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7===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布魯斯知道直男掰彎需要時間。所以就算昨晚那樣的慌亂瘋狂,他還是很有理智,硬生生把劇情限制在口手並用的階段。不想在準備的狀況下把第一次經驗搞壞,留下奇怪的陰影。

 

但是現在?他媽的不管了!

 

「我以為我們可以慢慢來……拜託,我希望我們慢慢來。」克拉克的用詞很軟,但看得出立場很堅定。

 

這讓布魯斯格外用力的抵住克拉克的額頭,大口大口喘著氣,彷彿努力調動全身上下所有的自制力。「好,我們慢慢來。」

 

他告訴自己,眼前的克拉克是個近乎無瑕的好人。完美是值得等待的……

 

他們還是躺到了床上。面對面的側臥著,在克拉克的要求之下,很純潔的只有交換親吻跟擁抱。克拉克用鼻子輕輕蹭著布魯斯的髮旋,然後緩慢的,從他的頭頂一路往下吻。克拉克對他說:「我很抱歉我是偷親你的……當時我只覺得,這一切的嬉鬧只是掩護還有一個耍弄媒體的惡作劇。我不認為你會喜歡我,你從前的緋聞對象都是女孩……現在,我有一點後悔,你不記得我們的初吻了。」

 

「拜託讓我補償你。」

 

額頭,眉心,鼻尖。克拉克開始輕柔的親吻。每一個吻都還帶著鼻尖的細微磨蹭。像是在記憶對方每一吋皮膚的氣息。

 

他在下巴快速的啄了一下,接著是一個濃重的深吻。悠長而纏綿不斷,偶爾在吻裡給布魯斯一個笑。像是這個吻如此甜美,他不得不因此微笑。這一切像極了青澀的學生之戀。彷彿終於鼓起勇氣的戀人,在陽光炙熱的校園午後,秘密交換著有冰淇淋跟蘇打水味的吻。

 

連綿不斷的吻,讓布魯斯覺得手腳冰冷,卻是臉頰發燙。

 

這一切都太純情了,純情的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布魯斯知道怎麼做一個花花公子,他可以面不改色的應對所有下流幻想,但完全不知道怎麼面對純情帶來的殺傷力。

 

在他的顫抖中,克拉克拉開了兩人間僅容一個呼吸的距離。舉起布魯斯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

 

一個傳統而虔誠的吻手禮。

 

克拉克抬起眼光,用澄澈的眼神注視著布魯斯,開口詢問:「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

 

布魯斯只覺得呼吸停止,胸腔內沒有任何空氣可以擠出回應。

 

該死的純情、犯規的純情。

 

明明這場戀情是他用盡一切努力,才有機會走到如今。克拉克卻只用一個吻手禮與一個問句就挾持了所有的成果。

 

太不要臉了。

 

但除了點頭同意,他還能怎麼辦?

 

布魯斯點了點頭,覺得自己簡直靦腆的像是被四分衛邀請參加舞會的高中啦啦隊長。靦腆的該死。但是看到克拉克的眼神,像是全宇宙的星星都醉死在他的晶亮。除了點頭同意,還能怎麼辦?布魯斯覺得自己必須立刻做點什麼,說點什麼來轉移注意力。不然這一份該死的純情,會讓他立刻做出一些愚蠢且絕對後悔的事情。

 

「一見鍾情」被世人歸在浪漫的範疇內。

「不算”真的上床”的隔天就開口求婚」應該不會被當成浪漫之舉,反而接近變態行為。不管在現實世界,還是三流言情小說中,這樣求婚都太蠢了。

 

布魯斯˙韋恩知道自己不能這麼蠢。

 

他得趕快說點什麼轉移注意力。

 

「你得告訴我,你怎麼可能還是處男?」布魯斯心想:好吧……這句話只比立刻求婚高明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

 

「一定要說嗎?」克拉克並不想坦白。

 

布魯斯說:「因為我真的很難相信你是處男……畢竟你如此完美……況且你有什麼好隱瞞的?」

 

克拉克的臉色變換了幾種深淺不一的紅,精彩的可以從表情與膚色看出他的掙扎。最後,他嘆了一口氣,用自暴自棄的口吻說:「我不算是完整的處男,你只能說我缺乏完整的經驗。」「我在堪薩斯的小鎮長大,我們有性教育。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套子也有尺寸問題。我在那種地方長大,我怎麼可能知道還有戰神密林*這種品牌?」

 

「一般的尺寸很緊,很不舒服。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跟我的高中女友就沒有走到最後一步。」

 

克拉克的尷尬讓布魯斯找回了一點自信,終於可以讓他用調笑的口吻說話:「喔~原來乖男孩交往的也是乖女孩。懂得保護自己,堅持不肯無套來一發的好女孩!」

 

克拉克癟了一下嘴,忍下糾正這句話的衝動。

 

堅持不發生無套性愛的人其實是他。因為克拉克實在沒有把握自己會不會弄出個綠油油黏呼呼的外星寶寶。就算知道自己的外表與地球人並無不同,但沒人知道他出生時的模樣。或許目前的地球人外表其實經過某種加工?

