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躺在病床上的布魯斯,覺得今天的運氣實在不太好。他在慈善晚宴的搶劫案中受傷甚微,卻被緊張兮兮的主辦大張旗鼓的送進醫院。

 

這下好了,他得想辦法在進一步檢查之前離開醫院。

 

多年夜巡,布魯斯一向將傷口交由阿福處理。真的處理不來,阿福也知道怎麼聯絡黑暗世界中技巧不凡,索價同樣不凡的頂尖密醫。總之他們用盡一切可能不讓布魯斯進入大眾醫療體系,因為他身上太多舊傷實在無法以「極限運動」一詞帶過。

 

即便布魯斯三不五時就請密醫替自己除去過分明顯,一望可知的刀槍傷疤。那些深埋入骨的鋼釘,難以起出的彈片都將在放射線下無所遁形。

 

到時候,他該怎麼跟醫師解釋這些東西?又一次的高空跳傘意外?阿福此時應該早就看到新聞,只要阿福到場,應該就可用高級私人醫院為掩護,迅速將他撤離高譚綜合醫院。他只要拖延時間,盡力的挑剔不配合,應該就可以平安拖身。

 

布魯斯腦中飛快轉著主意,口裡不忘大呼小叫。盡可能將自己表現成怕針又怕疼,簡單的傷口清潔包紮就可以折騰掉半條命的孱弱富家子。

 

這時,布魯斯卻注意到診療他的那位醫生,對著他下體的那根東西嘆了好大一口氣。

 

難道上面的傷口被看見了?不過事情都已經過去將近三個月,如此微小的傷口難道還有痕跡?這下他該如何解釋陰莖上的傷口呢?跟醫師說這是一次「過火失控的深夜奇遇」?天知道這說法甚至不能算得上謊言。

 

不過所謂「過火失控的深夜奇遇」,到底該算在小丑女與毒藤女身上,還是算在那位不知姓名,也不知長相的路過密醫身上?

 

布魯斯的思維飄盪到倒楣至極的三個月前。

 

當時布魯斯成功將小丑女與毒藤女五花大綁,扔在高譚警局門口,卻因為輕忽了傷勢與吸入毒性的效力,居然在回程路上意外倒下。

 

醒來後,雖然眼前一片漆黑,布魯斯的驚惶只出現了半秒不到。他立刻感覺到自己臉上的面具仍在,褪去戰甲的臂上則接著點滴管路,肋骨與小腿上的傷口也經過得宜包紮,散發著淡淡消毒水的氣息。

 

如果自己是落在反派手裡,這些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扯落蝙蝠俠的面具,第二件事情是把蝙蝠俠高高懸起,大力折磨。

 

雖然那些喪心病狂的反派很可能先治好蝙蝠俠再行折磨,卻絕不可能讓蝙蝠俠維持身份的隱匿。單憑這一點,布魯斯就知道自己暫時安全無虞。

 

不過身上的戰甲到底為何變得七零八落?是因小丑女噴灑的毒水?還是毒藤女古怪花粉造成的銹蝕?

 

布魯斯還沒想通,就注意到黑暗中出現了一名高大男子。

 

應該是名男子吧?當時整個房間漆黑無光,布魯斯也只能勉強從窗簾縫隙中滲漏的月光,看見對方在黑暗中的輪廓。

 

「你昏倒在巷子裡,我帶你回來的。」男子應該是戴著口罩,同時壓低了聲音說話。聲音因此含糊不清,布魯斯無法由口音辨識他的來歷。

 

男子比了比布魯斯的傷口,低聲說:「雖然媒體對你諸多猜測,但我敬佩你對高譚治安的付出。我猜你蒙面了這麼多年,應該不會想要送醫。送醫後被人脫了面具,遭人得知身份。所以我確認你沒有生命危險後就自作主張替你處理了傷口。」

 

「我毒物學的部分還在學習狀態,但是我能確定你傷勢不重,不會致命。昏迷只有部分的失血因素,更多的應該是中毒。」

 

「該死的毒藤女。」布魯斯以蝙蝠俠的嘶啞口音,冷冷咒罵一句。

 

「喔?那個瘋狂植物學家外加高譚生育率的守護惡魔嗎?」

 

男子的回應出乎布魯斯的預料,他只能回問:「生育率惡魔?」

 

「高譚的醫院都這樣稱呼毒藤女。她不是釋放過一次特殊的花粉?全城轟動,當晚急診室與警局處處爆滿。九個月後,婦產科醫師……。」

 

神秘男子話說到一半,但布魯斯大概知道他所指何事。毒藤女曾自稱創造出「愛情花粉」,宣稱男人吸入後都會愛上她,聽命於她,甘願為她赴湯蹈火,身心靈上都成為她的奴隸。

 

實際上,毒藤女的實驗一直沒有取得真正的成功。吸入花粉的男性只有極少數人對她表現出臣服聽令的姿態,多數的男人吸到了花粉,只是純粹的發情。有對象的人自然有路可走,有地可去。沒有對象的男人則擠爆了高譚的紅燈區,甚至有些人就抱著燈柱,蹭著消防栓就地解決,彷彿隨地便溺的野生動物。

 

當晚的高譚不再是漆黑暴力,卻是一片艷紅旖旎。但從蝙蝠俠的眼光看來,沒有死人的一晚卻是高譚史上的一大污點。這座歷史悠久,文化豐沛的古老都城,早因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蒙塵,而如今全美人民提起高譚,總是挑眉斜眼,口裡咂巴出幾聲含糊下流的聲音。偶爾還會手指成圈,另伸一根手指在裡面來回戳插。

 

不過神秘男子短短的一段話,就洩漏了他自己的部分身分。他不只是一個具備醫學常識的過路客,更有可能是醫護從業人員。還是在高譚工作,經歷過催情花粉事件的醫護人員。

 

