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完美結局 A Perfect Ending(更至完結)

 

只是東尼忘記史蒂夫的手還放在自己肩上,史蒂夫因此順理成章的一同移動到了新建的復仇者基地之中。

 

東尼立刻發現自己帶著自己企圖逃避的問題一起回家,瞬間被自己氣到無語。戴上無限手套的副作用絕對是變笨!這點已經證實了!

 

「東尼,跟我結婚好嗎?」美國隊長被血清強化的不只是戰鬥能力與嗓門,固執的性格也連帶強化。被無限寶石瞬間移動了大半個地球,他卻還是緊抓著這個問題不放,執著的要得到一個答案。

 

東尼這時候連翻白眼的力氣也沒了,只是翻身摔倒在那張柔軟蓬鬆的大床上。他才不管自己一身腥臭髒污還有亂七八糟的外星黏液!他都拯救世界了,他值得好好的躺下來,用這種邋遢的姿態猛灌幾杯咖啡,接著吃上半打甜甜圈。

 

「東尼?」

 

「別再『東尼』我了!」東尼埋入了枕頭當中,回應的聲音顯得格外鬱悶。

 

東尼想著自己是不是該把史蒂夫送出房間?然後送進一堆食物?空間寶石或許可以進行空間移動,但可以點菜嗎?吃完東西他應該好好睡上一覺,或者睡一覺之後再起來大吃大喝?總之拯救世界的人值得一次良好的睡眠。誰都別想吵他,國會不能吵他,小辣椒不能吵他,史蒂夫雖然在房間裡但也不能吵他。同樣的,史蒂夫跟他愚蠢到極點的求婚當然也不能吵他。

 

噢!求婚!那愚蠢到極點的求婚!

 

很好,東尼馬上確定自己睡不著了!甜甜圈跟咖啡也不必了!氣都氣飽了,何須吃喝?因此他翻身坐起,準備朝杵在房內的史蒂夫破口大罵。

 

結果才一望向史蒂夫,就聽見他開口:「我聽博士說,你一直把我給你的手機帶在身上。」

 

東尼皺眉說:「我們現在有好幾個博士,你說哪一個?就連我也是博士,只是大家從來不這樣稱呼我。」東尼挑著史蒂夫話裡的缺漏,巧妙的不回應隨身攜帶翻蓋手機一事。

 

「班納博士說的。他說你很委屈的帶著那個老式手機。」

 

「老式?你稱呼那個應該放進史密森尼博物館展示的鬼東西『老式』?」東尼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球又有了翻滾的力氣。

 

老天!那可是翻蓋手機!

 

東尼‧史塔克是個未來學家,他的維基百科中最常出現的兩個形容詞就是科技與先進。一個科技力足以與外星文明比肩的人類,居然為了聯絡需要,帶著一個從科技墳墓中刨挖出來的翻蓋手機!簡直奇恥大辱不足以形容!

 

直到現在,東尼還是沒有想通史蒂夫為什麼給他一個古董手機?是美國隊長太老派,用不慣智慧型手機?還是他擔心智慧型手機一旦開啟,十秒鐘之內就會被星期五入侵?不對,五秒。星期五這個好女孩只需要五秒。

 

「我後來給那隻手機搞了一個外掛的無線充電系統。因為你甚至沒有寄一套充電器給我。」提起手機,東尼忍不住開口。「我原本想要去跳蚤市場還是車庫拍賣找點老東西來用。後來我決定不要讓第二件古早電子用品繼續毀滅我的科技美學。」

 

「嗯。」史蒂夫點頭附和,「你曾經說過不喜歡工作室裡面出現老東西,而我是唯一被允許進入你工作室的老東西。」史蒂夫只是往下接口,隨意談起過往。東尼卻面紅過耳,想起了一些不該想起的事情。

 

當初他總說史蒂夫是唯一被允許進入工作間的老東西,也是唯一被允許『進入他』的老東西。東尼甚至有幾次在史蒂夫深深埋入體內的同時,語帶戲謔的說:「歡迎進入新世界。」史蒂夫只能紅著臉,羞澀而賣力的進行一切。因為史蒂夫始終沒學會在床笫之間的打情罵俏,只會在情動至極的時候低聲呢喃出一堆禁句。禁句毫無例外而且毫無創意的就是那三個字。

 

以前有多美,現在就有多痛。

 

東尼腦海中閃過一句記不清的名人名言。「所謂悲劇,是把美好的東西砸碎了給人看。」

 

一切都很破碎,不是嗎?

