,因為我們都知道超人對大都會的愛。不能有宗教人士發言,也不允許任何政客發言。我們願意讓一個超人救過的八歲小男孩,或者一個九十歲老奶奶上台說話,甚至願意讓一隻他救過的貓上去喵個幾聲,都不會把麥克風交給你們任何一人。這是聯盟的期望,我們也會確保這個期望能被順利執行。」

 

黛安娜話聲剛落,蝙蝠俠立刻起身離去,幾乎是無禮甩開黛安娜按在他肩上的手,大步離開。蝙蝠俠在結果出爐前離開會議室,因為他太清楚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政客們終究會照著聯盟成員的期望進行,不為尊重,只為恐懼。就算正義聯盟少了超人,依然對世界強權有著極大威嚇性。

 

布魯斯忍不住好奇,如果真有靈魂,而超人身在現場,他能接受聯盟成員這樣威脅各國代表嗎?超人最重視手段正確,最在意程序正義。

 

「如果沒有這些規制,我們算什麼?我知道我可以是一頭猛獸,所以我需要一些適當的……枷鎖?」布魯斯記得超人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正在乖乖爬樓梯。超人分明可以快速飛行,他卻與蝙蝠俠一層接一層的熟悉當時新落成的瞭望塔。「就像我知道你收集的那些綠色小東西。喔,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收集那些東西。這很好,這讓我覺得安心。大家都說這個世界需要超人,不,這個世界需要蝙蝠俠。」

 

當時布魯斯說了什麼?他自己記不清楚了。應該是回應了一個白眼或者幾聲冷哼?但是他記得超人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像是發覺他的誇獎太過親暱,絕不在蝙蝠俠能接受的範圍。「我是說,這世界需要蝙蝠俠……這樣的人。」

 

布魯斯沉溺在回憶中,喃喃自語,「這世界不那麼需要我,這世界更需要超人。」在會議廳外因為焦慮而來回奔跑的巴里因為這句低語,猛然停下,帶著一陣風與幾張吹起的文件,急停在布魯斯眼前。巴里的眼睛,直逼到布魯斯的鼻尖。一雙大眼因為盈滿淚水,既晶亮又委屈。「不,大蝙蝠,你不能這樣說。聯盟內的每個人都很重要,每一個人都很重要。」巴里的口吻,委屈的亂七八糟。「你不能這樣說,你這樣說我真的會哭。我不進去開會就是因為我知道我真的會哭。我不能忍受那些大人物這樣對待超人的死。大蝙蝠,我不進去開會,可是我一直在偷聽……」

 

巴里睫毛一眨,淚水突然滑落,整個人也像是突然脫力,頹然靠在牆上。「我突然好高興我們沒有找到他的屍體。不是說我還抱持著什麼超人未死的希望,我知道已經用過各種搜索方式了,不管什麼地方都沒有生命跡象……。但我慶幸沒有屍體,因為我看見了這些徘徊不去的鬣狗,我慶幸沒有留下更多東西給他們搶食。」

 

「如果有屍體,他們會怎麼糟踏我們的朋友?怎麼糟踏超人與他所代表的一切?」巴里的聲音,帶著壓抑的哭音。布魯斯走上前去,用不應該屬於蝙蝠俠的善意,朝巴里的肩上拍了拍。「沒有人能糟踏超人所代表的一切。因為我們會守護好這一切,就像我們守護這個星球一樣。」

 

「大蝙蝠,對不起,我知道我不應該跟你訴苦。在所有人當中,我最不該訴苦的對象就是你,畢竟你的男朋友當時也在場。」

 

布魯斯搖了搖頭,面具下的低沉電子音,嚴肅回應巴里,「我是蝙蝠俠,記得嗎?我現在是蝙蝠俠。」

 

那天在餐廳外一聲失控的「克拉克!」還有之後的搜救活動,讓蝙蝠俠遮掩多時的身分終於在聯盟成員前曝光。聯盟成員在詫異之餘,也終於理解為何韋恩集團的集團長向來以昏聵著稱,卻堅決資助正義聯盟,更能在重大事件中與聯盟決策保持高度一致。說到底,蝙蝠俠的決策跟布魯斯的決策,根本是出自同一個腦袋的決策。

 

在聯盟成員面前曝光身分後,布魯斯得到的情緒反饋是驚訝,敬佩。緊接而來的是旁人的感傷與排山倒海的同情。同情布魯斯在一場災難中既失去戰友又失去愛侶。確實,相較於「超人之死」,克拉克的離世對布魯斯的打擊來得更大。超人的死亡有眾人伴蝙蝠俠哀悼,陪蝙蝠俠處理。克拉克的死,卻是……

 

布魯斯搖了搖頭,決定不在此時想起克拉克。現在的他戴著面具,現在的他是蝙蝠俠,而蝙蝠俠他不能也不會在聯合國的走廊上失態。「鋼骨呢?他也沒有來開會。」布魯斯刻意扯開話題,並且謹慎的使用維克多的代號。

