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布魯斯最終以克拉克未婚夫的身份參加了喪禮。整場儀式,他靜靜站在瑪莎身邊,做為瑪莎的支柱與依靠,代替哽咽而難以言語的瑪莎向所有致哀者道謝。

 

弔唁者當中,露易絲是不一樣的存在。她提前抵達堪薩斯,想要幫忙處理所有喪禮中所有的瑣碎之事,但有阿福這樣的萬能管家在場,精明幹練的露易絲也毫無用武之地。後來露易絲真正的用處是幫忙招呼同樣來自媒體業的致哀之人,並阻擋所有假借弔唁之名來找新聞的惡劣狗仔。沒有突發事件,也沒有攝影機打擾的小型喪禮,因為克拉克的好人緣,歷時奇長。等到墓地工人將棺木覆土完畢,已是傍晚時分,染紅的雲彩,帶著溫柔的血色。

 

「蓮恩小姐,感謝妳留到最後。」站在墓石旁的布魯斯光從腳步聲就辨別出來人。他沒有回頭,目光依然放在遠方,放在新墳之上。

 

「叫我露易絲,跟克拉克一樣的叫法。」露易絲站到了布魯斯的身側,陪著他一起看著剛覆土的新墳。露易絲突然開始在口袋裏翻掏,摸了半天才掏出手帕,壓了一下鼻子,又壓了一下眼角。「過敏而已,這些翻攪出來的泥土味混著玫瑰香,讓我鼻子癢,眼睛癢。」露易絲藉過敏解釋她眼角的濕痕,說什麼也不承認那是哀傷之淚。

 

「我聽說你買下了肯特家的農場?」

 

「正確來說,我買下的是持有肯特農場貸款的銀行。」布魯斯稍微糾正了露易絲陳述中的缺失。「直覺反應而已,等我醒過來,已經買好了。用流行的說法該怎麼說呢?購物療法?」

 

「真是不太一樣的購物療法啊……」露易絲先是搖了搖頭,接著隔了好一會才說:「克拉克會很高興你這樣照顧她的母親。」

 

「不,瑪莎也是我的母親。」布魯斯又一次的糾正露易絲。露易絲則因為這句糾正而感傷的眼眶泛紅。她清了清喉嚨,又開始在口袋裡面掏摸。「布魯斯,有件事情我要跟你道歉。最初克拉克徵詢我的意見,我對你們兩個戀愛是持反對態度。我擔心你這樣的人,會傷了克拉克的心。」

 

布魯斯皺了眉頭,「露易絲,我以為你知道我那些女友來來去去的形象,只是偽裝,而不是真實的我。」

 

「我說的不是『前任』的數量問題。我說的是性格。克拉克陽光、正直、單純到發蠢。說蠢也不對,旁人讓他吃虧,讓他扛責任,他明明知道卻還是願意幫忙。總是會笑出他的小虎牙,跟我說:『沒事,沒事,我扛的住!』」露易絲模仿著克拉克的口吻,將神態學到十足。

 

「你?你則是裝出來的浪蕩,實際上心思縝密,陰沉的幾乎黑暗。說黑暗好像也不對?黑暗都會讓人想到邪惡?你只是……複雜。」露易絲用手對著布魯斯比劃一陣,想用肢體語言補完語言的缺口。似乎複雜一詞根本不足以表述布魯斯到底有多複雜。「所以我一直以為,你會傷了克拉克的心。就算你們戀愛談的黏黏糊糊,大個子天天掛著讓人瞎眼的傻笑來上班,我還是擔心你傷他的心。畢竟我只是個弱女子,又不是神力女超人,我不可能對著韋恩集團的總裁出言威脅,說什麼『你傷他的心,我就斷你的腿。』」

 

「所以我沒想到,最後是他傷了你的心。布魯斯,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露易絲突如其來的道歉,讓布魯斯反應不太過來。接著,布魯斯看見露意絲從口袋中掏摸出一個對開款的深藍絲絨戒盒。「我今天還跟阿福商量過,因為我真的不確定該不該讓你知道。那天你們在水晶穹頂,他準備了一個小驚喜,而我應該要負責去送戒指。」露易絲把戒指盒塞進了布魯斯的手裡,連同一張寫的密密麻麻的小紙卡。

 

