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完美結局 A Perfect Ending(更至完結)

 

「我是格魯特!」

 

「吾王!您回來了!」

 

「我們贏了嗎?我們贏了嗎?史塔克先生!史塔克先生!」彼得‧帕克蹦蹦跳跳的朝東尼奔去,還連翻幾個跟頭,似乎是想確定自己四肢健全,一切無礙。跑到一半就像是被新奇事物吸走注意力的孩子,大喊:「哇!這裡超酷的!這邊是瓦干達嗎?」

 

此時,所有人都站在瓦干達的草原上。有些人反應不過來,還在搖晃腦袋或者到處詢問。有些人則是緊緊的擁抱彼此,大聲慶賀。德克斯很明顯是沒反應過來的那一個,還抽出雙刃,對天大喊:「薩諾斯我不怕你!」下一秒德克斯就被螳螂女摸上後腦勺,大喊:「睡!」接著朝前倒下,一頭栽進土裡。

 

星爵看著這個場面,忍不住縮了一下,露出吃痛的表情:「又是一次轟然巨響的正面著地啊!不能讓他慢慢軟倒之類的嗎?」

 

火箭浣熊發出了冷哼,「有什麼關係?反正德克斯本來就很醜了。」卻還是走過去幫德克斯翻了一個身。

 

一片洋溢歡欣喜樂的騷動中,只有索爾在人群中來回幾個穿梭,卻只有一臉茫然。

 

史蒂夫伸手握住東尼的肩膀,低聲的說:「東尼,別這樣。」

 

東尼翻了一個華麗的白眼,「別再『東尼』我了」然後再打了一次響指。一個黑綠色的身影立刻憑空出現,從高空中急速下墜,同時不停的旋轉翻滾。史蒂夫看著高空中不斷翻滾的洛基,淡淡發問:「還在記恨?」

 

「原諒他前至少摔他一次。反正摔不死他。」

 

「史塔克!你!」鄰近地面,洛基的怒吼顯得格外清晰。卻沒有用一個音量更大的墜地聲做為結尾。洛基在即將觸地前,憑空摔入一個傳送門,又被半空中另一個傳送門吐了出來。這下洛基大罵的人變成了史傳奇。

 

「這招太酷了!我是不是該學起來?」東尼轉頭看向史傳奇,似乎是刻意忽略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雙手。

 

史傳奇說:「現在你不需學習,就可以用空間寶石簡單做到。然後根據經驗,洛基不停下墜個三十分鐘後就會變得很好講話。」一旁的索爾看到這個場面,居然不是出手相助,而是對著半空中不停墜落的洛基大喊:「洛基!老弟!是明天的太陽!是明天的太陽啊!」

 

「閉嘴!我沒有你這種愚蠢的哥哥!」

 

面對眼前的喧鬧,史蒂夫只是低下頭,在東尼的頸側低聲耳語,「如果可以被原諒,我不介意被摔很多次。」同一時間,史蒂夫的手已默默改換位置。從相鄰一側的肩膀移動到另一側的肋骨上。雖然不敢真正摟上去。但十根指頭,就若即若離停在東尼的身側,小心翼翼的將碰未碰。把原本充滿兄弟情感的碰肩動作,變得曖昧異常。

 

一天以前,史蒂夫絕對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如今大難不死給了他把握當下的決心,而發現東尼筆下曾出現過「史蒂夫‧羅傑斯‧史塔克」這個名字,更讓讓史蒂夫瞬間勇氣大增。

 

以往他總認為自己的愛情,是無人對戲的白日迷夢。充斥著一廂情願或過度解讀。每一個悠長假日的沙發電影時光,或者東尼無聊到哈欠連連的藝術展。在東尼口中不是陪伴戀人,而是「關懷老人的日行一善」。就算是兩人躺臥在同一張床上,要睡不睡時的親暱,將醒未醒時的磨蹭。東尼也說那不是愛,只是高潮過後的激素延續。

 

如果史蒂夫企圖追問或者稍加逼近?東尼就用上花花公子的語調,明顯敷衍的說:『你是特別的某人』或者冷著一張臉,強調自己跟大量的封面女郎都有這種等級的親暱。然後挑釁的問史蒂夫:「怎麼?你以為你比較特別?」

 

現在,如果東尼再這樣質問,他也有了可以回嘴的底氣了。

 

聽到的史蒂夫提議,東尼只是翻著白眼說:「你以為被摔個幾次就可以獲得原諒?」說話同時,還刻意將戴著無限手套的手虛抓一下,做出威脅的架式。史蒂夫卻徹底忽略東尼的威脅,只是注意著東尼的身體沒有縮也沒有閃,任由自己的手先是若即若離的搭在上面,接著逐漸握實。

 

「東尼,已經造成的傷害無法挽回。可是,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未來去努力?」

 