 

他不敢睹這一把。

 

布魯斯催促著他往下講:「大學呢?大學時期為什麼又一片空白?」

 

「我大學有交過女朋友……那個時候我也知道該怎麼選擇品牌了。」克拉克心想:『而且當時我還偷用了校園內的電子顯微鏡,確認了自己的精子無法穿透橡膠這才敢帶女友回宿舍……』

 

「結果呢?」

 

「結果大學女友看到我脫了褲子,突然決定我們還是做朋友好了。她的原句是:『我很確定那個東西放進去會死人,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我不想這麼早死。』因為褲子裡的東西一瞬間從男朋友降格成朋友,還挺羞辱人的。」

 

布魯斯勉強憋住笑,企圖給一個不太有效的安慰:「這也不能算羞辱或者嘲諷……你的煩惱只是有點與眾不同。」

 

克拉克又嘆一口氣:「是啊,令人印象深刻的與眾不同。大學女友,現在唸醫學院。她最近竟然很認真的寄信給我,推薦我縮小手術*已經有成功案例,將來我可以考慮……」聽到這邊,布魯斯放棄所有憋笑的努力,瘋狂大笑。惹來一個枕頭直接砸在他臉上。但布魯斯覺得這一連串的大笑終於讓自己從”純情陷阱”中解脫。說什麼都不會放過笑下去的機會。

 

「大學四年只有一個女朋友?後來沒有任何人嘗試征服高山?你知道的,攀登喜馬拉雅山之類的企圖心……」

 

「大二之後,我家的經濟狀況就不太好了。農民生活經不起連續幾次的天災。我後來都忙著打工賺學費,或者寄錢回家,再沒交過女朋友。」

 

自覺提起金錢太沉重,克拉克不等布魯斯催促,繼續說下去:「進了球隊之後,我紅的很快,機會當然也很多。但是我不想跟球迷發生關係。我覺得那不太真實……我有了一個女朋友,負責球員庶務的一個助理。那次的經驗挺糟糕的……她送醫急救了。」

 

送醫急救這個字眼太嚇人,布魯斯都愣了。小鎮男孩看起來也不像是玩重口味那一套的人的,怎麼會讓人送醫急救?

 

「怎麼會搞到送醫急救的?」

 

克拉克自己將頭埋入床墊,用悶悶的聲音說出:「聽過什麼叫黃體破裂嗎?」

 

「好像是種婦科疾病?」布魯斯不確定的回答。

 

克拉克解釋:「黃體是卵泡破裂、釋出卵子之後所形成的東西。有可能因為外力撞擊或者……劇烈性交而破裂。嚴重的狀況會導致內出血,最慘會危及生命。*」克拉克繼續說:「所以我不算完全的處男,只是沒有完整的經驗。事情發生到一半,那個女生說她肚子痛。我們停下了,接著她越來越不舒服,我帶她去醫院。然後突然就變成一連串的表格跟詢問。有沒有過敏?有什麼病史?變成急診、開刀、住院。」

 

「我盡可能的陪在病床旁邊,當一個盡責的好男友。但我想沒有任何剛萌芽的感情可以撐過這種窘事。女方自己跟我提分手的,理由跟我大學的時候差不多……好吧!你可以開始沒良心的繼續笑了!」

 

出乎意料的,布魯斯沒有繼續方才的瘋狂大笑。他只是對克拉克說:「運氣真的蠻糟的,一個帥哥的破處之路竟然如此坎坷。」

 

確實是一個悲慘的故事,但這個悲慘故事卻讓布魯斯第一次相信,命運對他也存在著寬容之心。

 

克拉克的情路慘劇,全成了布魯斯的幸運。或許,身處黑暗之人也可以值得宇宙的一點憐憫?擁有幸福與快樂的可能性?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忍不住想要寫搞笑的傻白甜過場。尤其我很想寫一個無奈之下一路處男的超人。我覺得很多作品很容易就把他當作一個有超能力的”人”去處理。如果他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只知道是天外來客……他的感情生活與性生活都要思考一下綠油油黏呼呼的外星寶寶可能性啊!

 

*戰神密林:Trojan Magnum專門給天賦異稟的男人所使用的品牌。

 

*縮小手術:增大手術其實行之有年。方式很多,甚至有很簡單的手術可以讓東西只是看起來變長,實際上沒有變長。縮小手術則是剛剛才發展出來。2015年才有正式的例子。那個男生被醫生形容成:看起來像是個美式橄欖球一樣。我必須說美式足球的巧合性讓我笑了XD

 

*黃體破裂:真實存在的婦科疾病。如同文章所述。輕微時並不會有事,就是疼痛,會自行止血。嚴重一點的人,會腹痛與下體出血。運氣特別差的會需要開刀,這還是不能等的急診刀。黃體破裂是可以危及性命的婦科問題,而且真實世界中發生比率並不如大家所想的低。

 

*我只要手速一快就會錯字連篇並且常常發生打多一個字的問題。最慘的是自己回頭檢查都看不出來。由於在手速跟錯字之間只能選一個,我選擇了手速。我這個錯字王歡迎大家幫我抓錯字。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为啥看到最后有不好的感觉呢?克拉克可能要伤心啊!顺便说一声,随缘这两天抽了,上不去正常。

    1. 是啊 我有到官方微博去看
      SY抽了心裡真難過 沒地方補糧食

      倒也不是說克拉克要傷心 只是我想要寫正劇 意思是紅髮小地精肯定要出沒啊

  2. 在重新看一遍后我突然为布鲁斯感到庆幸——还好克拉克时时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因为兴奋而失控,布鲁斯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偷笑。

  3. 好考就(✪▽✪)一般有肉吃就很高兴了,至于合理性就不再动脑范围了,吃而已,不费脑子。可口啊!口水直流。

      1. 剧透一下吧,两个人会在一起吗?超人会出现吗?两个人会知道对方的身份吗?还是会放到第二部?ps随缘又挂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 ̄~)~

          1. 所以想看第二部啊!那个明年春节后能看到吗?

  4. 布鲁斯如果现在知道克拉克的想法一定会开心死的。所以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布鲁斯是醒着还是装睡呢?

    1.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是什麼答案 可是我不想事情發展的太快(糟了 我是後媽嗎?這樣對待筆下的故事)

      1. 这种程度可不算后妈,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难得能看到布鲁斯如此纠结(´▽`)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