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p1400126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CH3

連結傳送與閱讀前警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CH5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6~CH7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8~CH9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CH12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3~CH20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1~CH30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

露易絲帶上了通訊器,飛奔前往貧民窟。布魯斯在通訊頻道內輕聲對著阿福下指令。只有場上的克拉克一無所知,還身陷媒體與民眾的包圍中。

 

「調出所有伯利恆之星擁有的醫療資料,跟目前雷克斯接觸的權貴進行比對。看誰缺器官缺的最急切,或者誰的位置最重要。」

 

阿福迅速回覆,聲音中有壓抑的憤恨:「副部長夏拉拉的女兒是紅斑性狼瘡患者,必須換腎。夏拉拉的父親有青光眼。確實有眼角膜移植的需求。少爺,請務必阻止這些人。」

 

布魯斯在心中快速盤算,之前克拉克說伯利恆之星在貧民窟的重點關照對象是什麼?如同珍妮那樣的重病人士、肢障人士、酗酒人。重病人士身上可以進行試驗。例如珍妮就是需要換肺的嚴重基因疾病。酗酒人普遍有肝臟問題。如果要做肝臟相關的試驗,應該是在這些人身上。肢障人士?肢障人士雷克斯能做些什麼?

 

但是眼前的重點不是解謎。重點是器官的來源。

 

「露易絲,讓吉米知道有人在抓貧民窟的人去做人體試驗。甚至是器官販運。他不需要知道神秘礦物還有蝙蝠俠的事情,但是我們需要更多人手。另外……你覺得雷克斯的器官來源是貧民窟的那些人?」

 

「不會是毒販,毒販的身體問題太多。黑幫份子有組織,消失太多太快會被發現……」

 

好了,又一個噁心的答案。

 

性工作者。

 

雖有老鴇用毒品控制員工,但許多嫖客不願意碰神智不清的妓女。阻街女郎終究是販售中的商品,身體素質通常都還過得去。況且阻街女郎,被客人載走之後不再出現,又有什麼值得一提?布魯斯下了指示,開口說:「你讓吉米跟莎拉警告所有的性工作者。誇大也好說謊也好,總之先煽動恐懼,讓這些女孩多少有點警戒心。會不會被雷克斯發現就暫時管不了了……」

 

露易絲發揮了記者本性,一針見血的提出質疑:「告訴那些女孩又能怎樣?如果我們不能找到地下移植中心或者器官黑市,這也只能阻止一時。」

 

「我來想辦法……」布魯斯知道,現在就算所有人心急如焚,也無法做更多。

 

布魯斯眼下只能困在這個豪華的包廂中,用手機調閱地理資料進行分析。要維持一個地下移植中心,至少要有相應的醫療器材與醫護人員。代表有相應的金錢支出。有金錢流向,就不會無跡可尋。

 

露易絲正狂打吉米的電話,並飆車前往貧民窟。通訊器內可以聽到露易絲一路將喇叭按到震天響,髒話隨喇叭聲一同飆出。布魯斯心想要替她付清所有的超速罰單,然後幫她買一台飆起來更有力的車。紅色的,跟她的髮色一樣。

 

他們在場邊忙到天昏地暗,球場上剛好走到中場秀的時段。明星歌手的勁歌熱舞過去後,大螢幕上打滿克拉克球星時代的影像。

 

幾十次,幾百次,不可思議的擒抱,完美無缺的傳球。瞬間爆發的速度與優雅延展的肌肉。他身處在暴力運動當中,卻優雅的像是一個冰上舞者。他看著克拉克站在舞台上,一身西裝。單手持球,準備往場中拋擲。大都會巨人跟中央閃電的成員三三兩兩散落在場中,準備接下這一球。布魯斯鮮少看球,但這一瞬間,不得不替克拉克難過。

 

他看的出來,所有的球員都離主舞台不遠。大家都記得克拉克在爆炸中毀傷的肩膀。這種貼近舞台的站位……很體貼,但很傷人。只有一個身影,飆速往球場的另外一端遠遠奔去。

 

