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2===

在克拉克的家中,吉米與莎拉第一次加入調查小組的討論。

 

實際上布魯斯根本不希望更多人加入調查,但礙於現實:是對貧民窟了解最多最深的就是這兩人。

 

貧民窟內完全是另外一種法則運作的世界,不管是布魯斯˙韋恩的多金迷人,還是蝙蝠俠律法之外的義警行為。在貧民窟的世界都窒礙難行。

 

吉米與莎拉依然沒有被告知神秘礦物之事與蝙蝠俠的涉入,甚至連雷克斯的名字都沒有人提起。他們只被告知有人正在利用伯利恆之星進行器官販運。瞄準的目標就是貧民窟內的人。

 

他們現在一方面要保護貧民窟內的人不成為屠宰場中的牲畜,另外一方面還要找到這個地下移植中心或者黑市。

 

解釋完目前的狀況,第一個開口的人竟然是莎拉。

「乾脆讓我去?那個詞叫什麼?臥底?」一時之間,所有的眼光望向她。

 

「找人潛入不是最快嗎?他們如果想要一個完美配對的器官。應該會自己接觸器官的提供者吧?器官是要配對的……是吧?它們原本就抽了很多貧民窟的人的血,說是幫我們做健康檢查什麼的……」

 

「像珍妮那種生病的人他們抽血抽更多。或者是像賈墨爾那種不能走路的……說是要幫它們配藥。但是我的血他們也有抽,能不能找個什麼地方作假一下?像是做個假證件什麼的?就當我跟某個需要器官的人配對上了?我書唸的不多,我不知道器官怎樣配對的……」

 

「太危險了!」吉米迅速打斷莎拉,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哇!原來貧民窟內很安全呢!我怎麼都不知道呢?」莎拉立刻挖苦吉米。

 

「妳隨時可以搬出來!我說過我家可以給妳住。」

 

「你家塞不下我所有的弟弟妹妹!你以為這是養貓還是養狗嗎!」

「安靜!」布魯斯拿出企業主的架勢,一句安靜就成功讓兩人閉嘴。他用冷冷的眼光審視著提出臥底建議的莎拉,冒出了一句話:「妳知道妳的提議很危險嗎?」

 

「你們做的事情就不危險?」莎拉的回應還是一貫的挑釁。

 

布魯斯說:「我們的年紀足以做出決定,並決定承擔多少風險。」

 

莎拉很生氣的說:「我不是小孩了!我也有能力做該做的事情!你們是一群可以不管我們這些陰溝老鼠死活的有錢人。沒道理你們出力,陰溝老鼠躲在角落裡。陰溝老鼠也可以發揮自己的能耐!」

 

布魯斯看著莎拉堅決的眼神,下了判斷:「好。我相信妳。」

 

布魯斯打開了手提電腦,將螢幕背向所有人。開啟了他留在伯利恆之星的後門程式,開始尋找目前最急需的器官資料,並且在系統中查找是否存在莎拉的資料。

 

「看來妳已經被列在資料庫內了」布魯斯對莎拉說。「妳似乎是重點關注對象,系統上已經標註要做妳的混合淋巴球培養。*」

 

莎拉說:「說人話。高深的字眼我聽不懂。」

 

布魯斯解釋說:「意思是妳的器官早就有人看上了。只是要進一步確認是否合適。」

 

「哇!所以我真的是個臥底的完美人選呢!」

 

「還沒呢,我會先修改系統顯示的方式。無論妳的培養結果是什麼,系統會顯示相配。那個時候才是臥底活動的開始。」

 

吉米開口抗議:「太危險了!如果可以修改資料,為什麼不能用我?我是成年男子,我有更多的能力可以保護自己。」

 

布魯斯皺了皺眉頭,看著大呼小叫的吉米,淡淡的說:「她經歷的夠多,她可以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吉米看起來還想爭辯些什麼,露易絲默默地將他拉到角落,認真的開導他:「器官黑市的事情,多拖一天,就可能多一個無辜的人遭殃。現在要把你塞進系統,還要重做你在貧民窟的身分……你以為這要花多少時間?」

 

吉米還想反駁些什麼,但是幾次話要出口,又想不到更好的辯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布魯斯開始教育莎拉接下來會遇到那些狀況,又該如何保護自己。

 

他交給她通訊器與小型電擊槍,指揮莎拉反反覆覆的操作,直到確定她能順利使用。練習果然很重要,莎拉在電擊槍操作的過程把自己弄傷了一兩次,電池都還沒裝上,她就已經把自己弄流血了。布魯斯替她進行簡單的護理。然後指揮吉米把人帶回貧民窟,小心照顧。

