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醫師半AU] 黑暗中的輪廓 CH1~CH2

 

話一出口,克拉克就發現布魯斯的臉色驟然發青。估計是把克拉克當成瘋子或者變態。因此克拉克急忙解釋索吻的要求因何而起,「我不是胡亂要一個吻,我只是想確認一件事!你會不會覺得那天晚上之後,身體狀況有些……不太對勁?」

 

布魯斯沒好氣的說:「那天晚上我受傷、失血、中毒。還被一個醫生說要拿針往戳進我的……你告訴我是不是每個地方都不太對勁?」

 

「我措辭不當。我的意思是……你會不會覺得後來對『某些事情』想法都跟以前不一樣,反應跟從前不同?」克拉克小心翼翼的挑選用詞,卻又怕自己講的過份委婉,讓布魯斯處於狀況外。因此言語無法達成的東西,他用動作彌補。克拉克把手放在腰線以下,膝蓋以上的位置,緩緩做了一個擼動的手勢。接著另一手比起大拇指,然後倒轉向下。

 

看著克拉克欲言又止,終成啞劇的比劃方式。布魯斯都不知道自己是該破口大罵,還是乾脆一頭撞死。不過問題總要解決,對話總要繼續。因此布魯斯強忍憤怒,以嘶啞的嗓音說出:「不勞覆診,我所有的身體零件還好好的運作著。」

 

「不!不!不!我不是問站不站得起來。我是問你會不會覺得『啟動方式』不太一樣?當然我不知道你以前的『啟動方式』如何,可是我自己恰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然後我又在醫院遇到你,你又剛好站起來!我就猜想你會不會跟我一樣……」克拉克紅著一張臉,尷尬的語無倫次,卻也知道自己住嘴不說後可能再無勇氣開口,只能拋棄羞恥心,拚了命的往下繼續說。

 

一長串話講的顛三倒四,坑坑巴巴。布魯斯花了一點時間才聽懂克拉克自覺那晚過後,他明顯從「不是很直」,變成了「絕對很彎」。更奇妙的地方在於克拉克認定他應該只彎在布魯斯一人身上,對其他人無感。甚至老實招認自己目前只有回想當晚才有反應,其餘方式一概無效。

 

聽到中途,布魯斯本來只想大吼:「關我屁事!」可是布魯斯越聽越心驚,越聽越覺得事情不妙。這三個月來布魯斯受傷在先,接著白日忙於集團公事,夜間還有另一份事業需要打理。自然沒有心力維持花花公子的面具,使勁製造幾篇無關痛癢的花邊新聞。因此三個月來,布魯斯都自給自足,一如萬千單身男性。

 

原本他也覺得沒什麼,只是被克拉克這樣一提,他突然想到自己這三個月來都是草草完結。腦內調動的畫面甚至不是記憶中的俊男美女,而是黑暗中連人的輪廓都看不清楚的尷尬遭遇。

 

布魯斯腦中警鈴大響,敏捷的思考立刻指向他不願意面對的事實。同一時間,一旁的克拉克則還在叨叨唸唸的往下說:「當晚你的狀況是中毒,我後來就在想我會不會也中毒?只是中毒的表現不太一樣。然後我進醫療相關資料庫查了一下,毒藤女似乎一直在改變她的花粉製程。最終的目標應該是製造出一見鍾情的催情花粉,讓吸入的男性對她死心塌地,赴湯蹈火。」

 

「你醒來第一個人見到的人是我,當時我一碰你,你就……。然後急診室內,我又一次碰到到你,你也是如此反應。或許我們兩個……。」

 

布魯斯舉手做了一個動作,制止克拉克迂迴如九彎十八拐的敘述方式,直接了當的說:「你現在是懷疑我們兩個都遭到毒藤女半殘品花粉的毒手,目前只對彼此發情?」

 

「呃……我原本想說的是一見鍾情。」克拉克的臉正極力挑戰臉紅的極限,紅的幾欲滴血。「因為這三個月來,我確實會一直想到當晚的事情。在急診室見到你的時候,我一開始很慌張,可是後來我……」

 

布魯斯不耐打斷克拉克,「所以你才會想說要跟我索吻?用這種方式確認?」

 

「是的。」

 

