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你曾說過的話CH7=====

 

按照巴里的說法,蝙蝠俠討厭瞭望塔的所有成員。當巴里在聯盟休息室內不斷抱怨蝙蝠俠的時候,維克多用一種實事求是的方式糾正了巴里的說法,「蝙蝠俠不是討厭聯盟成員。他只是覺得所有人都有改進空間。」

 

巴里認真的發問:「那蝙蝠俠自己應該改進的缺點是?」

 

「溫和一點,不要尖銳指出所有人都有改進空間?」走進休息室的黛安娜機敏回應。巴里因此爆笑出聲,笑的幾乎從座位上跌下。就連維克多都像是系統出錯,電子眼閃爍不已,搭配著有些詭異的金屬曲線上揚,看上去不像笑,更像抽搐。巴里指著維克多的臉,為此笑的更加劇烈,等到巴里終於緩過氣來。卻突然換上一副嚴肅的臉孔,用商討大事的口吻說著:「可是我覺得大蝙蝠最近根本故意找超人麻煩。超人個性這麼好,大蝙蝠卻一直欺負他!我覺得,這算不算是……算不算是……」巴里左看右看,甚至衝到了休息室門外看了一圈又衝回座位。用驟然變小的音量說:「算不算是職場霸凌啊?蝙蝠俠職場霸凌超人!」

 

「我們是正義聯盟,聯盟內自己出現職場霸凌,不是很諷刺嗎?我不是說蝙蝠俠把超人的腦袋塞到廁所馬桶然後狂按沖水鈕,也不是說他折斷了超人的眼鏡然後把他塞進儲物櫃裡面。話說超人根本不需要眼鏡,當然蝙蝠俠根本不可能把超人塞進儲物櫃。不是說蝙蝠俠不夠強悍,只是這是基本力量的物理學問題。」巴里壓著聲音,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聽起來幾乎像是蜜蜂的嗡鳴。巴里一路唸到了「當然蝙蝠俠不是唆使全校最漂亮的女生去欺騙像超人感情,騙他說畢業舞會能夠一起去的霸凌」才突然驚覺自己的話題不但跑偏還跑過頭,更是洩漏太多某人生命歷程中的悲慘經驗。

 

巴里咳了兩聲,拉回正題,「我們是不是該阻止蝙蝠俠近日對超人無止盡的挑錯啊?我們幾人組一個反職場霸凌聯盟?嗯,不要亞瑟,有時候我覺得亞瑟就在霸凌我,他動不動拿食人魚威脅我!」

 

「蝙蝠俠或許是對超人有著更高標準。畢竟超人是聯盟主席。」維克多話才說完,電子眼閃爍幾下,似乎調出了數據分析。「這一個月,蝙蝠俠糾正超人的次數比上個月增加了二十七個百分點。對超人進行言語嘲笑的比例上升三十三個百分點。欠缺社交禮儀的回應則上升了六十個百分點。」維克多頓了一頓,說出他的分析結論,「從數據看來,蝙蝠俠確實針對超人建構了不友善的職場環境。黛安娜,巴里的說法不無道理。或許我們應該擬定方案,阻止職場霸凌持續發生。」

 

面對巴里的瘋狂點頭,維克多的邏輯分析,黛安娜只是抿了一口咖啡,回以高深莫測的一笑,「我覺得超人最近被蝙蝠俠這樣找碴,有一點點活該呢!在沒有女朋友的人面前開口閉口的就是談論自己的女朋友。甚至還拉著蝙蝠俠替自己的求婚出主意。超人這麼不體貼的行為,被欺負一下也是應該的!」

 

「超人有女朋友?要求婚了?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我不是超人的路跑小夥伴嗎?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相較於巴里的鬼吼鬼叫,維克多的專注點卻落在了其他地方。「黛安娜,你是怎麼知道超人要求婚了?還有,妳是怎麼知道蝙蝠俠沒有女朋友的?」

 

黛安娜笑而不答,只是指了指自己腰上的真言套索。巴里跟維克多因此立刻挪動椅子,金屬椅腳在地板上拖拉出刺耳的聲音。兩人一臉驚恐,似乎只想跟真言套索離的越遠越好。

 

看到兩個年輕人這樣隨口一唬就全盤相信,黛安娜急忙解釋:「套索的事情是開玩笑的!我不會在同伴不願意的狀況之下使用真言套索之力!」沒想到解釋無效,眼前兩個年輕人依舊用看到鬼的表情望著真言套索。黛安娜只好將事件經過的詳加解說。

 

「超人想要求婚,但似乎有點摸不到方向。一直詢問蝙蝠俠的意見,希望聯盟顧問在這件事情上面一併擔任顧問。蝙蝠俠被超人弄得不耐煩,說自己沒有女朋友,不該幫忙規劃。所以蝙蝠俠把超人的煩惱丟給了我。」黛安娜聳了聳肩,「好像我是聯盟目前唯一的女性成員就該負責任何關於女性的煩惱。」

 