「我不知道他最後帶去餐廳的小抄是哪一張,這是他留在我辦公桌上的某一版草稿。我一直笑他沒有人把求婚詞寫這麼長……可是他每次修改就是越改越長。」露易絲講著講著,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掉下。「我真的沒想到,最後克拉克居然用這種方式傷了你的心。或許你看到這些會更傷心,可是我希望你知道,克拉克真的很愛你。」露易絲上前給布魯斯一個短暫的擁抱,接著說她過敏太嚴重,眼睛太癢必須早點離開。明明妝都哭花了,還是倔強的不肯承認。

 

布魯斯在許多次深呼吸後,終於鼓起勇氣,以迎向傷慟的方式猛然打開戒盒。左右對開的絲絨盒內躺著一枚男士線戒。

 

外圈白金,內圈黑色鋯合金的簡約設計。

 

布魯斯對奢侈品牌知之甚詳,當然知道這是哪個品牌的作品。他卻怎樣都想不到品味向來是格紋配格紋的小鎮男孩,居然會選了這樣一枚戒指。布魯斯拿起戒指,立刻在戒圈內看到一行銘刻,以漂亮的花體字寫著:「我認得你。」

 

布魯斯內心一震,急忙打開那張求婚小抄。

 

「布魯斯,你願意嫁給我嗎?」這句話寫在最前面,又被一行刪除線劃掉。「布魯斯,願意當我此生的伴侶嗎?」還是劃掉。

 

「布魯斯,你的出現完整了我的生命。只是我必須老實承認,我偷看過你手上的靈魂伴侶印記。因為我無法相信如此契合的兩個人,卻不是靈魂伴侶。所以,我還是偷看了那句話,我必須為自己辯護,我是為了量你的戒圍。」

 

「『我認得你』好簡單的一句話啊!我立刻開始傷心那句話不是從我口中說出。同時我又在心裡偷偷想著,我有沒有可能曾經對你說過這句話?畢竟只是如此簡單的一句:『我認得你。』你是布魯斯‧韋恩,世界上應該曾有無數的人走到你面前,對你說『我認得你』。我為什麼不能是其中一個?我恨我自己不是其中一個。」

 

「可是我又告訴我自己,沒關係。我可以每天都對你說:『我認得你』。而且我有信心我是世界上真正認識你的那個人。我知道你的堅強,你的脆弱。我知道你內心的黑暗與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的一切。我想每天在你身邊睡醒,每天都跟你說:『我認得你』還有一句『我愛你』。」

 

「布魯斯,你還記得嗎?你曾經答應我,說讓我每一天,第一句話都跟你說『我愛你』。只是我還想讓這句話後面加一個稱呼詞,『我愛你,我親愛的另一半。』」

 

「布魯斯,你願意成為我的另一半嗎?」

 

布魯斯看到這邊,淚眼模糊的笑了出來,低低罵了一聲。「寫太長了吧!真的寫太長了!」可是他又想到在餐廳裡,克拉克一番東拉西扯的話可還是從蝙蝠俠開頭,絕對比這張紙卡長一倍不止。布魯斯拿著這張紙卡,邊笑邊哭。眼淚大滴大滴的落在上頭,他又急急忙忙的擦去,生怕字跡因此模糊。最後,他將紙卡收在胸前的口袋,緊貼心口的一個位置。

 

最後,布魯斯站到了克拉克簇新的墓石之前,扯下自己用來覆蓋靈魂伴侶印記的手套,並替自己套上婚戒。皮膚上的靈魂印記與戒圈內的鏤刻文字在此刻完美重合,彷彿等候許久的戀人,終於在對方的唇間覆上自己的吻。

 

布魯斯一直愛用長莖玫瑰來形容靈魂伴侶。如今,不管命定的對象是何人,前方還有怎樣的玫瑰,對布魯斯而言都不重要。他再也不用去尋找他的玫瑰,屬於他的玫瑰已然凋零。

 

不過沒關係,他曾擁有過一個花季。極為短暫卻無比瑰麗。因此就算傷的很重,布魯斯還是能向命運大聲的說出「我願意。」

 

就算花季過後是延續餘生的心碎,我願意。

未完待續

TBC

*下一章開始就不是刀了,我保證……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1. 這樣不會破壞堡壘導致什麼功效失靈嗎?我當時還真的這樣想過 但是覺得老爺會說這樣的話….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