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回到高譚後,一身漆黑肅穆的布魯斯因為脫下手套,改戴戒指而引發一陣報導熱潮。多數媒體不相信高譚王子能夠對愛忠誠,紛紛推測布魯斯在短暫的哀悼期後立刻換了新對象,甚至為新對象改戴戒指云云。

 

對此,布魯斯一笑而過。先是高調成立資助貧困學子的肯特獎學金,接著宣布冠以克拉克名字的調查記者資助計畫。希望使深掘真相的報導機構能在網路潮流衝擊中繼續生存,讓全世界能得到更多且更有價值的資訊。

 

同一時間,蝙蝠俠投注更多心力於正義聯盟。致力尋找更多的超能人士,建構更完善的防護系統。在一個超人死後的世界,繼續守護世界和平

 

對布魯斯來說,生活的正軌就是極致的忙碌。某種程度上,他藉由繁重的工作麻痺自我,讓自己無暇審視生活中的種種改變。

 

不過當「改變」直接湊到眼前,想裝作沒看見都不可能。在一場替正義聯盟募款的慈善派對當中,布魯斯以最大贊助商的身分出席。而他驚愕的發現在宴會中靠近自己的掘金者從女性居多變成了男性為主,並且清一色的黑髮藍眼。某些掘金者甚至不是穿的俊秀挺拔,而是改穿格紋襯衫,戴上粗框眼鏡

 

「今晚應該不是美式鄉村主題的變裝派對?」亞瑟在看到第一百零一件格紋單品之後,忍不住朝黛安娜發問。黛安娜笑說:「你不知道?陸地上正經歷一場布魯斯引發的時尚災難。」

 

面對時尚災難的說法,布魯斯只能無奈的雙手一攤。天知道他從沒欣賞過克拉克服飾品味,甚至看到就想笑。媒體卻把他的笑意解讀為喜愛,以致越來越多男模別有居心的模仿起克拉克的穿著。對此,布魯斯略有耳聞。如今看來,根本已經醜出一股新潮流。

 

「真羨慕倉鼠小子跟鋼骨不用來募款派對。派對不只要穿的拘束,還要跟人們不間斷的笑啊笑的,又不能痛快喝酒!以前至少眼睛還能看到一點漂亮的東西,現在放眼望去,都是醜格子還有更醜的眼鏡。」亞瑟把手上那杯香檳以強灌龍舌蘭的氣勢一飲而盡。「真希望現在有點什麼事情讓我被叫走……」

 

亞瑟的不當發言,惹來黛安娜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亞瑟還來不及為了那一拳呼痛,聯盟的通訊器就響了起來。亞瑟立刻發出小聲的歡呼,開開心心把通訊接通。黛安娜則是皺著眉頭,同時開通頻道。

 

「這裡是鋼骨,幫個忙,把蝙蝠俠弄出會場。」

 

「你跟閃電俠都還好嗎?」黛安娜的第一反應是情況嚴重,因此值班中的兩人應付不來,需要把其他成員從募款活動中抽離。

 

維克多解釋,「沒有危機事件,不過需要蝙蝠俠立刻前來。」黛安娜立刻走向被派對動物團團包圍的布魯斯,幾乎是用上神力女超人的能耐帶他突圍而出。一到僻靜之處,立刻將通訊器塞進布魯斯耳內。

 

「蝙蝠俠?我這邊出現了跟超人有關的訊息。」維克多一發現頻道接通,立刻開口。

 

「找到超人的女朋友了?」布魯斯第一個反應就是它們終於擊敗了長久以來替超人匿蹤的氪星科技,找到了超人的真實身分與超人的女朋友。

 

「不是。是一個來自北極的訊號源,該訊號源使用與超人母星相同的語種,這一點我已經驗證過。該訊號源自稱『孤獨堡壘』,不斷發出呼叫蝙蝠俠的訊號。請求蝙蝠俠到孤獨堡壘進行支援,幫助氪星人。」

 

「幫助氪星人?世界上還有其他的氪星人潛伏著?」亞瑟驚訝的連聲音都拉高了八度。鋼骨則回應,「我的翻譯可能有問題,氪星語有很多種解釋。但這確實是求救訊號。」

 

布魯斯立刻決定,「鋼骨,把座標給我。」黛安娜出言阻止,「這可能是陷阱。鋼骨!座標給大家,要去大家一起去!」

 

「不行。」鋼骨的拒絕伴隨著尖銳電子錯誤音一起傳來。「孤獨堡壘說只有蝙蝠俠有進入堡壘的權限。他只對蝙蝠俠一個人發送座標。」

 

「跟堡壘說,我去。」布魯斯說完這句話,立刻就抓住黛安娜的手。「別擔心,我應付得來,聯盟出現前我一直是獨自戰鬥。」

 

「可是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布魯斯,不要以為我們都看不出來,克拉克的死對你打擊很大,超人之死也是。你受到的傷害遠遠超出你自身的預期,所以你現在的腦袋不清醒。我不會放你去做這種事!」

 

「妳要怎麼做?綁起我嗎?」布魯斯以十足欠揍的語調放話。掏出手機,逕自登入瞭望塔系統,迅速驗證身分,提取座標。還順手替自己召來一架蝙蝠戰機。

 

「布魯斯,理智一點!」若不是顧忌驚動宴會廳內的人,黛安娜早就衝著布魯斯的臉大吼。「我知道你想彌補超人!但你不能聽到氪星求救訊號就喪失理智!」布魯斯朝黛安娜冷笑,「理智?妳跟我談理智?妳是個男友過世就傷心隱遁長達百年的女神。一個擁有千年智慧的女神都可以如此不理智,憑什麼要我理智!」