「所以戒指挑好了嗎?長什麼樣子?鑽石大顆嗎?不對,我是不是應該問超人結婚的對象是個地球人嗎?不過外星人也要婚戒嗎?聯盟放婚假嗎?婚假期間支薪嗎?婚禮上面會有蛋糕嗎?紅絲絨還是椰子可可?」對於巴里一連串的發問,黛安娜耐心回答。不過黛安娜的答案多半都是「不知道」。

 

事實就是黛安娜連戒指都沒能幫忙挑選。超人說他不希望媒體會錯意。超人跟黛安娜走進任何一家珠寶店,應該都會引來數量驚人的媒體。下一秒,大都會廣場上的巨型看板可能就會打出新聞快報:「超人與神力女超人!世紀婚禮來臨!」

 

超人也不願意用凡人身分跟黛安娜一同前往選購戒指。超人解釋這不單單是為了維持自己的身份偽裝,也是因為黛安娜早就對世人公開身分。一個平凡男人跟神力女超人走進珠寶店挑選婚戒?大都會廣場的巨型看板還是不會放過他們!超人還再三強調他認為這會讓自己的戀人誤會。

 

巴里突然喊叫了起來,「所以妳真的沒有給超人建議嗎?黛安娜!妳放著超人自生自滅?我以為只有大蝙蝠會這麼狠心!」

 

「我還是有給超人一點求婚場所的意見。尤其超人的女朋友是富家出身,場所的揀選好像真的要花一點精神。不過我覺得我的幫助主要是與蝙蝠俠一同阻止超人繼續想出任何需要動用超能力的求婚方式。我認為不要用超能力,避免女孩子受到驚嚇。畢竟超人說求婚時才會首次提及超級英雄身份。」黛安娜嘆了一口氣「平凡人要跟聯盟成員一起生活,共組家庭?不容易啊!超人也很苦惱,很怕招認超級英雄身分之後就被甩了……」

 

巴里瞪大了眼睛,用不可置信的口吻說:「超人?他的個性怎麼跟富家千金女在一起?還有,對方還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超人可能求婚的當下就被甩嗎?」

 

維克多在乎的重點則完全不同,「即便聯盟成員也不知道超人的現實生活身份。如果那名女子拒絕了超人的求婚卻知道超人的身份,這樣是否有安全隱憂?」

 

「我已經準備了失憶針劑。我會強迫超人在求婚的時候帶著。」蝙蝠俠的電子音突然從牆上擴音器中傳出,嚇的巴里幾乎摔下椅子。巴里還是靠著自己的神速,在屁股著地的前一秒坐回椅子上。然後驚魂未定的對著空氣解釋:「大蝙蝠!我剛剛說你狠心不是背後說你壞話,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我確實很狠心。」蝙蝠俠的聲音再度從擴音器中傳出。「然後,巴里,這場對話會被聽見是因為你的通訊器未關,而且你的頻道還直連值班中控室。記得關通訊器,不要占用作戰頻道。還有……」蝙蝠俠頓了一頓,在扁平的電子音中傳達出最大限度的不悅,「亞瑟原本不知道超人要跟女朋友求婚的事情。巴里,你害亞瑟剛剛就朝我追問超人的女朋友還有求婚事件的細節了!他正努力建議婚禮主題採用海底花園。自告奮用弄來幾個漂亮的水舞噴泉,裡面還可以有鯊魚跳躍秀。該死的,為什麼你們都認為超人的求婚事件應該找我談?」

 

巴里用不確定的口吻說:「因為我們認為你是蝙蝠俠,你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然後我們都下意識的認定超人會搞砸他的求婚?我們都知道他真的不擅長面對女孩子!我已經很不擅長了,他比我更嚴重!」

 

回答巴里的是一聲冷哼,通訊就此中斷。

 

中控室內的布魯斯,現在是真的有一些暴躁。他半分鐘前才用潛艦遇險的狀況把亞瑟打發去救難。水舞鯊魚秀?亞瑟到底在想什麼?這絕對不是要幫超人弄一個什麼有趣的婚禮主題,亞瑟只是純粹的想胡鬧而已!想想他還說婚禮上不該有虛偽做作的紅酒,應該只供應啤酒與威士忌?老天!他是沒有聽進去超人的交往對象是一個富家千金嗎?亞瑟這種亂髮鬍渣,赤膊皮褲的粗漢風格,誰允許他發言了?

 

布魯斯現在知道自己為什麼為了超人的求婚事件如此火大。因為他一點都不想管戀愛這種私事!但那是超人,那是世界上毀滅性最高的強大生物!蝙蝠俠能不管嗎?

 

尤其超人的腦子,談到女朋友就已經不太好使。現在提及求婚,不好使的程度就更嚴重了!

