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CH5(靈魂伴侶梗)

===少量NC17字眼出沒,乖孩子還是自己走避喔===

 

幾天後,當布魯斯看到克拉克為自己準備的約會驚喜時,第一時間不是感到興奮喜悅,而是思路走偏,忍不住拿克拉克跟氪星人做比。氪星人有著超強力量,超凡速度,但是很明顯的沒有超級大腦,連一個約會安排都要到處問人,反覆估量。克拉克卻是一出手就顯得高明異常。

 

克拉克沒有捏緊荷包,費心張羅豪華晚餐。更沒有故做浪漫,驅車前往夜景勝地。克拉克所安排的約會就是把大總裁邀請到自己的略顯窄小的單身漢公寓中,宣布晚餐將是他親手所做,然後在等待晚餐的同時,布魯斯可以看相本打發時間。

 

布魯斯打開老舊相本,翻到第一頁就笑了。這明顯是一本精挑細選的克拉克出糗相本。

 

第一張照片,克拉克穿著兒童尺寸的全套灰幽靈戲服,拿著一隻刮鬍刀對小狗擺出戰鬥姿勢。不等布魯斯發問,克拉克搶先解釋:「我逼我家的小狗扮演反派,然後我懲罰反派的方式是剃光他的毛!結局是我弄壞了我爸的刮鬍刀還刮傷了狗狗。我因此被禁足了一個禮拜。」

 

布魯斯輕聲笑了,「英雄的首次出擊,失敗。沒關係,熟能生巧。」下一張相片則是年幼的克拉克被家人塞入一個亮粉色的天鵝造型游泳圈,一臉厭惡又十分投入的玩水。

 

「這是在什麼情況下拍的?你的表情也太複雜了一點。」布魯斯簡直無法相信,怎會有一個小孩子的臉上能同時塞入厭世又興奮的表情?

 

「沒有游泳圈小孩不能入水池,但是他們只剩下這個螢光粉的亮片游泳圈。所以小男孩的自尊與小男孩的玩心在我的表情上持續性的鬥爭著……我事後還是後悔了,因為整個一年級時光我都被叫做粉紅天鵝克拉克。對一年級的小男生來說,這個稱呼的糟糕程度差不多跟『尿床克拉克』一樣糟糕。不,我一年級的時候不尿床,你不用問我了。」

 

布魯斯剛要出口的問句被堵了回去,他卻笑得異常開心。雖然沒有笑到前俯後仰,卻是罕見的肩膀輕聳,白牙微露。

 

「所以整本東西都是這個?」

 

「是的,整本東西都是這個。你會一路看到我尷尬的青春期甚至我返校舞會上醜到不行的淺藍格紋喇叭褲西裝。是,我知道我現在的衣著品味也說不上優秀,但是那套西裝就算用我的標準也很醜陋。」

 

布魯斯問:「還搭配滿臉青春痘與一嘴牙套?」

 

「不,我沒有戴過牙套,我的皮膚也從不長痘痘。」

 

「你說出了一句讓全世界女性恨你的發言。」布魯斯在玩笑之後頓了一頓,「不過,你怎麼會想到要送我這個?甚至想到要這樣安排約會?」

 

「布魯斯,你幾乎擁有全世界。到底什麼能讓你開心?我不知道……可是你喜歡我,代表我身上一定有什麼可以討你開心的,對吧?」

 

「所以,給你看看我住的地方,我的生活模樣,我認真練習過但不算高明的廚藝,我從小到大的出糗時刻……獻給你更多的『我』!」克拉克特別往後退開一步,做了一個大秀開啟華麗的開場手勢。姿態自信,眼神卻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在布魯斯看來,克拉克的眼神彷彿剛從領養中心帶回的小狗,做完了一個訓練動作後就偷看著主人的表情,生怕自己討好錯了地方。因此布魯斯湊上前去,在克拉克臉頰落下一吻。沒有性的意味,只是明顯的獎賞鼓勵。克拉克為此興奮像是多了一條可以晃來晃隱形狗尾巴,一直在布魯斯身邊磨磨蹭蹭,直到烤箱的定時器響起才依依不捨的前往廚房。一邊做菜,還時不時的從廚房探出頭確認沙發上的布魯斯一切安好。

 

布魯斯性格本就不活潑,心緒起伏時也就不如克拉克躁動。他神態如常的翻動著相本,偶而喝叱克拉克,要他專心看菜不要看人。實際上布魯斯知道,自己目前的平靜全靠偽裝。因為在這一刻,他激動的簡直難以自持。為了可以看見更多,更不一樣的克拉克而興奮。也因為自己與克拉克的思路一致而感動。