巴里˙艾倫,那個號稱史上最強跑衛瘋狂球迷。他幾乎站在場子的另外一端,對著克拉克拼命揮手。

 

克拉克抬頭望天,將手臂向後遠遠拉伸開來,似乎是瞄準了一個高遠的角度。

 

一瞬間,全場為之屏息。只有轉播員用著擾人的音量連珠砲的不停大喊:「老天!克拉克想要做長傳達陣!他做得到嗎?他受過重傷的肩膀還有辦法把球丟過一個半場嗎?他做得到嗎?他做得到嗎?他做得到嗎?」

 

克拉克閉上眼睛,感受動力從腳底發起,移動臀部,拉伸手臂。感受球體離手的瞬間。食指指尖朝前,彷彿一個方向的指引。橄欖球飛速旋轉,如同離膛的砲彈。

 

現場一陣驚叫。巴里在浪潮般的驚叫中跳起,牢牢抓住那顆橫越半場的長傳球,達陣。

 

全場歡呼,一個中場秀的活動引發的熱情遠勝比賽的真實輸贏。播報員開始用分岔的聲音不斷尖叫:「老天!這是奇蹟!奇蹟!阿波羅不死!!!大都會阿波羅不死!!!阿波羅!」

 

克拉克高舉雙手,輕輕地,有節制的發出一聲歡呼。然後目光轉向包廂,搜索好友的身影。他看見布魯斯的微笑,有一點點神秘的哀傷。然後看見布魯斯輕輕地敲了敲自己的耳朵,意示他戴上通訊器。

 

「恭喜你的長傳達陣。很完美。但是我怕我等下得講一些讓你情緒不太好的消息……不過首先,我們得找到雷克斯的人。他該死的又不見了!」

此時消失的雷克斯此時正跟副總統傑佛森˙庫克坐在移動中的禮車內。從有心人的眼光看來,今天這場開幕秀的就是即將參選的雷克斯用英雄重生的榮耀替自己的競選之路造勢。他跟許多政治權貴的互動也同樣為此。

 

實際上,這場活動更多的是醫療實力展示。本應該重傷無救的維克多˙史東,好端端的上場揮手。一瞬間,這場秀就已經達到它的效果與目標。

傑佛森在車內的雷克斯進行嚴肅的對話。正確來說,傑佛森一臉嚴肅,雷克斯則是滿臉瘋狂與得意。

「你希望我換掉總統選舉的副手人選,啟用你這個政治素人作為搭檔副手。就為了這瓶藥?」

 

當傑佛森正為了姪子的死亡在即而痛苦不已,雷克斯找上了他。暗示能夠給他摯愛的姪子提供全新的肺臟。傑佛森本以為是某種骯髒的器官交易。沒想到,雷克斯提供的是一瓶藥劑。傑佛森把玩著手上的一個微小針管,裡面裝著淡紅色的液體,像是稀釋後的血液。他原本不相信這瓶藥劑能發揮效果,但就在半天前,他親眼見到躺在病床上,幾乎半身癱瘓的維克多打入這瓶藥劑。

 

幾個小時後,維克多雖然腦子還有點迷糊,但行走如常。

 

他讓自己信任的醫生檢查過一切細節,確認沒有造假行為。但眼前的真相,怎麼看都像是假象。現在他的姪子還接在人工心肺器上,他還不能決定該不該把這瓶藥劑打入姪子的身體內。

 

 

「我不信任你。」傑佛森直說:「就算我的選舉之路順利,成功入主白宮。你為什麼會甘於副總統這個位子?這瓶藥,如果真的像你所說可以治療癱瘓、重生器官、強化肉體……你可以成為新世界的神明。你怎麼會甘於一個備位元首的位子?」

 

雷克斯尖銳短促的笑著,一邊搓揉著他手上的那顆壓力球,一邊高談闊論:「副總統這個位子有絕佳的好處。大家都不知道嗎?所有人都說得出世界強權的元首是誰,副總統是誰?是誰是誰是誰?」

 