布魯斯心想,一見鍾情?索吻證明?這醫生的腦袋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粉色澎裙、彩虹小馬,焦糖爆米花這類童話成分嗎?等等!他剛剛才在克拉克電腦裡看到一堆澎裙貓咪。再度被澎裙貓咪打擊到的布魯斯,忍不住以手支額,無奈的說:「就算你的推論有依據,這也不是什麼一見鍾情,只是一見發情。真要測試我們是不是倒楣中毒,我不認為一個吻會有什麼效果。」

 

「呃……難道我要跟你提出『請讓我摸摸你的鳥?』這聽起來也太糟糕了!雖然我早就摸過,還摸了兩次。」克拉克一臉無辜的說:「另外,我覺得親一個確認還挺具有科學性。我覺得至少要搞清楚花粉是只影響到我們的生理層面,還是連心理層面一併干擾。」

 

布魯斯立刻糾正,「沒有什麼心理層面,愛情只是腦內激素雞尾酒造成的幻覺。血清素、多巴胺、神經成長因子蛋白質。」

 

克拉克輕咳了一下,似乎不太滿意布魯斯對於愛情的解釋。但也只是端正神色,認真說道:「我想,你願意談到這邊也是同樣感到干擾?所以,就像我之前說的,我願意保守你的秘密,不需金錢代價。如果你願意支付代價,請你給我一個吻,我想確認狀況。」

 

「我覺得要確認中毒與否,有更多更科學的方法。我們可以抽血化驗,可以……」其實布魯斯也知道抽血研究可能耗時奇長,反不如親上一次來的簡單粗暴,直接有效。不過布魯斯頗具識人之明,光是看著克拉克一臉無辜無助的開口索吻,他就認定這人的處男味簡直從全身的毛孔漫溢出來。更別說克拉克還用一見鍾情來代稱一見發情的事實!(還有那些澎裙小貓!別忘了那些貓!)

 

真親下去,只怕後患無窮。因此布魯斯再說一次:「我寧願你跟我要錢,而不是索吻。」

 

「無論你答應與否,我都會幫你保守秘密。」克拉克聳了聳肩,盡可能掩飾自己的失望,「我只是不懂你為什麼這麼排斥用一個吻檢驗?據我所知,你歷任交往的對象中不乏男性。」克拉克自嘲的笑了笑,「或許是我搆不上你的標準?」

 

布魯斯說:「我承認中毒的問題可能存在,但致生的影響既不是迫在眉睫也不是生死攸關。改以科學的方式化驗研究,不是更好嗎?」說來說去,布魯斯還是想逃避那個吻。其實他自己都覺得奇怪,明明可以一吻了事,為什麼要閃躲到這個程度?

 

克拉克不放棄的說:「換個角度想,要求一個吻不算過分?幫公主撿回金球就能得到一個吻,我好歹也也把你從暗巷撿回來,替你治傷……」

 

「拜託你閉嘴。」克拉克的說法,讓布魯斯怒從心起,瞬間喪失了理智。一把揪住克拉克的襯衫領口,用力的親了上去!

 

克拉克願意自比青蛙他沒意見,但蝙蝠俠不是公主,高譚也不適合童話故事。這傢伙果然是堪薩斯長大,大都會求學的人物。明顯太陽曬多了!腦暈!因此布魯斯在一秒之內決定。與其抓著克拉克抽血檢驗,拖拖拉拉,有來有往的相處一陣,不如直接親上去讓他閉嘴!

 

反正只是一個吻而已,沒什麼了不起。沒有什麼是蝙蝠俠不能解決的問題!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这个“相互保证毁灭机制”倒是很合情合理符合身份XDDDD感觉中毒只是单方面——甚至其实并没有?以氪星人的体质会中非氪石类毒素可不太正常呵

    1. 我相信毒藤小姐姐的花粉不是一般的毒,但我也相信他们就是一见钟情。

  2. 第十二頁尾廣告拉下來正好是
    “外遇抓姦妨礙家庭首選xx徵信”
    “大老婆的反擊成功蒐證不犯法”
    OMG一整個噴茶XDDDD(捶地板

  3. 读到那段“妻子破门,抓奸在床…”的时候确实最为欢喜哈哈哈!这样尴尬的场面布鲁斯你就不要拉着女神掺和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