 

布魯斯在瞭望塔上給超人的建議是:「如果所有的禮物都送不出手,就送出你自己。那女孩喜歡你,那至少跟你有關的東西都應該可以討她開心。」超人不僅做不到舉一反三,甚至還想歪到什麼獻身為禮,把自己打上緞帶之類的詭異答案。他的克拉克就可愛多了,不必人教也做的這麼好,這麼完美。

 

用餐時分,提及那本還沒翻到底的丟臉相冊,布魯斯莫名的冒出一句:「我沒有這麼多的丟臉照片可以交換。」

 

克拉克說:「放心,這又不是強制等價交換。我相信你的照片肯定都是穿得整整齊齊。背心馬甲小領結的紳士模樣。帥氣的小布魯斯,肯定很可愛。」

 

「不是我不給你看,只是我小時候的照片……」布魯斯到這邊略為梗住了一下,不知該怎麼往下說而不弄僵場面。雙親過世之後,年僅八歲的帝國繼承人就鮮少拍照。大家印象中的高曝光度與網路熱搜是直到布魯斯正式進入董事會,接掌帝國權柄後才驟然出現,井噴式爆發。

 

小時候的布魯斯除去少數偷拍相片,真正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影像就是遵循聖誕節傳統,使用附照片的聖誕卡做為節慶問候。

 

每年,布魯斯都會換上定製的三件套西裝,站在高譚最奢華的高譚韋恩飯店頂樓,由內往外的拍攝。取景角度恰好能拍下飯店廣場上的巨大耶誕樹與每年更替的聖誕燈飾。這張照片往往被媒體戲稱為生存證明,笑說這是證明韋恩集團用來證明帝國的年輕繼承人還活著,而不像坊間謠傳的死於財團內鬥。

 

克拉克為了訪談,連偏好藍眼睛這種花邊新聞都記了下來,他怎麼可能不記得關於生存證明的笑話?

 

果然,布魯斯回應頓住的那半秒一秒,克拉克就會意過來,立刻接話,「沒有照片沒關係。你可以跟我講講你小時候的糗事。」克拉克此以一個恰好能露出虎牙的弧度,淺淺一笑,「如果你不肯說自己的糗事,或許你能答應讓我問阿福?阿福肯定有很多故事可說。」

 

「喔!不!他一定會跟你講藍眼睛的故事。」

 

克拉克眨著一雙湛藍色的眼睛,汪著一眼笑意的問:「不是單純的偏好?藍眼睛是有故事的?」

 

布魯斯眼睛一閉,抱持著長痛不如短痛甚至自首減刑的情緒,張口說出:「『藍眼睛』是我五六歲的時候對幻想朋友的稱呼。因為家世的因素與安全的考量,加上我的同齡玩伴真的都普遍愚蠢。所以我很小的時候就獨來獨往……一個人在韋恩莊園裡面探險之類的。」

 

「阿福一開始不喜歡藍眼睛,因為他從家中各個角落掃出過各式各樣被我留到過期發霉的食物,都是我留給藍眼睛的東西……」

 

克拉克長舒一口氣,「知道你也有幻想朋友的年紀,奇怪的讓人欣慰。」

 

布魯斯卻是挑起眉頭說:「我聽到『也』這個字了!這次換我抓你一個字的破綻了!」

 

克拉克做出一個投降的姿勢,大喊「我的幻想朋友很普通。你都看過了!就只是灰幽靈而已!小男孩的英雄夢而已!」

 

布魯斯原本想要趁勝追擊,挖苦一句「所以現在的幻想朋友是正義聯盟嗎?」話到嘴邊就吞了回去,因為布魯斯知道正義聯盟的話題可能馬上害到自己。成長在傳統中西部的價值觀,目前身為平凡上班族的克拉克,如今跟一個不是靈魂伴侶的同性大富豪戀愛,早已經需要超凡的勇氣。再加一個蝙蝠俠的身分?克拉克受的了嗎?

