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完美結局 A Perfect Ending

文接復聯三,建議看過電影的人再看。本篇邏輯死,各種私人設定亂飛,人物OOC。純粹打來療癒自我。將來肯定是會被官方復聯四打臉,拜託當作這是某個平行宇宙的復聯三後事件吧!本文盾鐵。預設兩人曾有過一段未定名也未公開的關係。如果一發完,文章就這樣。如果要往下寫會有鐵椒提及但非真鐵椒設定。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輕易一個響指,就能滅去宇宙中半數的存在。」

 

如今,齊聚六顆無限寶石的無限手套,在最終的惡戰後,靜靜躺在東尼的手裡。正確來說是伏臥在東尼的手上,漸次消融卻又重新包裹東尼的手指。

 

寶石無損,但金屬波動著。矮人打造的金屬在奈米粒子的侵蝕下,彷彿重傷的巨獸正用力粗喘。在每一次綿長而且刺痛的呼吸中,如同一個殘破的金屬之肺,每一次的擴張與收縮都讓金屬柔軟化型,逐漸貼合東尼手指的曲線。

 

「為什麼是左臂?嘿!無限手套,你知道我打人慣用右手嘛?」太多疑問,最後東尼衝口而出的居然是一句無關緊要俏皮話。又像是方才的場面過分駭人,非得幽默一把來達成心理平衡。

 

「或許手套知道,你的左臂一直有傷。它在……補強?」史蒂夫以不確定的口吻說出自己的猜測。話一出口,史帝夫就覺得自己猜測的舉動十分愚蠢。他立刻準備好面對東尼的訕笑,笑他是個百歲老兵,連科技都沒有搞懂,更不要說隨後出現的魔法和宇宙。

 

沒想到東尼睜大了眼睛,略顯結巴的說:「你、你注意到了?你記得……記得我左手有傷?」

 

面對東尼的驚愕,史蒂夫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記得,他一直都記得。他記得汪達在機場時砸在東尼左腕上的車輛,也記得賈維斯系統裡各式各樣的左側受傷紀錄。史蒂夫在還有權限的時候翻看過東尼的檢驗報告,對東尼單邊性的厄運印象深刻。

 

「我不確定先生會希望隊長看到這些資料。」賈維斯的清亮電子音因此帶著一絲遲疑。

 

「賈維斯,你會告訴他嗎?」

 

「我有義務回答任何先生提出的問題。」

 

史蒂夫笑了,他聽得懂。如果東尼不問,賈維斯也不會主動提起。

 

「先生不想隊長看到這些東西,但就算先生知道了,也只會開心。嗯,史塔克式開心。」

 

史蒂夫因為賈維斯的回答哈哈大笑,完全理解賈維斯口中的『史塔克式開心』是什麼模樣。轉移話題,顧左右而言他。為了掩飾自己的開心找藉口生氣,一邊罵人還會一邊說「拿你沒辦法」。東尼一直都是這樣,把真實的情緒藏在滔滔不絕,排山倒海的詞彙中。要像淘金一樣的淘去所有砂土,才能看到深藏其中,沙金一般,破碎而閃亮的真心。

 

不過現在,東尼會因為傷勢被惦記而開心?

 

史蒂夫不確定。內戰前後,改變的事情太多。兩人小心翼翼也從未曝光過的關係,在內戰前就未曾有一個定義。史蒂夫無數次在全身赤裸且氣喘吁吁的狀態下提過:「我們應該談談。」都只會得到東尼挑釁的笑容,與幾句嘲諷。

 

「談談?現在?」

 

「你想用這個話題分心嗎?撐不住了?」

 

「喔~我讓隊長喘不過氣啦?」

 

兩人間來不及好好談清楚的關係,內戰後自然不必再提。如今,經歷過薩諾斯一事,似乎又變成了不能不談?畢竟現在就他們兩個智慧生物困在虛無之境,在一片空無中緩慢等待無限手套自我調節,重新適應東尼作為它的主人。

 

「接下來的第一步……我們該做點什麼?」史蒂夫覺得自己的問句還算有點水準。沒想到這個問句,引來東尼不懷好意的一個挑眉,「我以為隊長總是有計畫?」

 

「現在手套由你持有。」史蒂夫聳聳肩,實事求是的說。

 

東尼同樣認真的回應:「雖然薩諾斯一個響指就滅去我們半數人,但我沒有把握一個響指把所有人帶回來。我會先試試把奇異博士帶回來。畢竟只有他一個人有操作寶石的經驗。」東尼舔了舔嘴,想起史傳奇說的那句:「一千四百萬又六百零五分之一的勝利可能。」戰鬥的當下無暇恐懼,如今想起來只覺得一陣後怕。心裡全是髒話。

 

微渺的,唯一的勝利可能。操!他們還真的抓住了!