就在布魯斯想著要怎麼從神秘男子身上套取更多身分情報的時候,男子咳了一聲,略顯尷尬的說:「按照你的失血量與中毒狀況,我沒有想到你這麼早醒來。不過醒來也好,有些事情我可以直接跟你溝通商量,而不是不顧病患觀感的自行操作。」

 

男子往前站了幾步,靠近布魯斯的身邊。伸出手,直指他赤裸的下體。這麼一比劃,布魯斯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陰莖完全沒有受傷萎靡的模樣,而是精神昂揚的高高翹起,硬梆梆的直指天際。

 

「以醫學觀點來看,勃起超過四小時就算是有問題,陰莖異常持續勃起也是種病。如果一直不消下去或者不去處理會造成陰莖缺血性壞死。」男子陳述口的吻平和親切,就算隱含一絲尷尬,也像是因為現場環境的奇異,因為漆黑的房間、因為戰甲與面具。絕對不是因為他張口陰莖,閉口陰莖。

 

「血液一直停在該處不流動,加上可能會形成血塊等等。總之持續勃起達二十四個小時就會出現血管內皮破壞、四十八小時後陰莖開始壞死……」

 

布魯斯打斷男子的詳盡解說,粗聲粗氣的問:「所以呢我昏過去多久了?還有這要怎麼處理?」

 

「五個小時。我原本想說到六小時你再不甦醒,我就要先做前期處理,前期處理無效。我會幫你換衣服除去蝙蝠俠的身分,然後送醫。」

 

布魯斯冷冷的說:「這樣你就會知道誰是蝙蝠俠。」

 

男子搖了搖頭,「我又不是內建辨識系統,怎麼可能看了你的臉就自動辨別身分?還順便跑出你的社會安全碼嗎?不了,我比較需要信用卡號。」幽默但略帶諷刺的回答,不只沒有冒犯到布魯斯,反而讓他安心不少。光是這一句回應,就讓布魯斯知道男子還沒看過面具下的那張臉。

 

「我這樣的狀態能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嗎?前期處理又是怎樣的處理?」布魯斯發問,同時撐起身子,準備從萬用腰帶中撈出通訊器。昏迷五小時,他得通知阿福自己平安無事。甚至,可以讓阿福帶他送醫,避開身分曝光的危機。

 

「異常持續性勃起有幾個可能,例如內部動脈破裂但是陰莖無外傷,造成血液充斥其間。再來,你中毒了。喹硫平、曲唑酮這類的抗精神病用藥有可能引發持續勃起,機會不高但有可能。在高譚,這些藥物不只氾濫還有很多雞尾酒式的組合呈現。」

 

「精神病患,民風淳樸高譚市的土特產。」布魯斯咬著牙,將這句看似玩笑的咒罵從牙縫中擠出。

 

「另外還有可能是一些類似巴西流浪狼蛛的毒液。這種毒液也會造成持續性勃起。當然,毒藤女給的毒素可能是某種植物性的東西……一時之間我也沒有答案。不過解決辦法都是一樣的……」男子聳聳肩,用一種實事求是的口吻說:「抽血打藥。用最大的針管對左右側的陰莖海綿體抽血,看效果如何。應該會合併打藥,打一些去氧腎上腺素,可以發揮去充血的效果。」

 

「最大的針管?戳進海綿體?」布魯斯從不畏懼刀刃子彈,自然也不會害怕針頭,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對話中挑出了最重要的字眼,咬牙切齒的重述一遍。

 

「做法真的就是這樣。如果你不相信,這裡是手機,你可以連到搜尋引擎上查詢。」男子在黑暗中回應,甚至掏出了一支手機,放到布魯斯手上。如墨的黑夜之中,手機螢幕發出的藍光照的布魯斯眼前一陣亮晃。

 

「不能我自己……試試看嗎?」布魯斯把手掌虛握成拳,做了一個上下擼動的動作。一個男性間常見的下流手勢,布魯斯卻覺得由蝙蝠俠的身分做來,彷彿耗盡了他下半生的勇氣與顏面。「或許……之後就會恢復平靜?」

 

「一般的病人我們不會建議這樣嘗試。但毒藤女施用的毒藥成分不明,或許有效。」男子還是那樣實事求是的口吻。不像冷淡,更像大男孩的質樸天真。直來直往,有一說一。

 

討論過可行性後,始終站在無光位置的口罩神秘男朝前踏了一步,將一大罐東西放到了布魯斯的手上。溫和的說:「需要我扶你去廁所嗎?給你點隱私。」

 

布魯斯瞇著眼睛,勉強在黑暗中看見了那瓶東西的名字。

 

超音波傳導膠。正是超音波探頭滑推時,抹來潤滑用的東西。

 

當時布魯斯心想,這應該是他蝙蝠俠生涯與布魯斯身分的雙重谷底了!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糟更尷尬的事情了!

 

可是他錯了。大錯特錯的那種錯。

 

未完待續

TBC

有大面積科普於下一頁,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放心,我都沒有附圖嚇大家XD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这个“相互保证毁灭机制”倒是很合情合理符合身份XDDDD感觉中毒只是单方面——甚至其实并没有?以氪星人的体质会中非氪石类毒素可不太正常呵

    1. 我相信毒藤小姐姐的花粉不是一般的毒,但我也相信他们就是一见钟情。

  2. 第十二頁尾廣告拉下來正好是
    “外遇抓姦妨礙家庭首選xx徵信”
    “大老婆的反擊成功蒐證不犯法”
    OMG一整個噴茶XDDDD(捶地板

  3. 读到那段“妻子破门,抓奸在床…”的时候确实最为欢喜哈哈哈!这样尴尬的场面布鲁斯你就不要拉着女神掺和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