 

布魯斯舔了舔嘴唇,硬是翻開相本,拿著方才沒看完的出糗照片來轉移話題。「這張,這張是什麼東西?」布魯斯指著一張一群十幾歲小孩,一字排開,坦裸上身的照片。克拉克在照片中央,身上明顯有著一堆馬克筆簽字筆的書寫痕跡。

 

「九年級時候的流行。就是……有一陣子大家流行,把自己喜歡的人跟自己說第一句話用曬痕印到身上。當然也有一些人會印一些很帥的電影台詞在身上……。我曬不黑,曬痕活動上就我一個人不合群,所以同學起鬨直接在我身上寫字。」談到靈魂伴侶的話題,克拉克很明顯的開始結巴。

 

布魯斯知道雖然兩人目前的戀情進展順利,但是關於靈魂伴侶一事,兩人還沒有真正談開。所以布魯斯笑著把話題帶過,指個照片中的小字,挑著眉頭說:「喔!那個女生叫拉娜?」

 

「沒有沒有!只是大家拱我跟拉娜配成一對!她不是我的靈魂伴侶,我身上的字跟她沒關係!」克拉克急忙起身繞過桌子,彷彿要立刻把身上印記露出來證明一二。布魯斯一把抓住了克拉克,輕聲一句:「沒關係,我現在沒有很想看。反正,之後就會看到的……不是嗎?」

 

「啊?」克拉克很明顯沒聽到布魯斯話中的涵義。布魯斯只好多補一句:「等脫光的時候就會看到了。」這句話,布魯斯說有點調戲意味,也有點抱怨情緒。兩人曖昧雖久,交往的時間卻不長。布魯斯幾次想要下手,卻又必須考慮克拉克的保守感情觀,才會拖到現在還沒更進一步。

 

克拉克臉紅的像是盤子裡的熟蝦,「那個,我的印記真的在很隱密的地方,脫光了也看不……」

 

「更好,因為我根本不想看到。」布魯斯突然打斷了克拉克的發言,「只要我看不到,我就可以想像那個印記所書寫的文字,正是我對你說的第一句話。」一句情話,伴隨一個吻。

 

原本只是輕柔的落在克拉克的唇上,彷彿沾上花瓣的夜露。克拉克卻發出一聲壓抑的低吼,莫名扣住布魯斯的後腦勺,直接是把兩人撞在一起,下一步就壓上了餐桌。吃到一半的晚餐被橫掃落地,乒乒乓乓摔了個亂七八糟。

 

布魯斯這才驚覺面對情話好像不能說的太多,年輕人也不能撩的過頭。因為啃完嘴唇的小鎮男孩下一步就咬上胸口。

 

這下好了,晚餐不用吃了!自己還變晚餐了!

 

布魯斯才想著該怎麼在不傷害克拉克的情形下使出格鬥技脫身,卻突然被一個用力的吸吮弄得倒抽一口氣。火熱溽濕的吻,貼在皮膚上,居然引發了奇怪的反應,布魯斯知道自己喊出了聲音。音調之破碎,聽來幾近呻吟。

 

反抗,對!他需要反抗。布魯斯雙手後撐,在餐桌上狼狽的退後,企圖脫身。克拉克卻是硬生生把人抓了回來,粗喘著,毫不放鬆的繼續他的啃吻,一如惡狼嚼食他的大餐。半勃的陰莖在褲襠內繃出一個駭人的形狀,貼上布魯斯不知何時已經光裸的下半身。

 

「真的要變晚餐了……」布魯斯知道自己可能需要反抗一下,可是肌肉當中,甚至骨骼深處都溢出一種未曾有過的綿軟與疲憊,渴望著就此癱軟,就此放鬆。

 

全身的肌肉都卸下了防備,猛然竄出的快感卻讓布魯斯彷彿被電了一下,整個人差點原地跳起。克拉克居然在此時握住了布魯斯的陰莖,在親吻同時緩慢的套弄。老實說,技巧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男性的水準,布魯斯卻覺得自己要崩潰了。克拉克熱的不可思議的手掌,還有那一雙迷濛濕漉的藍色眼睛讓他完全無法自持。晴空海光的絕對湛藍,裡面全是毫不掩飾的慾望,還有更加赤裸的愛。

 

剛剛明明有一件事情要做的?反抗?對了,他應該要反抗的……

 

未完待續

TBC

*我開始期待老爺之後自打臉的酸爽感了……

(XD我家克拉克才不像超人這麼笨呢!!!)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还有克拉克在个人电脑上搜索的行、爱关键字,都在暗示蝙蝠侠,他自己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惜的小男孩

  2. 喔喔喔喔喔~~~~其實他們的第一句話都在身為超英的時候說過了…..嗎?
    在一起~在一起~(歡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