兩人姿態親密,甚至自成一個小天地的竊竊私語卻無人注目。因為現在的歡欣氣氛讓任何肢體接觸都顯得格外自然。睡醒的德克斯還在胡亂親人咧!一個握在腰上的擁抱?幾乎不會有人注意。

 

當然,除了巴奇。巴奇注意到了……

 

巴奇站在瓦干達的草原上,盯著自己從小到大的好兄弟。他的想法一開始是:「發生了什麼事?」接下來是:「什麼時候發生的?」第三個想法還來不及生成,巴奇就先注意到史蒂夫低著頭,朝東尼絮絮細語的動作。

 

史蒂夫不再是一臉心繫世界的「美國隊長」的嚴肅臉,罕見的肩頸放鬆,嘴角揚起。目不轉睛的盯著東尼看,珍惜到幾乎不敢眨眼,卻又時不時的露出一些患得患失的恍惚。這種神情不屬於美國隊長,只屬於那個布魯克林病小子。

 

巴奇還記得,以前史蒂夫得到自己的第一隻小狗,收到第一封情書,都是這樣的神態。好像突然得到的太多,生怕轉瞬失去的擔憂。也不能怨史蒂夫擔憂太過,大蕭條年代,窮人家的孩子要養狗太艱辛。而寄情書給史蒂夫的女孩,最終受不了旁人的嘲笑,向史蒂夫討回了她所送的緞帶。

 

巴奇有點感慨,怎樣也想不到這種渴望靠近,滿心珍惜卻又害怕失去的恐懼,居然一直延續到了現代?或許對史蒂夫來說,美好的事物一直都歸屬美國隊長,並非是布魯克林的小子所能擁有?

 

當蹦跳不停,原地熱舞的兩個彼得都纏上東尼,硬是把他拉入慶祝人流時,巴奇看準時機,潛行一般的走到史蒂夫身邊,伸手搭肩。

 

「怎麼沒跟兄弟說?」音量很輕,巴奇確定十步之外的東尼不可能聽清。

 

不必問,史蒂夫就知道巴奇所指何事。史蒂夫聳了聳肩,故作輕鬆的回答:「說了,你就不會讓我幫你逃亡,陪你遠走。」

 

巴奇幾乎要被氣笑了,「別人都是重色輕友,你一定要反其道而行啊?」

 

「我答應過,會陪你到最後。」史蒂夫說的很淡然,承諾的份量卻盡在不言中。

 

巴奇又想感動道謝,又想破口大罵。情緒複雜,反而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最後只能在嘆息中說:「這次我會照顧好我自己,不要你陪了。」然後用力推了史蒂夫一把,把他推往慶祝的混亂人潮,推往東尼的方向。

 

在史蒂夫還沒有加入人潮前,巴奇叫住了人,手放在胸口附近,比了一個矮矮的高度。開口問史蒂夫:「那個,東尼,有看見他嗎?」史蒂夫看的懂,巴奇手比的是自己注射血清前的身高。因此奮力的點了點頭:「從最初開始,始終如此。」

 

巴奇又伸出了一只手,比出另一個高度。就這樣,巴奇一手高一手低,維持著有點好笑的姿態,認真的問:「所以兩個都有被看見,兩個都在戀愛中?」

 

史蒂夫再度奮力點頭。巴奇因此笑了,大喊一聲:「去吧!然後伴郎的位子是我的!」

 

史蒂夫還沒回話,就聽到山姆慘叫一聲,朝巴奇直衝而來。「什麼?你在說史蒂夫的伴郎位子嗎?不行!伴郎的位子是我的!我喊過優先權的!」巴奇不甘示弱的回嗆山姆:「你以為這是汽車副駕位置?先喊先贏的嗎?」順手掏出狙擊槍,一副拿槍比大小的兇狠樣。山姆立刻回頭向史蒂夫討救兵,順便要史蒂夫評理。

 

沒想到史蒂夫只是對著眼前的場面笑了一下,不做回答。接著調整方向,迅速跑往東尼的方向。

 

山姆則非常確定史蒂夫跑過自己身邊的時候低喊了一句:「注意左邊!」山姆頓時覺得自己跟史蒂夫的情誼都是假的……

未完待續

TBC

 

*復仇者聯盟一的時候,東尼有被摔下過一次。因此文中提到記仇。

*有人記得,內戰電影裡面,山姆跟巴奇坐在小車車當中的那段嗎?另外提到前座優先權,是因為美式用語中:搭車時,優先說出Shotgun! ,可以搶到副駕位置。跟dibs類似。但是我這故意用shotgun,除了內戰的小車車畫面之外,還有故意讓巴奇之後拿真槍出來XDDDD

*跑過去喊”注意左邊”的橋段出現在美國隊長二的開頭當中。山姆跑步時不斷不斷被美隊超車……每次超車都大喊:左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