「沒有人注意到副總統的存在與作用。我就想要一個這樣的位子。所有的新宗教崛起之前都會受到打壓。東方歷史上幾次滅佛,摩西帶領人民離開埃及人的打壓與統治,早期羅馬帝國對於天主教的壓迫……神明需要一段隱密的時間打造他的神壇,然後閃亮登場。啊哈!我們到了!」禮車停下的瞬間,雷克斯將手上的壓力球一丟,等不及司機服務就自己打開了車門。

 

「歡迎來到我的神壇建造所,未來的總統大人!」

 

傑佛注意到他們車子似乎是直接開進了一個地下樓層,現在就停在一個升降平台上。放眼望去,四周都是身穿白袍的實驗人員,看來忙碌不已。雷克斯自顧自大步前進,完全不管有點年紀的傑佛森是否能跟上。雷克斯一邊走路一邊高聲喊叫,看來非常興奮。

 

「你聖經背的好嗎?親愛的副總統大人?這個國家一天到晚就是天佑美國!願上帝保佑我們!所以每個政治人物都把聖經引用當作一種政治語言對吧?我聖經唸的其糟無比,大概是因為我的智商太高了!哈!整本的不合邏輯,我的智商無法吸收這種東西!」

 

「你知道為什麼我把買下來的醫療保險企業改名伯利恆之星嗎?會背誦馬太福音嗎?聖經中來自東方的賢者看見閃亮的伯利恆之星,帶著三樣禮物去迎接救世主的降生。『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開寶盒,拿黃金、乳香、沒藥為禮物獻給他。』」

 

「我接手雷克斯企業的不久後,我也遇到了來自東方的賢者。他們帶了三樣禮物給我。」雷克斯的語氣如此自大狂傲,傑佛森突然感到一陣深沉的恐懼。眼前這個瘋狂的企業家正在自比上帝……

 

雷克斯站在一整片電漿玻璃前。現在玻璃還是不透明的狀態,傑佛森知道這種玻璃一通電就可以變成透明狀態。雷克斯現在把手放在通電開關上,想打開電源又還在猶豫。他的表情非常扭曲,一瞬間開心的不得了,像是精心準備的惡作劇終於可以展秀出來的喜悅,瞬間又變成憂心忡忡的模樣,彷彿全世界的重擔都壓在他的肩上。

 

「他們帶給我的不是黃金、乳香、沒藥……他們帶來一具不會腐壞的屍體*、一塊隕石磨成的匕首、一個真實存在的神話給我。」

 

雷克斯按下開關,玻璃化為透明。

 

玻璃後,一個身上插滿管子的屍體懸浮在半空中。

 

「沒有任何懸浮裝置。這具屍體能夠自行浮空。」雷克斯開口解釋。

 

「我的合作誠意,讓你看見我的底牌。真實存在的神話。將贈禮送給我的人告訴我他們部族最古老而最真實的傳說。幾年前雷克斯企業參與極圈石油開發的時候發現了這個東方部落。該部落的平均壽命極高,身體素質也超乎常人。發生了一些小事件後,部族的人決定將他們的秘密作為贈禮,交換一些東西。」

 

「那具屍體是它們部族的神靈。早在歷史前就已存在。他隱身在這片大地上,採集與記錄這個世界的一切。我估計他應該是某種外星人的先遣部隊。大概是船艦出了什麼問題回不去?我花了很多精神尋找他的船艦,目前還沒有下落。」

 

「他成為這個東方部族的神靈。接受他們的奉養,與他們交流,有沒有子女後代我還在研究……總之這個神靈不涉足歷史卻見證歷史。他指揮這個部族收集了大量可能淹沒於歷史的文物,有證據顯示他也收集了大量的生物與植物,彷彿一個神祕的諾亞方舟。但是我沒有找到他的生物收藏……」

 

「總之部族內的人重傷重病後都會來祈求神靈賜福。神靈會將自己的血液提煉後混入食物中交給他們。這很有趣不是嗎?一如聖經:『拿著吃;這是記得我的身體,為了贖你們』」

 