 

現在,史蒂夫卻擺出了不顧不管的態度,窩守著一地殘破,打算將一切重新膠黏融合?

 

東尼嘆了一口氣,終於下定決心放下他用滔滔不絕的做出來的偽裝。誠懇的,毫無矯飾的說出了真心話。

 

「史蒂夫,我真的不確定我們辦的到。」

 

這句話簡直天外飛來一筆,跟前面的話題絲毫無干。但是史蒂夫聽的懂,因為他早就習慣了東尼跳躍式的思考邏輯。

 

「為什麼辦不到?」

 

「我承認我對你還有感覺。否認這個沒有意義。」東尼做出了一個投降的手勢,又旋即將手放下。「只是我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簽砸的協議點明的不只是我們政治取向上的差距,還有我們的性格、作風。我們的價值觀,我們衡量世界的方式……。」

 

「這會很辛苦。」東尼搖了搖頭。

 

「這會值得。東尼,你值得。」史蒂夫苦笑著說:「我不介意扮演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角色,當然,除去毒藥的那一幕戲。」

 

東尼笑了:「我以為這個戲碼已經交給幻視還有汪達了?」東尼接過史蒂夫的玩笑往下說,甚至回以一個上揚的嘴角。這讓史蒂夫又有了往下說的勇氣。

 

「東尼,我知道互補這個詞,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可是我們能夠成為彼此推力,也能成為彼此的錨定。我們……」

 

「隊長,太多現實因素的不適合了!」東尼張口打斷史蒂夫,「除了愛,我們之間還剩下什麼?這一切都太困難了。」

 

東尼疲憊的口吻,讓原本能言善道,演說張口就來的美國隊長突然像是啞火卡彈的劣質武器。什麼東西都噴不出來,就連火星也沒有濺出兩點。

 

是啊!他們之間除了殘破的愛,到底還剩下什麼?

 

史蒂夫短暫的沉默,讓東尼心裡一陣說不出的古怪。心想:「這次的吵架是自己贏了?對吧?我成功的讓美國隊長閉嘴了……」東尼下意識握住自己總是有傷的左手,告訴自己雖然此次勝利一點都不讓人開心,但這是一個理智的做法。

 

理智就好,理智很重要。東尼‧史塔克就該陪著他的理智孤獨終老。

 

「東尼,我愛你。」

 

沉默片刻的史蒂夫居然只說了這句了無新意的話?東尼幾乎都要被氣笑了。他正準備開口好好嘲諷一下史蒂夫,卻見到史蒂夫伸出手,阻止了東尼插嘴。

 

「讓我把話說完。東尼,我愛你。我知道這三個字不是扳手也不是螺絲起子。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修復不了任何東西。可是有時候人類就是靠著這三個字運轉下去的。」

 

「我愛你。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想再多說。我知道這三個字絕對不是一個完美答案。但我只想拿這個當答案。」

 

「鋼鐵人不是要再寫一本寫回憶錄嗎?我跟你說,美國隊長的書很多,但目前市面上還真的沒有一本我自己寫的回憶錄。如果要我寫,美國隊長的回憶錄到目前為止有一個超爛的結局!為什麼呢?他一輩子都高唱著自由平等博愛之類的東西。告訴自己要拯救世人,最後這些他立誓守衛的美好,全部都跟他無關。」

 

「關於我的人生,我不要求一個完美結局,人生也沒有完美結局。東尼,我只是想要一個有愛的結局,我想要一個有你的結局。」

 

「要面對的問題很多,很困難,不代表我們不能一起努力。這一次,一起走下去。」

 

聽完這段話,東尼字面意義上的目瞪口呆了。他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肯定像是一隻愚蠢的離水金魚,卻還是幾次張嘴又闔了回去。嘴巴開闔了半晌,才說出一句不怎麼有氣勢的話。「嗯……隊長,剛剛你說的這些,是事先打好草稿的嗎?」

 

史蒂夫一邊搖頭,一邊走近。「沒有,沒有草稿,我只是說出我心裡想的。」

 

「哇……所以傳說是真的,美國隊長真的是勵志演說張口就來。你知道嗎?我去麻省理工演說的時候還有讀稿機替我提詞。我其實不如外人所想的這麼會說話,只是辯論的時候特別有力,然後我根本永遠在跟人吵架辯論,所以大家就有了這個錯誤印象……」

