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4===

 

自從看完那段影片,布魯斯整個人像是灌下了太多咖啡,每一根神經都過分激動。他把所有開會資料看完,忘記扮演愚蠢布魯西,強勢果決的連續開完三個會議。過程中一直忍著質問克拉克的衝動,手機簡訊幾次只差按下發送,卻又一個字一個字的刪除。

 

他忍不住訂下一台限量款的火紅法拉利,準備送給露易絲當禮物。就當是謝謝她那句「小鎮男孩也不太直。」的點醒跟鼓勵。但他吩咐秘書打上大的足以噁心人的緞帶。最好來個什麼巨大禮盒紙箱還有超量的彩色碎紙填充物。他直白的表示:「包裝弄到越惹人厭越好。」這樣才能”謝謝”露易絲一路的激將法與各式嘲弄。

 

當禮物,一台限量版法拉利有點太多,但是布魯斯他媽的不管,他現在開心的不得了,他想花錢買下一切可以讓身邊人開心的東西。但他還有點理智,知道不能隨便為了克拉克掏腰包。

 

克拉克肯定會生氣。

 

越是純粹的感情就越不能用錢討人歡心。

 

他深吸一口氣,開始刷新克拉克的推特頁面。今天 @c.kentMetropolis沒有更新,但是不妨礙網友為了昨晚賽場上的長傳達陣持續狂歡。他出席中場秀前的一張官方形象照下面留言就破了十萬則。所有人都在高喊復出跟昨天主播失控吼出的”大都會阿波羅不死!!!”

 

@ClarkCornfield這個已經屬於星球日報的球評帳號,今天老實的更新了在星城的體育訪問行程。但是底下的留言依然是”大都會阿波羅不死!!!”

 

布魯斯盤算著要從推特帳號的公開資訊,找找克拉克有沒有想要的東西。他知道克拉克喜歡與外星人有關的一切,但這件事情布魯斯不應該知道。所以他不能去買一顆隕石送他。現在還不能。

 

布魯斯盤算著克拉克最後一場採訪賽事應該會在何時結束,他要派車去載人,然後好好守在這邊堵人。他會把車內影片截圖甩到克拉克臉上,然後看看克拉克打算怎樣解釋,怎樣狡辯。反正不管他怎麼狡辯,布魯斯都只有一個打算,一個解決方案。

 

他就在這樣興奮過度與焦躁不安的過了一整天,當他壓抑著全身的不安與焦躁,坐在飯店一樓的酒廊內。他拿著一杯不加冰的威士忌,老半天也只喝了一口。其實他只是需要一點東西握著而已。最好是易碎物,讓他提醒自己維持著自制力,千萬不要失控。

 

他這一輩子都在學習如何失去。

 

失去父母,青梅竹馬的瑞秋另嫁他人*,失去達米安的母親塔莉亞—雖然他可能從來沒有擁有過塔莉亞。

 

但他已經不知道擁有幸福是什麼感覺。

 

阿福指責他,說他不認為自己值得幸福。所以才會毫無顧忌地走入黑夜之中,與罪惡以命相搏。

 

布魯斯也考慮過自己一個暗夜義警的身分,能不能給人承諾。但小鎮男孩是這麼的崇尚正義,毫無畏懼的為之獻身。他願意毀了自己的明星生涯在爆炸現場救人,他沒有利用前球星的身份輕鬆當一個體育記者,而是跟著布魯斯一頭栽入高危險的罪案調查之中。

 

小鎮男孩崇拜蝙蝠俠,而且小鎮男孩愛他。還有比這個更完美的嗎?不會有比這個更完美的了!

 

如果沒有人救援,布魯斯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在對抗黑暗的路上,成為黑夜的一部分。他就快要被黑暗吞噬了,眼前這個阿波羅,或許是他唯一的希望之光。

 

他還在盤算著跟克拉克開口的方式,翻來覆去的想像台詞,愚蠢的像是愛情電影中準備求婚的傻小子。

 

這時,吧檯的另外一端傳來一聲尖銳的笑聲:「啊哈!布魯斯我就知道是你!我們帥氣的高譚寶貝!跟他的小記者如影隨形,始終如一!」雷克斯一頭刺眼的紅色捲髮,就這樣進入視線。雷克斯的手甚至扯著一臉苦相的克拉克,把他拖過大半個吧檯。

 

克拉克解釋:「我在採訪的時候遇到雷克斯……」

 

布魯斯花了大半天培養的勇氣,還有當面質問的時機,就這樣,都不見了。一瞬間布魯斯真想把這個紅髮地精直接揍趴到地板上。

 

雷克斯哈哈大笑:「真是有緣對吧!今天完全沒有想到會遇到兩位!昨天球場上我們都沒有機會好好聊聊對吧!來!拜託讓我請兩位一杯酒!酒保!酒保!」

 