 

東尼心緒紛亂,手上的異樣感又讓他全身古怪。一句話過去,就不願多說。史蒂夫則是安靜等待著東尼的下一句話,因為東尼總是會有下一句話。一人不言,一人靜候。造就一陣恆常的沉默,只剩下手套變形中金屬呼吸聲充斥於空間中。

 

太安靜了,安靜到連空氣都顯得尷尬。

 

「隊長,對不起。」

「東尼,對不起。」

 

打破沉默的瞬間,異口同聲的對不起讓場面變得更加尷尬。兩人都是瞬間頓住。但是東尼的臉色立刻脹紅,破口大罵:「史蒂夫羅傑斯!是你落下懸崖,獻祭給了靈魂寶石!你道什麼歉啊?」

 

「從內戰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我們需要談談,要談之前我就得先道歉。」

 

「你大可以不用道歉!你把我丟在西伯利亞,我把你丟下懸崖。嘿!一人一次扯平了!認真算起來我只怕還欠你一點?」

 

「我們可以好好講話嗎?經過了這一切,我以為我們能好好說話……」史蒂夫心想:又來了,兩人總是這樣,嘴巴一張,不是嘲諷就是對吼。沒有嘲諷與對吼的時候他們究竟都在幹什麼?

 

「好,都是我不對,是我不會說話。我不像偉大的美國隊長善於發表演說,動不動就激勵人心……」

 

「東尼,停下。」史蒂夫伸手抓住東尼的肩膀,發覺東尼沒有立刻拍開的當下,就硬是把他閃躲的身體扳過來面對自己。「你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是我自己跳下去的。你只是迫於情況執行了獻祭。帶我們來這個星球的涅布拉已經說了,薩諾斯得到靈魂寶石的方式可能有缺陷。他愛著他的理想,任何一切都能為理想犧牲。他並非真正愛著葛摩菈……」

 

「你就怎麼有把握我『愛』著你?」東尼怪聲怪氣,重音的落點顯得格外諷刺。

 

史蒂夫垂下眼簾,纖長的睫毛遮覆了他的眼神。「至少兄弟情誼式的?」

 

「操你的史蒂夫,操你的!你憑什麼決定是自己跳下去?因為你忍不住嗎?因為偉大的美國隊長總是要趴下來,當鐵絲網上的肉墊,讓所有人踏著你的屍體往前進?一定有別的辦法的,這個宇宙肯定有什麼邏輯或者什麼方式可以讓我們繞過這一切問題。一定會有一個完美的終局,對吧?你為什麼不多留一點時間給我想一想?讓我想一想那個剪斷鐵絲網的做法?你犧牲上癮了嗎?二戰的時候撞進冰層不夠,這次你要跳一跳外太空的懸崖?」

 

東尼越說越快,聲音越來越大。即便在遼無邊際的虛無之境,他的聲音依然轟隆作響。「你知道我這些年來的夢魘長什麼模樣嗎?我一直夢到復仇者聯盟全滅,而你抓著我的手,問我為什麼不救救所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多做一點?然後就在今天,就在所有人都死在我眼前的時候,你覺得我的惡夢還不夠沉重,非得在上面多加一具屍體?」

 

「我抓著你的手,求你上來的時候,該死的史蒂夫羅傑,你說了什麼?你說:『這一切都值得』值得?什麼值得?如果時間足夠,你是不是要給我那個美國隊長的經典台詞:『自由的代價一直很高。但我願意付。』」

 

「操你的史蒂夫,你為什麼永遠都這麼固執又這麼自以為是?你有沒有想過旁人的死,你的死,從來就不是我願意支付的代價?」東尼知道自己的嘶吼已現嗚咽,只好提高音量來掩飾自己的哀戚。只是平時伶牙俐齒的他突然罵不出更有力的詞句,只是反反覆覆的那一句:「操你的史蒂夫!」

 

「東尼,我們贏了。拜託不要哭。」

 

東尼用盡全力的撇過臉,卻不敢低頭。深怕角度一低,就有什麼晶亮的東西會洩漏秘密。「我沒有哭。」

 

