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6===

*只提到名詞,但依然放上NC-17警告。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未成年請勿閱讀。
*未成年請自行關閉網頁或者按下右上角的叉

醒來的時候,克拉克摸摸自己臉上的假疤痕,眨眨眼睛,搖晃腦袋。像是要確認現在的狀況或者讓自己清醒。克拉克很意外,自己竟然睡著了。閉眼躺下,只是長期模仿人類後的習慣。他並不會真的睡著。只有極少數的時間,他會因為過分放鬆而真正入睡。

 

這是他在布魯斯身邊第二次真正入睡了。或許他在布魯斯身邊一直都比較放鬆?

 

克拉克一連串傻氣的動作,引發布魯斯的一陣輕笑,發自內心溫暖地的笑。克拉克只是默默再度確認了自己的綠眼與疤痕,這才抬起眼光看向布魯斯。猝不及防的撞進布魯斯癡迷的目光裡。

 

克拉克不懂,為什麼有人的眼神可以直接對話?直接的,赤裸的,用眼神對你說:「我好高興你是我的」除了眼神的傾訴,布魯斯也真的說話了「早安,我的男孩。」湊上來親吻克拉克的額頭,並且將身體柔軟的貼緊他。

 

「你睡著的時候呼吸好輕,輕的不可思議,好幾次我都想去探探你的鼻息。」

 

克拉克心想:『那不是呼吸好輕而已,搞不好我根本沒在呼吸……』但這句話可不能說出口。所以他只能含糊不清的回應了一聲「早安……」

 

「我猜測你不會想下樓吃早餐,所以我打算叫個客房服務。順便請房務來把這邊整理一下?」

 

對於布魯斯的提議,克拉克點點頭,立刻閃身躲進了浴室。布魯斯不提醒,他還沒想起,經歷過昨晚,兩人現在十分狼狽,急需梳洗清理。不過克拉克這一梳洗倒是花了很久的時間。因為當房務進來清潔,扶正掃落的東西,收走根本報廢的床單,擦掉穿衣鏡上的精液痕跡……克拉克根本沒臉離開浴室。

 

布魯斯為此暗笑在心,其實頂尖飯店的服務人員,尤其是服務頂樓套房的工作人員,早就看過更多更荒淫的場面。這麼一點點痕跡,根本無法讓她們抬起半根眉毛。會發生在頂樓套房的糟糕事太多了,不然床邊怎麼會立起一架厚實沉重的黃銅框三面式穿衣鏡?

 

好飯店總是記得客人的習慣與需求,不是嗎?

 

布魯斯知道他會因為這個被記得的小細節,留給禮賓部一筆可觀的小費。但他希望克拉克的裝潢概念很糟,糟到不會去懷疑飯店怎麼會在床邊放上巨大鏡子。更不要知道布魯斯究竟是做過些什麼,會讓飯店會記得他一向有這樣的要求。

 

舊日的荒淫生活應該就這樣遠去了,他的風流瀟灑即將背向他的生命舞台,頭也不回的揮手走遠。布魯斯對此倒是一點都不介意。現在坐在餐桌對面,裹在浴袍裡,額前還落下一縷捲髮的大男孩,就是自己新生活的開始。

 

相較於布魯斯的自在,克拉克倒還是一片混亂。當克拉克把一份起司歐姆蛋終於戳成了炒蛋,第三度嘆息時……布魯斯知道那場談話終於要來臨了。

 

「所以接下來……」克拉克用叉子,比劃了一下兩人之間的距離。「這算什麼?我們究竟會怎樣?」

 

「你希望我們會是什麼?」布魯斯反問。

 

他慣於談判,知道應該逼對方率先說出想法,先行亮出底牌。克拉克低下頭,繼續玩弄那盤爛掉的歐姆蛋,開口說:「我不覺得我準備好了。」

 

「你覺得你需要準備什麼?」布魯斯拿起橙汁,輕輕抿了一口。

 

克拉克大嘆一口氣:「我不想事情變成這樣的。這會讓一切變得很複雜,我本來就已經活得很複雜了……」

 

布魯斯感覺到喝下去的橙汁瞬間變苦,苦的他想吐出來。勉強嚥下,卻覺得自己好像吞下了發燙的鉛汁,整個胃重重的下垂翻攪。布魯斯盡可能讓自己平靜的說:「你不想要複雜,所以希望昨天只是一夜情。過去了就不要再提?我明明記得有人說自己不是玩家性格?」

 

「不是!我不會做這種事!你怎麼會這樣想!」克拉克整個人跳起來,甚至立刻將手越過了桌子,牢牢抓住了布魯斯的手。克拉克抓得太大力,布魯斯覺得自己的手應該會立刻瘀青。但急切很好,疼痛也沒關係,至少他的胃回到原位了。

 

「我只是想問……我們可以先維持低調一段時間嗎?」克拉克說的有點結巴,像是對自己即將出口的話缺乏信心。

 

「我知道這樣對你很不尊重。好像我真的在談什麼深櫃戀情,而你是不被允許曝光的戀人……我只是覺得鎂光燈會毀了這一切。網路會毀了這一切。甚至祝福我們的人都可以過度關心毀了這一切。」

 

布魯斯反手回握,開口回應克拉克的擔心:「我懂。我懂這一切都很複雜。你就算當過球星,但體育記者八卦的能力跟娛樂記者根本無法相比。更不要說我身邊還有一堆財經記者……何況現在是手機世代,我們會遇到幾萬甚至幾百萬拿著手機就自以為有權利直播我們生活的好事之徒。」