傑佛森看著那具浮空的屍體,感覺到自己的世界觀正在搖搖欲墜。他看著眼前這個最接近神靈卻已經死亡的存在,忍不住開口問:「神靈為什麼會死?神不是應該永生不死嗎?他會復活嗎?一如救世主的回歸?」

 

「喔呵呵呵呵!你問到重點了!」雷克斯興奮的不得了,在玻璃前跳來跳去,撥弄著觸控螢幕上的按鈕。

 

「我們偉大的神靈是個多情種子,或者是個被拋棄的絕望宇航員。將近三十年前,一場突發的流星雨劃過天際,他突然跟這個部族的人說:『天堂已毀,他將與天堂內的神靈共存亡。』然後他指揮部族內的人,將流星雨帶來的綠色隕石打磨成匕首。用殉情般的姿態將匕首扎入胸膛。啊哈!一個自殺的神靈!好悲慘的教義啊!」

 

「這綠色隕石地球上似乎原本就有微小的儲量,又或者隕石穿越了某種蟲洞提前抵達地球。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世界上似乎只有這種隕石可以傷害該外星物種。我用這個隕石切割死去外星人的屍體。將他的血液提取提煉,作為藥劑。藥劑的極限還在測試中,但是恢復幾個器官的功能與延長壽命只是藥劑一部份的功能……」

 

「神靈不死,只是退出了世界的舞台,讓位給新生的信仰。」

 

雷克斯用喜悅與自溺交雜的口氣說著:「追隨我,我將帶領人類最終對抗的邪惡。這個邪惡來自於我們的體內脆弱無比的基因。追隨神靈,超越疾病與死亡!成為神選之人,到達永生的極樂天堂!」

 

他高舉雙手,對著還不存在的廣大信眾呼告。但他的祭壇背景不是任何雕像或者符號,而是一具插滿管線的屍體。雷克斯,這個自稱神靈之人,將在一具屍體上面興建他口中的偉大信仰與永生天堂。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另外一個氪星人的設定出自”超人:鋼鐵之軀”電影。電影中克拉克找到早年的船艦。船艦中有兩個小艙。一個艙內有死去乾枯的屍體。另外一個艙門打開,卻沒有任何痕跡。當時很多人認為這是某種未來的伏筆或彩蛋。結果蝙蝠俠大戰超人電影都出了,這個伏筆或者彩蛋還沒個解釋……

我就不管啦!先拿來用了!

所以為什麼雷克斯會尋找氪石這件事情已經有了解釋了。我終於收掉我前面的一個伏筆了Q Q(為什麼這個腦洞還有很多東西要填的感覺Q Q)

*為什麼會寫到雷克斯與氪星人屍體?主要是BVS電影裡面他對於佐德將軍的屍體……劇情中就算了,訪談的時候他好詳細的解釋了道具屍體的故事。讓我忍不住印象深刻。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为啥看到最后有不好的感觉呢?克拉克可能要伤心啊!顺便说一声,随缘这两天抽了,上不去正常。

    1. 是啊 我有到官方微博去看
      SY抽了心裡真難過 沒地方補糧食

      倒也不是說克拉克要傷心 只是我想要寫正劇 意思是紅髮小地精肯定要出沒啊

  2. 在重新看一遍后我突然为布鲁斯感到庆幸——还好克拉克时时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因为兴奋而失控,布鲁斯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偷笑。

  3. 好考就(✪▽✪)一般有肉吃就很高兴了,至于合理性就不再动脑范围了,吃而已,不费脑子。可口啊!口水直流。

      1. 剧透一下吧,两个人会在一起吗?超人会出现吗?两个人会知道对方的身份吗?还是会放到第二部?ps随缘又挂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 ̄~)~

  4. 布鲁斯如果现在知道克拉克的想法一定会开心死的。所以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布鲁斯是醒着还是装睡呢?

    1.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是什麼答案 可是我不想事情發展的太快(糟了 我是後媽嗎?這樣對待筆下的故事)

      1. 这种程度可不算后妈,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难得能看到布鲁斯如此纠结(´▽`)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