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完美結局 A Perfect Ending(更至完結)

「東尼!等等!」

 

「啊?等等?為什麼要等等?喔!我真的該等等。先挑一個酷炫的背景音樂然後搭配超帥的台詞。『要有光』這個台詞實在太老舊了。我也不是有神論者,用這個太愚蠢。等等!我依然是無神論者這件事情等下別跟索爾提起,我不想再跟他解釋一大堆東西。對,我知道他是雷神,但我還是個無神論者。」

 

因為一句「等等」,東尼就冒出了一長串回應,嘴巴簡直關不上。這下連他自己都察覺自身緊張的情緒,話聲落下後,東尼僵硬的嘴角抬了一下。「隊長,幹什麼叫我等等?」

 

「你說有些事情你會永遠記得……包含那些我們都希望沒有發生過的事?」

 

東尼天才級的大腦居然沒有立刻反應過來。隔了一兩秒,那雙大眼睛才又睜的更大更圓,似乎明白了史蒂夫話裡的意思。東尼一雙可以映射出自身靈魂純淨的雙眸,瞬間閃過無數情緒。似乎有幾許星火在他靈魂中亮了起來,又瞬間暗下。好半晌,東尼才開口:「上次的檢查裡,隊長你還沒有冒出讀心的能力喔!你又怎麼知道那些事情是『我們都希望沒有發生過的事』。」

 

東尼的口吻讓史蒂夫一凜。心想:「完了!這是他最無力招架的『那種東尼』。」滿口諷刺,卻又句句在理。讓人辯無可辯,閃無可閃。

東尼冷笑著,迎上史蒂夫的目光,「隊長,什麼是『我們都希望沒有發生過的事』?你是說你瞞著我,好心好意不告訴我誰是殺死我父母的兇手?還是你拿起盾對我猛砸,最後把我跟那塊盾一起丟在西伯利亞的事?」

 

「當時只有我會站在他那邊了……他是我的朋友。」

 

「再說一次!難道我就不是了嗎?」

 

吼出這句話的同時,東尼在心中大罵自己。「真是殺傷力絕佳的一句話。比核彈還讚!真的,你該佩服你自己的大嘴巴,終於用一句話戰勝了美國隊長。」愚蠢,愚蠢死了。面對薩諾斯的大戰勝利,結果他在應該慶祝勝利的當下,在可能完美修復一切的前夕,如此作死的一腳踏入過去的泥濘。

 

又一次的,虛無之境變得極端安靜。尷尬且難堪的安靜。

 

東尼只覺得千言萬語梗在胸口,他想跟隊長說他什麼都懂了,卻突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讓他們自相殘殺的齊莫,臨到審判的時候已經半瘋,翻來覆去的叨念著「仇恨吞噬一切」。東尼太好奇這句話的意涵,往下探究才知道是逮捕齊莫的瓦干達國王提查拉未對殺父仇人動手,反而說出:「仇恨吞噬了你,仇恨吞噬了他們,我不會讓仇恨吞噬了我。」

 

就為了這句話,東尼翻找出所有關於那場車禍的資料。

 

即便九頭蛇資料庫早已殘缺不全,關於冬兵的一切仍然極其詳盡。他不只是九頭蛇暗殺隊的最佳武器,更是一個奇蹟似的人體實驗殘存品。所以不管是紙質資料夾還是電子文件,關於冬兵的數據多的驚人。他是超級士兵血清的活體培養皿,所以日程中排滿了各式各樣的抽血測試,還有切割再生實驗。

 

文件中,他沒有名字,一律以資產編號稱呼。文件詳實的記錄著刀鋒割開血肉後的痊癒速度。化學腐蝕後的反應,烈火燒灼後的燒燙傷程度。

 

他同時是新型拷問方式的最佳實驗材料。一個喪失神識的殺人機器都無法熬過的拷問?不正代表是絕對有效的拷問?