 

布魯斯捏緊克拉克的手,低聲承諾:「我們可以低調,可以保密……在你有把握公開之前。」

 

得到承諾,接著就是得寸進尺。克拉克露出一副小狗似的無辜表情,用著可憐兮兮的眼光看著布魯斯。「既然我們可以低調,那也可以慢慢來嗎?昨天晚上我覺得有點……超速了?或許我們可以先從約會開始?」

 

「喔,小鎮男孩有規矩是吧?約會三次才可以上樓喝咖啡。」布魯斯舔了舔嘴唇,思考著談判該怎麼進行。「我以為我們約會很久了?吃飯、看球賽、家中晚餐這些活動我們都有一起做過。至於昨天晚上雖然發生了一些毀損飯店床單的舉動,但好像也只有到這裡?」

 

布魯斯刻意的叉起一根早餐香腸,切也不切的就這樣垂直放入嘴巴。「這樣算超速嗎?還是刺激強度太高,你受不了?」

 

這舉動讓克拉克瞬間脹紅了臉,略帶怒氣的說:「就會誇獎自己多厲害。隨便你說,反正我也沒有比較基礎。」

 

此話一出,餐桌上瞬間靜默。

 

克拉克立刻發現自己說溜了嘴,但布魯斯則是直接傻住了。「等等、等等……不可能吧?你是第一次?」布魯斯雙眼放光,像是聽到了什麼最好又最不可置信的消息。一想到自己是克拉克的第一次,他的獨佔慾瞬間得到了最大滿足,興奮感直接在心頭炸開。

 

但他立刻讓理智上線,壓抑自己過分的喜悅。追根究底的詢問:「你不可能是第一次吧?你上過最性感男人的排行榜,你是體壇巨星。你的臉!你的身材!我不相信從來沒有人為了你跪下。對,我不相信。你現在到酒吧裏面隨便搭訕,十分鐘內就可以讓一個漂亮女生拖你進廁所,跪在地板上把你吸出來。」

 

「我只是你男人的第一次吧?還是你之前都是真槍實彈,從來沒被人咬過?」

 

面對這一連串的問句,克拉克側過臉。一副拒絕溝通的模樣。耳根子紅到幾乎可以滴血。

 

「老天!我真的是你的第一次。」

 

布魯斯起身,往餐桌對面的克拉克撲去。雙手按住了他的腦袋,就這樣激烈的親了下去,牙齒差點撞上了克拉克的嘴唇。這動作衝動的不符年紀。但布魯斯只是急迫的需要把自己壓上那張嘴。

 

克拉克是這樣的不可思議:陽光、單純、生澀。他曾活在名利場當中,被金錢環繞,被名氣包圍。肯定多的是自動送上門的美女。只要克拉克願意,多的是女人搶著為他跪下,為他張腿。就算跪躺在最髒最臭的地方女孩們也不會在意。

 

結果,這樣一個俊美如雕像的真人阿波羅,就在你眼前,紅著臉,用不否認的方式承認你擁有他的第一次。

 

你怎麼可能不吻他?

 

布魯斯知道自己給予的這個吻,衝動的不符年齡,年輕的讓自己吃驚。他的心,很早就已老去。

 

實際上,布魯斯甚至懷疑自己從未年輕。

 

結果現在,他毫無技巧卻火花四濺的胡亂親吻,彷彿廉價電影中的樂團小情侶。故事中可以因為一個吻,就可以開車到拉斯維加斯結婚那種熱戀傻子。布魯斯第一次感覺到那樣的年輕。愚蠢而炙熱的青春。

 

布魯斯逼自己停下,他抵著克拉克的額頭,粗重的喘息。

 

「我現在要帶你去床上,我要拿到你全部的第一次。」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提醒大家不用太興奮,我是開彎路的司機……太興奮的話接下來你們會恨我的……

*我只要手速一快就會錯字連篇並且常常發生打多一個字的問題。最慘的是自己回頭檢查都看不出來。由於在手速跟錯字之間只能選一個,我選擇了手速。我這個錯字王歡迎大家幫我抓錯字。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为啥看到最后有不好的感觉呢?克拉克可能要伤心啊!顺便说一声,随缘这两天抽了,上不去正常。

    1. 是啊 我有到官方微博去看
      SY抽了心裡真難過 沒地方補糧食

      倒也不是說克拉克要傷心 只是我想要寫正劇 意思是紅髮小地精肯定要出沒啊

  2. 在重新看一遍后我突然为布鲁斯感到庆幸——还好克拉克时时注意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因为兴奋而失控,布鲁斯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偷笑。

  3. 好考就(✪▽✪)一般有肉吃就很高兴了,至于合理性就不再动脑范围了,吃而已,不费脑子。可口啊!口水直流。

      1. 剧透一下吧,两个人会在一起吗?超人会出现吗?两个人会知道对方的身份吗?还是会放到第二部?ps随缘又挂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 ̄▽ ̄~)~

          1. 所以想看第二部啊!那个明年春节后能看到吗?

  4. 布鲁斯如果现在知道克拉克的想法一定会开心死的。所以在如此微妙的时刻,布鲁斯是醒着还是装睡呢?

    1. 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是什麼答案 可是我不想事情發展的太快(糟了 我是後媽嗎?這樣對待筆下的故事)

      1. 这种程度可不算后妈,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难得能看到布鲁斯如此纠结(´▽`)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