「你的眼睛紅紅的。」

 

「我眼睛大,進砂了。或者這個奇怪的地方有什麼東西讓我過敏。不是所有人的身體素質都像你一樣經過強化……」

 

史蒂夫知道東尼又來了,難以面對自己的情緒所以開始滔滔不絕的東拉西扯。因此史蒂夫完全不打算順著東尼的話往下說,只是看著不再波動的金屬粒子,還有瑩然發光六顆無限寶石:「奈米粒子與無限手套合為一體。宇宙的所有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下一步?帶回奇異博士?」

 

「步驟跳太多了。」東尼舔了舔嘴唇。又舔到一嘴乾涸的血味與硝煙。「我知道大家都以為我是魯莽又不顧後果的科技瘋子。不,我是有腦子的機械工程師。這是一把大槍,大槍上場前不能沒有試射。」

 

「不過應該不會太難吧?沒道理薩諾斯做的到,我做不到。最少那個長臉魔術師也是個地球人……」東尼一邊說話,綠色的寶石驟然發亮,散射著悠悠綠光。

 

「噢,他的名字叫做阿迦莫多之眼,真的是眼睛呢!」東尼彷彿望進空無之中,眼神瞬間轉為迷茫。「我看到在薩諾斯彈指後消失的所有人,他們每一個人,每一段人生,每一次的相遇。」東尼身體震顫甚至開始扭曲變形,「我用所有人的眼睛看著每一段我未曾經歷的人生,我看見,噢……」東尼大叫一聲,震動的靈智回歸到體內,不再悠遊於時間之中。

 

史蒂夫急問:「你看到了什麼?」

 

太多的平行宇宙流劃過東尼的腦袋,一瞬間,他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終遲疑的開口:「某……某個時空裡,我們贏了,但是我們都死了。」

 

「一起嗎?」史蒂夫問。

 

「一起。」東尼點頭。

 

史蒂夫居然笑了,「『一起』就很好。」

 

過分燦爛的笑容,讓東尼真正愣住了,不知道該不該說的更多?在某個宇宙中東尼被核彈炸死,壯烈犧牲只留下紀念石像,根本來不及參與復仇者聯盟的後續建立。某個宇宙中滅霸敗於一堆松鼠的手下,但東尼來不及看清楚是哪種松鼠,更沒有機會研究品種。某個宇宙裡內戰根本沒有發生,所有的復仇者攜手迎戰滅霸。因為鋼鐵人早跟美國隊長結婚了!該死,在那個宇宙裡面她是個女的,還是個穿著盔甲去結婚的女人。說真的,東尼原本以為全宇宙的自己都很有品味呢!穿盔甲結婚是哪種品味?

 

東尼呼了口氣,決心把剛剛看到大胸部鋼鐵人與眼鏡女郎鋼鐵人逐出腦海。對東尼來說,這些畫面遠比他看到的殭屍宇宙還可怕。他深吸一口氣,思考腦海中見過的所有宇宙,想著該怎麼綜合眼見過的宇宙,給眼前的宇宙一個完美結局。

 

「第一步,把奇異博士帶回來。第二步,把所有在滅霸彈指後死去的人帶回。」東尼喃喃自語,「一定要把洛基帶回來嗎?嚴格來說他是死在滅霸動用無限手套之前……」

 

「東尼!」

 

聽到熟悉的美國隊長口吻,東尼立刻笑了。「說笑而已,別再『東尼』我了!下一句是『注意用詞』嗎?」

 

史蒂夫忍不住抹了抹臉,「我以為都世界末日了,你能夠忘掉這件事情的……」史蒂夫沒有說的出口,其實這種窘迫尷尬的感覺,讓他如此懷戀。

 

「有些事情我永遠會記得的……」東尼揚起一個既囂張又灑脫的壞笑,舉起手,準備扣動指節。「神說要有光?」

 

====

不確定是END還是TBC

*鐵絲網的討論出自復聯一的美隊與鋼鐵人的對嗆

*東尼的惡夢在復聯二出現,之後一直被提及

*自由的代價那段出自美國隊長二

*東尼炸死只留石像,松鼠女孩戰勝滅霸,鋼鐵人與美國隊長結婚,大胸部鋼鐵人與眼鏡女郎鋼鐵人還有殭屍宇宙都真實存在於官方設定的平行宇宙之中(官方很會玩)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