 

「布魯斯剛剛是把超人比做自己的男朋友了嗎?」亞瑟不合時宜的打開通訊頻道,朝維克多與巴里發問。亞瑟不是有心挖苦,實在是亞瑟直到現在還沒搞清楚人類說話的彎彎繞繞。

 

「喔喔喔!爸爸跟媽媽吵架了!」巴里在僅有三人的對話頻道中大喊,「等等?他們兩個可不可以算爸爸媽媽?布魯斯是給我食物的那個人,他好像才是媽媽?可是這個大家庭最早的成員超人跟布魯斯,所以爸爸媽媽應該是超人跟布魯斯?黛安娜是什麼?姊姊嗎?」

 

「巴里!閉嘴!」維克多沒好氣的說。亞瑟則是直接說:「倉鼠小子!少說話!用食物塞滿你自己那張嘴。」

 

「你是怕我把你說成周末來家裡住然後永遠不穿上衣的怪叔叔對不對?」巴里在通訊頻道中繼續口不擇言,迅速的替整個正義聯盟都安排家族位置。黛安娜與布魯斯也在此時爭執出了一個不算結論的結論。畢竟比堅持,誰能比得過布魯斯?

 

黛安娜最後只能叉著手,眼看布魯斯跳上戰機飛往北極。

 

 

 

*****

 

 

 

自稱孤獨堡壘的訊號源親切的引導戰機在北極降落,甚至張開了某種特殊力場以免極地狂風對布魯斯造成任何傷害。當布魯斯依照訊號指引,站在一座恍若水晶與鋼鐵共舞的建築前,心裏面除了讚嘆,更多的是驚愕。

 

如此巨型的飛船建築坐落於此,居然能躲過一切衛星雷達,躲過各種極地探測家,甚至躲過了鋼骨與蝙蝠俠對這顆藍色星球鉅細靡遺的危機監控……氪星人,到底還有多少人類不知的祕密?

 

「堡壘歡迎您,蝙蝠俠主人。」

 

堡壘內出現的聲音把布魯斯嚇了好大一跳。尤其「主人」的用詞比忽然發出的聲響更讓布魯斯詫異。「為什麼稱呼我主人?」

 

「凱‧艾爾主人設定您擁有堡壘的次高權限,僅在凱‧艾爾主人之下。如今凱‧艾爾主人不在,您是堡壘的唯一主人。」

 

「凱‧艾爾……」布魯斯長長的嘆出一口氣,「你是說超人對吧?超人設定我成為這個堡壘的『次高權限』?」

 

「地球人確實習慣稱呼凱‧艾爾主人為超人。是的,凱‧艾爾主人或稱超人,因為戰略目的與堡壘科技延續性的考量,將您設定為次高權限持有者。若有任何不測發生在凱‧艾爾主人的身上,堡壘將在第一時間將氪星科技進行全面轉譯處理,以地球人能夠理解與保存的方式交託給您,由您延續氪星人的科技文明與藝術文化。」

 

「第一時間?」布魯斯心想氪星人對第一時間的理解是否不同於地球人?但現在不是糾結孤獨堡壘動作快慢的時候,布魯斯還記得孤獨堡壘呼喚他前來的原因是為了『幫助氪星人』。或者堡壘認為延續氪星文明就是另一種方式的『幫助氪星人』?

 

布魯斯將他的疑問訴諸於口,孤獨堡壘的口吻居然出現了一點遲疑,彷彿遇到邏輯干擾,陷入了程式迴圈。「不,蝙蝠俠主人。目前堡壘沒有進行任何文明轉譯的活動。」這下換布魯斯疑惑了,「可是你才跟我說要『幫助氪星人』。」

 

「地球人英文與氪星通用語對於『幫助氪星人』的定義可能不同。堡壘希望蝙蝠俠主人幫助特定一位氪星人,有特指性的單一人物。」

 

「堡壘希望蝙蝠俠主人幫助凱‧艾爾主人。凱‧艾爾主人需要您的幫忙。」堡壘無機質的電子話音,讓布魯斯渾身的血液驟冷,接著又是一陣怒火上衝。「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明知超人已經死了!」

 

「死?請問蝙蝠俠主人是指呼吸中止,心跳停止,還是腦波停止的死亡定義?您知道氪星人其實不像人類一樣需要呼吸嗎?」

 

布魯斯知道跟人工智慧系統生氣十分愚蠢,但他還是忍不住動怒了!他幾乎是一字一句的對著空蕩的堡壘大吼:「我說的不是什麼呼吸心跳腦波!死了就是死了!不存在了!超人不會再跟我聊天!不會再跟閃電俠賽跑,不會再與聯盟並肩作戰!不會了!都不會了!」

 

「對話嗎?凱‧艾爾主人馬上就可以跟您對話,所以應該完全不符合您的死亡定義。地球時間三十七秒之後對話就能接通。」

 

「你說什麼?」布魯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他聽錯還是堡壘說錯?

 

「凱‧艾爾主人在三十五秒後就能與您通話。凱‧艾爾主人不符合您剛剛說的死亡定義。」

 

「所以你之前說的氪星人需要幫助……是指?」

 

「凱‧艾爾主人迷路了,需要您的幫助,帶他回家。」

 

未完待續

TBC

*情人節滑壘,錯字手誤什麼的等下慢慢找
算是有甜回來一點點,撒了一點點糖粉的那種?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