 

整個過程合理流暢,快到讓吉米來不及提出疑問:「這個浪蕩的富家公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精明幹練?」

 

會議結束。露易絲並沒有離開,只是去廚房煮了一壺新的咖啡。好好的給自己灌上一大杯,順便替克拉克的隨行杯滿滿斟上。克拉克已經一手拎著行李與採訪資料,站在門邊準備離開。充滿居家感的默契動作,讓布魯斯覺得異常刺眼。

 

布魯斯問:「要出遠門?」克拉克解釋他明天一早在星城有新聞要跑。大都會離星城有一段路途,他準備搭深夜巴士前往。

 

「我送你過去。」布魯斯拿起電話,叫司機開車過來。

 

「謝謝,巴士站在十五街跟第二大道口。」經過這樣波瀾壯闊的一天,克拉克也就不推辭這樣好意。

 

他知道自己可以不留一滴汗的跑去巴士站,甚至跑去星城。但是舉止像個人類這件事情,讓他覺得有歸屬感。況且,他的身體不累,心卻很累。龐大且精密規劃的器官販運,逼近他心理承受的極限。克拉克不能理解,規劃這件事情的人,或者買下器官的人是用怎樣的心態,把活生生的人類視為肉品。

 

只是肉品,甚至不是牲畜,只是一塊塊切割分裝好的東西。

 

他是個小鎮男孩,這件事情飽含的惡意,幾乎是他心理承受的極限。他在車上平復著自己的情緒,還一邊聽著露易絲與布魯斯兩人在通訊器中持續不斷的討論。有時候他真覺得自己空有一身能力,卻是脆弱的不可思議。連面對醜惡的勇氣,好像都比其他人少了不只一點。

 

通訊中,露易絲質疑雷克斯整個計畫的方向。她覺得找尋器官的目標放在性工作者上太奇怪。性工作者染上血液疾病的機率較高。如果雷克斯瞄準的對象都是權貴階級,他應該要找更安全的器官來源。為什麼不選擇孤兒院或者福利中心之類的地方?而且伯利恆之星對於肢障者的關愛也很不可思議……肢障者他能幹什麼?一樣是器官取用嗎?

 

整個器官販運是商業行為,但這項服務不是對所有需要移植的病人開放,而是面向少部分權貴。如果進行大規模的進行器官配對,卻找不到合適對象,不是很浪費錢嗎?

 

布魯斯聽完露易絲一連串的質疑,不得不更加佩服這個紅髮記者。她敏銳、犀利、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接受現況並且提出更多質疑。露易絲只是需要補充一點醫療新知而已。他開口回答:「不相容活體腎臟也不是不能移植,進行去敏化處理就好了。多個一萬美金,就可以搞定。跟長期洗腎相比,存活率還挺不錯。妳去查一下《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新發表:HLAs不相容的活體腎臟移植存活率調查。*」

 

在一旁靜靜聽著的克拉克,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查覺到這件事情的布魯斯遮蔽了通訊,輕聲問他:「你還好嗎?」

 

克拉克指指自己的耳朵內的通訊器,說:「沒什麼,這個話題讓我不舒服。」

 

布魯斯立刻伸手關了克拉克的通訊器,也關了自己的。然後他笑著說:「好吧,該休息了。來吧,我們來聊點讓你開心的事情。」

 

「啊!車子開過頭了!司機!」克拉克看到窗外一晃而過的巴士站,忍不住大叫。

 

「沒事,我吩咐司機一路開去星城了。你需要休息,與其窩在深夜巴士窄小座椅,不如找個可以已讓你這個大個子躺平休息的加長禮車。」

 

克拉克放棄爭論與掙扎。他用手摀住自己的眼睛,把身體摔進加長禮車的柔軟皮革中。大大的嘆一口氣:「老天,你不能對身邊每個人都這樣體貼。」

 

布魯斯反駁:「我沒有對”每個人”都這麼體貼。」

 

「這很危險。」沒有前後語境,克拉克就這樣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布魯斯追問:「什麼很危險?任務很危險?」

 

「沒事,該睡了。大老闆不急著打卡,我明天還要上班。」克拉克在禮車內扭動了幾下,似乎要找一個最舒適的位置休息。

 

布魯斯現在滿腦子都是調查任務,沒有理會克拉克微小的情緒反應。或許布魯斯察覺到了,但是決定當這是自己自作多情。他不是個樂觀的人,所以他不願多想。布魯斯脫下西裝外套,反蓋在自己身上,到星城的路很長,他也替自己安排好了明天的行程。他得先好好睡一覺。

 

克拉克閉著眼假寐,細數著布魯斯的呼吸聲。直到確定布魯斯睡著了,他才偷偷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這個應該是花花公子的好朋友,他心裡亂成一片。剛剛那句沒頭沒腦的話,他想講的是:「太體貼……是很危險的。要是有人喜歡上你怎麼辦?」

 

要是我喜歡上你怎麼辦?