 

「東尼,這次不要閃躲了。回答我。」史蒂夫再度抓住東尼的肩膀,緊緊扣住。這樣的一個動作,居然也讓史蒂夫覺得心裡一陣感傷。以前,史蒂夫逼東尼面對自己,才不是握住肩膀,而是直接捧住臉頰,望進他那雙焦糖色的大眼裡。東尼如果開始胡言亂語的言詞攻擊,史蒂夫就回嘴反擊。物理性的回嘴反擊。

 

現在,他只能抓住東尼的肩膀,等待答案,一如等待宣判。

 

東尼認真的說:「我沒有閃躲,我真的在回答你啊!我以為上個世紀的人還比較有耐心!總之,你張口就是一篇可以被人傳頌的演說。我除了吵架辯論之外,並不是真的能言善道……。」東尼的聲音越說越小,頭越垂越低。「看來我得提早寫誓詞了,是嗎?我很好勝,所以真的不想在誓詞的力度上輸給你。你說的對啦!雖然很困難也不是不行。以前是『世界上沒有東尼‧史塔克不能解決的難題』現在應該是『宇宙中沒有東尼‧史塔克不能解決的難題』。遇到困難就跑太懦弱了,這不是我的風格……」

 

東尼的答應太迂迴也太驕傲,史蒂夫一時之間還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意思是你願意?你是說你願意了?對吧!」欣喜若狂的史蒂夫再三確認東尼的意思,東尼只是癟著嘴,唧唧哼哼的說什麼「好話不說第二遍。」史蒂夫立刻緊緊擁住東尼,惡狠狠的親了上去。

 

史蒂夫沒有想到自己會哭,卻第一滴眼淚滑出眼眶後,止不住的淚如泉湧。

 

「不要在親我的時候哭!噁心死了!史蒂夫你!」東尼為了那些淌流到臉上的眼淚,在親吻的間隙中放聲大罵。抗議卻立刻遭受到史蒂夫物理性的回嘴攻擊,頓時沒了聲音。東尼不甘示弱的回嘴攻擊,幾個來回,東尼居然發現自己也哭了。

 

東尼抹著自己的眼淚,喃喃自語的說:「太愚蠢了,我現在為什麼要哭?以後還有這麼多要哭的……」

 

「不會再哭了,我會盡一切可能……」史蒂夫的承諾還沒說完,東尼就打斷了他,接口說:「不,我馬上就有得哭了!小辣椒肯定會殺了我。」

 

史蒂夫疑惑的問:「我以為婚禮是假的?」

 

東尼苦笑,「婚禮是假的,節食是真的。東尼‧史塔克的婚禮怎麼可能沒有媒體?為了穿進最美的婚紗,好讓個世界的毒舌媒體還有推特怪物笑不出來,小辣椒已經節食三個月了。老天,婚禮取消她真的會殺了我。」

 

史蒂夫笑說:「我們可以讓她穿世界上最美的一件伴娘禮服。」

 

「別忘了我們還有娜塔莎。」東尼的聲音幾乎在顫抖。史蒂夫則是抱著東尼,低聲安慰他沒關係,他有辦法搞定這些伴郎伴娘。然後隨口說起一些婚禮的想法。春日的午後草地還是燭光熠熠的花園婚禮?玫瑰還是鈴蘭?要不要有樂隊?

 

史蒂夫隨口漫談,卻發現凡事有意見的東尼根本沒有反應,對於史蒂夫的建議只是照單全收。察覺事情有異的史蒂夫低聲問:「東尼,你怎麼了?」同時將東尼抱得更緊一些。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這一切是不是二元增境回溯框架弄出來的幻象?我那個發明真的很帥,很真實,身處其間根本感覺不出真假。或者,這一切都是現實寶石製造的幻境。」

 

「為什麼不猜是夢境?」史蒂夫親吻東尼的額頭,用最簡單的肢體相親給予安慰。

 

東尼搖頭,「夢境不會有明顯的五感,例如觸覺。像是你鬍渣給我的刺痛感。但是一切都太美了,美到不真實。」

 

「幻象無法持久,所以時間會證明一切。」史蒂夫忽略了關於鬍渣的抱怨,繼續親吻著東尼。「愛也可以證明一切,我們的愛絕對真實。」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