克拉克急忙阻止:「不用酒!不用!」

 

布魯斯忍不住開口輕微的諷刺了雷克斯一下:「昨晚可是你跟副總統一起提前消失的喔……」布魯斯在心中咒罵:而且我們該死的還找不到人。

 

雷克斯又尖銳地笑了一下,替自己辯解:「政治與金錢啊!你知道的~」他對著布魯斯大力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刻意壓低聲音說:「你應該知道我有競選準備吧?但不是參議員喔~~~」雷克斯興奮的拍著布魯斯的肩頭,繼續說:「我等下在這家飯店有一個無聊的記者會,你知道的公布這個,公布那個。我想兩位對這個不會有興趣。不過幾天後有一場特殊的……深夜酒會。不是募款。算是選前動員?一群商場上的朋友聊聊天,不知道布魯斯你有沒有興趣參加?」

 

布魯斯一瞬間就懂了。如果每一次派對上的飲酒形象都是真的,他也早該因為肝病住院了。雷克斯瞄準權貴,販售生命與器官,又怎麼會錯過富可敵國的派對男孩布魯西。

 

 

「克拉克能跟我一起去嗎?」布魯斯發問。

 

「嗯……我想想……肯特先生是什麼身分出席呢?我們當然不方便讓記者朋友出席,布魯斯先生的伴侶倒是可以喔!」

 

克拉克一秒都沒有遲疑,開口說:「好,給我們時間地址,我們準時到。」

 

布魯斯看克拉克一秒認下了”伴侶”身分。一瞬間還真不知道怎麼反應。心想:雷克斯這下算是阻攻還是助攻了?

 

邀請成功,雷克斯就笑笑離開,趕赴他的記者會。

 

克拉克見雷克斯走遠,拿下眼鏡捏捏自己的眉心,忍不住開口抱怨:「他真的好討人厭。就算沒有貧民窟的案子,他就是很討人厭。我覺得我需要喝一杯,不管是壓驚還是慶祝脫離穿腦魔音。感謝上帝!等下他的突發記者會是時政版記者的工作!」

 

布魯斯笑說:「他剛剛不是很有自覺要請我們喝酒嗎?怎麼不喝?況且你不是很難喝醉?」

 

克拉克苦笑:「誰想跟他喝酒啊!況且我喝不醉也是可以喝到放鬆……」

 

布魯斯說:「去我房間?我那邊的酒還不錯……」布魯斯在心裡詛咒自己的老套:邀人進房喝一杯,什麼史前時代的招數?

 

但是小鎮男孩答應了,小鎮男孩沒有戒心。

 

布魯斯一進房,就衝向吧檯開始調酒。把各式烈酒往裡面加。克拉克倒是很自然地把酒杯接過來,整杯灌了下去:「我們好像第一次見面也是在喝酒?」

 

布魯斯只是哼了一聲,陪飲了一杯烈酒,當作替自己壯膽。正準備要開口之時,手機提示音響起。他在手機上設了提醒,任何跟雷克斯動向有關的事情都會跳出提醒。

 

「這傢伙跟我有仇」布魯斯忍不住開口罵道。

 

「他跟我們兩個都有仇。」克拉克指正他,但是人卻是靠近了螢幕,兩人並著肩,一起看著手機上的新聞直播。

 

又一個慈善活動的高調宣布。雷克斯的頭在螢幕內晃來晃去,及肩的紅髮在螢幕上顯得更加捲曲膨脹。似乎很符合外界給雷克斯的稱號:科技火焰

 

克拉克發出一聲嘆息:「我好想拿桶水從他頭上倒下去。看能不能澆熄那個紅色火焰的名號。我一直覺得科技火焰這個外號是他請公關炒作出來的,噁。」

 

布魯斯舔了舔嘴唇,開口說:「要讓他在記者會上出糗也不是不行……」

 

 

 

事情就此失控。其實一點點烈酒不應該有這種效果。但是兩人對雷克斯的反感與惡作劇的慾望終究引發了一切。布魯斯用電腦駭了飯店的網路,迅速關掉好幾層樓的監視錄影,接著更動煙霧偵測設定與自動灑水器的水量調節。

 

然後,他們用打火機點燃了飯店的便條紙,興沖沖的奔到走廊上。

 

克拉克盯著電梯的方向,開口說:「我替你把風。」

 

布魯斯大罵:「你傻了!那是專屬電梯!這層樓只有一組房客。先過來!我搆不到。」就算有著過人身高,鑲嵌在挑高天花板上的偵測器還是無法感應到微小的煙霧。克拉克蹲下,用小孩子騎馬打仗的姿勢,二話不說的把布魯斯扛上肩。

 