 

「他……。」巴里看了看左右,似乎是想確定走廊上有沒有監視器,或者任何維克多可以駭入收音的設備。「別說是我說的,然後拜託不要生氣。他說他也會失態,所以不想來開會。然後他在網路上跟慶祝超人之死的人吵架。」

 

「鋼骨?鋼骨跟人吵這個?」布魯斯忍不住挑高了語尾,畢竟維克多不像是會跟網路酸民打鍵盤戰的性格。

 

「不是真的打字吵架的那種吵架。他駭了慶祝者的電腦……」巴里因為自己的知情不報而越說越小聲,越說越心虛。「他說是『保證修不好』的那種方式。而且不用擔心,保證追查不到。還有,任何用不良字眼提到布魯斯緋聞對象的人,他也……」

 

布魯斯搖了搖頭。低聲的跟巴里說:「閃電俠,說話小心。這裡是聯合國。不是瞭望塔,也不是我們作戰時的頻道。」

 

巴里瞬間懂了,急忙摀住自己的嘴巴,從掩住的嘴裡發出嗯嗯啊啊的道歉聲。布魯斯也不想追究,只是擺了擺手,「跟其他人說,我得先走,我下午還有重要的事。然後你幫我跟鋼骨說,我需要他跟我一起進行搜查。」布魯斯嘆了一口氣,「雖然超人始終很保護他的私人身分,但我想找到超人的女朋友。從過往的閒談中,我可以確定超人有居住在地球的親人,養父養母之類的人物。他的養父母知道超人的真實身分,但我想超人的女朋應該還不知道他的超級英雄身分。」

 

「超人不是說求婚不順嗎?我希望他求婚成功才講出英雄身分。他卻覺得應該要讓女朋友知道全部真相,女方才知道自己該如何抉擇。我甚至再三強調,要他無論如何帶著失憶針去求婚。」布魯斯突然苦笑了一下,當時他為了失憶針一事,幾度跟超人槓上。如今看來,爭吵是如此的沒必要。

 

「總之,我想找到超人的女朋友。我想讓她知道超人不是莫名其妙的人間蒸發,或者無辜死於災難事件的普通人。我想讓他的女朋友知道,超人在死前的最後一刻還在救人。」

 

話說到這邊,感傷的氣息再度瀰漫於空氣中。眼看巴里又是熱淚盈眶。布魯斯只好強調自己等下還有事,藉口快速離開現場。布魯斯知道,自己走的太快,快的幾乎像是落荒而逃。確實是逃亡沒錯,他想逃離伴隨感傷而來的更多感傷。可是,逃去哪呢?蝙蝠俠方才有一場惱人的喪葬會議。布魯斯晚一點則要跟克拉克的母親見面。

 

他的逃亡,是從一份哀傷逃往下一份哀傷。

 

距離克拉克的死已經過了一個月,今日下午卻將是布魯斯與瑪莎的初次會面。一方面是瑪莎受到太大打擊,前段時間必須入院療養。另一方面是當時瑪莎在電話中直承,她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一切。

 

電話中,瑪莎的聲音的讓人想起某些手工織品,或者曬過太陽的冬日毛衣。卻是以溫柔的語調,講出誠實卻傷人的事實,「布魯斯,對不起,我可能還沒準備好見面。我們不可能見面卻不討論起克拉克,可是我……我還沒有準備好用過去式稱呼一切。」說出「過去式」的同時,電話裡有壓抑的哽咽。

 

「原本克拉克說這個耶誕節要帶你回家給我看看。這小子用了一堆最好的詞句誇獎你,口氣裡全是炫耀。我還說他太有把握了!布魯斯是個身分好,收入好,長相更好的大帥哥。你是韋恩啊!韋恩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跟一個堪薩斯小子回家?這小子居然跟我生氣了!要我不准相信電視報導的鬼東西!然後他的詞彙全沒了,只會一直跟我說你很好、你人很好、你對他很好,你們在一起的一切都很好。」說著說著,瑪莎在電話另一端低聲的哭了。布魯斯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老老實實拿著手機,靜靜承受瑪莎的哭音。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所以只能陪伴。等到瑪莎終於緩過氣來,帶著鼻音與抽氣聲的跟布魯斯保證,「等我好一點,等我好一點之後見面。我們再來規劃那小子的儀式。你知道的,等我準備好,等我們都準備好……」

 

瑪莎最後一句話還沒說完,電話就匆匆掛斷了。不過布魯斯清楚知道瑪莎最後一句話的意涵。

 

要準備什麼呢?準備好一起承認,從今往後他們將無法提起克拉克而不去懷念。

 

只有失去的東西,才需要懷念。

未完待續

TBC

*真的是HE本,不要怕,不要怕。保證不是虐本。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