 

最初準備用緋聞當掩護的時候,克拉克就說要找一個知情的人來談假戀愛。不然布魯斯逢場作戲,對方要是動了真感情就糟了。

 

知情又怎樣?

 

一雙飽含痛苦、歷經風霜的焦糖色眼睛。看著你,就突然笑開了。彷彿你就是光,你的存在就可以照亮所有的黑暗。

 

總是有點冷酷,揚著不屑弧度的薄唇。對著你,說出的都是各式各樣的情話,溫柔的、嚴肅的、承諾的。翻來覆去都在暗示著一生一世。

 

他是個單純的,堪薩斯長大的小鎮男孩。他經不起這樣的情潮衝擊。

 

『這一切都太糟糕了。』克拉克如此心想。

 

當他忍不住在球場上做了一個重傷之人不可能做出的長傳,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想看見布魯斯的表情,想看那個人會不會為他展露笑容。他忍不住想跨越人群,想擠開所有的湧來的人潮。想飛奔到他身邊。

 

隊友總說這是勝利後的腎上腺素熱。

 

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後,勝利的球員總是激素過剩的舉人繞場,或者忙著撂倒彼此,一群人抱成一團。少數的球員,會摘下頭盔。撥開人群,急急忙忙地跳過圍欄。雙眼瞄準場上的某個位子,某個身影。用終賽哨前的速度,飛奔到那個人身邊。然後會有很多的擁抱、尖叫、親吻。

 

偶爾,還有求婚。

 

一切就跟電影情節一樣。他們是明星球員,他們就活在電影描述的情節當中。

 

但是每次勝利戰後,克拉克總是傻傻地站在原地。直到他被舉起,直到他被隊友緊緊抱住。他是最強的MVP,他總是勝利慶祝的中心。但他總是如此羨慕的望著往看台狂奔的隊友。

 

他想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撥開人群,狂奔向前。彷彿將死之人奔向沙漠綠洲,彷彿將溺之人追逐氧氣。似乎再遲一秒,就會因為缺愛而死。毫不保留的愛。將一個人視為歸處的渴望感。

 

 

他好想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結果竟然在一場不是比賽的表演秀後,他知道了那是什麼感覺。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他睡著了,如果只求一個吻可以嗎?他不會知道的。這會是一個秘密,然後我們還是朋友。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混合淋巴球培養:活體腎臟移植才需要進行的培養。因為需要數天時間來確認結果。屍腎捐獻就沒有這個時間去做這樣的培養確認。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HLAs不相容的活體腎臟移植存活率調查:真實存在的文章。確實不相容的腎臟進行去敏化之後還是可以移植,八年後的存活率比洗腎八年的人來的高。高出將近兩倍的存活率。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为啥看到最后有不好的感觉呢?克拉克可能要伤心啊!顺便说一声,随缘这两天抽了,上不去正常。

    1. 是啊 我有到官方微博去看
      SY抽了心裡真難過 沒地方補糧食

      倒也不是說克拉克要傷心 只是我想要寫正劇 意思是紅髮小地精肯定要出沒啊

  2. 在重新看一遍后我突然为布鲁斯感到庆幸——还好克拉克时时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因为兴奋而失控,布鲁斯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偷笑。

  3. 好考就(✪▽✪)一般有肉吃就很高兴了,至于合理性就不再动脑范围了,吃而已,不费脑子。可口啊!口水直流。

      1. 剧透一下吧,两个人会在一起吗?超人会出现吗?两个人会知道对方的身份吗?还是会放到第二部?ps随缘又挂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 ̄~)~

          1. 所以想看第二部啊!那个明年春节后能看到吗?

  4. 布鲁斯如果现在知道克拉克的想法一定会开心死的。所以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布鲁斯是醒着还是装睡呢?

    1.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是什麼答案 可是我不想事情發展的太快(糟了 我是後媽嗎?這樣對待筆下的故事)

      1. 这种程度可不算后妈,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难得能看到布鲁斯如此纠结(´▽`)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