燃燒在便條紙上的煙霧,終於跟偵測器來了個親密接觸。瞬間警鈴大作,自動灑水器開啟,走廊內彷彿下傾盆大雨,水霧瀰漫的幾不見路。兩人忍不住在走廊內開始瘋狂大笑,淋了一身水的狼狽還有惡作劇成功的快感,讓兩人笑到完全無法抑止。

 

此時電梯突然開始運轉爬升,似乎顯示有人要到這層樓來。

 

「該死,肯定是飯店人員擔心你這個貴賓不爽!快逃快逃!」克拉克甚至沒有把布魯斯放下來,一路扛著他衝刺回房,兩人直摔在總統套房的那張大床上,繼續笑成一團。過一會,門鈴果然響起,有一個人嬌柔的聲音向布魯斯詢問是否安好,有沒有受驚。布魯斯開門去打發那個飯店員工。回頭就看到克拉克攤在床上看手機,對著推特大笑不止。

 

「推特上說雷克斯被淋成落湯雞了!而且躲水的時候還慘滑一跤,直滾下演講台!太棒了!我等不及網友上傳影片還有剪接的混音重播版了!」

 

布魯斯舔了舔嘴唇,笑著對克拉克說:「你太邪惡了」然後將浴巾披在克拉克頭上,一陣過分用力的搓揉。把克拉克的一頭捲髮摩擦成了凌亂的爆炸頭。克拉克不甘示弱的回敬,高喊著:「讓你禿!讓你禿!」的用力摩擦,把布魯斯摩擦到腦殼發燙。

 

這很快的變成了某種牽涉浴巾與枕頭的擂台戰。膝蓋壓制大腿,手掌緊抓腳踝。彷彿格鬥競技卻夾雜著搔癢時的閃躲與大笑。水滴四濺,床枕亂飛。兩人勢均力敵,時不時挨一下綿軟但不溫柔的打擊。

 

克拉克終究力氣較大,他用浴巾包住布魯斯的頭髮後,惡狠狠的把他壓制在床上,兩手貼著他的臉,開玩笑的說:「你知道你這樣很像E.T.的打扮嗎?最後一幕在腳踏車上的時候。」

 

布魯斯抗議:「我哪裡長得像E.T!你這個……」

 

布魯斯還有點理智,後面半句「死外星人愛好者」的評論沒有出口,但也實在出不了口,因為克拉克用大拇指壓緊布魯斯的嘴角,往內擠壓,彷彿替他做出口型,一邊配音說:「E.T.回~~家~~~」

 

兩個人靠得很近,自從水晶燈酒吧那次,再也沒有這樣面對面緊貼的時刻。

 

克拉克的手指,就按壓在他的嘴角邊。布魯斯簡直無法相信,一個球員的手可以這麼柔軟無繭。然後,布魯斯可以清楚的看到克拉克的瞳孔輕微的放大了,因為布魯斯忍不住歪了頭,將唇邊的手指吸進口中,對著克拉克的大拇指,情色而潮濕的舔咬。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瑞秋的角色是布魯斯的青梅竹馬,只有在黑暗騎士電影系列出現。

*沒看過ET電影的人建議GOOGLE一下床單與腳踏車那段。

*希望接下來可以快速一點,爭取第一部完結。然後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部XD

*我只要手速一快就會錯字連篇並且常常發生打多一個字的問題。最慘的是自己回頭檢查都看不出來。由於在手速跟錯字之間只能選一個,我選擇了手速。錯字王歡迎大家幫我抓錯字。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为啥看到最后有不好的感觉呢?克拉克可能要伤心啊!顺便说一声,随缘这两天抽了,上不去正常。

    1. 是啊 我有到官方微博去看
      SY抽了心裡真難過 沒地方補糧食

      倒也不是說克拉克要傷心 只是我想要寫正劇 意思是紅髮小地精肯定要出沒啊

  2. 在重新看一遍后我突然为布鲁斯感到庆幸——还好克拉克时时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因为兴奋而失控,布鲁斯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偷笑。

  3. 好考就(✪▽✪)一般有肉吃就很高兴了,至于合理性就不再动脑范围了,吃而已,不费脑子。可口啊!口水直流。

      1. 剧透一下吧,两个人会在一起吗?超人会出现吗?两个人会知道对方的身份吗?还是会放到第二部?ps随缘又挂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 ̄~)~

          1. 所以想看第二部啊!那个明年春节后能看到吗?

  4. 布鲁斯如果现在知道克拉克的想法一定会开心死的。所以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布鲁斯是醒着还是装睡呢?

    1.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是什麼答案 可是我不想事情發展的太快(糟了 我是後媽嗎?這樣對待筆下的故事)

      1. 这种程度可不算后妈,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难得能看到布鲁斯如此纠结(´▽`)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