 

布魯斯想到自己最近跟超人的對話,一直覺得這是某種關於耐心的修行訓練。「不,不是每個人都會欣賞外星盛開的異花。你確定那東西沒有奇怪的外星輻射或者病毒嗎?」

 

「不,我不認為假裝是直升機旅行最後跳機變成超人夜景導覽會很有趣!你真的要好好考慮一下超級英雄身份揭露跟求婚事件的先後順序。」

 

「不!不要跟亞瑟討論。甚至不要讓亞瑟知道你要結婚。你怎麼會跟亞特蘭提斯人討論如何向陸地人求婚?我知道他是成員中的唯一已婚男士。不,超人,沒有第二句話。總之不要跟亞瑟討論!」

 

結果整個求婚規劃事件,唯一的正面影響就是布魯斯開始思考求婚這件事。

 

他,該跟克拉克求婚了嗎?

 

尤其布魯斯今天在瞭望塔被「超人要求婚」的事件弄亂全天的計畫。聯盟成員沒有一個人認真開會,都趁著超人請假缺席,對著超人的求婚對象進行各種猜測,對著還不存在的婚禮進行各種規劃,被求婚話題轟炸整天後,晚上與克拉克在小公寓用餐之時,相守一生的念頭的更是在布魯斯的腦海不斷繃跳,像隻不安分的公牛拼命衝撞。「跟我結婚吧!」這句話幾次都要衝口而出,但是布魯斯強自按捺。他知道不能這麼衝動,因為求婚之前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畢竟億萬富翁要結婚,麻煩只多不少!為了集團股價穩定,布魯斯知道自己將不得不發佈大量的新聞稿,甚至雇請公關團隊引導輿論。法律部門則會擬訂大量引人不快的條款,確保集團資產不受「布魯西寶貝」輕率的婚姻關係傷害。想到克拉克的眼前會出現一份厚的足以砸暈人的婚前契約,布魯斯就感到一陣噁心。不行!求婚前他必須跟法律部門的渾蛋先搞定這件事。

 

除此之外,布魯斯還沒有跟克拉克說起蝙蝠俠的真實身分。克拉克對於真相到底有怎樣的反應?還好克拉克明顯是正義聯盟的支持者,他某次甚至感謝布魯斯對於正義聯盟的資助,直說這是改變世界的重要之舉!讓大家理解到金錢不再意同於掠奪或不義,而是能反饋給社會的善意。

 

想到這邊,布魯斯突然發覺自己只知道克拉克對聯盟整體有好感,卻沒有特別問過克拉克對蝙蝠俠的觀感。克拉克會不會特別討厭蝙蝠俠?畢竟蝙蝠俠的形象確實不討喜。而且大都會人跟高譚人,從來都沒有彼此看順眼的時候。

 

布魯斯一邊用叉子捲著麵條,一邊裝作隨意談起今日的潛艦遇險新聞。笑說許多新聞影像居然沒有拍到潛艦,而是將鏡頭對焦在海王亞瑟濕漉的胸膛上。「這些攝影記者的取景應該是為了銷量吧?這些日子以來,海王似乎越來越受歡迎?所以才追著海王拍?不過你是大都會人,星球日報又是超人的死忠擁護者。你應該最喜歡超人?」

 

克拉克抬起頭來,一臉狀況外的詢問,「你問我比較喜歡哪個正義聯盟成員嗎?」

 

「是啊!特別喜歡哪一個?又特別討厭哪一個?」布魯斯嘴上問的毫不在意,心裡面卻是七上八下。心想著,如果克拉克對蝙蝠俠的印象特別糟,自己該怎麼辦?

 

「我都很喜歡耶。」

 

「硬要選一個的話?」

 

「一定要選嗎?」

 

話題拉拉扯扯好一會,布魯斯驚訝的發現,克拉克身為大都會人與星球日報記者,最喜歡的正義聯盟成員居然不是超人!而是蝙蝠俠!

 

「蝙蝠俠?你是大都會人,你怎麼會喜歡蝙蝠俠?」布魯斯驚呼出聲,同時感受到宇宙的訕笑之意。布魯斯自己對於喜歡蝙蝠俠的人下過什麼評語?「病態迷戀暗黑英雄」還有「需要檢查一下腦子」。布魯斯沒想到自己曾說過的話,此時搧了自己一巴掌。

 

「大都會人就必須支持超人?布魯斯,你是高譚人你也沒有偏愛蝙蝠俠啊!況且比較支持蝙蝠俠哪邊不對了?」

===

尊重主機商規範,NC17外連,未滿十八歲請勿點閱。請遵守年齡規範。

===

 

 

迷茫間布魯斯想到頭髮,想起克拉克的靈魂伴侶印記就鏤刻在後腦勺,藏在那一頭細密的捲髮之間。除了億萬富翁與正義聯盟的麻煩。靈魂伴侶也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布魯斯不曾看過那行字,甚至避免去看那行字。可是,想想超人直到準備求婚都沒有處理對象的靈魂伴侶問題……

 

蝙蝠俠不能這樣做,任何事情,蝙蝠俠都該做好萬全準備。

 

未完待續

TBC

*海王被我設定成已婚白目了XD可是鯊魚跳躍秀真的很帥耶!不考慮一下嗎?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