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幾個小時前我看到你們熱吻,午夜剛過克拉克已經住回你家。天亮之後我是不是就會看到訂婚消息?明天日落之前就能拿到喜帖?」黛安娜喝了一口茶,用茶杯掩住她過份促狹的笑意。先是看了看布魯斯的反應,然後望著遠處隔音玻璃間內,正在接上各種監控儀器的克拉克。

 

「這不是我家,這只是一個安全屋。讓他住進來只是為了更快更完備的處理所有生理數據。」布魯斯頓了一下,「雖然蝙蝠洞的器材更加完備,可是我沒辦法把他帶回去。」

 

「因為阿福?」黛安娜可以想見一個憑空冒出的『同居人』會給阿福帶來怎樣的衝擊。

 

「因為他有透視能力。」布魯斯將茶杯重重放下,像是在宣洩心中的不滿。「我拿了一個頭套給他,準備帶他去蝙蝠洞。他就拿著那塊布,一臉無辜的說:『這些沒用,我有透視能力。』老天!他居然還有透視能力!」

 

黛安娜問:「他很誠實。難道你對他的誠實感到不滿?」

 

「不,不是感到不滿。我是感到害怕。」布魯斯嘆息:「我們當初為什麼要創立這個聯盟?為的是當更大的災禍來臨,我們能夠攜手保衛家園。」

 

「大都會的報紙怎麼稱呼他?他們稱呼他為超人,甚至將他當成現世之神。克拉克剛才告訴我,他是外星人。想想『一個』力大無窮,速度奇快,可以飛行還能夠透視的外星人,出現時被人類視之為神。如果『一群』像他那樣的外星人出現呢?

那會是入侵之始,那就是滅絕來臨。」

 

黛安娜不知該怎麼平抑布魯斯的憂心,只能勉強說出這句:「他……目前看來是站在人類這邊。」

 

「克拉克自稱逃生艙墜毀於地球,因此在地球長大,受地球的教育。據他所說,逃生艙內的資料顯示他很可能是該星球的末裔。因此人類很幸運,我們只遇上一個外星人,而不是一群外星人。人類又一次的走運,就像天堂島與世無爭,亞特蘭提斯也還沒因為一次又一次的石油外洩跟人類計較。可是黛安娜,你覺得人類能幸運多久?」

 

黛安娜輕拍布魯斯的肩膀:「與其擔心外星人入侵,先擔心一下你們的解藥問題?」

 

黛安娜方才潛入阿卡漢,綁住毒藤女逼問解毒的方法。在取得實驗筆記與母本種子的同時聽聞了好消息與壞消息。

 

好消息是花粉只會讓中招的雙方出現生理綁定效應。所有反應都與熱戀類似,皆與情慾相關。朝思暮想,臉紅心跳,再來點什麼不可描述的翹起或溽濕,但不至於出現器官衰竭或者神經病變。最嚴重的中毒狀況就是大腦發熱的言聽計從,盲目如熱戀中的愛侶。

 

至於壞消息?

 

大腦發熱的言聽計從,盲目如熱戀中的愛侶。這對蝙蝠俠來說,不正是最糟的壞消息?

 

偏偏壞消息還不只一個。毒藤女此次使人一見鍾情(或者一見發情)的花粉乃是從考古遺跡中取得的石榴種子培育改造而來,按照文獻記載,這份石榴種子很可能經過祭司的加持或巫怪的施咒。

 

古老魔法撞上現代基因改造,外加一個是不是碳基生物都無法確定的外星人。如此混亂的狀況,布魯斯卻在得知消息的當下便接受現況,頂多只花去一次深呼吸的時間。如今他不只是表現的毫不擔心,還能一邊翻著實驗筆記,一邊跟黛安娜討論著尚未到來的外星人入侵。

 

「擔心解藥跟擔心外星人入侵可以同時進行。因為解藥看起來得從植物中提取,因此得將植物重新培育,想急也急不來。況且還卡著一個外星人生理狀態的變數……」布魯斯嘆了一口氣:「按筆記內容『言聽計從』的作用是單向發揮,毒藤女正是藉此控制他的受害者。目前還看不出克拉克與我,誰主誰從,誰會聽誰的話。」

 

「如果是以我為從?黛安娜,妳大可以相信我的自控力,我不會因為克拉克的要求就幫著他統治人類。如果是以我為主……」布魯斯猛然住口,沒把話說完。

 

聰慧如黛安娜卻聽懂了沒出口的半句話。她放下手中的杯子,一臉沉肅的起身。「或許人類真的很幸運。如果換一個時空,換一個境遇。今天或許就是黑暗騎士正在打磨武器,企圖消滅來自外星的威脅。兩個自詡正義的好人陷入一場不死不休的惡戰。或者一個外星人與地表最強的人類結盟,控制其錢權,利用其智慧,最後攜手統御地球。當然,也可能是反過來的故事。一個陷入瘋狂的人類,將外星生物化為自己的實踐正義目標的武器……」

 

布魯斯為自已澄清:「黛安娜,我沒有控制克拉克的打算。」

 

「可是這樣的念頭確實從你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吧?蝙蝠俠的控制慾太強,對人的不信任感又太重。你一定想過與其讓『超人』隨心而行,不如把操控的按鈕握在自己掌心。」

 

對於黛安娜的質疑,布魯斯不避不閃的說:「所以解毒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趕在這個世界依舊幸運,外星人未曾入侵,蝙蝠俠尚未走偏之前解毒完畢。」

 

「我討厭你總是對的」黛安娜先是嘆息,又用著略顯擔心的口吻說:「既然解毒的事情急不得,就別逼得太緊。」

 

「妳在替一個幾乎無所不能的外星人擔心?」

 

黛安娜輕聲說:「不,我擔心你把自己逼太緊。」

 

「我好像理解妳跟阿福一見如故的原因了。」

 

黛安娜像是沒聽懂布魯斯的諷刺,也不顧布魯斯一臉貓咪炸毛的表情,給了他一個閃躲不開又異常發癢的擁抱後便瀟灑離去。偌大的安全屋,這下只剩布魯斯與遠處玻璃隔間內的克拉克。

 

從遠處看去,克拉克的模樣並不真切,但布魯斯總覺得克拉克神態間有種莫名的小心翼翼,甚至畏縮。彷彿他只是個孩子,而這是他轉學的第一天。布魯斯突然懷疑,自己到底帶了一個什麼樣的生物回安全屋?一個直率誠懇、威能無窮且有心向善,問題出在過份天真又跟自己生理綁定的外星人?

 

就在此時,克拉克似乎感知到投射而來的目光,突然抬起頭與布魯斯視線相對,彎起水色盈漾的藍眼睛,微微一笑。布魯斯猛然心頭一震,腦內瞬間警鈴大作。

 

麻煩!絕對是個麻煩!他帶了一個麻煩回家!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这个“相互保证毁灭机制”倒是很合情合理符合身份XDDDD感觉中毒只是单方面——甚至其实并没有?以氪星人的体质会中非氪石类毒素可不太正常呵

    1. 我相信毒藤小姐姐的花粉不是一般的毒,但我也相信他们就是一见钟情。

  2. 第十二頁尾廣告拉下來正好是
    “外遇抓姦妨礙家庭首選xx徵信”
    “大老婆的反擊成功蒐證不犯法”
    OMG一整個噴茶XDDDD(捶地板

  3. 读到那段“妻子破门,抓奸在床…”的时候确实最为欢喜哈哈哈!这样尴尬的场面布鲁斯你就不要拉着女神掺和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