 

所以,東尼在錄影文件中一次又一次的看到詹姆士·布坎南·巴恩斯一雙小鹿般的藍色大眼,在電擊中瘋狂震顫。瞳仁幾乎像是活了過來在眼眶內驚恐衝撞,企圖逃離電擊的殺傷。汗水,淚水,最後是鮮血從他身上無處個毛孔中泌出。然後巴恩斯,或者史蒂夫口中的巴奇,會在那個軀體中死去,一串聱牙的指令後,冬兵誕生。

 

文件越看越多,東尼越來越懷疑冬兵在巴恩斯的生命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強佔軀體的殺人機器?不!冬兵是巴恩斯的保護者。

 

清醒的巴恩斯會痛會尖叫,會引發管理者的嗜虐情緒。管理者會進行不必要的肉體切割,就為了看巴恩斯不受控的淚水滑落眼角。喪失神識的冬兵不懂疼痛,能夠乖乖的伸出舌頭,任由管理者在他舌尖上熄掉煙頭。

 

不會痛,所以不有趣。

 

不有趣,所以不會成為玩具。

 

巴恩斯蜷縮在心靈中的陰暗角落,鮮少出現。所有的罪過、鮮血、傷害,由冬兵承擔。

 

小辣椒堅強的陪伴東尼翻看了所有極端血腥的資料,最後卻是一個短短的影片讓她崩潰。影片的日期就在東尼父母死去的隔天,巴恩斯掙扎著,尖叫著:「告訴我那是誰?我記得他的眼睛!他是誰!你們是不是逼我殺了我的朋友?我記得他的眼睛!」巴恩斯在陣陣「他是誰!」的尖叫中被押上洗腦台。待慘嚎過去,撤開電擊器的與口枷的巴恩斯,問了一句:「我是誰?」

 

小辣椒聽到這句話之後抱著東尼痛哭,不斷的跟他說:「我很抱歉。」

 

看似沒頭沒腦的抱歉,東尼卻完全理解小辣椒的意思。小辣椒的意思是:「我很抱歉兇手不見了。」

 

如果殺害東尼父母的兇手真實邪惡,東尼的憤怒還有路可走。如今?冬兵只是一個無知覺的工具,巴恩斯只是另一個戰俘,另一個受害者。所以扼斷霍華德氣管的兇手消失了。小辣椒為東尼感到抱歉,因為如今他的痛苦,無處可去。

 

這麼多的心理轉折,東尼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更不知道該怎麼跟史蒂夫老實招認,最後自己的憤怒,全都轉移到了史蒂夫身上。

 

東尼知道自己並非有心,但他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憤怒轉往那個金髮碧眼的白牙傻瓜。

 

「我知道你想阻止我殺了你的朋友,但是你為什麼就不能對我信任多一點?」東尼一不小心把心中所想,大聲的說了出來。其實東尼自己也知道,這句辯駁十分蒼白無力。要史蒂夫相信憤怒至極的東尼會把巴恩斯送去審判?而不是一砲將巴恩斯的心臟轟出胸膛?

 

還是相信司法會還巴恩斯一個清白?不是在抓到冬兵的一瞬間就決定他代罪羔羊的身分?如果真是司法審判,當時的史蒂夫要找誰幫忙?當時協議未簽,神盾依舊殘破。就連平時最能提供援助的史塔克工業也瞬間站到了對立面。

 

「我想不出辦法,我只能先讓你停下。」史蒂夫的表情異常哀戚,「我們都知道你有多愛瑪麗亞,跟你有多固執。你不趴下,有可能放過巴奇嗎?」

 

「所以把我揍到趴下是你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嗎?」

 

「那時候你不理智。我也不可能要求你理智。你不是總說我腦子不好嗎?在哪個瞬間我怎麼可能想的出辦法?為什麼所有人都以為『美國隊長』有辦法?原本我就是一個打了再說的人,不然『史蒂夫‧羅傑斯』怎麼會整個童年都在布魯克林的小巷裡挨揍?」

 

東尼嘖了一聲,「這個時候就跟我講布魯克林小子,不跟我講美國隊長了?」

 

「我以為,你一直都更熟悉那個布魯克林小子。」史蒂夫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心裡一片冰涼。

====

TBC?

*有朋友問怎麼還會想寫盾鐵……因為現在其實真的就…..
可是,這是入漫威的時候初戀的CP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