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處刑網美!從網美新聞看網路正義

最近「網美都是雞」跟「網美一次四萬」的兩個新聞稍微追一下,就讓我感覺到世界的惡意。

 

說網美都是雞的那位職業是色情片導演。代表他的職業就是在性化女人上賺錢。(如果專拍男男片那就另當別論,但看來不是。)色情片導演也是正當職業,無可非議。可怕的是拍完女人的肉體賺錢之後,還可以輕賤女人的名譽賺流量。同一時間,最喜歡盯著別人下半身的惡俗媒體還會用最聳動的標題把事情再炒一遍。政壇上有抹黑攻擊,網路上則有動不動把女性抹成雞的「抹雞攻擊」。

 

(不涉詐騙的性工作我不認為有什麼不道德,但整體社會依然認為「妓」是罵人的字眼。)

 

更可怕的是他用一句話模糊性但地圖砲的轟炸之後,這句話還能作為路人與鍵盤酸民的武器。「導演都說了:『網美都是雞』。」可能一個模特兒,甚至一個普通人貼了張ig圖,就會有人發訊息問:「聽說網美都是雞?約不約?」如果氣噗噗的回應沒有從事相關交易,可能還會被說:「唉呦我誇獎妳是網美耶!」、「約妳是看得起妳」

 

至於那個拍影片說「網美一次四萬」的團隊之前做過什麼事情?之前業配交友軟體卻說要「教訓女孩約砲很危險!」約出之後不僅密錄還砸派在那些素人女孩身上。這次約出一個網美進行性交易,要證明對方「有在賣」,說是為了在包養網案件中自證清白。可整個操作過程卻讓我感覺這幫youtuber,(甚至那位導演)想要傳達的憤怒與煽動的情緒出奇的一致。

 

厭女,並以正義之名宣示自己擁有懲罰女性的資格。

 

不管是把網美全數「抹雞」,還是佯裝約砲實則砸派羞辱,甚至花錢進行性交易但其實是要密錄,要放上網獲取流量。這些行為伴隨的的態度都是:「我在跟社會大眾說實話!揭開網美的假面具!」、「教導這些女生」、「正義的行為啦!揭開詐騙啦!」

 

《厭女的資格》一書中提及:「如果一個女人未能提供一個男人認定自己受到虧欠之物,他往往就會面對懲罰與報復,這些懲罰和報復可能來自於他、來自同情他的支持者,或她所鑲嵌於其中的厭女社會結構」

 

我覺得就是最好的註解。

 

網路上的正妹,或者限縮範圍專指「網路上那些以美做為主打賣點的女性」。當她們不能提供螢幕另外一端的眾多男性所認定遭受虧欠的愛、關心、戀情、性。甚至只是無法供應優質的幻想,懲罰跟報復很容易就出現了。鼓勵逞罰與報復的支持群眾則開始狂歡,這些狂歡的流量更是餵養了「出口/出手懲罰」的人。

 

尤其當這些被點名/被處罰的女性,恰好是社會結構中所謂的「壞女人」事情就更一發不可收拾了!狂歡的群眾更會覺得「我之所以受到虧欠(缺愛,缺性),肯定就是這些壞女人太多了!」

 

「大大們上啊!給這些賤女人教訓啊!」

 

賤女人?嗯,確實在主流故事中只有賤女人,賤男人不存在。男人就算出來大放厥詞、密錄羞辱。(情色片導演瞧不起不管有沒有做雞的網美,花錢買嫖的Youtuber瞧不起出來賣的性工作者)他們還是覺得自己很正義。網路上許許多人也認為他們很敢說,很敢作節目,很好很正義。

 

這種正義?只能說使人心驚。

 

===

(最近另一網美新聞事件是以網美做為吸金詐騙代言人,不在本篇討論範圍。明碼標價的性工作者跟詐騙是等級完全不同的事情。)

(確實該Youtuber做過詐騙解密的系列影片,不能說沒有教育意義。但我還是記得同個團隊之前約砲素人然後砸派教訓的事件。至於網美賣淫的這個影片,網路上的討論是什麼呢?這網美是誰?大家快來解密!這樣就可以開四萬喔?難怪輕鬆買房!網路上的討論多半是一場雲端處刑的狂歡,把網美拉到泥地作賤的興奮感。)

 

厭女的資格比同個作者前一本書好啃多了!對這個主題有興趣的人,我大力推薦。滿滿的重點,也是滿滿的社會事件。

厭女的資格 Readmoo

厭女的資格 博客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